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5.125:如不思量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可听见男人这样的问话,他大概可以猜到一点了。

    “是。”注视着那男人,向阳心中却在感慨,原来这就是王区有权利的人们,如果自己还在聚集村,绝对不敢想有一天可以和这样的人物对话。

    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这么巧合吗?”手握铁鞭状似意犹未尽的男人视线狠毒的在两人身上打转。

    坐他身侧的另外一个男人也跟着笑了声,“没准就是这两个小子算计的咱们死伤惨重?”

    上首血龙公会会长似并不在意真相,只对这次的伤亡有些恼恨, 他目光中的不悦更多还是在地上伤痕累累的二人身上, 听见心腹这样说话,无不可道:“严刑拷打了才知道,否则没人会说实话。”

    吴豆听他这话, 身子一震, 顾不上再看闻人诀脸色, 抬头似想争辩什么。

    只是他沙哑的声音还没出口,就听大堂中一道更为漫不经心的声音响起。

    “吃饭时间要到了。”

    闻人诀话才出口,身子就如利箭般射出去,几步高台一下跨过, 上首的男人都来不及眨眼,就被他拎着衣服抛到趴伏的吴豆身边。

    在实木大椅上坐稳,底下的向阳已经夺过那握鞭男人的鞭子, 正一铁鞭把那人对面的人抽的皮开肉绽。

    变故只在瞬间。

    等血龙公会的几人反应过来, 向阳已经毫不犹豫的扭断其中一人脖子, 打的另外一个人吐血不起。

    “嗖嗖”几声枪响, 跟着是被子弹打中的铁火盆,“哐啷”一声摔倒在地,火花四射,炭火飞溅。

    向阳动作敏捷的跳到持枪的另一人身后,双手直伸出按住那人双肩,活活把人从地面托起又砸向散落在地的火炭。

    那人脸部被烧灼,疼的哇哇大叫。

    血龙公会会长刚一下被砸晕,但到底多年血海拼杀出来,反应的比其他人都快速,他闪身到一边抽出枪,不打正在大杀四方的向阳,反倒瞄准了安稳坐着没动的闻人诀。

    “嗖!”子弹快速射向上座的闻人诀。

    只是没能如它身后主人的期盼般爆破敌人的脑袋,因为在中途就被一个黑影拦了下来。

    一直趴着状似站不起的吴豆,几乎在血龙闪身时就双手撑地跃起,又及时插入二人中间以身挡子弹。

    因着子弹的冲力,他往后退了几步又站稳,嘴角渗出些血迹。

    血龙怒目大睁,死死瞪着挡下子弹的吴豆,喝道:“畜生,你敢背叛我?”

    局势坏的快速,向阳把最后一个只剩下半口气的男人踹飞,眼见着那男人落地抽搐一下就没了动静。

    血龙几乎一瞬就把怒气收起,硬是挤出好脸色来,“吴豆,他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出卖我?我给你双倍,不,三倍!”

    吴豆把身上破烂衣服撕扯下来,血液沾着他的一些碎肉,他疼的皱起眉头,可看到对面昔日老大的脸色,又愣是笑出声来,“你当我傻吗?血龙老大,你日后能放过我?”

    那边向阳已经走过来,立在他们几步远处,倒也没插手。

    “我发誓!”血龙举起双手,神情诚恳,“只要你现在站在我这边,我可以既往不咎!”他说着,又瞟了眼大堂门口,这大堂内深又幽暗的坏处就显现出来了,里面打斗动静这么大,守在外面的人也没反应。

    不过应该不是听不到,毕竟刚才还有枪声。

    想来,是这些血龙高层惯常就爱折磨惩罚手下,外面的人弄不清楚情况,怕打扰了老大们的兴致,不敢贸然进来。

    血龙想到这,就后悔的咬牙。

    喊叫怕是听不见,外面听见枪声又贸然不敢进,那个身手好到不可思议的男人又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只好寄希望于吴豆,只要有一个人稍微牵制一下,他就能跑到门口处呼救。

    量这二人身手再强悍也抵不过人多枪多。

    而吴豆,他是真准备不杀,因为他要日后再慢慢折磨的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

    脑中是这么想,眼中却诚恳万分。

    进入血龙公会也有几年,吴豆怎会不了解自己的老大是个什么德行,他笑着遗憾道:“恐怕不行啊,老大!”

    最后二字叫的嘲讽万分。

    他胸膛上遍布的伤痕,刚刚就是在这个男人的冷眼下被一鞭鞭抽打出来的,他九死一生的为这人卖命回来,可价值在这人心中不如蝼蚁。

    “吴豆,我劝你好好想清楚!”装弱只是一时之计,眼见着吴豆并不动容,血龙又威胁起来,“你们凭借这几个人还想夺我血龙的位置吗?外边都是我的人,你们能跑到哪里去?”

    吴豆没说话,弯腰把余刚手掌上的钢钉拔出,余刚抖了一下身子,从地上慢慢站起。

    闻人诀交叠起双腿,右手撑在椅子把手上,脑袋歪着靠在手心,像是看够了热闹,淡淡开口,“既是人都在外边,那就把人都叫回来吧。”

    血龙一震,如今他怎会看不出,这几个人里领头的是谁。

    目光跃过吴豆看向坐在他位置上的少年,那人身型瘦弱,脸上还缠裹着黑巾,独露在外面的眼睛周围皮肤呈现出恶心的暗红色,大概只能从声音判别出大致的年龄。

    吴豆余刚今年也三十有余,正是壮年,怎会甘心受这小子驱遣?

    血龙想着,又记起对方虽然瘦弱,却是一手提起自己抛飞的强悍,还有刚才吴豆奇快的身型,几乎在他子弹出膛的瞬间就插入了他们中间,并且挡下了子弹,现在虽然胸口血流不止,却依旧挺拔站着。

    还有那个异常强悍的青年,徒手就干掉了他的四个心腹,他的心腹都有枪,就算一时不察被偷袭,反应过来后,还是没能占得上风。

    想到这,他目色深沉了些,直直看着闻人诀,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如果你配合……”往后靠了靠身子,十指交叉着伸直双臂松了松筋骨,闻人诀目光平静的看着下边,续道:“如果你不配合,那便是要你命的人。”

    语声并不冰冷,但因为绝对的杀意,还是让血龙打了个颤。

    向阳听到闻人诀开口,都不需要示意,脚从地上勾起把枪,走到不敢反抗的血龙身后,一手虚扶着他,另一手拿着枪抵在他腰后,“这是你自己的枪,你清楚它的威力。”

    血龙僵住,不敢再动。

    闻人诀对吴豆点了下头。

    吴豆点点头表示明白,跨步往外走。

    余刚一头雾水,虽然不明白,但还是站到了闻人诀下边戒备着。

    不一会儿,吴豆身后跟进来个人,神色犹疑,在看到大堂内的情况时,瞳孔一瞬放大,面色惨白的看着上座的人,又惊疑的看向好好站着的血龙。

    他的语声很是颤抖,却又极力不表现出来,“会长。”

    解下缠绕的黑巾,闻人诀视线落到血龙脸上,笑了笑。

    血龙看到他的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可不敢轻举妄动,如向阳所说,他很清楚抵住自己的这把枪的威力。

    越是尝到权利的滋味,他越是不想死,只要还活着,日后总有办法报复回来。

    这样想着,迎着闻人诀的目光,他点点头,“城内有多少管事在?”

    “只有方、陈两位管事在外,其他管事都在城内,会长有什么吩咐吗?”那人也算识时务,地上死相凄惨的几位堂主他就似没看见一般。

    “好”血龙顿了顿,还是咬牙道:“传我的命令,把他们都召回来,不得耽搁。”

    那人听这话便顿住了。

    看这里的情况也知道有变故,现在把管事们都传回来是要出大事啊,要被一网打尽吗?

    可迎着会长不容置疑的眼神,他也不能多说什么。

    只能道:“是,我这就去传命。”

    “下去吧!”吴豆就在对面看着,血龙想给暗示都不行。

    那人转身便走,额头有冷汗落下,他刚准备伸手去擦,就听见后边上座的慵懒声音道:“不该说的,莫说。”

    立马转过身子,男人对着声音的方向弯腰点头,不敢去看,连连道:“是,是,是,小人明白。”

    闻人诀目送他出去。

    维端心识中开口,“让天眼跟吗?”

    若以前它大概会自作主张的让天眼跟着,可现在它显然不想去挑战闻人诀的底线。

    “不用。”闻人诀说完这句话就闭眼,他有些饿了。

    将近十一点,今天忙完之后闻人诀被其他管事拖住干事情,错过了和乐人的约定时间,也不知道对方还在不在等,想到这里,他加快了些步伐,一楼大厅里传来的歌舞喧闹声无法打断他的思绪,脑中想着事情,他脚步加快。

    赌坊今天貌似来了批大人物,整个场子都忙碌起来。

    夜越深赌坊便越喧嚣,霓虹灯、彩红灯、照明灯、礼花灯交错放射,赌场大厅中央舞台上,穿着暴露的姑娘们正不知疲倦的跳着辣舞,然而围在不同桌子上成堆的男人们却没人留意她们。

    那一张张反射着不同颜色灯光而显得油光发亮的大脸上神情是一样的紧张和狰狞,面前皆散乱堆叠着筹码,赌这东西,有很大的成瘾性,闻人诀这些天虽然一直在幕后忙碌,但也见着几个倾家荡产,却耍赖不肯离去的人如何被赌场护卫拉到角落处打的只剩半口气,而后又被扔垃圾一样抛到街口。

    有的赌徒满面春光,大笑中把小费塞进穿梭在赌场中服侍的容貌姣好的侍童侍女胸口,而有的赌徒眼睛通红表情带着愁苦,更多的则像是发了疯一样的狂热,这些人不会注意到自己的表情有多恐怖,其他赌徒也不会去留意周遭的人,这些人就像集体陷入一个梦魇,狂乱激动兴奋的挥霍着钱财。

    赌坊大厅今天摆放着不少鲜花,这让闻人诀往大厅侧角落走的时候,步伐稍缓了下。

    身旁不远处一个男人正死死盯着发光的屏幕看牌路,在倒数即将结束之时将身前所有筹码推出,而后双脚在原地抽风般蹦跳起来,双手无自觉的挥舞着叫出了声,就似乎他人生的所有希望都集中在了屏幕上。

    大厅右方,一个男人看来今天手气很好,大笑着把一大把筹码塞进一个侍女胸口,而后揽着女人在原地一阵热吻,众目睽睽之下扯低那女人短裤摸了一会,才在那女人的搀扶下往闻人诀所在的这个角落走来。

    侍女带着这个男人准备上三楼,闻人诀侧身让开的晚了些,这让那个男人有些不悦,正准备发火呢,那女人娇嗔着先骂了闻人诀一声,而后大胸脯贴上男人,止住了对方的发作。

    看二人如无骨般相携着离去,闻人诀转身准备隐入黑暗,一个在大厅照看的管事却冲他跑来。

    管事刚才注意到这边发生的,正准备好好教训这个不长眼的家伙。

    闻人诀看男人指着自己跑过来,就知道事情要不好。

    人到了身前,正准备开踹,大厅中央突然传出“啊!”的尖叫声,管事扭头去看,就见一个托着托盘的侍女被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伸手拉过,不妨之下,手中托盘里的红酒杯掉落在地,碎了一地的玻璃,红色酒水溅洒上周边人裤脚,引起不满。

    止住打闻人诀的动作,管事左右看了下没见着打扫的侍仆在周边,扭头看闻人诀正拿着拖把和水桶,也顾不上别的了,拉过人往前推,“赶紧的去去去去,把那打扫干净。”

    闻人诀听话往前走,管事却又看了他一眼,拦了一下,皱着眉头,“打扫的时候低着头,别吓着贵客。”

    闻人诀点头,脚步极快的走向大厅。

    免了一顿打,却多了些事,也不知道是好运还是噩运。

    本来以他的身份是不能到前场的,闻人诀也不准备久留,穿梭过众多人群,闻了一鼻子各种香味花粉,让他有些皱眉。

    蹲身,速度极快的捡起碎玻璃片,一个不小心手指被割破他都没停下,他到赌坊多日,却从没到过大厅,一直只在角落偶尔旁观,现下到了大厅正中央,在各种朦胧颜色灯光照射下,整个大厅金碧辉煌,奢华万分。

    这让他想起十八区的王居,恐怕还不及这赌坊。神思有些飘散,站起身时还有点恍惚,但和他不敢抬头看路也有关系。

    没走出几步,身后一男人左手揽着舞女,右手托着筹码盘,相撞上来,男人身侧女人扶了脚步虚浮的男人一把,对方没有摔倒,不过手中筹码盘掉落,哗啦啦的筹码散了一地。

    这处的动静惹来一些人的围观和探寻,本站在赌场角落处的护卫有十来个已经快速靠近事发地。

    而赌场中更多的人,还专注着自己手中的事情。

    闻人诀被他撞,手中拎着的水桶掉落,溅了自己和对方一身,自己人也被力道往前推了出去。

    筹码洒落一半在他身上。

    耳边喧闹声一响,他就知道,完蛋了。

    果不其然,没等那个男人反应过来发作,他就被赌坊护卫从地上拎起,护卫人高马大,拽着他的胳膊如同拎着死尸,动作野蛮粗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