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7.127:掠食法则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结论是……?

    闻人诀的声音阴冷中透着些咬牙切齿, “也就是说, 我得不到任何力量,反而在全地球人类强化的时候, 维持原样?”

    维端似乎也在困扰,因为声音明显的很迟钝,它道:“也不是如此,神眼起码会强化你的身体, 让你的**更强壮和具有力量, 而且依照所有存储的数据分析判断,神眼的融合不会只有一次,你在日后的时光中, 需要不断次数的融合,让神眼真正和你成为一体。”

    闻人诀面目阴冷的快滴下水来,融合不止一次, 也就是说,以后那样的痛苦会不间断的重来?

    维端接着说:“你需要挺过每一次的融合, 那期间和今天一样不能让‘识’间断或消失,没有‘识’的引导, 神眼的力量会把你的肉身和识一起融入宇宙,化为空无。”

    把死说的这么高端,闻人诀挑眉, 怒气消失一大半, 平淡道:“继续!”

    维端应是真正认主后才被赋予了全部的内幕, 现在它正努力消化之后打开的数据库,回答的便有些缓慢,“当你真正融合神眼成为一体,你就是神眼,神眼就是你,你就是宇宙万般能量,宇宙万般能量被赐予了你的‘识’”。

    “简洁明了!”四个字,闻人诀是闭着眼睛命令的。

    维端没在意,声音很是期待,道:“就是说,其他人需要晶核体也就是脸盆从宇宙中提取能量,并把自己的‘识’导入这些能量,才能使用它们。可你不需要容物,你就处在万般能量之中且和万般能量相容于一体,你可直接赋予宇宙能量‘识’,从而没有约束极限的引导使用它们。”

    闻人诀“啧。”了一声,没表态。

    维端的声音大了些:“大概这就是成神的真正含义!神裔再强大也只是在使用宇宙能量,可神和宇宙融合为一,神就是宇宙,宇宙就是神,神一念之间可引导宇宙变化,画海造山,轻而易举。”

    足够的慷慨激昂,闻人诀的情绪却未被挑动,他只是有些冷道:“真正和神眼融合一体,需要多久?”

    维端:“尚不清楚,也许千年,也许万年,也许亿万年。”

    闻人诀没说话。

    维端继续:“你放心,只要你的‘识’未灭,就算你的肉身衰老消亡,也一定可以想出办法的。”

    “啧啧”两声,闻人诀的声音透着冰冷:“在那之前,我若被人杀死,会如何?”

    维端沉默,而后思考,接着有些认真的说:“你被杀死后,你的‘识’会消散,没有了你‘识’的制约,存在于你体内的神眼也会跟着消散,直到下一次九域之碑重组再出现。”

    “啧。”闻人诀微微仰头,语气越发冷漠:“也就是说,在那之前我将得不到任何力量,却有可能随时死亡。”

    维端:“……”

    从地上撑起胳膊,闻人诀准备起身。

    维端着急了,它的语气可以很分明的听出来,“九域之碑重组后诞生的神眼,应该具有一定的‘祖源’性质,它寄存在你的体内,通过你身周磁场的影射,在你‘识’的引导下,应该可以剥夺和赐予一切晶核能量。”

    “剥夺和赐予?”起身后先伸展了一下双臂,唇角微动,闻人诀问道:“什么意思?”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维端道:“一切未曾经过实验,只是我通过所有数据思考和判断出来的,我们需要在你离开遗落之地后进行试验,如果我判断的是正确的,你将会成为晶核能量修炼体系中唯一的外在干扰因素。本身,任何智慧体修炼出的晶核能量都是无法被剥夺的,修炼晶核能量只能从大气中提取而无法通过吞噬其他的能量体走捷径,但如果猜测属实,你将具备这两种能力。”

    闻人诀沉凝着没再移动身子,他在思考这两种能力的用途,和离开遗落之地后的打算。

    这两种能力就算真的成真,更多的也是作用于其他人身上,而不能成为自身直接的力量。

    维端没好意思开口提醒闻人诀这个事情,因为一切都还不肯定,之后的一切都需要出去后做试验,它现在多说也没有意义,只是想起终于能从这墓**中离开,它还是充满了兴奋。

    而且因为对继承者有了期待,想到之后地球必然的群雄逐鹿局面,深植于神裔种族中唯恐天下不乱的天性,越来越有抬起的苗头。

    这种兴奋甚至压过了它得知被自己人算计,再无法通过寄宿继承者真正“重活”过来的失望和不甘。

    只听它的语气完全恢复到了初次和闻人诀说话时的样子。

    空茫神圣中带着绝对煽动性的期待:“继承者,准备好了吗?乱世已被你掀开帷幕,是为蝼蚁浮萍还为种族掌舵,我,拭目以待!”

    只是第二眼他就看见了辛头,他的护卫队长脖子上缠绕着层层纱巾,肿着半边脸,吊着手,模样凄惨万分,看见自己投过去的那眼时,激动的从凳子上一跃而起,又不知道碰到了哪,痛的“嗷”一声坐回去。

    半天后抽搐着脸,又一步一挪的移动到他床边。

    “王?”字刚吐出,对方突然停下,像便秘一样阴了脸,半天到底改了口,“老大,你醒啦?”

    黑虎没应声,扭头看房间摆设,他很确定自己现在还活着不在地狱,这分明还是他在王居八楼住的房间,之前破碎的玻璃被重新更换,一切看着毫无变动。

    他口一张,声音沙哑的不行,吞咽了口唾沫,终究努力出声问道:“其他人?”

    辛头鼻子动动,眼睛一瞬就红了,哽咽着声音道:“老大,没事,大家都没事。”

    黑虎缓了口气。

    “老大!”辛头坐到他床头来,视线坚毅的看着他,“大家都知道是您救了我们,若是知道您醒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只是……他们现在还不能来看您。”

    “我知道,咳咳。”看着窗外日光,黑虎表情沉静。

    辛头几次想张口,又闭上。

    闻人诀的手段太过难测离奇,谁知道他们现在说了什么,对方会不会立马知道?

    那天名册上的名字他们事后一个不少的对了,还真是全员名字,一个没少,一个没冤枉,让人毛骨悚然,就像从一开始谋划闻人诀就在旁边盯梢了一样。

    他们几人分开暗反,人员联动名单没有一个人知道全部,可闻人诀倒似比他们知道的还详细点。

    半天之后,辛头都有些昏昏欲睡了,黑虎又突然开口:“我昏睡了多久?”

    一个机灵醒过来,他立马回道:“三天。”

    闻人诀的手段不止震慑了黑虎这帮人,连着向阳、余刚、吴豆三人也一样,他们是直到最后关头才接到命令行动的,之后的一切看来,闻人诀就似早就清楚对方的一举一动了。

    这也给了他们一个警醒,以后千万别再随意揣测主上的行为,更别有欺瞒主上的心思。

    闻人诀就似不清楚底下人的纷杂心思,事情暂告一段落后,他又宅回十楼。

    没有面对其他人时刻意柔和的表情,闻人诀一个人呆着时,神色很是阴沉,“能不能感应出我体内神眼的异动?”

    房内没人,他在和维端说话。

    维端静了会,“这世上也没有生物吞噬过神眼,更别说擅自对神眼的能量进行监测,万一神眼暴动,我可就没了!”

    神眼可不是什么晶核体,可以融合宇宙万般能量之物,就可以消融万般能量,一个不慎,他连能量带程序都会被解体分散,那他可就“死”了!

    它惜命!

    闻人诀神情很是阴霾,若有其他人在场,必然会被他此刻的神情骇到。

    他最近老是心悸,这就罢了,还三五不时的突然虚弱,不是说连路都走不动的那种,而是忽然恢复到吞噬神眼前的体力和反应速度。

    这次可以清晰掌握黑虎他们的一举一动,靠的是天眼,可天眼和维端再好用,不如他自己掌握力量来的踏实。

    他现在,恐怕连向阳都打不过。

    再过两天黑虎已经可以下地活动了,辛头这几天都候在他床头,便也三五不时说会话,辛头说真搞不懂闻人诀在想什么,之前不杀他们就很奇怪了,现在他们造了次反了,对方还是一个没杀,真不知道到底是前所未有的大度,还是有什么打算。

    黑虎隐约听出他话中的不安,和稍微带点的感叹。

    毕竟辛头这次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哪里知道闻人诀就又一次放过他们了呢。

    说不上是不是感动,可到底对闻人诀有了复杂的感情。

    黑虎要见闻人诀,没有任何人阻拦。

    当护卫队员替他推开门,他走进去时还愣了愣。

    因为一切跟事情发生前的那次见面如此相似,只是闻人诀这次是侧身对窗坐着,低着头看书,手边放着倒好的红酒,前边有几盘瓜果。

    黑虎挪动脚步走过去时突然想起那次会面。

    现在想来,闻人诀那次是在给他机会,让他说出准备做的事情。

    可惜……他当时鬼迷心窍以为自己会成功,平白受了之后的磨难和屈辱。

    但他怪得了谁呢?

    他不但没法怪闻人诀,甚至还应该谢谢闻人诀没杀他,更应该感激涕零对方连他手底下的人都一个没动。

    可平白受了那样多的屈辱和心理上的一种毁灭,知道闻人诀早就冷眼看他们作死甚至纵容最坏的结果出现,让他全然只有感激,不可能。

    他和辛头那帮人一样,现下对闻人诀是爱不起,恨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