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4.134:芒刺在背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哪怕自己计划的再完美, 也会遇到其他人的意外。

    不过好在这一路来,手底下人配合的十分默契,都有些超出他的预料, 比起当日吞噬晶核时,强了不是一点半点。

    闻人诀怀疑照这样下去, 自己才会是最弱的那个。

    通过这次行动他发现,以前明显跟不上他行进速度的向阳,如今再跟在自己身边那是轻而易举,甚至某些时候的力量还大过自己, 不止是向阳,那一百多号人, 无一例外的全部都跟上了自己的节奏。

    他还是第一次这样清晰实在的感受到, 人类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天眼已经明确锁定了黑虎的位置,闻人诀下令让余刚向阳二人带队清场, 他自己则跟着天眼指出的小路先行一步,只不过很明显, 天眼指的不是什么“康庄大道”,一路的泥泞枝桠差点让他翻脸。

    他想这次结束后, 会好好教教维端, 什么才是适合人类行走的路。

    不是所有的直线最短距离都可以!

    看少年快走几步,而后踩踏着溪流中的卵石就向自己的方向过来, 黑虎眸色一厉, 别在身后的手快速伸出, “砰砰砰!”就是三枪。

    闻人诀听到枪声,也看见黑虎抬手的动作,视线中子弹的痕迹甚为分明,只不过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两下就踩着卵石铺就的“桥”到了溪流另一边。

    嘴角上挑着的弧度更为明显。

    黑虎神色变得很是严厉,双眼紧盯闻人诀,口中带着教训:“你这孩子,怎么回事!”

    刚才的三颗子弹皆数打在溪流中的卵石上,溅起碎石和水,闻人诀脚步未停跨过去时,溪水中忽然翻滚起条黑色多足,人类手臂长的怪虫。

    那怪虫被子弹打中,从溪水底翻出,黑色头上长有镰刀状的颚,看着就异常凶猛,且黑到发紫的身体不知道含着怎样的毒液,光那镰刀状的颚,真要被它扎入身体,怕是不好摆脱。

    闻人诀已经到了溪水这一边,站在黑虎身前后,慢半拍的扭回头去看在溪水中翻滚,还没死绝的怪虫。“哇!……”他叹了声,似惊异于怪虫的模样,而后突然严肃起来,“被咬到一定很痛。”

    黑虎眉头皱的更紧,张口想说什么,就见少年已扭回头看向自己,丑陋面容之上笑容绽放的很明显,“谢谢你啊。”他说着,又往自己这边走近几步。

    黑虎总觉的心中有种怪异感,一时又想不出来自哪里。

    只好沉了声音询问:“你是哪里人,怎么在这里?”

    “我是十八区的呀,王。”闻人诀距离对方四五步远时就不再靠近了。

    黑虎看着身前这个有些怪异的人,心中才消停的烦闷又起,语气不耐烦起来:“你还未成年吧,你的聚集村落在附近?怎么由着你自己单独出来行动?”

    一连好几个问题,黑虎突然想到什么,双目之中透出些深思,“你见过我?你到过王区?”

    闻人诀没回答,抬头望望天空,而后又伸展双臂感叹:“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

    碧空万顷,微风拂面,安静的四周只有鸟类吟唱,香萦绕鼻尖,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黑虎虽觉的这孩子言行奇怪,可看对方单薄身型,倒也没太过警惕。

    虽然对对方看见自己却不惊慌,且没行礼感到稍微的不悦……可这些散落在外的人,不懂规矩也没什么。

    何况他现在根本没心思计较这些,十五区的事情逼得他心烦意乱。

    他打算离开去找自己散落在周围的两个阻击小队,走前又看了那孩子一眼,交代了句:“茂林中很危险,不是什么景色好就可以停留玩耍的地方,早些回去,顺便告诉你村落的大人们,暂时离开这片地域。”

    不是每个村落都有勇气在茂林中迁移,东边地域散落着不少聚集村,很多都无奈的选择了留下,在战火中赌赌运气,不过最近这块地方注定要不得安宁。

    闻人诀看他背影沉默片刻,突然开口:“在茂林中,您比我危险的多了。”

    别有深意的话,让黑虎冷了脸。

    他驻足,再一次回身,再看对方时,视线变的很是阴沉。

    黑虎明白心中的怪异感来自哪里了,不是不知规矩所以在他面前散漫,更不是什么聚集村落里莽撞的孩子,自己刚才抬手连开三枪,枪口对着的都是这孩子。

    可对方却似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似是相信自己不会伤害他。

    不!黑虎看着视线中少年平淡的脸,与其说对方是信任自己,不如说,他有足够的自信自己那三枪,伤不了他。

    黑虎停步转身后,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闻人诀不得不认真思考了下自己说过的话。

    微露不解:“我没说错呀,这茂林中有近两万人在找您,要杀了您,您不比我危险的多了?您都敢在这儿停留,我为什么不行呢。”

    黑虎在意的不是他说的那些话哪里不对,而是这个人出现的时机和颇为不同寻常的举动。

    让他心中意外察觉到危险。

    明明少年就在身前不远处站着,眼神困惑,双手轻松下垂,一点攻击性动作都没有。

    然而他心中的不安还是在一点点扩散蔓延。

    周围的环境似乎颇能衬托他的心情,刚还在枝头欢快吟唱的鸟类没了声音,周围的流水声和鱼儿跳跃出水面的声音却被无限放大。

    黑虎的精神居然前所未有的紧绷起来,甚至超过了前些天阻击奔袭时,被千人包抄后。

    当了十来年的掌权者,有时候他对危险的预感出乎意料的准确。

    双臂渐渐抬起,紧握着手\枪,枪口直直对着身前姿态依旧散漫的少年。

    看见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眉心,闻人诀皱眉:“王这是怎么了?”

    黑虎没有说话,戒备着四周,默不作声后退一步。

    突然,异变发生。

    黑虎站立的侧后方有灌木被压断,在他紧张的调转枪口后,一个黑影已滚到脚下。

    辛头胸口处的衣服被撕烂,有道手掌长的刀口还在往外渗血,滚落在地似压到了其他伤口,痛的他在地上颤了颤,撑臂努力抬头,视线仓惶的打量起四周,在看见对准自己的枪口时怔了怔。

    不过在他看清握枪的人后又露出激动,张口而出的话语破碎又坚持。

    “王,危险,快撤!”

    黑虎一瞬紧了眸。

    左手拿枪,右手就去搀扶地上的人。

    辛头是他最为信任的人,更是十八区的护卫队长。

    跟了他七八年,从没伤过今天这样重。

    “怎么了?”他问。

    还来不及等人回答,周边又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有粗重呼吸声和凌乱脚步声靠近这处,黑虎刚扶着手中的心腹站起,身后就狼狈逃过来十余人,每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伤口,有一人拖着跛脚被身边之人搀扶,边逃边神色惊慌的扭头去看身后。

    就似后边有恶鬼追赶。

    黑虎脸色彻底黑沉。

    “王!”那些人跑到这后看见黑虎,神情一瞬激动。

    快速靠拢到黑虎身边后,又似想起什么,喊道:“王,快跑吧!”

    什么都顾不上说,一个二个的只知道颤抖喊跑。

    黑虎眉峰蹙起,搀扶辛头的手微微用力,他的手下他自己知道,就算是被十五区的人包围九死一生也不见如此。

    如同丧家之犬,毫无斗志。

    这些喊跑的人顾不上给自己的王解说,拥簇着黑虎就想继续跑。

    只是等抬头一看,才发现身前不远处,垂手站着个少年。

    黑发偏长垂在眼角,双脚并拢站的随意,只是位置不偏不倚,正好挡住他们前进的方向。

    不过一人,虽然奇怪于少年为何出现在这里,且之前似乎和王呆在一块,不过看他面貌丑陋,神情却很是清淡,远不及后面跟过来的恶鬼们恐怖,于是打算擦身对方继续跑。

    这一小片地方,十八区散落了两支突击队伍,可眼下就剩了他们。

    只要他们保护着王再往前跑,不远处就还有几支王区的队伍。

    虽然没有信心能够解决掉那群鬼魅般的敌人,可起码先保证王的安全。

    不然这场战,真的没必要打了。

    王要是死了,他们的下场,肯定还不如丧家的狗。

    闻人诀看他们匆忙间准备擦过自己继续逃命,双手动了动,抱在胸前,似乎不准备阻拦。

    只不过,这群人携着困惑的黑虎还没走两步,林间就又有说话声传来。

    “向大哥,你真聪明!放跑他们几个,这群傻子自然带我们找黑虎来了,都不用我们找。”

    人未至,声先到。

    到了近前,就见一条血红的小蛇还咬着康适不放,而康适痛的只顾在地上打滚。

    他上前,先一把按住了不断翻滚脸色泛黑的康适,这才腾出手去拽住那红蛇,把它从康适脚上拉开,那蛇极为凶猛,被倒挂着拉住,还从下弯起身子准备咬抓住自己的人,向阳顾不得康适,放开他走到旁边拎着蛇尾巴就往地上砸,直挥舞着砸了五六下,蛇才不动了。

    郑安石跑到的时候,向阳正扔下手中的死蛇,而康时正死死按住弟弟,他和后他一步的文星走到了死蛇边上,“我靠!”叫了一声,又扭身问身后的人,“文星,这蛇你认识吗?”

    浅黄色头发柔顺在头顶,五官精致,身型瘦小的男孩蹲下了身子,用随手捡来的棍子拨弄了死蛇几下,才道:“不认识啊,不然咱赶紧把康适送回去吧?”

    “晦气!”郑安石唾骂了一声,但也只能无可奈何的往回走,毕竟人命关天,他就算想继续往前走,康时也不会答应。

    飞龙看看已经没了知觉的康适,走到死蛇旁把还在拨弄死蛇的文星拉起,自己一脚踩了上去,脚底狠狠的碾压了几下蛇尸,才冷冷道:“以后都别脱单休息,这林中也不是哪都好休息的。”

    他爸是村长,自然希望他可以成为下一任村长,他自小也特别注意在同龄人中的威严,这下出了事,怎么也得像个领导人一样训斥几句才是。

    康时根本顾不上这些,感觉到弟弟气息微弱,忙把弟弟背上身,闷头往回走。

    其他人跟着,只有向阳,走出几步,还是有些困惑的转过头,看地上的蛇尸。

    这蛇颜色鲜艳一看就怀有剧透,可是这么鲜艳的蛇靠近康适脚边,他怎么会没注意到呢,就算当时在休息,这份警惕还是应该有的吧。

    难道是……被什么吸引去了注意力?

    然后这蛇又恰巧在他分神的时候来到他脚边,攻击了他?

    向阳想着,神色就有些凝重,只他现在也不敢脱单了,其他人都走了,他也只能跟上去。

    这群人走后,附近一棵大树上才爬下个人,闻人诀看了一眼那群人离开的方向,向阳最后的扭头注视,他没有意外,对方话虽少,却是这群人中最稳重的那个。

    从腰中竹篓里放出没用上的蛇,他把竹篓扔到了一边。

    走出了一段路,郑安石瞅瞅已经快没进气的康适,想了想还是朝飞龙道:“咱还是走小路吧,能快些回聚集地,虽然路难走些,但总比这样快。”

    飞龙看了眼跟的气喘吁吁的文星,又看看康时难看的脸色,还是点了头,“成吧,那都小心些!”

    他说完又把手中的长刀扔给郑安石,朝他点点头,自己搂着文星走在了中间。

    郑安石瘪了瘪嘴,有些无奈的在前开路,康时背着弟弟走在他身后,飞龙揽着文星紧跟着,向阳就在最后垫尾。

    郑安石前头走着也憋气,飞龙把文星护的跟宝似的,那点猫腻心思好几年了真让人腻味,好事轮不到自己个,坏事自己倒没少过,带着份不满和怨气,他狠狠挥刀砍断拦路的藤蔓,脚下一空,还来不及发出声尖叫呢,就直直掉了下去。

    人好好在前头走着,突然没了,背着弟弟的康时一愣,就见原地突然冒出了个大坑。

    他皱了皱眉,刚想探身看,身后飞龙倒放开怀内人走上前来,探头一看,就是一声倒吸气。

    向阳看前头情况不对,跟着一起围到了坑边,这一眼,所有人脸色都变的极差。

    坑并不深,顶多两三米,郑安石墨绿的头发却已经染红,坑底遍布着削尖的木棍,刚还活灵活现的人现在已经成了坑底的刺猬,脑袋正中一根木刺突出,带出些脑浆混着血液,十足恶心。

    文星也看了一眼,然后就连连尖叫着往后退,那场景,没人愿意再看第二眼。

    飞龙倒还好,只脸色唰白的往后退开,康时背着弟弟退到树旁,就“呕呕”的吐了起来。

    “情况不对!”不用飞龙开口,背着弟弟的康时就尖叫出声,“谁他妈会在路上挖陷阱?聚集地的人狩猎圈可不在这!”

    向阳等所有人从坑边退开,才稍稍后退,看着飞龙低沉道:“确实,这陷阱我打量过,就这两三天挖的,可前个几天村子还是封闭的,就算可以活动的狩猎队,也没到这片区域来。”

    他话到此,脑中突然闪现了个人。

    飞龙脸色阴沉,连躲到他身边瑟瑟发抖的文星都没能顾及,目光阴沉的在身周林木间巡视,“这片区域没有外人,又在我们可能会走的地方挖了陷阱。”飞龙不傻,被当做下任村长培养,胆量还是有的,刚才只是没想到会有人处心积虑的对付他们,现在觉的有猫腻,便连康适被蛇咬都怀疑起来。

    康适不被蛇咬,他们也不会慌不择路的选择走小道,大道被聚集地里的人探出来,比较宽敞,就算挖了陷阱也可能是无用功,而且大道三天两头清理杂草藤蔓,真挖了陷阱也很容易被发现。

    必然是村子内部的人才能够这么了解他们,念及此他眸中已经充满血光,一眨眼间几个从小玩到大的“左右手”就一死一残,可幕后之人还隐匿着。

    “滚出来!操他妈的孬种!滚出来!”他血红的眼先左右看了一圈,突然嘶吼出声。

    茂林中一片寂静,他突然的嘶吼出声连身边人都被吓了一跳。

    文星看他如此,脸也一瞬惨白,贴近他,那双眼睛再看四周,就似周围不是大树和灌木,而潜伏着无数的恶鬼。

    康时背着弟弟默默走了回去,眼睛也警惕的在林木间移动。

    向阳虽然被飞龙的大叫震到,但这时也默契的从腰中抽出弯刀,站了个方位,严正以待。

    这看似莽撞的行为也不知道能不能引得幕后者出来,但人在未知的压迫下容易不受控制的做出释放,飞龙这样一种应激行为无外乎是。

    但也可能是他觉的没有更好的应对办法而已。

    闻人诀在暗处眯起了眼睛,同样在十八区这样的凶险之地长大,这些人的警惕心不为过,况且自己做的确实挺明显的,可惜的是刚才郑安石掉下去的一瞬间就咽了气,一声惨叫都未能发出,让他心里多少有些遗憾。

    脸上缠绕的黑巾多少有碍于他的视线,看剩下的四个人团团围住警惕着再也不肯迈步,他倒也没别的想法,只是慢慢的伸手开始解脸上的黑巾,动作不像有意,也放的很是缓慢,对应着前方四个抱成团紧张的微微颤抖的青年来说,这样悠闲的慢动作,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解下的黑巾放置在地上,小刀片一瞬到了手心,双膝微微前屈,如猎豹捕食前的姿势般蓄力,“嗷~”远处林间有猛兽嘶吼声传过来,闻人诀就在那一个瞬间如利箭般射了出去。

    对面着他的就是飞龙,那个个子足有一米九,肌肉隆起的青年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中,虽然闻人诀动作迅速,但他还是本能的伸臂挥了出去。

    闻人诀到了他近前,一个低腰别过对方攻击而来的粗壮手臂,到了他侧面飞起一脚就朝飞龙侧脸而去,飞龙个子不小但灵活半分不少,避也不避侧面袭来的飞腿,另一只手蛮横的去抓那只踢过来的脚。

    闻人诀只好收回腿,两大步退开,顾不上纠缠,速度极快的换刀片到左手,侧身就袭击了背着弟弟的康时。

    康时背着弟弟动作笨重,也没想到袭击者两下攻击飞龙未成,果断冲自己来了,跌退出一步,刀片就削下了他手臂上的一大块肉,一瞬间血流如注。(83中文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