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5.135:遇朗星海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有的造型扭曲, 但如巨人双脚牢牢立着,也有一些底部镂空看着摇摇欲坠,更有几根居然从中间断绝, 前半段倒插在地,看着似刻意, 像是有意为之。

    闻人诀张着嘴, 近乎痴傻的往前踏出了一步。

    就这一步, 他又像是怕惊扰了可能安息在此的神灵, 匆匆收回。

    石林上空突然出现的光亮如同烈日,除了极少数几根石柱还没有露出顶端,十来万根石柱造成的石林还是显露在闻人诀眼底。

    如此震撼, 又如此的……触目惊心。

    如果说,这之前闻人诀还猜测是发现了“星坠事件”前时代人类的建筑群, 那么此刻,这种想法也被眼前的一切击碎。

    就算是“星坠事件”前的人类,有能力做出眼前的这一切吗。

    这可是在万丈深下的海底……

    就算是真的完成了眼前的壮举,那么哪怕千年后的现在, 关于这处也该有史册的记载。

    然而没有……虽然自己没有经过系统的教育, 但跟随安老以来, 也未曾听闻安老说过, 地球有如此之地。

    更重要的是, 眼前这些石柱虽静立在不被风雨侵蚀之处, 却不知为何带给他一种自洪荒远古而来的斑驳不堪。

    头顶如同太阳般的光亮, 让闻人诀轻易的看清了那些密密麻麻的石柱上,似乎雕刻着什么纹路。

    这里应该是一处掩藏着惊人文明的庞大遗址。

    他终于,再次往前迈动脚步,红色眼珠飘到他的头顶,无声无息跟随。

    闻人诀没有发现,自己如鬼般丑陋的面容,此刻竟然诡异的带出了一股子虔诚。

    在进入石林前,他的脚步被阻于一块通体黑色的石碑。

    造型犹如兽头的石碑仿若一个守卫者,立在众多石柱前,有闻人诀两个那么高的石碑上头刻有不知名的图腾,造型简单,粗犷有力,哪怕是第一次看见它的闻人诀都能从中感觉出它所象征的不灭魂魄和精神。

    闻人诀近乎迫切的快走几步,站在碑下,不高的石碑一眼望去,竟极目苍茫,所有的一切似乎消逝而去,只剩下那块通体漆黑的石碑。

    恍然觉的,一切犹如天地初始。

    闻人诀不知道自己静立在那块石碑下多久才回过神来。

    黑色石碑上雕刻着一些白色文字,一眼看过去,这些犹如蝌蚪般的文字大致相同,但你若仔细去分辨,又能从中看出每个字符的不同。

    闻人诀现今无比确定,自己所发现的这个地方绝不是人类的手笔。

    因为那些文字既不是造型犹如方块,笔笔清晰明了的汉字,也不是笔画简洁的字母。

    白色文字似乎是被人精心雕琢,一笔一划无比深刻,一行行整齐的列着,在行行文字的上头,不时有半圆形的标志出现,有些类似人类的文字标点。

    闻人诀仰头看了半天,也没能看懂其中任何一个字符。

    却能够明了,这拦在石林前的石碑,似乎在无声诉说着什么。

    也许,上面刻着的那些未知文字,说明的就是他眼前世界的来由。

    可惜……就算看再久,自己也不能看出什么。

    闻人诀深呼出一口浊气,打起所有精神。既然不是人类的产物,那么,自己到底无意间碰触到了什么呢?

    一个深海之下的未知空间?

    一个也许隐藏数万年……十数万年,甚至亿万年却从未被人类光临的秘密居所?

    闻人诀走过石碑,终于到了第一根石柱前。

    带着前所未有的珍重,他轻轻抚摸上明明未被风雨侵蚀却依旧显得斑驳的岩石。

    上面雕刻着许多同黑色石碑上相同的文字和一些未明含义的图案,眼前立着的所有石柱似乎依旧保持着最初始的模样,闻人诀穿梭其中,猜测着这当中究竟影藏着怎样的秘闻。

    在走过几根石柱之后,闻人诀在一个转角蓦然呆立。

    耳中骤然响起的轰鸣声,让他恍然身处另一个空间,像是看到了当年此处那些碎屑飞溅的场面。

    建造此处的那些人们,把所有的希望和信仰,都虔诚地铭刻在了这些巨大的石柱当中,任光年流转,岁月蹁跹,而后凝固成永恒。

    明明行走在绝对无人的地方,耳边却似乎传来无数厚重的呐喊声。

    闻人诀的脚步不自觉加快,如同走在一条由漫长岁月交织而成的时光隧道,耳边时而的声嘶力竭,时而的欢声笑语,那些交错着的绝望和希望,都让他从未有过的惊慌失措。

    在这处恢弘的建造遗迹前,闻人诀似乎变的无比渺小,别说穿梭其中,就似乎他一个稍重些的呼吸,就会让自己顷刻间湮灭成飞灰。

    更别说之前存在的,那些胆大妄为的探知和猜测。

    这些密密麻麻,看似没有任何罗列规则的石柱宏伟如圣人,凌然不可侵犯,带着一个未知文明的骄傲和还未彻底消散的不甘。

    闻人诀在石柱间快跑起来,再也没有猜测这些隐秘的兴趣,他似乎本能的想要到达一个终点,而后跪拜!

    终于,在石柱间不知奔跑了多久的闻人诀停下步伐。

    远处是稍高于地面的小山坡,一个立体栩栩如生的人物雕像突然出现,高大十米,形似人类的雕像就那般诡异又和谐的出现在众多石柱的拱卫中,在石像周围还静静矗立着一圈双手托举状的雕塑,似乎正围着石像在祷告。

    闻人诀屏住呼吸再走近。

    山坡中居然是一座深入地下五十来米的建筑,而那个远处看到的高大人物石像,只是它的屋顶。

    这栋房子和四周墙面深沟分隔,有红色石梯步往房子门口。

    闻人诀一步一步跳下石梯,终于近距离接触了这栋用红色山岩镂空雕刻出的房子。

    这些红色岩石被雕刻的像木材一般,居然可以看出线条分明的横梁和门框,没有安装门,拱立的造型似乎欢迎着任何来客的造访。

    闻人诀没有仔细打量红色岩石上的那些浮雕和多种色彩构成的奇怪图案,而是在伸展身子后,一步步踏入“殿门”。

    几乎在他踏入的那一刻,本还有些昏暗的殿内突然灯火通彻。

    殿内一切摆设分毫毕现,这突来的光亮并没有让他再一次闭眼,只因耳边突然传出仿若来自远古的神秘声音:“随着伟大的‘晶核文明’没落,地球重新开始更迭,恐龙时代后诞生了‘次人类’,这些‘次人类’走上了“科技文明”的道路,然而,人类的发展进程从来不是只有一条道路。”

    “欢迎来到‘遗落世界’人类的未来由你......”声音戛然而止。

    只因一直面带虔诚的闻人诀突然转身,速度极快的抓住一直安静漂浮在自己身后的眼珠,而后半点迟疑都没有的狠狠砸向地面。

    片刻后,子弹密集声稍弱,他突然窜出,如一道鬼影,双手往后伸直,上半身完全向前探出,低腰成九十度,闪身到了一个趴在地上射击的大汉身边,那大汉没想到他的速度如此之快,来得及起身,就被他路过时一脚用力踩碎脖颈。

    手一抄,从地上捞起□□,闻人诀双手端起,对准身前草丛,学他们的样子,扣动开关,子弹嗖的成串扫出,他赶忙双手移动,让子弹成片扫射起来。

    可惜,没什么准头。

    分明知道敌人在哪里,枪口对准却还是无法击中。

    “啧。”倒也没扔下枪,闻人诀脚尖一点,人就凭空跃出几米,在被子弹激起的沙土中几个起落,人就到了向阳躲藏的山石边,抛出手中□□,躲藏中的男人本能接过。

    闻人诀没想再躲起来,眼也不看他,脚步在原地左左右右踩踏,如跳鬼舞,姿态轻松的躲闪子弹,口中问道:“会用吗?”

    显然那些人也看出闻人诀的诡异之处,正常人类哪能在如此枪林弹雨中来去自由,还能击杀敌人?他们放弃了用机关、枪成片扫射浪费子弹的行为,改用□□,精确瞄准,枪枪毙命。

    接过枪,向阳忍住伤口的剧痛,双手端起,做了一个瞄准射击的姿势,试着扣动扳机,“砰砰砰!”随着他的动作,一串子弹射出,枪的后坐力撞回他胸口,痛的他倒吸好几口凉气,伤口的血渗出的更多了。

    “没用过!”他回答身边如鬼魅般的男人,又突的转身把枪口伸出山石架起,扭曲着脸,再一次扣动了扳机,道:“但可以一试。”

    闻人诀侧身躲过一颗冲着自己胸口来的子弹,听向阳扫射出去的草丛中响起惨叫。

    他挑眉,脚步一顿,身型再一次冲出。

    大概真的是有天份这种东西,让他不得不服气。

    再一次响起的机关枪成线扫射在他身前的泥地上,阻碍了他前进的步伐。

    闻人诀皱眉,虽然自己的视力听力体力嗅觉都有了进化,但面对绝对的阻力,他还是感觉到了无力。

    身后跟着响起枪声,挡在他身前的子弹立马消失。

    一个纵跳,闻人诀的人瞬间拔高,再落地时,在地上滚了一圈,匕首已从另外一个男人脖颈上刺入,拔出,鲜血“滋滋”的向外喷涌,他单手握着的匕首上却没有沾染一丝血迹。

    一脚踹开尸体,闻人诀又一脚踢在身旁一棵并不粗壮的大树上,从离地四五米高的枝桠上摔下个人,那人正摔的七晕八素,还来不及清晰视线,闻人诀就下蹲身子,匕首准确扎入对方心脏。

    身后协助他的枪声转换了方向,闻人诀扭头看一眼,就见向阳居然端着枪冲了出来,学着那些人的样子趴伏在地,子弹扫出后不意外的再一次响起惨叫。

    闻人诀跳到木板车上,一脚踹下个箱子,里面满载的晶核体散落一地,他拎起两个推车的男人“啪!”一声,让他们面对面相撞,两个男人一个嘴一张吐出几颗牙,另外一个口鼻流血,直接晕了。

    扔下手中提的两人,闻人诀脚步加快,伸手捞过另外一个往前逃跑的大汉,匕首颇为温柔的刺入对方心口,在怀中感受了一会对方的抽搐,他才松开手,那大汉摔落在地后,抽搐几下,没了动静。

    闻人诀按压了下手腕,慢悠悠的转过身子。

    枪声终于停歇,向阳扔掉手中枪械,他的子弹刚才就用完了,第一次使用□□,居然还干掉了几个人。

    闻人诀踏步悠闲走回来,若不是身上沾染的血迹,实在看不出他的表情是刚刚杀了人的样子。

    向阳也从地上起身,那个领头人正在爬动,显然他绝对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闻人诀还没想好怎么处理对方,向阳就捡起了地上其他人的手、枪,默不作声弯腰,把枪、抵到了领头人额头上。

    停住步伐,闻人诀站在原地,看着向阳,微微挑眉。

    向阳脸色雪白,大概是血流的多了,他把枪、口抵在那人额头后,迎着对方恐惧的目光,开口说了一句话:“我很讨厌卖屁股这种说法。”话刚落,一声枪响,地上的人没了动静。(83中文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