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6.136:照片风波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等不得天光大亮, 闻人诀赶着要看一场好戏, 头顶有一丝微弱光线时, 他就站起身,原地活动手脚放松了下身体, 边上向阳依旧睡得无知无觉,他走过去, 也不  留情, 一脚踹上男人的背, 向阳被踹的往前滚了两圈, 醒了过来。

    一脸泥巴草屑, 却半点火都发不得, 利索的从地上起身, 闻人诀也不说找吃食,就冷冷给了两个字:“赶路。”

    还未完全大亮的茂林中云遮雾绕, 让人有种误入仙境的错觉, 不时路过低矮的小山, 有流水从岩石间,树丛里夺路而出,向阳趁着赶路抓紧时间喝了几口,闻人诀却是半点等他的意思都没有,向阳惊讶的发现, 不过一个小时, 他就再也赶不上闻人诀的步伐。

    这还是闻人诀刻意放慢的结果。

    闻人诀开始觉的麻烦, 神眼改造自己身体后,面对一般人类,他都觉的是个累赘。

    他没有停下来让对方休息的意思,只是再放慢了些速度,路上也预留了采摘果实的时间,路途中如果遇上可以吃的,两个人会稍作停留。

    终于,在天光彻底大亮时,他们赶到了村子。

    不对,应该说只是在村子外围,没有进去。

    视野中遍地爬动的黑色虫子,完全没有让人靠近的**。

    包括他们的落脚处,向阳再一次见到这种变异虫,所有不快难堪的记忆都回来了,他好不容易休息一整夜恢复的脸色又一次惨白。

    闻人诀对前仆后继路过他们赶往村子的龙虱觉的不耐,视线在周围搜寻,终于,带着向阳到了一棵足足有百米高的大树底。

    拎过脸色惨白的男人,闻人诀蓄力一跳,居然跃起三四米高,途中在树根上轻点,再一次借力往上跳,足足三次,他似乎力尽,再没力气往上。

    若不拎着向阳,闻人诀觉的自己还能再跃上个十来米,这种超越人类的体能让他非常愉悦,而本该被深深震撼的向阳如今却没了反应,因为他的目光正死死盯着村落的方向。

    十多米的高度,使他们避免吸引树下不断往聚集村汇聚的虫子,又让他们把整个村落尽收眼底。

    密密麻麻爬动的漆黑。

    如涌动的黑色潮水。

    村中散乱布着的房子就似被罩上了黑布,数十米远的距离让惨叫声到了这里依旧清晰,向阳颤抖着身子险些站不稳从树上跌下,亏得及时反应过来死死拽住树枝,而后又抱住了稍微粗壮些的树干。

    身旁闻人诀找了个枝桠分叉处,安静的半坐着,银色面具下,脸庞冷漠。

    怎么会这样?

    向阳想不明白,他颤抖着手,眼睛不自觉看向树下,蜂拥而至的怪虫,他若下去,凶多吉少,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

    可他的妹妹……可怜的向月还在村中。

    闻人诀视线落在向阳身后,另外一只天眼一闪而没,闻人诀对它圆满完成任务很是满意。

    耳边充斥的惨叫不敌昨天下午听着的激烈,却人数众多。

    他们赶回来的不早不晚,村中还有人在抵抗。

    稍微空处的地方三三两两聚集着从房中跑出的人群,他们聚拢在一起,对面前骇人的景象束手无策,间接还能听到无力的枪声。

    看着不远处炼狱般的景象,闻人诀心中奇异的居然没有报仇的喜悦,耳边只恍惚充斥着安老当日的声音。

    这个……肮脏的世界。

    不然吧。

    如果安老现在还活着,闻人诀分明是想反驳的。

    应该是,这个……无趣的世界。

    可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这么多啊。

    视线中龙虱群中焚起火焰,有人选择了同归于尽,就似这火焰能够烧尽这些不幸。

    多有趣的人。

    世界虽然无趣,可有趣的人这样多。

    闻人诀挑起嘴角,视线变的悠长。

    有了第一把火,接二连三的就不断有火光亮起,那些被龙虱堵在家中的人看逃生无望,又不想葬身虫嘴,抱着死前拖几只一起的想法,近乎绝望的在家中点起了大火。

    黑色虫群中不时烧起的房子,似是林中零散分布的篝火。

    大火伴着惨叫合着漫山遍野的黑色,倒映在树上人银色的面具上,瞳孔中逐露迷茫和赞叹。

    “闻人诀!”向阳努力从树枝上移向闻人诀,打断那个浑身气息诡异,似乎陷入某种情绪中的男人,或者说,少年。

    听见叫声,闻人诀才回过神,想起身边还有一个人,或者说,落网之鱼?

    此处埋藏着自己人生前半段所有的不堪,痛苦,和折辱,他想让这里消失,从人到房子到花草树木。

    扭过头,注视面目凄哀的男人。

    太久没人喊自己的名字,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记得,他叫:闻人诀。

    而不是小贱种。

    看闻人诀终于看向自己,向阳为之一喜,虽然对方还没说话。

    “可以救救向月吗?”没问闻人诀是否有能力从身前那个地狱般的景象中救人,他本能觉的对方可以。

    大概是闻人诀一天多来,给他的映象实在太过诡异和强大。

    闻人诀没说话,平静的目光却依旧停留在向阳身上。

    向阳不自觉的顿了下,但还是开了口,“我知道村里的人对你不好,但是,向月是无辜的,她从来没有伤害过你,甚至还被逼嫁给了飞龙的父亲。”

    “可以。”

    没等向阳继续说,闻人诀的声音就响起。

    向阳住了口。

    视线中,闻人诀的目光依旧停留在他身上,不带有任何情绪。

    语气也是,淡漠非常:“我可以救出她。”

    向阳等着。

    视线飘到村子里,闻人诀慢悠悠道:“你应该看见了,村子里,树底下,全是数之不尽的龙虱,我可以救人,但只能够带一人离开。”

    回头看向阳,闻人诀耸肩,摊手表示无奈,道:“现在,我给你选择权,是进去带你妹妹走,还是……”

    声音刻意停顿,“带你走?”

    向阳僵住身子,再一次把目光放向那个人间炼狱,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就在那里,他自己却……寸步难移。

    闻人诀的问话不断在他脑中回旋,他低着头,却再挤不出一个字。

    良久过后……

    等的闻人诀以为他不打算回答,就这么拖到村子里的人死绝时,一句断断续续仿若从牙缝中挤出的话在他耳边响起:“我们什……么时候……走?”

    闻人诀看他。

    向阳依旧低着头,似是愧对自己的妹妹,不敢再看村子一眼,也不敢对视上闻人诀的目光。

    闻人诀好好打量了会身前的男人,没带任何嘲讽,却也没给对方回答。

    向阳似乎受不了这种安静,忽的抬头,直勾勾的目光看着他,“我若选择向月,你带她逃离龙虱后,是否还会带上她?”

    闻人诀很坦诚,先摇头,后道:“她于我,是绝对的累赘,完成你的遗愿带她逃离龙虱后,就该让她安从天命,自生自灭。”

    向阳目光中透着不出所料,又道:“她逃离龙虱,虽能短暂逃离一死,但你把她放在茂林中,她一个人,如何能够存活呢?”

    闻人诀笑,“我已仁至义尽。”

    “是。”向阳不否认,“所以就算我选择她,也没有任何意义。”他说这些话,就似乎是想解释给自己听。

    闻人诀笑了一声,看着他道:“你很冷静。”一个纵跳来到他身边,拽过衣领,提着跃向了另外一棵大树,“也够冠冕堂皇。”

    声音消散在风中,远去的身后,再无人声。

    闻人诀:“……”

    所以,相比起第一个启发钥匙的人……这又是什么?

    闻人诀仰着头,声音不复刚才的刻意,淡道:“后来这个人?”

    似乎没发现他的变化,维端因为播放这段记录显得很是开心,“后来这个人类租了船,认真研究过天眼的暗示后出海了。”

    “然后?”语气依旧平淡,闻人诀似乎都忘了要进行伪装。

    “然后被海盗截了!”

    “再然后?”闻人诀重新斜靠向母树,盯着光幕发问。

    “当然是被海盗杀了,尸体沉入海中,天眼结束钥匙功能返回母树啊!”似奇怪于闻人诀的发问,维端说的很是理所当然。

    闻人诀:“……”

    ……所以……维端都做了什么?

    “你要看看他最后传递回维端的情绪吗?”维端问,显然觉的闻人诀会感兴趣。

    闻人诀刚想拒绝,空气中就响起了个年轻男人惨烈的嚎叫:“我草!!!说好的找到宝藏开始修真称霸全球收满后宫全收全处呢????!!!”

    光幕非常配合的给文字打上了无数标点符号用来表达当时那种情绪的激烈,可惜闻人诀现在没了半点兴致,他眉头微蹙,语气中开始显露轻微的不耐:“寄宿?就是天眼挂在我脖子上的那种?”

    “不是!”维端道:“我说过,你的‘识’过高,之前的钥匙激发者只是在意识体中和天眼形成抗衡,天眼无法伤害他们,就会改变形态寄宿在他们身上或者脑袋上。”

    光幕中出现一个男人的脑袋,上面有个肉瘤似的异生物,拇指大小,想来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这就是寄生?那自己呢?

    似乎了解他心中所想,维端继续道:“至于你,过高的‘识’把侵入你意识中的天眼给震了出去,并不是引起抗衡,而是强行震离,这对链接中的天眼造成了伤害,导致能量耗尽,天眼自行保护自身,进行了封闭。”

    是封闭而不是寄生的暂时沉睡,那么也就是说天眼将无法给予自己这个激发者任何提示和线索,也就是说闻人诀如果不是被黑鸟抓到这片海域,天眼少了重新开启的能量,他将永远和其他人一样不知道这处存在。

    所以,当初维端……也就是神裔族人设计的时候都在想什么??

    似是看出闻人诀脸色的难看,维端非常具有情绪化的准备换个话题,或者说,回到之前的话题。

    “孩子,既然你答应成为神裔族的继承人,那么,接下来,我要赐予你力量,改造你的身体。”

    “改造身体?”眼眸暗沉。

    空无一物的白色圆形石台上,突然出现具长型如同水晶棺般的透明箱体,里面盛放了一些五颜六色的液体和殿内地上组成图案的那些小水沟中的液体极为相似,不同颜色的液体在水晶棺中流动,如同被锁进棺中的彩虹。

    “躺进去吧,孩子。”维端继续道。

    透明棺的盖子自动悬空浮起。

    闻人诀盯着透明棺看,唇微动:“躺进去后,我需要做什么?”

    “什么都不需要做。”维端继续说,接着声音又变的异常严肃:“只是,为了改造好你的身体,让你拥有神裔的能力,我会侵入你的意识体,孩子,你必须放开你的‘识’让它不能抗拒我,这样我才可把晶核体放入你的体内。”

    “放开识?”闻人诀声音似乎透出困惑和担心,“也就是说,如果我不能放开识,你的改造便不能成功?”

    “是的,不但如此,你和我都会受到伤害,因为你的识过于强大。”有意把后果说给闻人诀听,维端的声音非常严厉。

    闻人诀默默低下脑袋,看似异常担忧,但在头发阴影中的双眼却微微眯起,慢悠悠道:“你说的晶核体?就是神裔们生来存在的用来储存能量的东西吗?可是,我是人类啊……”

    闻人诀话中浓浓的担忧一听就明,就见低垂着的视线中有散发着蓝色微光的透明晶体凌空飞过来。闻人诀抬头,视线平平看向依旧浮在空中的晶体上,那晶体呈蓝色,有他一个拳头大小。

    维端跟着道:“这便是晶核体,拥有它,你便会拥有所有人类都不及的力量。”

    闻人诀挑眉无视眼前浮着的晶体,视线落到依旧没有人影的白色石台上,坚定道:“恐怕你得跟我解释明白了,否则我虽然知道要放开‘识’,但过程中害怕,无法克制的挣扎抗拒起来怎么办?那我不是会受伤害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