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139:盛大庆典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现在……

    强悍的黄衣青年已经扭过身去, 周围散落着注视他们的袭击者正在集结队伍, 而那个红衣男人也正弯腰对少年说话, 不曾注意他。

    休息了一会积蓄起来的力量瞬间涌出,他双手握着匕首,狠狠的就冲少年刺去。

    擒贼先擒王。

    动作狠辣,可到底慢了些,闻人诀轻轻巧巧转到他侧面,一个手刀劈下去,体型彪悍的阿兵就往前扑倒。

    余刚的反应慢了点,等男人倒地才反应过来,上前一脚踹出,把人横向踢飞。

    双臂一撑, 阿兵还要起身,可嘴角渗出的血迹和胸口处的窒闷,让他再次无力趴下。

    闻人诀的视线再次落到他身上,目光幽深难辨情绪,转身道:“带他走!”

    出来时浩浩荡荡450多号人,现如今还活着的只120多人, 晚上在清空一处灌木丛后, 向阳让人就地扎起帐篷,打猎回来处理食物的呆在一边忙碌, 其他人有的手握步、枪在周围走动戒备, 有的在拾取木柴烧水, 而醒过来的阿兵则被铁链锁着,绑在两棵大树之间,脚尖堪堪着地,不时晃动。

    闻人诀所在的帐篷内只有他一人,地上铺上了干净的毛毯,他双手叠在脑后,仰天躺着,眼微闭,似在假寐。

    一颗隐身中的天眼静静悬浮在他脑袋上方,还有一颗则隐在空中,围绕着他们休息的这块地域不停盘旋。

    维端在心识中和他说话,“神眼最近有什么不同吗?”

    闻人诀没反应。

    维端继续:“如果第一次融合顺利的话,总该有点反应,我们虽然预测过,但谁也不知道第二次融合究竟会发生什么,你需要戒备。”

    闻人诀:“你说过,九域之碑重组后诞生的神眼,具有一定的‘祖源’性质,它寄存在我的体内,通过我身周磁场的影射,在‘识’的引导下,应该可以剥夺和赐予一切晶核能量。”

    对于闻人诀可以一字不差重复自己当日说过的话,维端并不感到震惊,它思考了会后才说:“这是有一定依据的,只是你还未能和神眼真正融合,神眼所能影响的范围就仅限于你身周磁场范围内。”

    “多远?”闻人诀睁开眼睛。

    “不超过半米。”维端肯定道,“低识或者无识生物的晶核可以被剥离体内,但现今所有人类的晶核都是经过自己的识剥夺后重新凝聚的,只能通过你的识影响身周磁场而去感应它。”

    “曾经神裔的晶核,可以被剥离出体外吗?”闻人诀看着上方,那里空无一物,可他知道,天眼在那个位置,虽然自己看不到。

    “直接击碎晶核而杀死对方的行为经常有,但去剥离对方的核体毫无意义,没有神裔会去那么做。 ”

    “哦。”

    “等人类的**强悍到一定程度,核体所在的位置就会成为绝对的弱点,通过你识的散发,神眼影响到你身周磁场的能量,当你的身周能量感应到其他识体的核,你便可以剥夺它们。”

    “所以被剥夺者必须在我身周能量范围内,也就是半米。”闻人诀说完这句话,突然坐起身。

    帐篷帘子被掀开,向阳探脑进来看,对视上他视线,下垂了目光,“主上,吃的准备好了”。

    一夜平安无事,有零散靠近的野兽都被外围放哨的收拾了。

    闻人诀吃完送到帐篷里的食物,又用清水大致收拾了下,走出帐篷深吸了口气,去看被悬挂了一晚上的阿兵。

    身高将近两米,膀大腰圆的男人本还垂着头,悬挂他的人非常刁钻,他只有垫着脚尖才堪堪着地,听见有脚步声靠近自己,他抬起脑袋,待看清来人,双眼瞪大,透着血丝。

    闻人诀看出他的戒备,有些好笑道:“我给你两个选择……”他声音慢悠悠的,继续:“第一,变强,第二,去死。”

    阿兵张了一下嘴,嘶哑的声音出口却很轻微。

    他吞咽了口唾沫,再开口时声音虽然依旧沙哑却响了很多,“敢对十五区护卫队下手,我王绝不会放过你们!”

    “哦。”闻人诀点头,摊开手心,掌心放着颗红色的晶体,他侧身交给身边跟着的余刚,道:“跟他交代清楚。”

    余刚很是诧异,不明白主上为何要让这个人吞下晶核,这人未进化就已经强的离谱了,等吞下晶核,不是更难控制了么。

    不过跟随主上的时日虽然不长,他却对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很是明白的透彻,上次被从车中踹出他还记忆犹新,所以哪怕心中再不解,只能点头说:“是。”

    没理会身后的唾骂,闻人诀拍拍手,让人搬来块石头,他坐在上边掏出怀中的书,一页页翻看起来。

    身周忙碌的手下们看他静坐着看书,都彼此放轻了手上的动作。

    闻人诀让天眼之一出去搜寻异形,外形比较漂亮的那种,这次出来这么多人,回去的却只有四分之一,没有适当的□□,太过引人注意。

    阿兵很理智,在立即被子弹打死和吞噬核体异变中果断选择后者。

    就算后者的行为看着很像自杀,他依旧认真的听着余刚所说的每一句话,对对方口中‘识’的状态描述半信半疑。

    余刚的表情很是诡异,幽幽道:“听不懂没关系,生死一线的剧痛中,你的识会很容易记住那种状态。”

    这语气太过幸灾乐祸,可阿兵毫无办法,他想活着回去,回到自己的王身边。

    这群人太危险了,他希望能把这个讯息带给自己所效忠的王,而后就算去死也没关系。

    阿兵能成功吞噬晶核,闻人诀并不奇怪,对方强化身体的速度和对新身体的掌握程度却让他很是期待。

    吞噬晶核后,他就让人解开了对方身上的锁链。

    阿兵没有逃跑的意思,在一百多号同样变异后的人类看管下,他不觉得自己跑得了。

    虽然他对吞噬晶核的过程很是诧异和震撼,然而在亲身体会了自己变强的程度后,他又开始深层次的不安和忌惮,他不知道这种翻天覆地的巨变会给自己的王区带来什么,更不知道这群神秘人究竟是谁,又准备做什么。

    他看见,那个领头的高瘦少年正对他挥手。

    闻人诀和颜悦色的对着阿兵招手,对方吞噬晶核后,他如愿的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坐在手下赶做出来的木椅子上冲他微笑。

    男人吞噬晶核后的三天里,并没有逃跑和反抗的意向,不到吃饭时间都自己安安静静的呆在一个角落,动也不动。

    向阳不明白闻人诀的温和是为何,男人对他没有过半点敬意。

    他站在闻人诀身后,皱着眉头,心中有些不悦,闻人诀很看重那个男人,这让他有些不安,向阳很明白,只有跟在闻人诀身边,自己才能一直变强。

    一旦被抛下,他就会重新跌进泥里去。

    他不愿回到吃不饱穿不暖,甚至连亲生妹妹都保护不了的时候。

    现在闻人诀很倚重他,可以说自己就是他身边的二把手,他根本不想平白冒出个人来争夺他的权利。

    阿兵看见少年对自己微笑着招手,不动声色握紧身后的拳头,他站起身,慢吞吞走过去。

    那天少年并没有跟他正面交手,只是身型极快的闪过他,然后用手刀劈倒他。

    可他再不敢轻易出手。

    没有点能耐怎么可能指挥的了这群人,而且他总感觉少年和颜悦色的表情下掩盖了太多。

    说不出具体觉的不对的地方,但他本能抗拒少年。

    哪怕对方并没有虐待他,甚至还帮助他变强进化。

    “什么事?”他走过去,到底没敢张口就骂,语气说不上好,但也不算差。

    闻人诀笑了笑,很是温和的说:“听向阳说,你独自打倒了一只犬虎?”

    阿兵在这人身前站着,明明比对方坐着的身体高出半个身子,却依旧觉得气短,不自觉的微弯下上半身,他点头,神色有些倨傲,待想起什么,又不自然的对视上少年微笑的眸子,道:“是啊!”

    “不错啊。”细长眼睛眯起,闻人诀上下打量了他一圈,夸奖道:“吞噬晶核不过短短三天,能够强化和掌握到这个程度的,你还是第一个。”

    就算是吞噬了发光晶核的向阳都比不上。

    阿兵别过脑袋,对闻人诀的夸奖恍若未闻,面上也不见什么被表扬的喜色。

    闻人诀再轻笑一声,眸色渐暗,语调变得很是悠长和漫不经心,“不如这样吧,你和向阳打一架,比比看?”

    向阳就站在闻人诀身后,听见他这话肩膀一僵,抬头去看阿兵。

    阿兵也是,目光本能投向少年身后站着的青年,而后又有些困惑的看向坐着的少年,对方依旧笑的温和,态度极好。

    他考虑一会儿,下定了决心,问:“我若赢了呢?”

    闻人诀还是笑,“你若输了,随他处置。”手指着向阳,他又说,“可你若是赢了……”手托下巴状似考虑了会,他才说:“我或许会放你走。”

    说的也太不肯定了,但阿兵想不出别的办法。

    那边闻人诀又笑着问:“如何?”

    他咬牙道:“好!”

    人未至,声先到。

    那十来人脚步一顿,身子僵硬,脸色惨白的扭头四看。

    原以为是牺牲了那么多兄弟跑出来的,听这话,却不过是恶鬼们的计策,他们犯了大错,想着快点回到王身边保护王后撤,没成想,把真正的恶鬼带了过来。

    黑虎看一眼周遭手下们的脸色,明白现在说话的人大概就是罪魁祸首。

    把手中搀扶着的辛头交给身边人,当头走出去,他仰首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是什么人?我黑虎在这里,有什么冲我来!何必鬼鬼祟祟躲着不敢见人!”

    这附近散落着两个突击队伍,如今赶到自己身边的却只有这十来个人,不用他想,就知道其他人必是遭了不测。

    可是究竟来了多少敌人?两个突击队伍将近四百人,大部分还都携带着枪支,虽然自己刚才散步时,心思较为深沉的在考虑事情……

    可是没有听见密集的枪声是事实,偶尔听见零散的枪声,他也只当是队员们遇见了猛兽在驱赶罢了。

    现在看来,自己这批人居然无声无息的被大批人包围了,并且,来人没给太多机会让自己手下人开枪,就把全部人扼杀掉了。

    “屁话!我刚子能不敢见人?”声音一落,人就突然出现在黑虎身前十米处。

    黑虎本能往后退了一步,这人出现的无声无息,就似看不见运动轨迹,平白出现般。

    诡异非常。

    那十来人看见余刚,脸上已经全无血色,尤其再一次看见对方古怪的速度和身法,想起了刚才如同地狱般的景象。

    毫无反抗之力,明明手中都握着枪\支和大刀,可是茂林间忽然出现的人影,就如同脚不沾地的鬼魅般,刹那间冲进人群,双手一挥,同收割麦子般肆无忌惮收割他们的性命。

    数百人啊!数百人啊!那些人颤抖着想,居然没有多少人有机会打出子弹。

    这些人,真的还是人类吗……

    余刚当上血龙帮派的管事不过是近段时间的事情,虽然和区内的头脑们有过接触,可只是些下层头目,偏生这次黑虎带出来的都是区内绝对的精英和高层,真就没人认识他。

    尤其这次出来,他们统一行装,墨绿色的连体衣服,统一配发的黑色手套,脸上也涂抹上了绿色汁液,趴在林间不动时,还真不容易被人注意到。

    而一旦他们行动,必然就是绝对的残杀。

    余刚越发觉的随着身体的进一步强化,残杀起普通人类来,简单的如同掐灭支香烟。

    这多少让他对人命的看法起了些变化。

    之前主上脱离队伍先行一步,他和向阳各自带着一批人清理这片地域上的战队成员,之前杀十五区护卫队员时,他们就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而今天清理十八区战队成员就更是毫无难度,压根就没碰上像样的抵抗。

    本来他对王多少也是有敬畏的。

    这样一想,对面站着的也不是什么身份实力高贵的上位者了,不过同刚才那些蝼蚁般,是他轻易可以抹杀掉的对象。

    所有的敬畏在实力绝对的凌驾下不见了,有的只有从骨子里透出的居高临下。

    黑虎凝目打量突然出现的敌人,面上毫无惧怕,心中却有些摸不着底,就算是同为王的其他王区的王,对他说话也不曾如此,带着蔑视,就似乎自己只是只随处可见的臭虫。

    “你!……”他还待开口说什么。

    就听林木间忽然有极小的动静发出,接着如同瞬间移动般,山石上,树枝上,灌木丛中开始蹿出人影,不过半分钟左右,他们的四周就站满了突然出现的墨绿色身影。

    这些人全数统一装扮,脸上涂抹着绿色汁液,看不清楚表情,瞳孔漠视着这处,相同的毫无感情。

    有的人下垂双手,指尖还在往下滴落鲜血。

    不会是他们自己的血,想起那些血液来自何人,黑虎恨的红了眼。

    呼吸声一瞬粗重起来。

    身型绷直,蓄势待发。

    向阳的装扮和一百多人没任何不同,从人群中站出,他头顶树枝上还落着两人,他先左右看了一圈,一时还真没注意到一动不动毫无声音隐在黑虎等人身后的闻人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