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143:向阳暴动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但他不确定, 对方是不是来找自己。

    权贵少爷, 或许早忘了也说不准。

    把刚拿到手的散钱给了同班的人, 帮着掩护。他则提早一步躲在了大厅角落处,手上抱着猫,用衣服裹着,猫咪还算乖,没叫。

    等赌坊大厅处一骚动, 他就站直了身子。

    被围绕在中央, 众星拱月般进来的两个人中,右侧那个一袭白色小西装的是云暮。

    无声勾起嘴角,闻人诀把猫从衣服里拎出来。

    奶猫刚吃饱, 还迷糊着,轻轻叫了声。

    右手亮光一闪, 闻人诀不知从哪摸出根针,也不犹豫, 狠狠一下扎了进去。

    小猫惨叫一声,挠了他一把,从闻人诀手中跳下,疯了般冲向大厅。

    小家伙横冲直撞,让一时因为蓝名和云暮到来而戒备紧张的护卫们愣神,但骚乱只是一瞬, 毕竟人多, 几下就把“小家伙”抓捕到了。

    抓着猫的护卫准备离开, 找个地方解决了这个捣乱的“家伙”。

    可猫乱跳的这段时间,足够云暮从大厅门口走到楼梯口处了,他显然也注意到这短暂骚乱,再看见被护卫狠狠捏着脖子提着的猫。

    是那个小家伙……双眼中的诧异只是一瞬,他很快就制止了那人的离开。

    “把猫给我。”他伸手。

    身边跟着的护卫哪能让他碰这东西,虽然从赌坊护卫手上接过猫,却没递给他。

    云暮也不介意,双眼落在猫身上,表情暖了许多,让抱着猫的人跟他走。

    云暮和蓝名的到来,引起了赌坊一部分人的注意。

    而后两人就在赌坊专门安排的人带领下,走上二楼去坐专门的电梯。

    闻人诀还隐在大厅角落,看猫被云暮带走,神色变动几下,转身快速离去。

    云暮来赌坊大半就为了这猫,到了特意为他和蓝名安排好的房间,把那些陪玩的漂亮侍仆们赶走,他盯着护卫手中的猫看了好久,难以按捺的想上手摸。

    赌坊陪着的管事虽然不知道这猫是怎么突然出现在大厅的,可好在没惊着两位金贵少爷,且其中的云家小少爷,好似还很喜欢。

    云暮看了猫一会,才吩咐让赌坊去找猫的主人。

    赌坊管事也没多想,出门去吩咐。

    他们想着这猫不会无故出现,定是赌坊里有人私自豢养,不小心给跑了出来。

    云暮正愁不知道怎么开口见闻人和猫呢,没想到,小猫这么灵性的自己跑了出来。他让抱着猫的云家护卫离自己站的近点,又好好的看起猫来,不时对着猫“喵喵”叫。

    蓝名大概从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这样脏的小东西,眼下也好奇的往前凑。

    云暮若一来赌坊就点名要见谁,肯定还不等他出赌坊的门,便会引起云家长辈注意。而现在这样,借着喜欢猫要见猫的主人,却不会引起过多的在意。

    闻人诀私下养猫,大家也都因为好处帮着遮掩。不过这下顶上查下来了,事情的严重程度就不一样了,不需要太过严厉的训斥,很快就有人把他给招了出来。

    下面的管事很快就带着他去楼上,为此还坐了电梯,怕让云暮和蓝名久等。

    闻人诀一进房间就看见多日不见的云暮穿着精致的白色西装,交叠着双腿歪着身子看身旁护卫手中的猫,脖领处打着漂亮的黑色蝴蝶结,身旁坐着个年龄相仿的权贵少爷,一袭蓝色长袍衬的对方格外清秀。

    云暮只顾着看猫,一时真没察觉到他的到来。

    反倒是蓝名,先扭过头看他,而后不出所料的惊叫一声,立马扭回头去。

    闻人诀因为低头的不够及时,被身边的管事狠狠踢了一脚。

    管事先跟蓝名道了歉,而后才退到一旁。

    因为蓝名这声惊叫,云暮总算把视线从猫身上收回,看见闻人诀时立马就笑了,眨着眼睛,无声的打了招呼,模样俏皮可爱。

    半垂着脑袋,闻人诀脸上没什么表情,听云暮装出高冷道:“是你的猫吗?”

    他恭敬应了声:“是。”

    “嗯!”云暮小大人似的点点头,这个架势是他从爷爷身上学的,觉得很厉害。

    可由他做出来,其实莫名滑稽。

    闻人诀当着这样的环境,自然不能多做表示。

    那边云暮开始表扬了:“你照顾的真好。”

    蓝名就看了闻人诀一眼,死都不愿意再投注视线了,对云暮奇怪的热情有些震惊,不舒服道:“云暮,让他下去吧。”

    云暮知道自己朋友的意思,从小玩到大,蓝名什么胆子他很清楚,只好速战速决说:“把猫让给我,我给你奖励。”

    其实他今天就是来接猫走的,顺便给闻人些好处。对方帮自己照顾了小猫这么久,不能吃亏呀。

    闻人诀还没开口呢,边上站着的赌坊管事就连连说不敢,一只猫而已,少爷喜欢带走就好了,哪能要什么奖赏。

    听了管事这话,闻人诀自然不能再插嘴,只好沉默着。

    云暮这段时间的刻意表现,让他觉得自己往家里带只猫肯定不会受指责,可这一切多亏了闻人之前帮忙照顾猫,现下听管事插嘴,他也没表现出愤怒,只转过头去,平静的问了句:“我跟你说话了吗?”

    管事一瞬僵住,立马闭嘴。

    看房中安静下来,闻人诀径直开口:“给我块晶核吧。”

    云暮眨眼:“你要晶核首饰吗?我可以给你一套。”

    云暮想,闻人大概是要拿去换钱。

    “不,我只要完整未被切割过的晶核。”平平说完这句话,闻人诀又补了句:“我想自己动手做,这样比较有意义。”

    “哦。”云暮点头,算是明白了,只是:“你会做晶核饰品吗?”

    微抬眼,闻人诀见他刻意摆出的冷淡表情中,透着点淡淡崇拜。

    这孩子,真够……天真的。

    这样想着,他却不多话,只点头。

    那边因为云暮刚才那句话,没人再敢插嘴他们两个的对话,只站在一旁安静听着。

    蓝名则讨厌极了闻人诀,话都不愿意说,甚至刻意扭着身子,避开闻人诀所在的方向。

    云暮怕惹起家里长辈注意,跟闻人说完话后,就让人走了,只在人离开前,刻意说了句,“我之前见过你,你是我上次来时所救的人吗?”

    在房门处停下脚步,闻人诀转身应道:“是。”

    云暮这才让他离开。

    看人离开房间,云暮心中更开心了些,他觉的自己今天表现的非常完美,家里人都说自己幼稚,他却并不觉的,其实自己该懂的都懂。

    闻人在赌坊的地位这样低,自己刻意说出记得他,以后这些人,就不敢再打闻人主意了。

    回去后,得好好找块漂亮的晶核,脑中想着事情,身边蓝名叫了他好多声,他才反应过来。

    云暮要赏赐给闻人诀晶核,当然不需要自己再跑一趟,那天之后没两天,就有人来赌坊找。

    门口站着的是云家随从,二话没说,把一个小盒子递给闻人诀后就走了。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云家小少爷和这个丑陋仆从之间的事,门口站着的赌坊护卫没太在意。

    把盒子收好,直到夜深人静,同房的人都睡着后,他才打开看。

    微弱的红色光芒闪烁在眼前,闻人诀很快合上盒子,露出笑意。

    不得不说,云暮是个好“孩子”,忠厚的让他都有些意外。

    自己只说要块晶核,对方便找了块光核。

    这种散发光芒的核体有多难得和珍贵,云暮不会不晓得。

    看来对方当日说的那声朋友,倒是认真的。

    光核很小,只有他拇指盖那么大,但若炎振可以融合成功,实力必不用多说。

    可惜维端现在消失了,否则也可判断下这块光核的等级,和属性。

    是该去见炎振了。

    闭眼熟睡前闻人诀想着,自己在十七区耽搁的时间,太久了。

    前段时日,闻人诀说自己那边事情紧,无法过来帮忙,老仆还很是失落,一场大病下来,他发现自己是越发经不起折腾。

    眼下对人又往自己跟前凑,他还挺开心的。

    闻人诀重新跟着凑前凑后的帮忙,炎振对他的出现很是激动,甚至迫不及待。

    只是碍于一起出现的老仆,火辣的眼神落在闻人诀身上转了好几次,都不敢开口。

    这些天,他独自想了很多事情。

    被关了一年,一点希望都看不到,好不容易出现一丝可能,哪怕只是玩弄,他也认了,只要能有万分之一逃出生天的机会,他都要试试。

    对如今的他来说,死还有什么可怕?怕就怕那个神秘少年,再不来了。

    老仆跟往日一样,面无表情的舀饭,完事就准备走,闻人诀跟在他身后提起饭桶,也准备离开。

    从他出现开始,炎振的视线就很是火辣和渴望,现下看他要走,再也无法克制,张嘴就准备喊。

    闻人诀提着饭桶背朝着他,却像身后有眼睛一般,在他开口的前一刻,回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漠然,却透着莫名的锐利和警告。

    炎振不自觉的闭嘴。

    闻人诀后来又跟老仆去了几次,炎振再见到他时,虽视线依旧热烈,却极力控制。

    只是几天下来,看人再没有和自己交流或做手脚的意思,炎振视线中逐渐显露迷茫。

    闻人诀看出他眼中的不解,但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想让老仆不来,只有让对方出点状况,可这状况又不能太大,引起人注意。所以他在等,等夕阳让自己出去买药,顺便买了自己需要的“药”。

    弯腰把发馊的饭菜舀进炎振的碗,闻人诀慢慢直起身子。

    老仆这两天拉肚子的厉害,今天便让他一个人过来了。

    炎振没有如往日一般迫不及待趴倒吃,站在离铁栅栏四五步远的地方,直着眼睛看他。

    “我前天扔给你的纸条,你看了?”

    炎振听见问话,连连点头,只是表情有些担忧,迟疑道:“可是晶核本身就是高辐射体,别说吞食了,就连长期接触也是不好的。”

    “纸条呢?”闻人诀没搭理他的话。

    炎振愣神,可还是快速回道:“我吃掉了。”

    闻人诀点头,从怀中掏出装晶核的盒子。

    对炎振的谨慎他还是欣赏的。

    把盒子径直扔向对方,闻人诀一句安抚鼓舞的话都没有,只淡道:“别让我失望。”

    二人一走,屋内便只剩下向阳血龙和闭目轻缓呼吸的闻人诀。

    向阳一动不动的拿枪抵着血龙,对方自然不敢瞎动,两个人如木桩般杵着,血龙嘴唇动了动,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闻人诀,半天后准备开口。

    枪支往前一用力,像是知道他的想法,向阳只冷冷说了两个字,“闭嘴!”

    他看得出闻人诀想休息,现在开口打扰,不是好主意。

    还在城内的管事们回来的很快,一个个不明所以,但还是在前边的屋子里汇聚,喊他们回来的那个内管事也不敢多嘴,只说一切等见了会长再说,这些人虽然奇怪,但到底没敢放肆喧嚣。

    吴豆二人回来后,余刚手上缠裹着白布,帮扶起下边还完整的两张椅子,看向阳没坐的意思,他们便一左一右的坐了。

    散落的火炭和四具尸体,谁都没去收拾。

    再过了一会,刚才出去的人回来了,只说所有在城内的管事都到齐了。

    闻人诀像是睡着了,可在听到这句话后,立马睁开眼睛。

    “让他们进来。”

    “嗨!我说会长大人不出来也就算了,怎么四位堂主也不出来……”一个调侃的声音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走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