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144:神秘寒鸦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闻人诀没睁眼, 却摇头, “去换身衣服。”

    他这话明显是对着余刚和吴豆说的, 两人对视一眼,弯腰行礼,“是。”

    二人一走,屋内便只剩下向阳血龙和闭目轻缓呼吸的闻人诀。

    向阳一动不动的拿枪抵着血龙, 对方自然不敢瞎动, 两个人如木桩般杵着, 血龙嘴唇动了动,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闻人诀,半天后准备开口。

    枪支往前一用力, 像是知道他的想法, 向阳只冷冷说了两个字, “闭嘴!”

    他看得出闻人诀想休息, 现在开口打扰,不是好主意。

    还在城内的管事们回来的很快,一个个不明所以,但还是在前边的屋子里汇聚,喊他们回来的那个内管事也不敢多嘴, 只说一切等见了会长再说, 这些人虽然奇怪, 但到底没敢放肆喧嚣。

    吴豆二人回来后, 余刚手上缠裹着白布, 帮扶起下边还完整的两张椅子,看向阳没坐的意思,他们便一左一右的坐了。

    散落的火炭和四具尸体,谁都没去收拾。

    再过了一会,刚才出去的人回来了,只说所有在城内的管事都到齐了。

    闻人诀像是睡着了,可在听到这句话后,立马睁开眼睛。

    “让他们进来。”

    “嗨!我说会长大人不出来也就算了,怎么四位堂主也不出来……”一个调侃的声音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走进来。

    洪亮的声音戛然而止,跟在他身后的二十来个人也一瞬停住脚步。

    就见处在日光灯明亮光芒下的大堂内处,装饰性火盆翻倒在地,他们公会的四位堂主一个没少的倒在血泊中。

    那人大张着嘴,后半句话再也出不了口,脖子近乎僵硬的转动,在上首面目丑陋的人身上一扫而过,而后便死死钉在了血龙脸上,呐呐喊了声:“会长??”

    血龙没反应,脸色难看。

    一道走进来的人先安静了会,而后彼此对望,神色皆有不同,但都默契十足的把手探向腰间。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公会这是出大事了。

    血龙迎着那些人的目光,颤了颤身子。

    右边吴豆敲了敲椅子把手,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后,开了口:“会长说了,今天召集大家来呢,是有大事商议。”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哪有你坐着和我们说话的份!”管事中有人喝到。

    平日里吴豆的确要对这些人低头哈腰,但如今坐在上面的可不是血龙,想起往日里自己和兄弟们的那些遭遇,他恶从心来,手中把玩的那根从余刚手掌中拔起的钢钉脱手而出,精准的射向那人膝盖,力道大的居然直接就穿透了那人腿骨。

    男人惨叫一声,摔跪到地。

    管事中不乏有认识吴豆的,看他露出这一手,再没人敢出头。

    那人滚倒在地,惨叫不止,向阳虚扶着血龙的那只手不知从哪又变出把枪来,看都没看,随手一扫,子弹精准射入男人眉心,“吵!”他不耐的说了个字,神色有些不悦的扫过吴豆。

    吴豆没理会,只是站起身,一步步踱到那些人身前,好整以暇道:“现在可以继续说事情了吗?”

    等了一小会,没人再发出反对的声音,或有表达反对的意思。

    笑了一声,他继续道:“咱们的会长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决定让位于贤。”说着转身面朝闻人诀跪下,语气恭敬万分,“就是上面的这位大人,我的主上。”

    闻人诀没吱声,侧臂以掌扶脸支着身子,目光中全是饶有兴味,就似底下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无关,自己只是个看客。

    吴豆起身,看闻人诀没反应,转身对着血龙,阴测测道:“是也不是啊,会长大人?”

    管事人群只是一瞬的安静,现下算是完全摸透了情况,哪怕刚才被吓止,现在再难按捺,骂道:“吴豆,你他娘的敢吃里扒外!你敢背叛公会!”

    “这话难听!”吴豆像是没听懂,无所谓道:“换个会长罢了,血龙公会不还叫血龙公会,怎么就叫背叛了呢?再说,这也是会长自己的意思,是不是啊血龙会长?!”

    最后几个字他特意加重了力道。

    满满的威胁意味狗都能听得出来。

    十足的肆无忌惮!十足的猖狂!

    向阳表情没变,虽然没看出吴豆有这样大的表演欲,但还是配合的把枪支往前顶了顶,并且拉开了枪栓。

    “是!”血龙几乎是从牙齿缝中挤出的这个字。

    有人表情大变,有人神色动摇,还有人目光直直投向了上座的闻人诀。

    “真够大胆的。”维端心识出声:“你给他这么大的决定权了吗?”

    闻人诀什么都没说,只表达出想要血龙公会的意思,剩下的一切,都是吴豆和向阳揣测的。

    行为、行动也是。

    他的不出声等于给了他们很大的自主权,但这没什么可生气的,因为闻人诀觉的有趣。

    “我打死你个叛徒!”几乎同时,两个管事一块暴起,一个扑向吴豆,一个扑向向阳。

    枪声的响起伴随着倒下去的人影,那二人还没能到向阳身前便已经倒在向阳枪口下。

    血龙闭了下眼,面目阴沉,额头青筋突起,目光隐晦的和几个管事对视。

    “既然会长都这么说了,我们没有意见!”管事中有人开口喊,其他人或快或慢的附和。

    只是要夺血龙公会,而不是杀他们,事情总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

    “既然大家都认了!”吴豆跨过一个管事的尸体,走到血龙跟前,慢慢道:“您也该把会长信物拿出来了吧。”

    血龙目光近乎疯狂的从吴豆身上刮过,可是吴豆并不介意,迎着这样的目光还耸了耸肩。

    向阳退开一步,血龙无法,只能把中指戴着的戒指脱下,递给吴豆。

    吴豆拿着那戒指,二话没有的跨上台子跪倒在地,双手举过头顶递给闻人诀。

    看着那个红色的似兽骨打磨出的龙头形状戒指,闻人诀伸手拿过,两指捏着,漫不经心的把玩。

    几乎在他接过戒指的刹那,管事人群中有人开始下跪,最后,所有人都跪下了,齐声道:“见过会长。”

    闻人诀挑眉。

    眸色中有什么一闪而没,没有回应呼唤,只是看着向阳,眼神别有深意。

    向阳愣了愣,像是不明白他的意思,但看他微勾起的嘴角片刻,又一凛然。

    觉得向阳差不多能够领会自己的意思了,闻人诀移回目光,看着乌压压一片的头顶,忽的轻笑出声,唤了声:“天眼。”

    他对天眼的命令,完全在心识中沟通,有时候仅需要一个意念,天眼便可领会他的全意。

    血龙看着所有人都对那个陌生少年下跪,没有更为激烈的反应,只目光中的恶毒慢慢沉淀,神色比起一开始还要冷静。

    “砰!”一声枪声突突响起。

    在没有得到会长命令的情况下,本不应该起身。

    但现在的场景实在顾不得了,迎着枪声传来的方向,所有人的视线中是血龙倒下去的身子,那瞪大的双眼中是完全的不可置信。

    “啊啊啊!!”不过片刻的静默,刚还对着闻人诀表现出臣服姿态的管事中有近十人站起,动作极快的把枪口瞄准闻人诀。

    一瞬响起“嗖嗖嗖”不断的凌乱枪声。

    闻人诀脑后有黑色圆球一闪而没,身后的某一点突然绽放出蓝色光球,那光球一瞬分散化为针阵,数十根蓝色光针如同子弹般,精准对碰上每一颗扫射出来的子弹,相撞的一瞬间,子弹纷纷落地。

    可那光针并不停顿,每一根都精准没入开枪者眉心。

    几乎在枪声响起的同时,就啪啪啪倒下十来人。

    全无一例外的没了声息。

    ……

    场景太过于震撼,这次安静的时间格外漫长。

    呼吸间彼此可闻浓重的血腥。

    “他这么配合,你怎么还把他给杀了?”维端问,它自然明白闻人诀刚给向阳的那一眼代表着什么命令。

    “我有说过,配合,就不杀他吗?”

    维端想了想……好像,确实没有。

    “好了,好了。”坐直身子,闻人诀双手拍了拍。

    底下还存活着的管事,全部看向他。

    摊开并拢的手掌,闻人诀把戒指轻轻抛起,又伸手接住,“对自己的会长开枪,罪责当死。”目光扫过那些新增的尸体,他的声音显得很是冷淡,“你们有想要问我的”,伸出一根手指,他示意道:“但只能有一个。”

    只能问一个,剩下的一群管事彼此对视,最后目光都集中到一个人身上。

    那人没辜负其他人的期望,虽没起身,却高高抬起脑袋,语气恭敬却又坚持:“您能带给我们什么?”

    他只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没问为什么来血龙,没问你是什么人,也没问刚才那明显强于人类的力量究竟是什么,只是问……

    你能带给我们什么?

    “力量,以及力量赐予你们的绝对权势。”

    闻人诀忽然觉得开心,因为一切的一切,都很有趣。

    向阳一句话没说,抿着嘴唇,往前走了几步。

    之前一百多号人余刚派出去了一半去捕杀天眼搜寻到的那只异形,剩下还有五十号人留在这,眼下看着好戏上场,都不自觉围拢过来。

    闻人诀没阻拦,老神在在的托着下巴看场中央的两个男人。

    余刚有些摩拳擦掌,这几天里他也看到了男人突飞的实力变化,很是手痒。

    不过主上没说什么,他哪敢自作主张。

    眼下看两个男人面对面站着,搏斗一触即发,他紧张的合拢双手,靠到闻人诀身边。

    没有请啊,承让,这些虚来的客套,两个人围着对方警惕的走上几步,向阳率先出手,扑过去。

    若这处的打斗让没有吞噬晶核的人类来看,是快的不可思议的。

    可对场中围观这场战斗的人来说,一切正是精彩万分。

    一招一式,一闪一避,让他们差点大声叫出好来。

    阿兵闪身避开向阳的一腿,身后被误击到的大石轰然碎裂,他目光闪烁,突然弯腰冲向对方另一侧。

    向阳作势防备,又见对方临到身前却转换了招式,愣了一愣,就被横向击打过来的手臂飞扫到身后。

    被击打出去在空中稳住身型,向阳隐隐觉的胸口阵痛,可没给他缓过来的机会,阿兵的拳头已到身前,他只能同样挥出拳头去抵挡。

    硬碰硬的双拳对击,阿兵一步未退,向阳却连连退出几步,才又一脚止住身子站稳。

    闻人诀称呼会发光的高浓度晶体为光核,他看似漫不经心,双眼却紧盯场内二人动作,心识中淡道:“看来光核也并不比普通晶核强出多少。”他说这话自然是指向阳吞噬的那颗绿色发光晶核,而阿兵吞噬的不过是普通核体。

    “不。”维端更正他的看法,“如果吞噬光核的是阿兵,他只会更强。”

    目光落在阿兵双手上,闻人诀若有所思道:“是吗。”

    场中突变!

    已经处于下风的向阳几个闪避就打算退出战圈,他虽吞噬晶核的时日远远长过阿兵,却明显不是对方对手,虽然很不甘心,但继续打下去也不会有好结果,当机立断的打算结束比斗。

    胜券在握的阿兵眸色诡异一闪,不知想到什么,却是快速逼上前去,大拳轰向向阳脑袋,却是打算直接下杀手。

    向阳已经闪身准备退出,不想阿兵居然不肯罢休直接攻击自己毙命处,完全没想到对方敢这么做,向阳毫无防备的双眼中尽是骇然。

    “住手!”同时反应过来的余刚只来得及大吼出声。

    他怎么敢???

    向阳的脑子在短时间的惊诧过后只盘旋这个念头,眼见着拳头近在眼前,他突然想起闻人诀对阿兵的看重。

    若不是想收服对方,闻人诀不至于如此和颜悦色的对他,倘若阿兵杀死自己,对已经失去一个得力助手的闻人诀来说,惩罚阿兵已没有什么意义,反而宽容赦免对方,感动阿兵并将他收归己用,才是比较理智的做法。

    生死一线间他嘲笑自己居然能想的这么透。

    只是,好不甘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