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5.155:流落地球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还未完全大亮的茂林中云遮雾绕, 让人有种误入仙境的错觉,不时路过低矮的小山, 有流水从岩石间,树丛里夺路而出,向阳趁着赶路抓紧时间喝了几口, 闻人诀却是半点等他的意思都没有,向阳惊讶的发现, 不过一个小时,他就再也赶不上闻人诀的步伐。

    这还是闻人诀刻意放慢的结果。

    闻人诀开始觉的麻烦, 神眼改造自己身体后,面对一般人类, 他都觉的是个累赘。

    他没有停下来让对方休息的意思, 只是再放慢了些速度, 路上也预留了采摘果实的时间,路途中如果遇上可以吃的,两个人会稍作停留。

    终于, 在天光彻底大亮时,他们赶到了村子。

    不对,应该说只是在村子外围, 没有进去。

    视野中遍地爬动的黑色虫子, 完全没有让人靠近的**。

    包括他们的落脚处, 向阳再一次见到这种变异虫, 所有不快难堪的记忆都回来了, 他好不容易休息一整夜恢复的脸色又一次惨白。

    闻人诀对前仆后继路过他们赶往村子的龙虱觉的不耐,视线在周围搜寻,终于,带着向阳到了一棵足足有百米高的大树底。

    拎过脸色惨白的男人,闻人诀蓄力一跳,居然跃起三四米高,途中在树根上轻点,再一次借力往上跳,足足三次,他似乎力尽,再没力气往上。

    若不拎着向阳,闻人诀觉的自己还能再跃上个十来米,这种超越人类的体能让他非常愉悦,而本该被深深震撼的向阳如今却没了反应,因为他的目光正死死盯着村落的方向。

    十多米的高度,使他们避免吸引树下不断往聚集村汇聚的虫子,又让他们把整个村落尽收眼底。

    密密麻麻爬动的漆黑。

    如涌动的黑色潮水。

    村中散乱布着的房子就似被罩上了黑布,数十米远的距离让惨叫声到了这里依旧清晰,向阳颤抖着身子险些站不稳从树上跌下,亏得及时反应过来死死拽住树枝,而后又抱住了稍微粗壮些的树干。

    身旁闻人诀找了个枝桠分叉处,安静的半坐着,银色面具下,脸庞冷漠。

    怎么会这样?

    向阳想不明白,他颤抖着手,眼睛不自觉看向树下,蜂拥而至的怪虫,他若下去,凶多吉少,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

    可他的妹妹……可怜的向月还在村中。

    闻人诀视线落在向阳身后,另外一只天眼一闪而没,闻人诀对它圆满完成任务很是满意。

    耳边充斥的惨叫不敌昨天下午听着的激烈,却人数众多。

    他们赶回来的不早不晚,村中还有人在抵抗。

    稍微空处的地方三三两两聚集着从房中跑出的人群,他们聚拢在一起,对面前骇人的景象束手无策,间接还能听到无力的枪声。

    看着不远处炼狱般的景象,闻人诀心中奇异的居然没有报仇的喜悦,耳边只恍惚充斥着安老当日的声音。

    这个……肮脏的世界。

    不然吧。

    如果安老现在还活着,闻人诀分明是想反驳的。

    应该是,这个……无趣的世界。

    可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这么多啊。

    视线中龙虱群中焚起火焰,有人选择了同归于尽,就似这火焰能够烧尽这些不幸。

    多有趣的人。

    世界虽然无趣,可有趣的人这样多。

    闻人诀挑起嘴角,视线变的悠长。

    有了第一把火,接二连三的就不断有火光亮起,那些被龙虱堵在家中的人看逃生无望,又不想葬身虫嘴,抱着死前拖几只一起的想法,近乎绝望的在家中点起了大火。

    黑色虫群中不时烧起的房子,似是林中零散分布的篝火。

    大火伴着惨叫合着漫山遍野的黑色,倒映在树上人银色的面具上,瞳孔中逐露迷茫和赞叹。

    “闻人诀!”向阳努力从树枝上移向闻人诀,打断那个浑身气息诡异,似乎陷入某种情绪中的男人,或者说,少年。

    听见叫声,闻人诀才回过神,想起身边还有一个人,或者说,落网之鱼?

    此处埋藏着自己人生前半段所有的不堪,痛苦,和折辱,他想让这里消失,从人到房子到花草树木。

    扭过头,注视面目凄哀的男人。

    太久没人喊自己的名字,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记得,他叫:闻人诀。

    而不是小贱种。

    看闻人诀终于看向自己,向阳为之一喜,虽然对方还没说话。

    “可以救救向月吗?”没问闻人诀是否有能力从身前那个地狱般的景象中救人,他本能觉的对方可以。

    大概是闻人诀一天多来,给他的映象实在太过诡异和强大。

    闻人诀没说话,平静的目光却依旧停留在向阳身上。

    向阳不自觉的顿了下,但还是开了口,“我知道村里的人对你不好,但是,向月是无辜的,她从来没有伤害过你,甚至还被逼嫁给了飞龙的父亲。”

    “可以。”

    没等向阳继续说,闻人诀的声音就响起。

    向阳住了口。

    视线中,闻人诀的目光依旧停留在他身上,不带有任何情绪。

    语气也是,淡漠非常:“我可以救出她。”

    向阳等着。

    视线飘到村子里,闻人诀慢悠悠道:“你应该看见了,村子里,树底下,全是数之不尽的龙虱,我可以救人,但只能够带一人离开。”

    回头看向阳,闻人诀耸肩,摊手表示无奈,道:“现在,我给你选择权,是进去带你妹妹走,还是……”

    声音刻意停顿,“带你走?”

    向阳僵住身子,再一次把目光放向那个人间炼狱,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就在那里,他自己却……寸步难移。

    闻人诀的问话不断在他脑中回旋,他低着头,却再挤不出一个字。

    良久过后……

    等的闻人诀以为他不打算回答,就这么拖到村子里的人死绝时,一句断断续续仿若从牙缝中挤出的话在他耳边响起:“我们什……么时候……走?”

    闻人诀看他。

    向阳依旧低着头,似是愧对自己的妹妹,不敢再看村子一眼,也不敢对视上闻人诀的目光。

    闻人诀好好打量了会身前的男人,没带任何嘲讽,却也没给对方回答。

    向阳似乎受不了这种安静,忽的抬头,直勾勾的目光看着他,“我若选择向月,你带她逃离龙虱后,是否还会带上她?”

    闻人诀很坦诚,先摇头,后道:“她于我,是绝对的累赘,完成你的遗愿带她逃离龙虱后,就该让她安从天命,自生自灭。”

    向阳目光中透着不出所料,又道:“她逃离龙虱,虽能短暂逃离一死,但你把她放在茂林中,她一个人,如何能够存活呢?”

    闻人诀笑,“我已仁至义尽。”

    “是。”向阳不否认,“所以就算我选择她,也没有任何意义。”他说这些话,就似乎是想解释给自己听。

    闻人诀笑了一声,看着他道:“你很冷静。”一个纵跳来到他身边,拽过衣领,提着跃向了另外一棵大树,“也够冠冕堂皇。”

    声音消散在风中,远去的身后,再无人声。

    只见十来万根岩石石柱或巍然挺拔,或斜倚横扑,密密麻麻靠在一起,长短不一,粗的需要几人方能合抱,高的如倚天长剑般消失在光亮照射处,望不见顶端。

    有的造型扭曲,但如巨人双脚牢牢立着,也有一些底部镂空看着摇摇欲坠,更有几根居然从中间断绝,前半段倒插在地,看着似刻意,像是有意为之。

    闻人诀张着嘴,近乎痴傻的往前踏出了一步。

    就这一步,他又像是怕惊扰了可能安息在此的神灵,匆匆收回。

    石林上空突然出现的光亮如同烈日,除了极少数几根石柱还没有露出顶端,十来万根石柱造成的石林还是显露在闻人诀眼底。

    如此震撼,又如此的……触目惊心。

    如果说,这之前闻人诀还猜测是发现了“星坠事件”前时代人类的建筑群,那么此刻,这种想法也被眼前的一切击碎。

    就算是“星坠事件”前的人类,有能力做出眼前的这一切吗。

    这可是在万丈深下的海底……

    就算是真的完成了眼前的壮举,那么哪怕千年后的现在,关于这处也该有史册的记载。

    然而没有……虽然自己没有经过系统的教育,但跟随安老以来,也未曾听闻安老说过,地球有如此之地。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些石柱虽静立在不被风雨侵蚀之处,却不知为何带给他一种自洪荒远古而来的斑驳不堪。

    头顶如同太阳般的光亮,让闻人诀轻易的看清了那些密密麻麻的石柱上,似乎雕刻着什么纹路。

    这里应该是一处掩藏着惊人文明的庞大遗址。

    他终于,再次往前迈动脚步,红色眼珠飘到他的头顶,无声无息跟随。

    闻人诀没有发现,自己如鬼般丑陋的面容,此刻竟然诡异的带出了一股子虔诚。

    在进入石林前,他的脚步被阻于一块通体黑色的石碑。

    造型犹如兽头的石碑仿若一个守卫者,立在众多石柱前,有闻人诀两个那么高的石碑上头刻有不知名的图腾,造型简单,粗犷有力,哪怕是第一次看见它的闻人诀都能从中感觉出它所象征的不灭魂魄和精神。

    闻人诀近乎迫切的快走几步,站在碑下,不高的石碑一眼望去,竟极目苍茫,所有的一切似乎消逝而去,只剩下那块通体漆黑的石碑。

    恍然觉的,一切犹如天地初始。

    闻人诀不知道自己静立在那块石碑下多久才回过神来。

    黑色石碑上雕刻着一些白色文字,一眼看过去,这些犹如蝌蚪般的文字大致相同,但你若仔细去分辨,又能从中看出每个字符的不同。

    闻人诀现今无比确定,自己所发现的这个地方绝不是人类的手笔。

    因为那些文字既不是造型犹如方块,笔笔清晰明了的汉字,也不是笔画简洁的字母。

    白色文字似乎是被人精心雕琢,一笔一划无比深刻,一行行整齐的列着,在行行文字的上头,不时有半圆形的标志出现,有些类似人类的文字标点。

    闻人诀仰头看了半天,也没能看懂其中任何一个字符。

    却能够明了,这拦在石林前的石碑,似乎在无声诉说着什么。

    也许,上面刻着的那些未知文字,说明的就是他眼前世界的来由。

    可惜……就算看再久,自己也不能看出什么。

    闻人诀深呼出一口浊气,打起所有精神。既然不是人类的产物,那么,自己到底无意间碰触到了什么呢?

    一个深海之下的未知空间?

    一个也许隐藏数万年……十数万年,甚至亿万年却从未被人类光临的秘密居所?

    闻人诀走过石碑,终于到了第一根石柱前。

    带着前所未有的珍重,他轻轻抚摸上明明未被风雨侵蚀却依旧显得斑驳的岩石。

    上面雕刻着许多同黑色石碑上相同的文字和一些未明含义的图案,眼前立着的所有石柱似乎依旧保持着最初始的模样,闻人诀穿梭其中,猜测着这当中究竟影藏着怎样的秘闻。

    在走过几根石柱之后,闻人诀在一个转角蓦然呆立。

    耳中骤然响起的轰鸣声,让他恍然身处另一个空间,像是看到了当年此处那些碎屑飞溅的场面。

    建造此处的那些人们,把所有的希望和信仰,都虔诚地铭刻在了这些巨大的石柱当中,任光年流转,岁月蹁跹,而后凝固成永恒。

    明明行走在绝对无人的地方,耳边却似乎传来无数厚重的呐喊声。

    闻人诀的脚步不自觉加快,如同走在一条由漫长岁月交织而成的时光隧道,耳边时而的声嘶力竭,时而的欢声笑语,那些交错着的绝望和希望,都让他从未有过的惊慌失措。

    在这处恢弘的建造遗迹前,闻人诀似乎变的无比渺小,别说穿梭其中,就似乎他一个稍重些的呼吸,就会让自己顷刻间湮灭成飞灰。

    更别说之前存在的,那些胆大妄为的探知和猜测。

    这些密密麻麻,看似没有任何罗列规则的石柱宏伟如圣人,凌然不可侵犯,带着一个未知文明的骄傲和还未彻底消散的不甘。

    闻人诀在石柱间快跑起来,再也没有猜测这些隐秘的兴趣,他似乎本能的想要到达一个终点,而后跪拜!

    终于,在石柱间不知奔跑了多久的闻人诀停下步伐。

    远处是稍高于地面的小山坡,一个立体栩栩如生的人物雕像突然出现,高大十米,形似人类的雕像就那般诡异又和谐的出现在众多石柱的拱卫中,在石像周围还静静矗立着一圈双手托举状的雕塑,似乎正围着石像在祷告。

    闻人诀屏住呼吸再走近。

    山坡中居然是一座深入地下五十来米的建筑,而那个远处看到的高大人物石像,只是它的屋顶。

    这栋房子和四周墙面深沟分隔,有红色石梯步往房子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