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8.158:倒霉初见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把手中搀扶着的辛头交给身边人, 当头走出去,他仰首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是什么人?我黑虎在这里, 有什么冲我来!何必鬼鬼祟祟躲着不敢见人!”

    这附近散落着两个突击队伍,如今赶到自己身边的却只有这十来个人, 不用他想,就知道其他人必是遭了不测。

    可是究竟来了多少敌人?两个突击队伍将近四百人,大部分还都携带着枪支, 虽然自己刚才散步时, 心思较为深沉的在考虑事情……

    可是没有听见密集的枪声是事实,偶尔听见零散的枪声,他也只当是队员们遇见了猛兽在驱赶罢了。

    现在看来,自己这批人居然无声无息的被大批人包围了, 并且, 来人没给太多机会让自己手下人开枪,就把全部人扼杀掉了。

    “屁话!我刚子能不敢见人?”声音一落, 人就突然出现在黑虎身前十米处。

    黑虎本能往后退了一步,这人出现的无声无息, 就似看不见运动轨迹,平白出现般。

    诡异非常。

    那十来人看见余刚,脸上已经全无血色,尤其再一次看见对方古怪的速度和身法, 想起了刚才如同地狱般的景象。

    毫无反抗之力, 明明手中都握着枪\支和大刀, 可是茂林间忽然出现的人影,就如同脚不沾地的鬼魅般,刹那间冲进人群,双手一挥,同收割麦子般肆无忌惮收割他们的性命。

    数百人啊!数百人啊!那些人颤抖着想,居然没有多少人有机会打出子弹。

    这些人,真的还是人类吗……

    余刚当上血龙帮派的管事不过是近段时间的事情,虽然和区内的头脑们有过接触,可只是些下层头目,偏生这次黑虎带出来的都是区内绝对的精英和高层,真就没人认识他。

    尤其这次出来,他们统一行装,墨绿色的连体衣服,统一配发的黑色手套,脸上也涂抹上了绿色汁液,趴在林间不动时,还真不容易被人注意到。

    而一旦他们行动,必然就是绝对的残杀。

    余刚越发觉的随着身体的进一步强化,残杀起普通人类来,简单的如同掐灭支香烟。

    这多少让他对人命的看法起了些变化。

    之前主上脱离队伍先行一步,他和向阳各自带着一批人清理这片地域上的战队成员,之前杀十五区护卫队员时,他们就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而今天清理十八区战队成员就更是毫无难度,压根就没碰上像样的抵抗。

    本来他对王多少也是有敬畏的。

    这样一想,对面站着的也不是什么身份实力高贵的上位者了,不过同刚才那些蝼蚁般,是他轻易可以抹杀掉的对象。

    所有的敬畏在实力绝对的凌驾下不见了,有的只有从骨子里透出的居高临下。

    黑虎凝目打量突然出现的敌人,面上毫无惧怕,心中却有些摸不着底,就算是同为王的其他王区的王,对他说话也不曾如此,带着蔑视,就似乎自己只是只随处可见的臭虫。

    “你!……”他还待开口说什么。

    就听林木间忽然有极小的动静发出,接着如同瞬间移动般,山石上,树枝上,灌木丛中开始蹿出人影,不过半分钟左右,他们的四周就站满了突然出现的墨绿色身影。

    这些人全数统一装扮,脸上涂抹着绿色汁液,看不清楚表情,瞳孔漠视着这处,相同的毫无感情。

    有的人下垂双手,指尖还在往下滴落鲜血。

    不会是他们自己的血,想起那些血液来自何人,黑虎恨的红了眼。

    呼吸声一瞬粗重起来。

    身型绷直,蓄势待发。

    向阳的装扮和一百多人没任何不同,从人群中站出,他头顶树枝上还落着两人,他先左右看了一圈,一时还真没注意到一动不动毫无声音隐在黑虎等人身后的闻人诀。

    但没看见闻人诀,似乎让他有些困惑。

    黑虎见他从众人中站出就知道领头的是谁了,他抬起枪口指着向阳,喝问:“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向阳对着枪口,表情未变。

    直勾勾的眼神突然让黑虎觉的有些熟悉。

    刚才那个少年,也是如此,对着枪口,但凡再胆大的人都会有细小的变化,然而,这两人如出一辙,一个是漠视,一个则依旧平静。

    他想扭头去看身后还静默站着的少年,可身前有人说话了,是刚才那个粗豪的声音,大大咧咧道:“向大哥,这王,我们是杀不杀呀?”

    这次出来围捕黑虎,这主上也没说具体的呀。

    黑虎还真没被人漠视到如此,当着他的面讨论他的生死,就似乎自己的挣扎和意见毫无作用般,再怎么冷静他也有底线,抬手移转枪口对着开口的男人就是一枪。

    他对自己的枪法有自信,那一颗子弹就是笔直冲着对方脑袋去的。

    被他开枪的男人双脚没动,而后在他震惊的视线中,微微移动了下脑袋,那颗子弹以他视力绝对反应不过来的速度擦过对方发梢,射\向身后大树。

    黑虎握着的枪口还直直对着余刚呢,人就跟身边十来人一样,僵住了。

    这怎么可能呢??

    跟武侠小说一样的场景,在他眼皮子底下活生生发生了!

    余刚没管避开子弹这种惊为天人的事情怎样刷新着黑虎的三观,他只是看着向阳,虽说这片地方的人他们清理过了,可这整块大地区就是在混战,两个区的人都打乱了跟耗子一样乱窜,不快点收拾掉的话,很可能会吸引其他人过来。

    虽然他们也不怕吸引其他人过来,但主上的风格明显不喜欢做的太过高调。

    向阳脚尖一点,人就纵跃过了十来米到黑虎身前,一手抓出,如同钢钳般锁住黑虎持枪的手,另一只手轻而易举卸掉对方紧握的枪。

    黑虎视线中是对方突然放大的脸和逼近时的迫人气场。

    直到□□被向阳随意抛向后边,黑虎身边站着的十来个残兵败将才反应过来要动,只不过他们一动脚步,向阳就把黑虎拎离了地面,力气大的不像话。

    王被擒拿不过一瞬间,他们反应不过来是一回事,可就算能及时反应,就靠他们这十来个身有伤残之人,根本没把握从身周一百来人中脱逃。

    黑虎虽然受制于人,但王的身份让他不想表现的太过软弱,“你们,是十五区的人?”

    他不知道十五区什么时候拥有了这样一批强大到不似人类的力量,他之前半点风声也没听闻。

    可是除了十五区,又有谁会在茂林中伏击他。

    “十五区?”余刚也到了向阳身侧,看黑虎虽然被拎离地面,但神情间依旧不见惧怕,努力维持着他属于王的骄傲,到底是起了丝敬意,只听他嘲道:“十五区?你说前段时间被我们杀的哭爹喊娘尿裤子的那帮人?如果你说的是他们,那我们不是。”

    场地中只有这两人靠近说话,其他绿衣人依旧静默站在原地,冷眼瞧着。

    黑虎一听这话,脑子里就嗡一声,全部明白了。

    视线绕过这二人落到其他墨绿色衣服的人身上,前段时间在林中莫名其妙死光的十五区护卫队,他和其他区的人都一致认为是遭遇了大批量的敌人,正常人都会这么想,毕竟死光的那些人本身也很强大。

    但从没人想过,其实袭击者的人数很少,少的出乎所有人预料。

    他们认为那么多的袭击人手一般势力凑不出,便从未去注意那些小帮派,可如果杀死十五区的仅仅只有百来人,那可以被列入名单的势力不要太多。

    一查那段时日出去过的帮派名单就可。

    可自己和十五区的人,从没把注意力放到过小势力小帮派头上。

    这是一个误区,但怪不了他们,因为没人能够想到,世界上居然存在如此强大的不像人类的人类,并且这样的人,还不止一个。

    “你们……想……做什么?”被拎离地面到底不好过,黑虎的声音变得有些艰难。

    出现这样一批强的脱离人类概念的人类,黑虎直觉沙南茂林注定将不再平静。

    或许……不止是沙南茂林!

    向阳视线落到手中人憋得青紫的脸上,手一扬,把人抛了出去。

    没看见主上,闻人诀从没明确说过可以杀死黑虎,他不能自作主张。

    黑虎被砸到地面,那十来人齐齐扑过去,搀扶他们的王起身。

    他们一动,身后静静站着连呼吸声都似没有的人就显了出来。

    “主上?”余刚看见对面的人,瞪大了眼睛张大嘴,有些呆傻。

    向阳也是,怔愣了会,但到底比余刚多些城府,反应过来后双膝一曲,脑袋就低了下去,恭敬道:“主上!”

    黑虎刚被人搀扶起来,就听身前深不可测的两人一个吃惊,一个恭敬万分的呼唤。

    而在声音后,又一起跪下了身子。

    还是冲着自己的方向。

    只是他再怎么自以为是,也不会认为这两人跪拜的会是自己。

    僵着身子,他侧首去看身后毫无声息的少年。

    若不是这两个人突然的动作,他差点忘了身后还站了一人。

    身前本散落站着的神秘人们忽然动起来,齐刷刷高纵起,再落地时已整整齐齐列为三排,随着前头两人的动作,一起跪了下去,声音同样恭敬万分。

    “见过会长!”

    哪怕自己计划的再完美,也会遇到其他人的意外。

    不过好在这一路来,手底下人配合的十分默契,都有些超出他的预料,比起当日吞噬晶核时,强了不是一点半点。

    闻人诀怀疑照这样下去,自己才会是最弱的那个。

    通过这次行动他发现,以前明显跟不上他行进速度的向阳,如今再跟在自己身边那是轻而易举,甚至某些时候的力量还大过自己,不止是向阳,那一百多号人,无一例外的全部都跟上了自己的节奏。

    他还是第一次这样清晰实在的感受到,人类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天眼已经明确锁定了黑虎的位置,闻人诀下令让余刚向阳二人带队清场,他自己则跟着天眼指出的小路先行一步,只不过很明显,天眼指的不是什么“康庄大道”,一路的泥泞枝桠差点让他翻脸。

    他想这次结束后,会好好教教维端,什么才是适合人类行走的路。

    不是所有的直线最短距离都可以!

    看少年快走几步,而后踩踏着溪流中的卵石就向自己的方向过来,黑虎眸色一厉,别在身后的手快速伸出,“砰砰砰!”就是三枪。

    闻人诀听到枪声,也看见黑虎抬手的动作,视线中子弹的痕迹甚为分明,只不过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两下就踩着卵石铺就的“桥”到了溪流另一边。

    嘴角上挑着的弧度更为明显。

    黑虎神色变得很是严厉,双眼紧盯闻人诀,口中带着教训:“你这孩子,怎么回事!”

    刚才的三颗子弹皆数打在溪流中的卵石上,溅起碎石和水花,闻人诀脚步未停跨过去时,溪水中忽然翻滚起条黑色多足,人类手臂长的怪虫。

    那怪虫被子弹打中,从溪水底翻出,黑色头上长有镰刀状的颚,看着就异常凶猛,且黑到发紫的身体不知道含着怎样的毒液,光那镰刀状的颚,真要被它扎入身体,怕是不好摆脱。

    闻人诀已经到了溪水这一边,站在黑虎身前后,慢半拍的扭回头去看在溪水中翻滚,还没死绝的怪虫。“哇!……”他叹了声,似惊异于怪虫的模样,而后突然严肃起来,“被咬到一定很痛。”

    黑虎眉头皱的更紧,张口想说什么,就见少年已扭回头看向自己,丑陋面容之上笑容绽放的很明显,“谢谢你啊。”他说着,又往自己这边走近几步。

    黑虎总觉的心中有种怪异感,一时又想不出来自哪里。

    只好沉了声音询问:“你是哪里人,怎么在这里?”

    “我是十八区的呀,王。”闻人诀距离对方四五步远时就不再靠近了。

    黑虎看着身前这个有些怪异的人,心中才消停的烦闷又起,语气不耐烦起来:“你还未成年吧,你的聚集村落在附近?怎么由着你自己单独出来行动?”

    一连好几个问题,黑虎突然想到什么,双目之中透出些深思,“你见过我?你到过王区?”

    闻人诀没回答,抬头望望天空,而后又伸展双臂感叹:“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

    碧空万顷,微风拂面,安静的四周只有鸟类吟唱,花香萦绕鼻尖,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黑虎虽觉的这孩子言行奇怪,可看对方单薄身型,倒也没太过警惕。

    虽然对对方看见自己却不惊慌,且没行礼感到稍微的不悦……可这些散落在外的人,不懂规矩也没什么。

    何况他现在根本没心思计较这些,十五区的事情逼得他心烦意乱。

    他打算离开去找自己散落在周围的两个阻击小队,走前又看了那孩子一眼,交代了句:“茂林中很危险,不是什么景色好就可以停留玩耍的地方,早些回去,顺便告诉你村落的大人们,暂时离开这片地域。”

    不是每个村落都有勇气在茂林中迁移,东边地域散落着不少聚集村,很多都无奈的选择了留下,在战火中赌赌运气,不过最近这块地方注定要不得安宁。

    闻人诀看他背影沉默片刻,突然开口:“在茂林中,您比我危险的多了。”

    别有深意的话,让黑虎冷了脸。

    他驻足,再一次回身,再看对方时,视线变的很是阴沉。

    黑虎明白心中的怪异感来自哪里了,不是不知规矩所以在他面前散漫,更不是什么聚集村落里莽撞的孩子,自己刚才抬手连开三枪,枪口对着的都是这孩子。

    可对方却似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似是相信自己不会伤害他。

    不!黑虎看着视线中少年平淡的脸,与其说对方是信任自己,不如说,他有足够的自信自己那三枪,伤不了他。

    黑虎停步转身后,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闻人诀不得不认真思考了下自己说过的话。

    微露不解:“我没说错呀,这茂林中有近两万人在找您,要杀了您,您不比我危险的多了?您都敢在这儿停留,我为什么不行呢。”

    黑虎在意的不是他说的那些话哪里不对,而是这个人出现的时机和颇为不同寻常的举动。

    让他心中意外察觉到危险。

    明明少年就在身前不远处站着,眼神困惑,双手轻松下垂,一点攻击性动作都没有。

    然而他心中的不安还是在一点点扩散蔓延。

    周围的环境似乎颇能衬托他的心情,刚还在枝头欢快吟唱的鸟类没了声音,周围的流水声和鱼儿跳跃出水面的声音却被无限放大。

    黑虎的精神居然前所未有的紧绷起来,甚至超过了前些天阻击奔袭时,被千人包抄后。

    当了十来年的掌权者,有时候他对危险的预感出乎意料的准确。

    双臂渐渐抬起,紧握着手\枪,枪口直直对着身前姿态依旧散漫的少年。

    看见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眉心,闻人诀皱眉:“王这是怎么了?”

    黑虎没有说话,戒备着四周,默不作声后退一步。

    突然,异变发生。

    黑虎站立的侧后方有灌木被压断,在他紧张的调转枪口后,一个黑影已滚到脚下。

    辛头胸口处的衣服被撕烂,有道手掌长的刀口还在往外渗血,滚落在地似压到了其他伤口,痛的他在地上颤了颤,撑臂努力抬头,视线仓惶的打量起四周,在看见对准自己的枪口时怔了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