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9.159:听话好吗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也亏得你运气好, 看你下次还乱跑了不。”

    “前厅是你能去的地方吗?你在赌坊也干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这样莽撞。”

    “我那天等了你半宿你都没来,回去才听人说起你的事情, 可吓死我了。”

    “你也真是好运气,可不是谁都能遇上那样的贵人。”

    黑暗的角落处, 两个人影蹲坐着相互依靠, 一人低低说话埋怨,另外一人沉默吃东西,尽量不发出声音。

    乐人说着说着叹了口气,扭过头去。虽然知道看不清黑暗中的人, 但还是瞪了那个方向一眼,语气责怪中带着关心, “我这大半个月还是每晚来这里, 好在你今天能下床了,真怕你活不过来。”

    闻人诀安静吃着对方带来的东西,一只手不自觉摸了摸自己胸口,那晚的灾难过去已经大半个月了, 赌坊费心给自己治疗,他也算捡回了条命, “他们不敢让我死,万一云暮哪天回来顺口问一句。”

    乐人皱眉, 语气重了些, “你也知道是顺口, 还是万一!云家小少爷很少来咱们这些乌烟瘴气的地儿,你千万别当他那晚救你,你就真有了依仗,咱们这种人在他们眼里,算的了什么?”

    乐人说着,觉着不对味,干脆蹲着在狭小空间扭过去,半身前探,整张脸皱到了一起,“不是我说,你怎么还直呼起姓名了,你是这次吃的亏不够啊!”

    说着,想伸手去晃身边人,但想起对方不喜人碰,且今晚是对方大难不死下床的第一天,手痒痒的作罢,他眉目间透出些隐忧,语气也急促了些,劝解道:“他救你跟救小猫小狗一样,纯粹一时兴起,我说……你可千万别动什么不该起的心思啊!”

    乐人见过云家那宝贝少爷,白白嫩嫩的眉目间透着股子恬静懵懂,确实很吸引他们这些长年在黑暗中挣扎生活的人。

    但是那样的人,他们别说看上两眼,就是起了心思被人知晓,也是要命的。

    把手中吃着的包子放回袋子,闻人诀在黑暗中扭头去看身侧人,语气平平:“什么心思?”

    被他极为平淡的口气问的一窒,乐人张了几次口,又憋了回去。

    他把闻人当朋友,不希望对方走不该走的路,现下人口气坦荡,倒让自己开不了口,想了想,他还是说:“我让主子跟高管事打了招呼,给你寻了个活计,主子最近身体越发差了,我要贴身跟着,有需要买的物件让你跑腿,这样你拿些散钱存着,没事也能出去透个气。”

    闻人诀擦了下嘴角,黑暗中的瞳孔微微闪烁,只是语气还是那样平板无波:“能出去?”

    “是呀。”乐人笑了:“说是跟主子说了,但还得带你上楼见见主子,你别担心,主子好说话着。”

    “嗯。”

    听见回话声,乐人又扭头去看身侧人,黑乎乎的一个晃影,虽然并不健硕,但莫名很是沉稳,而且话虽然少,但仔细听,对方的声音其实很好听,刚蜕变掉少年期的嗓子,低沉却温润。

    “那就这么说了,明天早上你早些把手头事情了了,我下楼来找你。”

    乐人性格其实挺风火,说着话呢,人就蹦起来了,尾音还在空气中,可人早跑过拐角走了。

    黑暗中少了一个人,便似连空气也清冷了一些,在人走后许久,闻人诀还蹲在原处,拿着手中袋子,若有所思。

    自己需要一些外力,来打破现在的困境。

    但是,这外力要如何寻找呢……

    早对维端和天眼不抱期望的他开始认真思考每一种可能,现如今的自己再卑微不过,前些天差点丢了命,就可见这个世界的等级森严和弱肉强食。

    就像他自己说的,赌坊管事怕哪天云家小少爷心血来潮问上一句,所以救回了他的命。可这种事情不足以成为依仗,所有人都知道云暮只是一时兴起,怕早就把这回事情抛到了脑后。

    就算因为这次被救,闻人诀可以安稳一段时日,却终究不长久。

    回十八区的想法一早被他舍弃,如今更不会去想,闻人诀心中憋着股气,没了天眼和维端,难不成自己真就一事无成?

    从被卖进赌坊,他就没能出去过,现在多了个出去溜达的机会,他该把握把握。

    心中有了思量,闻人诀行事便再小心三分,他不想重复那天晚上的错误,贸然丢了自己的命。乐人说话算话,在第二天中午从楼上下来找到了他,跟当头管事的说一声,领着人去了六楼。

    也就是他主子住的地方。

    跟乐人接触的这段时日和跟赌坊其他人接触的时候,有意无意的问话,和乐人发的那些牢骚,早让他明白了这个所谓主子的身份。

    赌坊二把手天元养的“小玩物”。

    乐人带着人爬楼梯,到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屋子,他自己先上前敲门。

    闻人诀状似低头,视线却在打量这处。

    大红色木门框被真皮包裹,门口就铺着厚厚的地毯,听见敲门声,离房门稍远的位置传来个清雅声音:“进来吧。”

    乐人伸手轻轻一推,门就开了,想来门一开始就没关,只是合着。

    身子跨进房间后,乐人回头冲人打眼色,闻人诀快步跟上。

    乐人走在前,闻人诀跟在后,脚踩着长绒毛地毯,眼角视线却在打量身周,这房间比他想的大,却少有家具,走了十来步,只看到一张低矮玻璃桌,还被毛绒裹着四边角。

    再往前走,除了镶嵌在墙壁里的衣柜外,居然再无家具,连张凳子也没有。

    乐人停下。

    闻人诀看到了房内的最大物件,很吸引人目光,如他从进门开始便抬头走路的话,恐怕早便注意到了。

    一张纯白色大床,方方正正摆在房内最中央,整间屋子都铺着长绒毯子,包括少有的两件家具,当然这张大床也是,被天鹅绒般柔软的套子包着,上面摊着床黑色被子。

    一个小小身影就陷在黑色被子里,身上披着薄透的衬衣,裸\\露在外的雪白肌肤和黑色大被衬着,透着脆弱,和那么一丝蛊惑。

    长到后背的黑发如今正随着主人抬头的动作微微滑落几缕到肩头,闻人诀视线甚为平静的跟随,青紫斑点在雪白肌肤上点缀,陷在被子中的人动了动,又多暴露出来半边身子……

    闻人诀透过对方滑落的衬衣看清他胸膛,新老鞭痕密布,有的才刚结上血痂。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乐人为何三天两天往外跑,又是帮他主子买的什么。

    “你是乐人的朋友?”夕阳开口了,声音微弱却能够让房内的其他二人听清。

    吐字清晰,语气文雅。

    只是底气有些不足。

    闻人诀看他因为蹲坐姿势而扯动的锁链,那是一条银白色,有他中指那么粗的长链子,一头挂在大床顶上的钩子上,另外一头,缠绕在那个叫夕阳的少年脖子上。

    对视**中央人的视线……

    听乐人说夕阳已经十八岁了,可骨架怎么生的这样小巧。

    因为说话轻轻滑动的精致喉结,微抬时显得过于羸弱的侧脸,无怪乎会被人锁在“笼子”里玩赏。

    闻人诀听见自己刻意放缓的声音:“是。”

    夕阳笑了声,瞳孔中不见什么怨恨绝望,反倒透着些轻柔,低低道:“乐人推荐的人,我放心的。”他说着尽量加大音量,却让嗓音沙哑起来。

    闻人诀看着他的发心,夕阳已低下脑袋去,说:“我很高兴,在你眼中没有看见那些神色。”

    知道他指的是什么,闻人诀没回应。

    “你下去吧,我会跟高游说的,你若出去想在外边多呆呆,也没有关系,我都会说清楚了的……”夕阳顿了顿,似乎有些为难接下来的话,但在轻吸了口气后还是继续道:“你别跑,你跑不走的。”

    “嗯。”虽然人没有看自己,但闻人诀还是在回答的同时,点了下头。

    几句话,事情算是交代完了,闻人诀离开房间前,突然扭过头去看……黑色大被中的人影在合拢的门缝中逐渐消失,回过头时,他莫名说了句,“真是难得的温柔。”

    “啊?”声音太低了,走在他身侧的乐人一时没听清。

    闻人诀摇摇脑袋,没再多言。

    ……

    猜到夕阳境况不好,可闻人诀也没能想到自己答应跑腿才一个月,就外出了四趟买药。

    头一两次在这个过大的城市中穿梭,他还显得有些懵懂,穿梭不绝的车辆,过多的人群,林立的商铺,整齐的街道。

    但因为跑的都是那条买药的路线,第四次他就已经显得很是熟悉。

    知道该在什么路口避着车,知道哪些地方自己不能进,在路上遇见穿什么衣服的人检查就应该老实配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