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1.161:法外之地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真要打, 我们也不怕他们, 欺人太甚!!”

    群情激奋, 讨论到最后,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看向始终咬牙不语,微微颤抖的黑虎。

    黑虎确实被气的不轻。

    一切开始的莫名其妙, 若说一开始不给服软是自己没错, 现在可就真掺杂了血仇了, 不说那些无辜被夷平的村落,单说自己那个战队分队,再默不作声下去, 十八区以后还出不出去走了?

    一声令下, 弹药库武器库开放,环山口处又架设上了十来门大炮, 黑虎调动了区内所有货车,头顶唯一一架飞艇也挂满了炮、弹, 整装待发。

    一万多人里三千人携带重武器坐车,其余七千, 全部散落成战队分组, 带上传讯的飞鸟笼子, 分成小股, 朝着在茂林东边活跃的十五区战队包围过去。

    论在茂林中打阻击, 黑虎还没怕过谁。

    大面积杀伤武器十八区比不过他们, 黑虎让飞艇合着三千人吸引视线,打乱七千人成不同战队分组,凭借经验,一枪换一地的一口口吃掉十五区扎堆扫荡的人。

    在这个没有无线通讯的地方,要快速掌握分散成小股战队的敌人根本不可能。

    反倒是十五区,扎堆成片的人,足够吸引视线。

    如一只掉入草地的蚂蚱,他们只要分散成小股蚂蚁,咬一口就跑,没等蚂蚱反应过来掉头,小股灵活的力量就转瞬隐入茂林让人无处可寻。

    打的他们急眼才好,十五区的王不得不担心他们是否会干脆流散出去攻击茂林后的十五区。但十八王区不同,易守难攻,等对方穿越大半个茂林去攻击,自己早就及时做出反应。

    黑虎想着,要好好教教对方怎么做人。

    要低调,更不能恃强凌弱。

    战争一开始他就没准备自己歇着,留下绝对的心腹看守大本营,他把自己编入那些散乱的流动分队,跟着一起行动。

    本身就是靠自己武力坐上的位置,没道理当了近十年的王,反而不会打战了,十八区不比那些高发达地区,这种角落里的“野蛮”王区自己没有实力,只靠家世是不行的。

    虽说当上王以后,越来越少亲自动手,这次就当舒舒筋骨,也是给自己个警醒。

    几乎在收到消息的同时,闻人诀就下令召集人手,新入会的全部和吴豆一起留守王区,那一百一十号异变者,则由向阳余刚一人带领一半,跟他行动。

    向阳看不穿闻人诀在想什么,那次对十五区的人下手看似只是为了锻炼他们,是个巧合。可如今看来,他老神在在的样子又像是一开始就料到了什么,别有所图。

    黑虎到底有点顾忌,没敢深入太包围内的战场。

    十五区的人一被袭击,就知道是黑虎动了。

    只不过,他们的暗哨都盯着那三千随着大批量武器移动的主力,对散落在外的敌人数量并不清楚。

    都以为黑虎坐镇车队中呢,他们也被接连几天的流散骚扰折磨的不行,大部队一动,干脆冲着在茂林中移动的三千主力去了,打算来个斩敌先斩首,管你黑虎散在外多少人,训练多有素,玩的什么把戏,我先干掉你,还有你身边的弹、药库再说。

    其实茂林中其他的危险并不比遇到对方战队少,不时遇上的猛兽和异形也够他们吃一壶。黑虎他们再散游袭击,也得不时回车队补充粮草弹药,真让人冲着自己移动笨重的车队去,明显不是好主意。

    指挥车队的管事是个聪明人,不动声色的指挥着车队移动转圈,能迷惑多久算多久。

    两方都没想真正你死我活,不然早冲着对方的城区就去了,不过是想出口恶气,顺便打压打压对方气焰,好让人坐回谈判桌上,和气生财,你打不过总得出血吧。

    十五区的人一开始是这样想,后来听说黑虎也随军出动,没在十八区呆着,心思立马就变动了。

    能杀掉对方的王,比所谓谈判桌上谈的有利多了,起码你就有了插手十八区的资格,且王一死,王区内总得乱个些时日,见缝插针的好,不是没有侵占的可能。

    这样一想,打的立马就狠了,扑起来的势头让打惯游击的黑虎一时不适应,差点着了道。

    十五区真是拼了,把凝聚的人也分为几股,不管边上打秋风的,只要咬住十八区一股散游的就拼命攻击围剿。

    跟着黑虎贴身行动的人不解了,聚在一块休息时嘀咕。

    “这什么意思呢?只要咬着我们一股人,就不管不顾边上打他们的,按死了一头剿光了为止?”

    “怕是听见风声,知道王没随车队,在外边带队了吧。”

    “这哪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走的风声,老子知道了非剥掉他的皮!”

    “也不定是谁传出去的,十五区就没个明白人?这车队不紧不慢的节奏,人也能看出来重点不在那!”

    “狗日的,他们这飞艇炸、弹扔起来跟不要钱似的!这茂林中能随意往下抛炸弹吗这帮畜生,万一引起兽潮,倒霉的指不定是哪个区!”

    “他们区也许倒霉,咱十八区是一定,首当其中的不得是咱们,茂林正中呢,也就是近十年来,我们清理的勤快一些。”

    手下七嘴八舌的讨论,商量是否改变策略,还有人说干脆把人一召集,扑十五区王城就去,抄他老底,看他急不急。

    黑虎听着恼心的很,这种做法不是不可行,可你都能想到狗急跳墙,人家想不到?

    没准一路上的陷阱就等着你去踩呢。

    黑虎也是没想到,对方反应过来的这么快,把人切割成几股大部队,我也不追着你打了,也不去追你的车队,我就几股子的人慢悠悠在茂林里转,只要你攻击我,一股人咬住你不放,其他几股人就合拢过来,一路上理都不理其他散游在外的敌人打击骚扰,几股子人按住你一股子偷袭的就咬。

    直到剿灭你为止,这过程中你其他散游的人怎么袭杀我的人,我都无动于衷。

    这就让黑虎这队人很是束手无策,不得不远离作战中心,就怕被扑住,到时候王可就跑不了了。

    但又不能回到车队,车队目标明确,只要黑虎回去坐镇,十五区所有的主力都会直扑车队而来。

    对方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跟不计代价了一样。

    黑虎皱眉,让手下人继续讨论,他自己沿着小溪往下流走。

    他得静一静思考,想想接下来要如何做才好。

    这战再打下去,占不了便宜,可也不能就这么服软,不然真被迫回到谈判桌上,不定被怎么割肉。

    这事儿原也没个理,虽说由头没根没据的,但谁跟你说这些,关键还是你弱!

    你不敢跟人硬碰硬,人家就敢骑着你的脖子,按低你的头,让你为根本于己无关的事情负责,为人家的损失承担。

    还是得回到谈判桌上,十八区的身家底子经不起十五区这样耗,再磨下去,自己手上的战队打光了,回到王区都不一定能镇压的下王区中其他有想法的势力。

    十五区的王恐怕也是打的这算盘,所以对方敢跟他耗就是觉的他清楚自己的处境,是回去服软,让整个十八区一起来承担十五区的损失,还是他这个王硬撑下去,耗光实力后回到王区被其他人取而代之。

    聪明人都会选前者。

    可就算如此,他也得在讲和前狠狠撕咬他们一口,让对方长个记性,为了更快的回到谈判桌,也为了多争取一些主动,日后不至于让人太过肆无忌惮。

    黑虎就这么边想边沿着小溪流走,一时离得有些远了,手底下人也没跟,有意让自己的王冷静冷静,也因为周边散落着两支游击队伍,这片小地方真有什么动静,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事先准备停留时探查清理过,没有异形存在,凶猛的野兽已被驱赶离开。

    黑虎心情焦躁,烦闷,低着头面目阴沉。

    无暇顾及此处的绚烂风景。

    小溪虽不宽阔,但水流清澈,溪水两边开满了各种颜色的小花,花朵含笑摇曳,几尾色彩鲜艳的小鱼嬉戏于溪流山石之间,有声音轻灵的鸟类在树梢上吟唱,偶尔还有性格温和的白毛猫在草丛间欢闹跳出。

    溪水中众多卵石累积成了小溪中天然的石桥,有松鼠类的动物从树干上爬下,快速穿过卵石铺成的桥。

    黑虎没有心情,可深吸一口气后,还是觉的舒畅了许多。

    空气中飘荡着花的清香,让他紧绷的神经得到片刻安宁。

    他开始抬眼打量四周。

    溪流对面的灌木丛中,忽然传出窸窸窣窣的动静,不一会儿,一颗黑色的脑袋从中探出。

    先是脑袋,接着爬出来的就是身子,套着白色t恤,如今从灌木丛中出来,被割的有些破烂,且不知道被哪里烂透的果子碰到,染的五颜六色,蓝色棉麻裤子也被树枝勾出个洞。

    布条正可笑的挂在对方修长的腿上晃荡。

    无声无息垂下手中的枪,黑虎把它掩在了身后。

    他对这地方突然出现个人感到奇怪。

    莫名出现的人体型高挑,但身板并不健硕,双臂肌肉扎实有力,可脸颊透着股稚气,隔得有点儿距离,那人半边脸上刀疤纵横,另外半边也是坑洼不平。

    可眉眼处的细节,让眼力和判断力都不错的黑虎确定对方不过是个刚成年的孩子,或者说,还是个未成年。

    除了挂在腰间的匕首,手中没带任何威胁性武器,身上也没有可以藏危险物品的地方。

    应该只是个普通孩子,大概是散落在外的村庄里的,只是不知为何到了这里,最近沙南茂林东边没有必要不会有人出现,都知道十五区和十八区在这里打的不可开交。

    谁没事来这里找刺激?

    那么,是误入的?

    可黑虎知晓自己身周散游着两个游击小队,这孩子是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的出现的?

    大概真的只是凑巧?黑虎想着,看对方是从灌木里爬出来的,大概是有不为人知的小道,或者真是放哨的人没有留意。

    少年从灌木钻出来后,抬头看了一眼四周,接着转头对视上他目光时,明显呆了呆,不过一瞬后,又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闻人诀没想到自己的运气不错!

    ......

    “呜!妈妈!”

    突来的大哭声让肃静街道一时聚焦目光,早默不作声退让到两侧的人们只望了一眼,又都不约而同更低了头,没人敢挪动。

    街角屋檐下,一三十多岁的女人白了脸,惊恐的伸手捂住怀中孩子嘴巴,低头面目近乎狰狞的冲孩子摇头。

    小女孩穿着花色衣裳,水汪大眼中蓄满泪水,脑袋上冲天小辫上绑着红色花朵,俏皮可爱,眼下似乎被自己母亲惊恐的样子所吓,一时没了动静。

    女人赶忙抱着孩子在街头的装甲车来前,拐入转角。

    “妈妈……”孩子还是有些怯生生。

    看母亲放下自己后面色恢复不少,眨着大眼睛嘟了嘟嘴,轻轻扯了扯母亲衣角。

    女人总算回过神来,低头看孩子不安的眼睛,歉意笑了笑,拉着孩子再往角落躲了躲。

    黑色装甲车已经开到他们身前,由于前面挡着不少人,女人看不太清晰,只知道车辆正以极慢的速度从街道上通过。

    耳中传入的是铁链的“刺啦铛”拖地声。

    女人牵紧孩子小手,垫着脚尖透过身前人群的间隙,只看了一眼,立马蹲下身子,死死把孩子抱在怀中。

    小女孩有些困惑,却是再也不敢哭,感受到母亲的用力,也不敢乱动。

    本热闹的大街上,因为开来的这几辆车,所有人都避让在一侧,保持沉默。

    几辆黑色轿车后,跟着黑色装甲车,开的缓慢,装甲车后拖着一条大铁链,铁链串连绑缚着七八个男女,年纪都不大,顶多十四五,最后头一个少年已经无法自己站立,侧脸着地被拖着,血从半边脸下流出,拖过的街道上,眺目远望,有血痕延伸向街道尽头。

    “妈妈。”母亲在颤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孩子努力想扭头,可母亲抱得紧,她只好歪着头,轻轻问:“那些哥哥姐姐们,做错事了吗?”

    为什么他们要被绑着走路呢?

    而且他们身上都好脏,衣服也破破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好害怕,女孩不敢再看,把脑袋靠近妈妈,刚刚自己都被吓哭了呢。

    女人蹲着,孩子稚气的发问就在她耳侧。

    她颤抖着:“嗯。”

    “他们做错什么了?他们不乖了吗?”孩子眨着眼睛。

    车子已经从身前通过,可身前站立的人群依旧没有动,静默站着远望着离去的车子,如路桩。

    女人也没有站起,蹲着抱着孩子,缓慢道:“是……他们不听话了。”

    “他们偷拿大人钱了吗?”

    “不。”女人垂下脑袋,沉默许久,终究轻柔道:“哥哥姐姐们是玩游戏输了,他们啊玩躲猫猫,哥哥姐姐们跑走后又被抓到了,所以他们要受惩罚。”

    “可是……”小女孩苦着脸,害怕道:“他们看着,好疼呀。”

    身侧人群开始移动,街道上的如死寂静被打破,有零碎话语飘入母女两耳朵。

    “唉,真造孽啊,这林家少爷……”

    “什么时候才是头啊,只求王能够快些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