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4.164:要不然呢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当他睁开眼睛看见日头,还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地狱里居然有日光?

    只是第二眼他就看见了辛头,他的护卫队长脖子上缠绕着层层纱巾, 肿着半边脸,吊着手, 模样凄惨万分, 看见自己投过去的那眼时,激动的从凳子上一跃而起,又不知道碰到了哪,痛的“嗷”一声坐回去。

    半天后抽搐着脸, 又一步一挪的移动到他床边。

    “王?”字刚吐出,对方突然停下,像便秘一样阴了脸,半天到底改了口,“老大, 你醒啦?”

    黑虎没应声,扭头看房间摆设,他很确定自己现在还活着不在地狱,这分明还是他在王居八楼住的房间,之前破碎的玻璃被重新更换,一切看着毫无变动。

    他口一张, 声音沙哑的不行, 吞咽了口唾沫, 终究努力出声问道:“其他人?”

    辛头鼻子动动,眼睛一瞬就红了,哽咽着声音道:“老大,没事,大家都没事。”

    黑虎缓了口气。

    “老大!”辛头坐到他床头来,视线坚毅的看着他,“大家都知道是您救了我们,若是知道您醒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只是……他们现在还不能来看您。”

    “我知道,咳咳。”看着窗外日光,黑虎表情沉静。

    辛头几次想张口,又闭上。

    闻人诀的手段太过难测离奇,谁知道他们现在说了什么,对方会不会立马知道?

    那天名册上的名字他们事后一个不少的对了,还真是全员名字,一个没少,一个没冤枉,让人毛骨悚然,就像从一开始谋划闻人诀就在旁边盯梢了一样。

    他们几人分开暗反,人员联动名单没有一个人知道全部,可闻人诀倒似比他们知道的还详细点。

    半天之后,辛头都有些昏昏欲睡了,黑虎又突然开口:“我昏睡了多久?”

    一个机灵醒过来,他立马回道:“三天。”

    闻人诀的手段不止震慑了黑虎这帮人,连着向阳、余刚、吴豆三人也一样,他们是直到最后关头才接到命令行动的,之后的一切看来,闻人诀就似早就清楚对方的一举一动了。

    这也给了他们一个警醒,以后千万别再随意揣测主上的行为,更别有欺瞒主上的心思。

    闻人诀就似不清楚底下人的纷杂心思,事情暂告一段落后,他又宅回十楼。

    没有面对其他人时刻意柔和的表情,闻人诀一个人呆着时,神色很是阴沉,“能不能感应出我体内神眼的异动?”

    房内没人,他在和维端说话。

    维端静了会,“这世上也没有生物吞噬过神眼,更别说擅自对神眼的能量进行监测,万一神眼暴动,我可就没了!”

    神眼可不是什么晶核体,可以融合宇宙万般能量之物,就可以消融万般能量,一个不慎,他连能量带程序都会被解体分散,那他可就“死”了!

    它惜命!

    闻人诀神情很是阴霾,若有其他人在场,必然会被他此刻的神情骇到。

    他最近老是心悸,这就罢了,还三五不时的突然虚弱,不是说连路都走不动的那种,而是忽然恢复到吞噬神眼前的体力和反应速度。

    这次可以清晰掌握黑虎他们的一举一动,靠的是天眼,可天眼和维端再好用,不如他自己掌握力量来的踏实。

    他现在,恐怕连向阳都打不过。

    再过两天黑虎已经可以下地活动了,辛头这几天都候在他床头,便也三五不时说会话,辛头说真搞不懂闻人诀在想什么,之前不杀他们就很奇怪了,现在他们造了次反了,对方还是一个没杀,真不知道到底是前所未有的大度,还是有什么打算。

    黑虎隐约听出他话中的不安,和稍微带点的感叹。

    毕竟辛头这次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哪里知道闻人诀就又一次放过他们了呢。

    说不上是不是感动,可到底对闻人诀有了复杂的感情。

    黑虎要见闻人诀,没有任何人阻拦。

    当护卫队员替他推开门,他走进去时还愣了愣。

    因为一切跟事情发生前的那次见面如此相似,只是闻人诀这次是侧身对窗坐着,低着头看书,手边放着倒好的红酒,前边有几盘瓜果。

    黑虎挪动脚步走过去时突然想起那次会面。

    现在想来,闻人诀那次是在给他机会,让他说出准备做的事情。

    可惜……他当时鬼迷心窍以为自己会成功,平白受了之后的磨难和屈辱。

    但他怪得了谁呢?

    他不但没法怪闻人诀,甚至还应该谢谢闻人诀没杀他,更应该感激涕零对方连他手底下的人都一个没动。

    可平白受了那样多的屈辱和心理上的一种毁灭,知道闻人诀早就冷眼看他们作死甚至纵容最坏的结果出现,让他全然只有感激,不可能。

    他和辛头那帮人一样,现下对闻人诀是爱不起,恨不得。

    感情很复杂。

    闻人诀低着头,把斟满红酒的高脚杯推向他。

    黑虎打眼看,这杯酒是早就倒好的,闻人诀像是猜到他会来。

    他坐下,看着闻人诀发心,沉沉叹了口气。

    闻人诀抬头,看着他神色有些古怪,气道:“怎么?我倒的酒就这么难喝,还没喝你就先叹气?”

    黑虎听着他貌似生气其实亲和的话,又是一愣。

    这可以说算是他“背叛”后第一次见闻人诀,万万没想到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和他背叛前一样,莫名其妙的亲切随和。

    可自己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晚上的经历。

    浑浑噩噩中看清的,闻人诀那淡漠至无便显得毫无人性的瞳孔。

    没有生气暴躁狠辣,可那种眼神扫过他,黑虎觉的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同是一个人的声音,一样的轻声细语,可那晚和今天截然不同,那晚上他耳中听到的每一个字都阴冷入骨,足以让他这两天缕缕从梦中惊醒。

    看黑虎盯着自己发愣,闻人诀也不介意,重新低头翻过书页,往下看。

    良久,黑虎似乎回过神来,恭敬的请求示意:“王,不知您可否放我离开十八区?”

    他是想明白了,权势地位顷刻间就会灰飞烟灭,只要能留的命在,日子过的苦些都无所谓,他想活着,如果闻人诀真的大度的不打算杀他。

    他打算以后好好生活。

    听着他的话,闻人诀头都没抬,大概刚好又看完一页,指尖捻起翻过去,眼睛还在书上没离开,口中缓缓应了句,“你怎么还这么天真?”

    黑虎苦笑一下,但没发出声音,他看着依旧低头的闻人诀,心中暗道就该如此,怎么可能留着自己一条命,却只为放他走。

    只是不知道,自己会迎来怎样的命运。

    他静默着等闻人诀的审判,然而半天过去,对方还是自顾自的看书。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书页翻动声,在他有些坐不住的时候,闻人诀突然开口说:“喝酒!”

    “啊?”黑虎真是突口而出的惊叹,根本无法压抑。

    等半天就等了句这个??没有办法,他只能伸手拿过酒杯,一口而尽。就怕对方再等上半小时,又来句喝酒。

    好在闻人诀这次没让他久等,在他喝光杯中酒后立马开口说:“回去吧,这几天耽搁下来一堆文件。”

    “啊?”他发誓他真不是故意又来次相同感叹的,纯粹还是无法压抑。

    终于合上手中书,闻人诀抬起头,神色认真的看着他道:“第一次我要你一个承诺用来换你手下人的命,我要的是你的王位。这一次我同样要你一个承诺,用来换你自己的命。毕竟那天晚上你所磕的头,换的都是别人的命。”

    “我自己的命我当然得换,我的这第二个承诺,您要什么?”

    “你的忠诚。”

    向阳清楚自己的体重,对身前依旧并不雄壮的人起了深深的猜测。

    走了很久,两人总算在视线中摆脱密密麻麻的龙虱,这样大数量的龙虱群,足够横扫茂林中的大多数猛禽了。

    一番耽搁,天色渐暗,在彻底摆脱龙虱后,闻人诀找了块林中大石,轻松一跳,仰躺下来,向阳站在石头下,看着石头上的人,几次想开口,又顿住。

    这一路来,闻人诀没开口,向阳连遭巨变,面对往日的“故人”如今的神秘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闻人诀躺了一会,像是感应到他还傻愣的站着,道:“去准备食物。”

    向阳可算等到闻人诀开口,但一出声就是命令。

    他没什么激烈的反应,转身就走。

    维端在心识中说话:“不让天眼跟着他吗?”

    “不用。”

    “万一他想跑呢?”

    “由他。”闻人诀翻身,侧躺,闭目休息。

    “过早暴露你的实力,对你不是好事。”

    “他不会跑。”闻人诀声音中有些含糊,是真起了睡意了。

    看他说的笃定,维端好奇,可看他分明准备酣睡,也不好继续打扰。

    拖着一只野鹿回来,向阳身上衣服破碎,沾染血迹,有野鹿的,也有自己的。

    星坠事件后,就算是没变异的动物,攻击力强了也不是一点半点。

    这只他两个身子大,头有四个犄角的野鹿,若不是有枪,向阳还真拿不下。

    他拖着野鹿回来,闻人诀也没出声,向阳扔下拖着的野鹿,往石头上看了一眼,就见闻人诀脸上重新覆盖了银色面具,双目紧闭,呼吸绵长。

    居然就睡着了?

    在如此危机四伏的茂林中,寻了块石头就放心大睡了,向阳先皱眉,而后想起闻人诀奇异的变化,想他可能是有什么依仗。

    他直愣愣的盯着闻人诀看了好一会儿,直看的维端心生警惕,启动了防护能量为止。

    而后忽然蹲下身子,把扔下的野鹿重新拖到边上,挖出子弹,开始剥皮收拾。

    等他来来回回忙碌大半天,收拾柴火点燃火堆,架起野鹿,烤熟食物,闻人诀终于在香味中幽幽转醒。

    向阳看他从石头上坐起,也没吭声。

    闻人诀在搓眼睛,又伸展双臂打了个哈欠,维端声音带些鄙夷:“您醒的真是时候。”

    自从维端选用了这个二十来岁人的声音后,倒显得人性化了很多。

    闻人诀没在意它的鄙夷,从石头上跳下,走到火堆旁坐下。

    从腰间银链子上解下匕首,他看都没看向阳一眼,伸手割下大块肉,拿过旁边向阳采摘的香禾樟叶子包裹起来后,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向阳坐在他身边,同样低头,默不吭声的大快朵颐,比起闻人诀的细嚼慢咽,他显然是饿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