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9.179:噩梦又来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飞龙像是被自己刚才一瞬的惊惧所激怒, 在他眼里, 闻人诀一直卑微如蛆虫,现下这条蛆虫连他都敢挑衅了, 狠狠扫出去一腿, 闻人诀被踹的横飞了出去。

    当然被闻人诀咬住的康时也没能落好,脖颈处被活活撕下一大块肉,鲜血涌出,“呜呜啊啊”的发不出连续句子,双手抱着脖颈,屁股在地上连连后退着逃开。

    愣是不敢再看一眼被踢到一旁的闻人诀。

    飞龙冒着火焰的双眼死死瞪着闻人诀,像是不能明白,一直懦弱不知反抗的贱种怎么忽然变了一个人。

    被忤逆和同伴的惨死让他起了杀心, 看闻人诀努力撑着胳膊想爬起, 又再次摔趴下,他终于迈动步子走了过去。

    闻人诀努力几次也未能爬起, 胸腔里火辣辣的疼痛,嘴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他眼前有些模糊, 但飞龙高大的身型靠近自己还是能够感知的。

    虽然明白局势不利于自己,很少起波动的情绪却还是觉的欢愉, 他对自己的情绪感到奇怪, 视线中飞龙已经朝他蹲下来。

    理智的来说, 闻人诀觉的自己应该先离开村落, 待他日,获得力量再回来报复会更明智,可……与其说他现在的作为是报复,不如更适合称之为:清算。

    他就算要离开村落也得走的干净,从一开始准备自己一个人对抗这几个人,他就没有必胜的把握,可他还是选择这样做。

    若是选择先避开锋芒离开这里待日后再说,不是不行,可只怕这种下意识的躲避就会成为自己日后的魔障,让他一次次从刀锋处寻找理由躲避。

    要走,就要干干净净的走,哪怕葬送在这里,他也不会选择在起点处,就为自己埋下心灵的夹缝。

    飞龙伸出手去狠狠拽起地上人的头发,往上发狠拎起,只见偏长的碎发下是暗沉的双眼,虽然被从额角流下的血液阻碍,但手上被拎的人仍然努力瞪大眼睛。

    他的力道不小,几下打击足以让瘦弱的人半死不活,手中抓着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让他不爽的是闻人诀居然还上挑着唇角。

    不爽之中夹杂着的一丝心悸,让他出手再不收敛,狠狠一拳击向对方腹部,闻人诀被打的闷哼一声,飞龙眼中毒辣肆意蔓延,恶毒道:“小贱种,叫一个?”

    说完不待闻人诀有反应,速度极快的又一拳打向闻人诀胸部,这下闻人诀终于忍耐不住,张嘴便是一口鲜血喷出。

    飞龙甩手扔下闻人诀,潜意识的不愿意再去看对方双眸,站直身子,脚底狠狠碾压上闻人诀的脸。

    文星小脑袋左右转了转,茶褐色的眼眸灵活的四周打量,一会垂下眼睑似乎想了什么,而后从腰中抽出把匕首,垫着脚步上前到了飞龙身侧,状似不经意的递出匕首。

    康时也不管自己脖子上喷涌出的血液,一手捂着伤口,从地上爬着到了昏迷的弟弟身旁,死命拖着兄弟躲到一侧,愣是不敢再去围观接下来所要发生的。

    向阳靠近了飞龙几步,依旧保持着沉默。

    他不用去看飞龙的眼睛,只从对方接过文星递出的匕首并且狠狠握住来看,就知道飞龙一定是起了杀意。

    闻人诀虽然不久前救过他和妹妹,可现在的形式根本容不得自己插手,他现在所能做的报答便是束手一旁,不去参与,冷眼旁观。

    人,都是现实的。

    地上的闻人诀发出颇重的呼吸声,嘴角的血沫一直在往外冒,几次晃着脑袋试图看清四周。

    飞龙接过匕首后便蹲下身子,毫不犹豫的把匕首压上闻人诀脖子,一点点加大力道,看锋利的匕首一点点割开对方的皮肤,心中暴虐总算得到舒缓。

    眼下他有了心思,便一边慢慢加大手中力道,一边盯着闻人诀的脸,咬在一起的牙齿慢慢分开,狠辣道:“你说,我要是割开你的喉管,那血会不会,滋啦一下的喷出来?”

    闻人诀透过沾血的额前发看着飞龙狰狞的脸,眸中没有害怕之类的情绪,只有稍微的一丝丝不甘,他居然轻声笑了一下,脖子上的伤口让他的发笑变的有些奇怪,如痛苦□□。

    在**片刻后,闻人诀又慢慢吐出两个字:“废物。”

    飞龙本胜券在握的笑容一瞬裂开,他放开了压着闻人诀脖子的匕首,站直身子,修长双腿使出全力,像踢垃圾一样,把脚下有点瘦弱的身子再一次踢飞了出去。

    他自己则还站在原地,看着落地后,还滚了几下的闻人诀阴森道:“我改变主意了,就这么让你死了,太便宜你了。”

    说着他才慢慢踱步过去,仿佛从牙缝中挤出的声音异常扭曲,“我要一根根……一根根…先切下你的手指,然后再一片片刮下你的肉,最后……割掉你的舌头,挖掉你的眼睛!”

    “我要看看,你是不是还能再,说出废物两个字。”

    他一字字吐着残虐的话,脚下步子一点没停的靠近早已无力反抗的人,向阳看地上趴伏的闻人诀一眼,又看一眼脸庞扭曲的飞龙,终究默默侧过脑袋,不再打量。

    在这当口,却听得文星一声尖叫,处在变音期的声音尖利异常,“飞龙!快让开!”

    这一声尖叫,让始终低着脑袋躲在一旁的康时抬起了头,连刚刚才转过脑袋去的向阳也跟着看过去。

    飞龙喜欢文星,对文星也颇为信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听见叫声的一瞬间,还是本能的趴下身子滚到一旁。

    他才趴下便觉的有飓风刮过衣服,眼侧有巨大黑影一闪而过。

    还没等他爬起身子,抬起的脑袋便见着一个黑色身影冲天而起。

    “是大鸟!”躲在一旁的康时叫出声。

    向阳跟着眯眼看清,是一只双翅展开足有十米的黑色巨鸟,从他们站立的林间飞起,红色利爪上还抓着一人,下勾如镰刀的嘴似乎还闪着光芒,锐利的双眼在飞起后还意犹未尽的,再盯了一眼地上站立的几人。

    他一瞬绷紧肌肉,握着刀子,全神戒备。

    文星很是机灵,在提醒飞龙的同时就扭身跑到了一棵大树后,反应过来的飞龙也几下滚进灌木丛,向阳握紧手中刀,死死戒备着,并且一步步后退靠向树木,康时死命拽着弟弟也往树后躲。

    黑色巨鹰在空中盘旋一圈,最后发出一声高昂的“啾!”后,终于飞向远方。

    飞龙没顾得上被灌木刮破的衣服和刺入肉中的树刺,先狠狠喘上一口,刚才真是千钧一发,好在自己动作灵敏,加上巨鹰得手了别的目标。

    向阳见危机解除,默默扭头看闻人诀趴伏的地方,原地只剩下了一滩血迹,刚才黑色巨鹰脚上抓着的人便是闻人诀。

    要不是得手了猎物,怕这怪鸟也不会善罢甘休。

    也不知道自己这群人是什么时候被盯上的,虽然靠近聚集村的地方大型猛兽经过清理,但还是阻碍不了这些飞在空中的捕猎者。

    眼下这个地方血腥味浓厚,会引来什么别的危险生物可是一点保障都没有,最聪明的做法是立马离开这里,想着他看向脸色铁青,刚从灌木中爬出来的飞龙。

    他自己是不能再融入晶核体了,但有的是人类可以。

    天色渐渐暗沉,在林间赶了一整天的路,闻人诀却没有困乏,以往这么长时间奔跑下来,四肢酸痛是难免的,现在他却只感轻微的疲惫,而且随着初次融合神眼的时间越长,他越发觉的行走间动作变的轻盈。

    草丛中传来虫子的叫声,过不了多久,黑夜就将彻底接管大地,按照以往的经验,闻人诀该赶紧找处藏身所,但他在摘了几个果子果腹后,却选择爬上棵大树,在茂林中停留了。

    那天被黑鸟带走时不知飞行了多久,靠自己的血肉之躯,要赶回聚集地却需要这么久。

    闻人诀靠在树干上,双脚从树枝分叉处垂下,眸光落到黑暗的丛林深处,但凡晶核文明是个有一定科技水准的文明,他现在也会轻松很多。

    晶核文明历来以自身的强大为荣,否认并藐视一切依靠外在的强大,可自己又不是真正的神裔族人,没有他们一天之内横跨百里,甚至千里的强悍能力。

    若要离开固有线路寻找藏身之所,难免在路上耽搁更多时间,而有维端和天眼做依仗,闻人诀决定在茂林中休息。

    没有点燃火堆,火对一般的猛兽有用,对异形来说却是黑暗中的吸引。

    脑袋靠在树上,闻人诀微微闭眼。

    身前飘浮着两颗黑色的球体,离他不远不近,不时绕着他飞一圈。

    一夜好眠,比起在遗落之地睡的那一晚还舒服,茂林虽危机四伏,可也给了闻人诀熟悉感,因为怕睡熟后从树上掉下去,他一夜都紧绷着身子,现下从迷糊到彻底清醒,抱紧树根,动作麻利的从上方滑下去。

    到了地面,一瞬的愣神。

    他休息的树下,散落着几具已经漆黑的尸体,看不出是什么异形或者猛兽的。

    天眼寸步不离的跟着他,闻人诀微动脑袋,视线从尸体上移开,也没问维端发生了什么,转身去找水源清洗身体了。

    等他把脸擦净,维端才发声:“需要食物吗?”

    虽然维端早不用吃喝,但为了做个好助手,正努力了解人类的一切。

    “不用。”从水中直起腰,闻人诀仰头看林木上空的太阳。

    维端显然不敢再质疑他的话,哪怕闻人诀现在身上绑着可笑的叶子,脑袋上顶着愚蠢的树枝,藏在草丛间已经一动不动大半天了。

    按照维端简单的思维,如果闻人诀是想吃前面慢悠悠找食的鸟类的话,天眼可以分分钟击毙数十只,之前的几顿,闻人诀也是让天眼找的食物,今天也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自己动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