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180:一人之下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杀了他,杀了身前的这个人,一切就都结束了。

    只是还没付之行动,人就到了近前, 居高临下看他一眼, 在他还来不及反应之时就一把掐住他脖子, 向上提起。

    黑虎自认身高体重可以完全压制住身前人,却依旧被对方轻易拎起, 毫无障碍。

    被掐住脖子导致他发不出喊叫, 轻微的沙哑呜呜声引不起任何人注意。

    黑虎正想着闻人诀是不是打算亲手杀死自己时,就感觉被对方提着走了几步, 而后耳边突然响起的风声和失重感让他想要尖叫出声。

    闻人诀居然提着他这么个大活人,从八楼窗户口直接跳下。

    没把自己单独扔下去,闻人诀分明抓着他一起跳下来了。

    对方这是想寻死不成吗?

    黑虎惊讶于自己混乱的脑子在生死一线间, 还能想到这个。

    窗口悬着的绳子说明闻人诀并不会飞,对方是靠着这根绳子从十楼挂到他窗口的,可是现在他非常确定, 他们身上没有绑缚任何东西, 八楼往下跳,身手再好也得砸成肉饼, 对方为了他搭上自己一条命, 犯不上吧?

    很快黑虎就发现他又一次错了, 因为下坠的失重感在某一刻停止, 他的身子似是碰到了一张柔软的网, 那感觉很像踩在会下凹的鱼泡上。

    等再从鱼泡上跳下,距离地面也不过三四米高度。

    全程被控制着脖子,黑虎叫不出声,眼角看到蓝色光波收起。

    是那只诡异的眼珠子!

    他就说,闻人诀怎么敢纵身往下跳。

    没给他**的机会,闻人诀从八楼跳下后,很轻易的就避开了巡逻的战队队员,在街道上快速穿梭。

    挟着他这么个大男人却似只揣了只兔子,一点没能妨碍到他矫健的身型。

    耳中渐渐听到杂乱的人声……

    凌晨三点多,王区大部分人都在睡梦中,只有“鸯居”所在的这条不夜街还在亮灯接客。

    这处地方来往之人很杂,多的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黑虎自己当王时,对这种地方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人类在任何时候都需要发泄,而黑暗从来不会因为某一个人消失。

    自己能照顾到的永远只是一小部分人的利益。

    闻人诀跑动间,黑虎听到了孩子的惨叫声。

    速度一点没慢下来,闻人诀对周边发生了什么毫无兴趣。

    终于,一跃而上栋三层楼房。

    黑虎一路被拎的上气不接下气,双目昏沉没大看清,只听得耳边有另外一个人的说话声:“主上,人在里头呢,从这边进。”

    “嗯。”闻人诀说话了,声音很轻,但没有对他时的阴柔,还算和缓。

    直到被抛下地面,黑虎才顺畅了呼吸,一路来的空气不足憋的他脸色发白,脑袋“磕”地发出轻微一声,让他一时半会都没能爬起来。

    耳中飘进人的对话声,声音不远却似乎阻隔着层什么,朦朦胧胧。

    “秦兄弟,成家向来不搀和王区王权争斗,这次你是怎么说服的他们,让我们秘密在他们家布置火炮?”

    “嗨!我跟他说,新来的那小子来路底细都不明,可胃口实在不小,怕是容不下区里的大家族,他如果现在不帮我们,小心将来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哈。”有笑声穿透隔着的那层东西,更为清晰的飘进黑虎耳中。

    才听见这两句对话,黑虎脸上就再无血色。

    他知道闻人诀带他来的是什么地方了。

    从地上撑着坐起身,双眼适应了下较为昏暗的空间,视线中先出现的是双脚,黑虎慢慢抬起头,就见闻人诀微歪着脑袋,坐在一张实木椅子上。

    对方视线没落在自己身上,而是直直的,饶有趣味的盯着自己身后。

    僵着肩膀,黑虎没敢回身去看,侧了下脑袋,就见本应该带队出区的吴豆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闻人诀左边。而闻人诀右手边还站着两人,一个本该在二战队住所休息的向阳,和本该留守七楼的余刚。

    他们所处一个长形的空间,很是狭小,似是从房间里隔出来的,角落处还颤颤巍巍蹲坐着个中年人男人,满头白发,对视上他目光后露出惊恐表情,轻声哭道:“王啊,你可别怪我呀,我一家妻儿老小都在他们手上。”

    黑虎见过这个男人,鸯居的老板,见他也在这小隔间里呆着,便已能够完整猜出事情的始末。

    “别废话!”那男人还想哭,被向阳冷声喝止。

    隔着一堵墙,身后的对话声还在继续,是辛头,他说:“这事情肯定万无一失,只等时间一到,就发送暗号!管叫向阳葬身火海,只要这次参与勤王的家族,我王日后必定多加奖赏。”

    他话说完引起一群人低声应和。

    黑虎没敢再去看闻人诀眼睛,坐在地上半挪过身去。

    身前是一堵双面墙,从他们这边可以看见外边的空间,听见外面的声音,而外面大间里的人却看不见他们,只当是面普通墙壁。

    这面墙费了鸯居老板不少血本,本是为一些有特殊需要的客人造的,有的人不喜欢自己上场,就爱看别人干那事,鸯居老板生意头脑满分,暗搓搓的准备阴人,哪里知道才造好,第一次派上的居然是这用场。

    他还连个说不的权利都没有!

    黑虎知道现在不能发出声音,不再看墙对面还一无所知商量着怎么杀死闻人诀的手下,他扭过身子就开始磕头,对着闻人诀,一下又一下。

    额头偶尔碰到闻人诀脚尖,他就往后挪一点,继续磕。

    没有求饶,没有话语,只是一下下重重磕着。

    向阳站在闻人诀身侧,依旧的面无表情。

    而余刚还在气恨,在他看来,主上对这帮人够好的了,夺了王位也没怎么着他们,反倒一视同仁的重用,怎么他们就一点也不感恩,还要背叛主上呢。

    反倒是吴豆,看黑虎身为一区之王,落到现今这步田地,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尊严或者性命,一声声沉闷的头撞地面声,让他的心情有些压抑,虽说成者为王败者寇……可这个世界上,能为手下人做到这一步的王,又有几个?

    “唉?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动静?”墙对面还在商议的众人中突然有人开口。

    场面瞬间安静下来,接着又有人迟疑道:“是啊,怎么听着这么像有人在捶墙呢?”

    有桌椅移动声传来,而后又有个狐疑声音停在了这堵隔墙前。“怎么听着声音像从里边传来的?”

    “鸯居的房间隔音有这么差吗?”有人似在自言自语。

    不过这一声倒马上提醒了他们中机警的人,墙对面有人用手敲了敲这堵特殊构造的墙,而后对面就又安静下来,紧接着马上响起一个粗重声音,喝道:“快!赶紧砸开这堵墙!”

    他们怕隔音不好消息走漏出去,也是心中不安作祟,觉得事情有些古怪。

    只是就算他们做足了心理准备,当这堵脆弱的墙被两张凳子砸开之时,辛头那伙人还是全部僵住了。

    碎掉的白墙还在往下掉落碎片,对面的十几人却全部没了动作和声音。

    闻人诀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身的意思,目光阴冷的从那些人脸上一一扫过。

    可听见男人这样的问话,他大概可以猜到一点了。

    “是。”注视着那男人,向阳心中却在感慨,原来这就是王区有权利的人们,如果自己还在聚集村,绝对不敢想有一天可以和这样的人物对话。

    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这么巧合吗?”手握铁鞭状似意犹未尽的男人视线狠毒的在两人身上打转。

    坐他身侧的另外一个男人也跟着笑了声,“没准就是这两个小子算计的咱们死伤惨重?”

    上首血龙公会会长似并不在意真相,只对这次的伤亡有些恼恨,他目光中的不悦更多还是在地上伤痕累累的二人身上,听见心腹这样说话,无不可道:“严刑拷打了才知道,否则没人会说实话。”

    吴豆听他这话,身子一震,顾不上再看闻人诀脸色,抬头似想争辩什么。

    只是他沙哑的声音还没出口,就听大堂中一道更为漫不经心的声音响起。

    “吃饭时间要到了。”

    闻人诀话才出口,身子就如利箭般射出去,几步高台一下跨过,上首的男人都来不及眨眼,就被他拎着衣服抛到趴伏的吴豆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