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6.186:人留不得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呜!妈妈!”

    突来的大哭声让肃静街道一时聚焦目光,早默不作声退让到两侧的人们只望了一眼, 又都不约而同更低了头,没人敢挪动。

    街角屋檐下,一三十多岁的女人白了脸, 惊恐的伸手捂住怀中孩子嘴巴,低头面目近乎狰狞的冲孩子摇头。

    小女孩穿着花色衣裳,水汪大眼中蓄满泪水,脑袋上冲天小辫上绑着红色花朵,俏皮可爱,眼下似乎被自己母亲惊恐的样子所吓, 一时没了动静。

    女人赶忙抱着孩子在街头的装甲车来前,拐入转角。

    “妈妈……”孩子还是有些怯生生。

    看母亲放下自己后面色恢复不少,眨着大眼睛嘟了嘟嘴,轻轻扯了扯母亲衣角。

    女人总算回过神来,低头看孩子不安的眼睛, 歉意笑了笑,拉着孩子再往角落躲了躲。

    黑色装甲车已经开到他们身前, 由于前面挡着不少人, 女人看不太清晰,只知道车辆正以极慢的速度从街道上通过。

    耳中传入的是铁链的“刺啦铛”拖地声。

    女人牵紧孩子小手, 垫着脚尖透过身前人群的间隙, 只看了一眼, 立马蹲下身子, 死死把孩子抱在怀中。

    小女孩有些困惑,却是再也不敢哭,感受到母亲的用力,也不敢乱动。

    本热闹的大街上,因为开来的这几辆车,所有人都避让在一侧,保持沉默。

    几辆黑色轿车后,跟着黑色装甲车,开的缓慢,装甲车后拖着一条大铁链,铁链串连绑缚着七八个男女,年纪都不大,顶多十四五,最后头一个少年已经无法自己站立,侧脸着地被拖着,血从半边脸下流出,拖过的街道上,眺目远望,有血痕延伸向街道尽头。

    “妈妈。”母亲在颤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孩子努力想扭头,可母亲抱得紧,她只好歪着头,轻轻问:“那些哥哥姐姐们,做错事了吗?”

    为什么他们要被绑着走路呢?

    而且他们身上都好脏,衣服也破破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好害怕,女孩不敢再看,把脑袋靠近妈妈,刚刚自己都被吓哭了呢。

    女人蹲着,孩子稚气的发问就在她耳侧。

    她颤抖着:“嗯。”

    “他们做错什么了?他们不乖了吗?”孩子眨着眼睛。

    车子已经从身前通过,可身前站立的人群依旧没有动,静默站着远望着离去的车子,如路桩。

    女人也没有站起,蹲着抱着孩子,缓慢道:“是……他们不听话了。”

    “他们偷拿大人钱了吗?”

    “不。”女人垂下脑袋,沉默许久,终究轻柔道:“哥哥姐姐们是玩游戏输了,他们啊玩躲猫猫,哥哥姐姐们跑走后又被抓到了,所以他们要受惩罚。”

    “可是……”小女孩苦着脸,害怕道:“他们看着,好疼呀。”

    身侧人群开始移动,街道上的如死寂静被打破,有零碎话语飘入母女两耳朵。

    “唉,真造孽啊,这林家少爷……”

    “什么时候才是头啊,只求王能够快些醒来。”

    女人不想再在街上耽搁,提起一旁买的菜,抱着孩子起身。

    “妈妈!”和之前的惊恐不同,孩子又叫了声。

    稚气的声音中透着好奇,伸出小指头,望向天空,“那是什么呀?”

    女人回头,只来得及看见一道极亮闪光坠向远方。

    把孩子往上托托,不在意道:“流星吧?好了,我们回家。”

    那一道闪光不止孩子看见,街道上聚集的人群也都目观,虽困惑好奇,但到底不及刚才的场面震撼,引起的骚动仅一两分钟,而后又三三两两散去。

    ......

    “甲子!甲子!”粗胡子男人从船头探出脑袋,吆喝道:“收网了!”

    看船上十多个活计傻站着没反应,粗胡子男人吐了口唾沫,搓着手从操作室走出来,“你们怎么回事啊?还……”话音突然停顿,男人颇为震惊的看着远处海面。

    今天天气极好,无大风浪,碧蓝海面和明镜天空相连,偶有波浪起伏。

    天际处,一道白色弧光悄无声息地向北面坠落下去,像条闪闪发光的巨大光龙。

    “什么啊……”男人嘟囔着,难道是散落的星星?

    有微风从船板上吹过,男人望着远处海面,有些忧虑,天有异象,只求不要再有什么大的环境变动才好啊。

    尤其是……看着船下流动的海水,他们这些在海上讨生活的。

    但凡地球有什么大的极端天气变化,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们。

    ……

    数十层高楼之上,落地窗前,男人手托酒杯,看着远处天际发呆。

    深蓝色的天空中有银色线条划过,一瞬便坠往不知处。

    有柔嫩双手攀附男人双肩而上,娇弱声音在耳侧萦绕,“您在看什么?”

    晃了晃手中酒杯,男人侧首看向身后女人,漫不经心道:“流星?”

    “讨厌!”芊芊玉手从男人鼻尖划过,女人娇笑着后退,“您真浪漫。”

    ……

    山峰处有血液流下,染红遍地洒落的白花,百里峡间堆满尸体,进谷的唯一山道两侧,数百黑长风衣男子静默站立,远处有轻快乐声飘荡而来。

    “嗯哼哼~嗯哼哼~~”

    黄色长发男子跳跃着舞步,在山道间移动,乐声从他唇齿间溢出,不过眨眼,人就到了山道这一头。

    过分惨白的脸上挂有愉悦笑容,背在身后的手上抓着具尸体脚踝,没去看一路来两侧站立的黑衣人,把拖来的尸体随手抛到一旁。

    停止嘴中哼唱,男子毫不在意的用沾血双手理起额前秀发,半晌后微歪了脑袋,迷茫道:“老大呢?”

    虽没有对两侧人发问,但仍有人及时回答:“灵主在山峰。”

    “啊,是吗。”男子侧脸瞥过山峰,脚下轻动,人就跃出数米。

    他刚才停留之处所站立的黑衣男人们不约而同轻缓了表情,可不过呼吸间,才离开的黄发青年又倒退了回来。

    低头对自己刚才扔下的尸体沉默数分钟,突自言自语了句:“忘了。”说完抓起尸体脚踝,又要拖着往山峰去。

    这当口,突见一团白光拖着长尾巴似的银亮,在空中划出一条长弧线,而后极快的消失在山峰后。

    黄发青年彻底抬起头,颇为俊秀的面庞一瞬冷厉。

    这样亮的光芒,自然引得百里峡间所有人抬头观望。

    待这些男人回过神低下头,身前早不见了黄发男子和尸体。

    ……

    武安镇毗邻落日之森,去往第六王区从武安穿过要少半月路程,从武安镇后,翻过几座山脉,便能直通七、八两区,多个王区物品在此交汇,落日之森出来的物品也以此为首站,交易往大陆各处。

    这里行人商贾往来不绝,今天也和往日一样热闹。

    因着听说有捕猎公会从林中抓出白鸟,还比以往拥挤了不少。

    行人穿梭不绝的摊铺前,一体型稍微瘦弱些的男子被人挤碰倒,眼见要被踩踏过去,他身后方一青衣男人长腿跨前两步,单手一捞就把人扶起。

    摔倒的男子缓过神,对着扶他的男人连连道谢。

    扶他的男人手臂粗壮有力,面目俊朗,看着二十五岁上下,对男子的连连道谢并未在意,挥挥手表示无碍。

    那瘦弱男子也不敢再在这拥挤处久留,再次谢过后退去。

    扶人的男人还在原处站着,看着拥簇的人群不知在想什么。

    他身后人群中,两个高大男人终于挤出,靠到他身后,附上身去,轻声道:“王?时候快到了。”

    被称呼为王的男人眉头动了动,扭过身刚准备说什么,就见天边一道白虹以撕裂天地般的气势,坠向落日之森。

    ……

    就在石碑裂开,分不同的方向射出的瞬间,闻人诀看到有个眼球形状的物体突然悬浮空中出现,而后又随着石碑的飞离而逐渐变得透明,闻人诀本能觉的应该抓住那东西,他这样想,也这样做了。

    使出所有的力气跃起跳高,闻人诀双手捧过那眼球。

    几乎他双手一触碰到眼珠,正在变得透明的眼珠就又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而后那眼珠似乎还在闻人诀双手中挣扎了一下。

    闻人诀早从恍然中醒神,现下更是清楚不过手中抓着的是什么。

    “神眼!”一定是神眼无误。

    神裔传说中只要得到便可成神的东西。

    来不及兴奋想太多,五颗天眼已然前后左右悬浮在他头顶,血红冰冷没有任何感情的人造瞳孔正死死盯着他,而他脚下,可轻易毁灭异形的蓝色光波已经重叠着亮起。

    顾不上想太多,自己在这个墓**中无处可逃。

    带着一种奇异又狰狞无比的表情,闻人诀突然把手中的眼珠塞进嘴巴,而后咀嚼都没有的,吞进了肚子。

    眼珠刚滑过喉咙,来不及感受奇异的口感,脚下蓝色光波一瞬激烈,闻人诀闭上双眼,等待死亡。然而,没有任何的疼痛,他睁眼,脚下光波的余韵还在外散,自己却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