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9.189:凶残白檀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王?”字刚吐出, 对方突然停下,像便秘一样阴了脸, 半天到底改了口, “老大,你醒啦?”

    黑虎没应声, 扭头看房间摆设,他很确定自己现在还活着不在地狱,这分明还是他在王居八楼住的房间, 之前破碎的玻璃被重新更换,一切看着毫无变动。

    他口一张, 声音沙哑的不行, 吞咽了口唾沫,终究努力出声问道:“其他人?”

    辛头鼻子动动,眼睛一瞬就红了, 哽咽着声音道:“老大, 没事, 大家都没事。”

    黑虎缓了口气。

    “老大!”辛头坐到他床头来, 视线坚毅的看着他, “大家都知道是您救了我们, 若是知道您醒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只是……他们现在还不能来看您。”

    “我知道, 咳咳。”看着窗外日光, 黑虎表情沉静。

    辛头几次想张口,又闭上。

    闻人诀的手段太过难测离奇,谁知道他们现在说了什么,对方会不会立马知道?

    那天名册上的名字他们事后一个不少的对了,还真是全员名字,一个没少,一个没冤枉,让人毛骨悚然,就像从一开始谋划闻人诀就在旁边盯梢了一样。

    他们几人分开暗反,人员联动名单没有一个人知道全部,可闻人诀倒似比他们知道的还详细点。

    半天之后,辛头都有些昏昏欲睡了,黑虎又突然开口:“我昏睡了多久?”

    一个机灵醒过来,他立马回道:“三天。”

    闻人诀的手段不止震慑了黑虎这帮人,连着向阳、余刚、吴豆三人也一样,他们是直到最后关头才接到命令行动的,之后的一切看来,闻人诀就似早就清楚对方的一举一动了。

    这也给了他们一个警醒,以后千万别再随意揣测主上的行为,更别有欺瞒主上的心思。

    闻人诀就似不清楚底下人的纷杂心思,事情暂告一段落后,他又宅回十楼。

    没有面对其他人时刻意柔和的表情,闻人诀一个人呆着时,神色很是阴沉,“能不能感应出我体内神眼的异动?”

    房内没人,他在和维端说话。

    维端静了会,“这世上也没有生物吞噬过神眼,更别说擅自对神眼的能量进行监测,万一神眼暴动,我可就没了!”

    神眼可不是什么晶核体,可以融合宇宙万般能量之物,就可以消融万般能量,一个不慎,他连能量带程序都会被解体分散,那他可就“死”了!

    它惜命!

    闻人诀神情很是阴霾,若有其他人在场,必然会被他此刻的神情骇到。

    他最近老是心悸,这就罢了,还三五不时的突然虚弱,不是说连路都走不动的那种,而是忽然恢复到吞噬神眼前的体力和反应速度。

    这次可以清晰掌握黑虎他们的一举一动,靠的是天眼,可天眼和维端再好用,不如他自己掌握力量来的踏实。

    他现在,恐怕连向阳都打不过。

    再过两天黑虎已经可以下地活动了,辛头这几天都候在他床头,便也三五不时说会话,辛头说真搞不懂闻人诀在想什么,之前不杀他们就很奇怪了,现在他们造了次反了,对方还是一个没杀,真不知道到底是前所未有的大度,还是有什么打算。

    黑虎隐约听出他话中的不安,和稍微带点的感叹。

    毕竟辛头这次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哪里知道闻人诀就又一次放过他们了呢。

    说不上是不是感动,可到底对闻人诀有了复杂的感情。

    黑虎要见闻人诀,没有任何人阻拦。

    当护卫队员替他推开门,他走进去时还愣了愣。

    因为一切跟事情发生前的那次见面如此相似,只是闻人诀这次是侧身对窗坐着,低着头看书,手边放着倒好的红酒,前边有几盘瓜果。

    黑虎挪动脚步走过去时突然想起那次会面。

    现在想来,闻人诀那次是在给他机会,让他说出准备做的事情。

    可惜……他当时鬼迷心窍以为自己会成功,平白受了之后的磨难和屈辱。

    但他怪得了谁呢?

    他不但没法怪闻人诀,甚至还应该谢谢闻人诀没杀他,更应该感激涕零对方连他手底下的人都一个没动。

    可平白受了那样多的屈辱和心理上的一种毁灭,知道闻人诀早就冷眼看他们作死甚至纵容最坏的结果出现,让他全然只有感激,不可能。

    他和辛头那帮人一样,现下对闻人诀是爱不起,恨不得。

    感情很复杂。

    闻人诀低着头,把斟满红酒的高脚杯推向他。

    黑虎打眼看,这杯酒是早就倒好的,闻人诀像是猜到他会来。

    他坐下,看着闻人诀发心,沉沉叹了口气。

    闻人诀抬头,看着他神色有些古怪,气道:“怎么?我倒的酒就这么难喝,还没喝你就先叹气?”

    黑虎听着他貌似生气其实亲和的话,又是一愣。

    这可以说算是他“背叛”后第一次见闻人诀,万万没想到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和他背叛前一样,莫名其妙的亲切随和。

    可自己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晚上的经历。

    浑浑噩噩中看清的,闻人诀那淡漠至无便显得毫无人性的瞳孔。

    没有生气暴躁狠辣,可那种眼神扫过他,黑虎觉的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同是一个人的声音,一样的轻声细语,可那晚和今天截然不同,那晚上他耳中听到的每一个字都阴冷入骨,足以让他这两天缕缕从梦中惊醒。

    看黑虎盯着自己发愣,闻人诀也不介意,重新低头翻过书页,往下看。

    良久,黑虎似乎回过神来,恭敬的请求示意:“王,不知您可否放我离开十八区?”

    他是想明白了,权势地位顷刻间就会灰飞烟灭,只要能留的命在,日子过的苦些都无所谓,他想活着,如果闻人诀真的大度的不打算杀他。

    他打算以后好好生活。

    听着他的话,闻人诀头都没抬,大概刚好又看完一页,指尖捻起翻过去,眼睛还在书上没离开,口中缓缓应了句,“你怎么还这么天真?”

    黑虎苦笑一下,但没发出声音,他看着依旧低头的闻人诀,心中暗道就该如此,怎么可能留着自己一条命,却只为放他走。

    只是不知道,自己会迎来怎样的命运。

    他静默着等闻人诀的审判,然而半天过去,对方还是自顾自的看书。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书页翻动声,在他有些坐不住的时候,闻人诀突然开口说:“喝酒!”

    “啊?”黑虎真是突口而出的惊叹,根本无法压抑。

    等半天就等了句这个??没有办法,他只能伸手拿过酒杯,一口而尽。就怕对方再等上半小时,又来句喝酒。

    好在闻人诀这次没让他久等,在他喝光杯中酒后立马开口说:“回去吧,这几天耽搁下来一堆文件。”

    “啊?”他发誓他真不是故意又来次相同感叹的,纯粹还是无法压抑。

    终于合上手中书,闻人诀抬起头,神色认真的看着他道:“第一次我要你一个承诺用来换你手下人的命,我要的是你的王位。这一次我同样要你一个承诺,用来换你自己的命。毕竟那天晚上你所磕的头,换的都是别人的命。”

    “我自己的命我当然得换,我的这第二个承诺,您要什么?”

    “你的忠诚。”

    没再让人进入茂林,闻人诀对剩下的人手加紧培训,让维端挑出一套神裔们用来强身健体的步伐教给他们。

    把自己关在房里,进入‘识’的沉定状态,他试图去沟通在体内的神眼。

    只是没有结果。

    有人急匆匆敲开他的门,吴豆在外露出有些紧张的表情,慌道:“主上,十五区来人了!”

    就说十五区的王,挤出自己的部分家当,好不容易和十七区的家族谈妥买两辆坦克,他是见识过那铁盒子的威力的,让他垂涎三尺,虽然价钱贵的离谱,不过他是打算买回来就让手下的人拆一辆研究研究,看能不能折腾出自己的坦克,还有一辆,他打算开出去好好过把瘾。

    哪里知道人左等不回,右等不回,打电话到十七区相询,却说人从没来过。

    他第一反应就是不信,接着就是愤怒。

    怕是黑吃黑了不认?

    发动所有在十七区的人脉暗下追查,结果……人还真就没到过十七区。

    这下他懵了,难道真是在路上不翼而飞的?怎么可能,三百多人呢,全是自己护卫队中的好手,平时好吃好喝全部资源的伺候着,人还真能不声不响的全没了?

    去的时候就是从十八区的茂林横穿,他压下火气又派出了批人,顺着踪迹一路找去,别说,耽搁了段时日还真让找到了,只不过连着车和人全部被烧掉了,只剩下碎片和残骸在坑底诉说着不幸。

    不是死于猛兽异形之手,这种毁尸灭迹的手段只有同为人类。

    接到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让人抄起家伙,准备干仗。

    好在手底下还有能够劝住他的人,让再好好查查,冤有头债有主,总得知道是谁干的。

    这一查,了不得!虽说被毁灭过痕迹,可他手下不缺探查的好手,踪迹一路指向十八王区。

    十八区谁有能耐拿下他三百多人的护卫队,加上他的那个左右手,阿兵。他深为倚重的人,不为那几箱子的钱,单为这个人,他都得讨个说法。

    在你地盘出的事情,虽说你也没邀请我往那走,但一切踪迹指向你,怎么的,你十八区也得给我个交代。

    气势汹汹的,他原想自己出马来找个场子。

    但又被手底下的人拦住了,于是一挥手,组织起区内的大家族和部分战队,携着弹药、炮、筒,三千多人百来辆车子,从沙南茂林中的“大道”就来了。

    沙南茂林中散居着不少村落,这些村落都有自己的狩猎区,狩猎区内猛兽异形比起茂林其他地方少很多,经常被清理,村落大多靠近大道而居,但凡有人从沙南茂林走,往大道经过安全性最高。

    就因为走的是大道,沿途来路过不少村庄和商队,浩浩荡荡,消息一下就走出去了。

    这样大的排场冲着自己过来,十八区的王又不瞎不聋,早知晓动静了,没等人过来就让查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就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一般势力哪敢碰一区的护卫队,十八区的王,黑虎是这样想的,作为十五区的王想法肯定差不离。

    黑虎觉的这个黑锅,自己是背定了。

    虽说沙南茂林很大,自己的王区根本看管不过来,有外人进入也很正常,可不声不响,心狠手辣一次做掉对方半个护卫队,且据探查的人说,现场挣扎痕迹并不多,怎么也得是多过对方三倍的人手,才可这样轻而易举吧?

    沙南茂林周围,除却十五区,就是居中的十八区,侧面的十七区,可这次十五区就是和十七区做的交易,也给了十七区的王足够多的孝敬,人家也没道理大老远的跑到半道上,截杀你啊。

    难道是和自己做交易的那个家族的仇家,为了阻止他们的交易?

    十五区的王和底下人一讨论,没可能啊,人家压根凑不出千多号训练有素的人!

    而且根据毁尸灭迹和现场打斗痕迹来说,那批人对茂林极为熟悉,想来想去,怎么的也属十八区的王最可疑了。

    可问题是,黑虎确实没干过啊!

    十五区的王闹出这样大的动静,压的他头上无光,他要真做过服软还没什么,可压根没做过的事情,不搅得他没脸吗。

    这一想,也不是滋味了。

    问过手底下有能耐的几个大家族,人家异口同声也说没干过。

    再去查区内的小帮派?

    别闹了!十五区王外派出来做交易的那支护卫队携带的武器不是玩具!

    就一般的小帮派还不够给他们送菜的。

    那是故意找借口要向自己发难了?

    黑虎和几个心腹一商量,又有些不肯定,人家护卫队确实是死光了,就为了找个借口找事?

    这成本也太大了不是?

    难道是有不知名的势力崛起了?故意挑拨十八区和十五区的矛盾?

    那也没听说啊,两个王区都是长年扎根在沙南茂林周边的,真有什么新人崛起,哪里能逃过他们的耳目。

    看样子真有什么是说不通的,可再怎么说不通,黑虎听着电话里人家探查到的消息,也是来了恨了,你好好派人过来说不行?

    非得闹出这么大动静?

    我黑虎怎么跟你服软?

    十五区的王倒也不至于愤怒到要不顾一切了,真想打仗,也不会只派出三千多人,起码头顶的飞艇就该来扔炸弹了,他那纯粹是泄愤,让十八区吐出那些可疑的,可能的凶手。

    如果真是十八区的王指使的,他就算不交出自己手底下的势力,怎么的也得推出区内其他家族来给他泄愤,多少弥补点损失。

    黑虎手底下不是没人想到这些,一说出,就见自己的王脸色黑的已然是要炸了。

    其实一开始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黑虎还有点儿小开心。

    为啥呢。

    不为啥,因为他也想买十七区倒腾来的那些坦克,可问题是,人家不卖啊,一个劲的要价,他十八区穷啊,三天两头应付茂林中的兽乱,哪有几个身家。

    好嘛,贱兮兮的,十五区和十七区玩上了,不带他,活该给人晃一枪。

    人死光了?钱还都没了?哈哈哈,他这幸灾乐祸的心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都要开舞会庆祝了好嘛。

    没等高兴多久呢,人家转头找起自己麻烦了!

    凭什么呀!你倒霉我高兴还来不及,让我替你承担损失?别说我没法跟手底下人交代,就凭我这小情绪,老子也不伺候你!

    钱没你多,武器装备差点,可论战斗素质和打战能力,我黑虎还真不怕你!

    他虽出身贵族有些家底,可能当上一区之王,那也是靠拳头一场场干上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