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4.194:不出所料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他吃过咕咕鸟的肉, 很不错,比起大多数兽类的肉来说要鲜嫩些, 依自己的隐蔽能力也不至于惊动它们, 他是故意的, 倒不是不想捕捉, 而是做不到。

    咕咕鸟虽然胆小只吃些昆虫,但它两脚落地站着比自己高出两个头, 一双腿的力道也不容小觑,足够踹断他的肋骨, 闻人诀不想做这个尝试,只好故意惊走它们。

    但尾随它们而来的齿兔,他却不准备继续放过,齿兔个头不大, 但足够自己饱餐两顿。齿兔的原形大概是地球古老种兔子中的一种, 自从“星坠事件”后,地球很多原来的物种都消失了,而随着辐射的影响, 更多留存下来的物种为了生存, 都产生了变异, 或者说进化。

    齿兔就是其中一种, 虽然个头变大, 皮毛也变的更厚实, 但消化能力似乎被减弱, 不能直接吞吃食物,只能吃些动物的粪便,这当中尤其喜爱吃咕咕鸟的,经常尾随咕咕鸟群行动。

    现在这些咕咕鸟的粪便都是新鲜的,闻着味道的齿兔一定会随机而动,毕竟等会大雨就下了,它们也不爱自己的皮毛被沾湿,趁着雨落前饱餐一顿很重要。

    闻人诀要做的就是静心等待,就在他的静默中,远处几个灰色的毛团已经蹦跳着过来,他不知道地球的古老种兔子蹦跳能力如何,但齿兔一下跳跃的距离足有数十米,只要没能一击得手,就会丧失机会,并且受惊的齿兔将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

    他刚才倒上的那些液体,虽能迟缓下齿兔的行动,但也仅是如此而已。

    他还必须万分小心,闻人诀透过灌木的眼睛狭长又透着捕猎者绝对的冷静,眼睁睁看着一只齿兔在他身前停留会又蹦跳开,丝毫不为所动,再等了会,有一只个头小些的齿兔蹦跳到了他身前,闻人诀右手轻轻从腰间抽出匕首,眼睛却依旧死死盯着目标,半身前扑,开始蓄力。

    那只被他盯上的齿兔相比起刚才那只和其他在这片地界找寻食物的齿兔要来的小些,齿兔虽然在专心吃东西,但脑袋上两只长耳朵还是警惕的立着,闻人诀身型微动,却是一丁点声音都没发出。

    那只齿兔刚咀嚼完一块鸟粪,后腿轻用力准备跳到旁边去,却因为脚下踩着的液体微迟缓了下,闻人诀一直锋利的目光突然紧束,如蛇瞳般,身型却比蛇还快三分,待能看清动作时,已见他一手按住齿兔的脖子,另一只手上握着的匕首早已经狠狠刺进齿兔的腹部。

    那齿兔就算吃了这一刀,依旧力道不小的蹦跳起来,闻人诀几番压制,可还是掀的他一个四脚朝天,但就算如此,他依旧死死用胳膊压制住齿兔,同时在下的手更用力往边割裂,齿兔腹部是它最脆弱的地方,随着伤口的变大,血液流的越发快。

    旁边的齿兔群早在他跳出后四散逃开,那只足要他两手抱,才能移动的齿兔在受伤后还足足挣扎了三分钟。闻人诀眼瞳冷漠,嘴唇却非常倔强的抿着,死死按住身下的食物,没有一丝犹豫。

    终于,齿兔挣扎的动静变小,他才放松了死死圈紧齿兔脖子的左手。

    他现在的身体非常虚弱,刚熬过场病痛,身体还没有缓过来,刚才有一瞬觉的自己会压制不住齿兔,而齿兔一旦脱离了自己的禁锢,它的两只长牙完全能够咬穿自己的手掌。

    果断用力拔出插在齿兔腹部的匕首,站起身来,并没有去看地上已经没有动静的猎物,闻人诀先拎起衣袍一角狠狠擦拭刚才磨蹭上地面的脸,用力之狠像是要活活从脸部剥下层皮来。

    原来刚才打斗间,头上罩着的连着衣袍的头罩早已滑落,他先狠狠擦拭干净了脸部,又蹲下身子把匕首上的血迹仔细在齿兔毛发上擦干净,万分小心重新藏好匕首,又出奇慎重的重新戴上头罩,这才一脚踩上齿兔尸体,低垂着脑袋静默了会,头罩遮掩下,没人可以看清他此刻的表情。

    这种貌似哀悼的静默只有一分钟,时间一到,他像是突然被上了发条,速度极快的重新蹲下身子,从脚底抽出块被打磨的极薄的铁片,动作熟练的给齿兔剥皮放血,只用了五分钟,原地的齿兔尸体就变成了一块整齐的皮毛和两份肉块。

    把皮毛绑缚到腰间,铁片插回鞋底,拎起那两份肉块,他转身寻了个方向快速奔跑起来,狂风已经到了,百米高的大树顶端被刮的纷纷落下树叶和一些被折断的枝干,再高处,云层中有闪电出没,还有稍显沉闷的“轰隆隆”雷声传来。

    雷电在云层中如龙般隐没出现,天际远处如被罩了黑色布袋,一路的黑暗压过来,凡被黑暗遮盖的地方泼水般的雨水已经落下。

    他在用自己所有的力气和速度奔跑,不只为这即将到来的雷雨,也因为自己才在身后宰杀分尸了一只齿兔,这片茂林极大,占了“十八区”三分之二的面积,林中更是有数不清的变异生物,血腥味会引来一些恐怖物种的聚集。

    虽然他和大部分猛兽都惧怕雷电,但林中从不缺在雷雨天出来活动的危险生物,虽然在此建立“十八区”人类聚集地已有三百余年,但到今天为止,人类所能踏足的地界也不过是聚集区周围和茂林外部一小部分区域,这茂林深处究竟还潜伏着什么危险存在,没人知道。

    闻人诀的小心没错,他才跑远,他刚才宰杀齿兔的地方就慢慢游滑来尾足有二十米长,他两个腰身那么粗的银灰色大蛇,那蛇弯曲成不可思议的s形,一半身子还在灌木中,一半身子盘曳到了那小块空地上,脑袋仰在半空,似乎嗅了嗅,突然下落搁到了一滩血迹上,大嘴无声张开,吐出两只蛇信,分朝两个方向“梭梭”发出声响。

    而后蛇头再次仰起,身子软滑一曲,已是找准了一个方向,快速向林中滑行而去。

    闻人诀虽然放干了齿兔的血,但皮毛上多少还是沾染了些,现在没有时间清理皮毛,他只愿等会雨落后,能够冲淡这股子腥味。

    但他的奔跑并不是盲目的,不过一会,他就如愿在奔跑途中见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东西,香禾樟的叶子。

    这种长条形中间有叶骨,两边条形状组织的叶子正是他现在想要的,这种叶子一片遮盖在脑袋上就能够遮挡雨水,但闻人诀此刻显然不想这么干,他动作很快的使用巧劲顺着叶子的脉络方向折下叶子,用一片包裹起肉块,再摘了一张包裹住了腰间的皮毛。

    他平常就习惯在自己的活动区域记下这种树木的位置,在林中想要生存,就最好不要带上血腥味,香禾樟的叶子能够很好的遮掩掉血腥味,并且这种叶子的味道大多数野兽都不喜欢,因为它并不如它的名字那么香,相反有些刺鼻的难闻,对于嗅觉比人类灵敏太多的野兽更是如此。

    只不过这种叶子摘下的时间一旦久了,味道就会淡去,作用也就没了,否则闻人诀倒真想摘些常备,摘到想要的,他再不用绕路,而是直奔目的地而去,虽然头顶树冠茂盛,但那样大的雨,还是能够透过树冠层彻底浇湿他,并且不知道这次的雨中是否带些不好的物质,虽说此前并未出现什么异常。

    可这个世界,本身一切都不该再用常理推测,虽然最剧烈的变动期已过,这些年地球稍微平静了些……

    但也只是稍微……

    在他有些喘气困难的时候,前方地势慢慢高起来,林木稍微稀松了些,他跑过的地方出现了数个红色泥土堆积的小山坡,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孔洞,这地方他显然非常熟悉,奔跑的速度一点不减,快速绕过那些像是人造物的红色山头,最后停留在一处崖壁缝隙处,侧着身子躲了进去。

    他现在可以好好的准备休息了。

    肯定看不见自己采摘过香禾樟的地方,有一尾长蛇尾随而来,到了那地,却似失去了方向感,无奈盘旋一圈,终究悻悻而去。

    闻人诀找的那处洞口极小,便是他这样瘦弱的身子也得侧着身子才能进,但再往里侧移了几步,这处缝隙豁然开朗,深能有五米,横向距离也足够他躺直睡觉了。

    洞中他上次留下的粉末还在,闻人诀放下身上背负的东西,几乎他前脚刚进入山壁,后脚瓢泼大雨就落了下来,他转头在那处狭窄缝口洒上粉末,这才回到放置东西的地方。

    这处地方是他无意间发现的,外头的那些红色山坡并不是自然形成也不是人为的,而是巨蚁位于地面的巢**。

    这处石山位于一大群巨蚁巢**中,本该是他避之不及的地方,却因为有那药粉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反而成了野外最安全的地方。

    那粉末是由多种植物磨合成的,对驱逐巨蚁有着非常灵验的效用,而这种个头有他脑袋大的蚁类单只并不足以对他构成危险,然而一大群巨蚁的出没,足够让再大再凶猛的野兽避让。

    没有一只凶禽,愿意自己被分尸。

    闻人诀靠在树后,先伸手抹去脸上血迹,而后开始平复呼吸,安静等待。

    片刻后,子弹密集声稍弱,他突然窜出,如一道鬼影,双手往后伸直,上半身完全向前探出,低腰成九十度,闪身到了一个趴在地上射击的大汉身边,那大汉没想到他的速度如此之快,来得及起身,就被他路过时一脚用力踩碎脖颈。

    手一抄,从地上捞起□□,闻人诀双手端起,对准身前草丛,学他们的样子,扣动开关,子弹嗖的成串扫出,他赶忙双手移动,让子弹成片扫射起来。

    可惜,没什么准头。

    分明知道敌人在哪里,枪口对准却还是无法击中。

    “啧。”倒也没扔下枪,闻人诀脚尖一点,人就凭空跃出几米,在被子弹激起的沙土中几个起落,人就到了向阳躲藏的山石边,抛出手中□□,躲藏中的男人本能接过。

    闻人诀没想再躲起来,眼也不看他,脚步在原地左左右右踩踏,如跳鬼舞,姿态轻松的躲闪子弹,口中问道:“会用吗?”

    显然那些人也看出闻人诀的诡异之处,正常人类哪能在如此枪林弹雨中来去自由,还能击杀敌人?他们放弃了用机关、枪成片扫射浪费子弹的行为,改用□□,精确瞄准,枪枪毙命。

    接过枪,向阳忍住伤口的剧痛,双手端起,做了一个瞄准射击的姿势,试着扣动扳机,“砰砰砰!”随着他的动作,一串子弹射出,枪的后坐力撞回他胸口,痛的他倒吸好几口凉气,伤口的血渗出的更多了。

    “没用过!”他回答身边如鬼魅般的男人,又突的转身把枪口伸出山石架起,扭曲着脸,再一次扣动了扳机,道:“但可以一试。”

    闻人诀侧身躲过一颗冲着自己胸口来的子弹,听向阳扫射出去的草丛中响起惨叫。

    他挑眉,脚步一顿,身型再一次冲出。

    大概真的是有天份这种东西,让他不得不服气。

    再一次响起的机关枪成线扫射在他身前的泥地上,阻碍了他前进的步伐。

    闻人诀皱眉,虽然自己的视力听力体力嗅觉都有了进化,但面对绝对的阻力,他还是感觉到了无力。

    身后跟着响起枪声,挡在他身前的子弹立马消失。

    一个纵跳,闻人诀的人瞬间拔高,再落地时,在地上滚了一圈,匕首已从另外一个男人脖颈上刺入,拔出,鲜血“滋滋”的向外喷涌,他单手握着的匕首上却没有沾染一丝血迹。

    一脚踹开尸体,闻人诀又一脚踢在身旁一棵并不粗壮的大树上,从离地四五米高的枝桠上摔下个人,那人正摔的七晕八素,还来不及清晰视线,闻人诀就下蹲身子,匕首准确扎入对方心脏。

    身后协助他的枪声转换了方向,闻人诀扭头看一眼,就见向阳居然端着枪冲了出来,学着那些人的样子趴伏在地,子弹扫出后不意外的再一次响起惨叫。

    闻人诀跳到木板车上,一脚踹下个箱子,里面满载的晶核体散落一地,他拎起两个推车的男人“啪!”一声,让他们面对面相撞,两个男人一个嘴一张吐出几颗牙,另外一个口鼻流血,直接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