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5.195:心底憎恶
    有谁最能代表十三区,且又不失对三区联盟的郑重和尊重?闻人诀早想过这个问题, 一般的部长还不够格, 起码身份上不够, 毕竟闻人诀邀请的是占佩, 就算对方不能亲自前来,也不应该随便安排个下属过来。

    问题是, 占佩会来吗?

    联盟关系虽然还在,但前线早就陷入僵局,没人说的清下步两方是否还能心无旁骛的合作, 这种时候来十七区参加生日宴,显然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可是不来?

    那也不行, 毕竟两边目前还是合作关系,又一直挺愉快,彼此并没有撕破脸。

    刚在车上时,闻人诀还在推测两方到来的时间,虽然只邀请了十三区的王,但十九区那边也不知从哪里听到消息,居然主动派出代表来为他庆贺,这点不只是蓝岸等人感到意外,就连他收到消息时, 都征愣了一瞬。

    十九王区的位置在十区还要过去,都快出了东南地界, 可以说和三区联盟更是一点关系牵扯都没有, 这个时候上赶着来攀交情未免奇怪。

    可不管怎么说, 来者皆是客,在坦言目的之前,还得好生招待。

    “闻人诀……”因为蓝岸这帮人迎上来,闻人诀调转了方向就跟他们往会议厅走,在感觉到身后的拉拽力道,他扭头,就见一直沉默跟在脚后的白檀,一手拽住了自己衣角。

    “……”没开口,闻人诀目光落到对方脸上,这人一路上表现的老实,现在是怎么了?

    梗着脖子抬着脑袋,正眼睛暗红的瞪着自己。

    他一停下,一众人马全部止步,纷纷站在原地默默注视着,没人敢发出声音。

    白檀有些胆怯,毕竟被场中三四十号人齐刷刷盯着,那感觉很不好形容,尤其当中有数道目光,异常犀利。

    蓝岸漫不经心扫视着白檀,炎振则多了几分审视。

    其他高层也都沉默着打量,不少人眸光深处掩藏着不耐。

    “红颜祸水”很多人心中一时冒出这个词,但敢多嘴一句的半个没有。

    闻人诀没说话,他知道会议厅中肯定还等了批人,毕竟手下人对他的用意完全摸不着头脑,而他对生日宴的安排也从未干涉过,如今肯定有相关的大事等着他定夺。

    拉拽着自己的手正慢慢虚软,闻人诀低垂视线,看那五指逐渐松开,白檀高昂着的脑袋也微微垂下去一些,少年似乎对周围的视线感到不安,在扭头四顾一圈后,两步靠近他,低着声音:“我想跟你谈谈。”

    “哦?”挑了下眉,闻人诀有点意外。

    他本以为能够就此含糊过了这坎,白檀会更高兴。

    但看人垂头丧气又带着份小倔强的样子,一时倒还真对他想说的话感到好奇。

    抬头扫视过下属,他扬声道:“先去会议厅等着。”

    命令下,所有人都动起来,蓝岸先带着一帮人离去,炎振落后几步,忧心忡忡的盯了他一眼。

    “好了,跟我走。”

    白檀就算站直了,也只到他下巴那么高,现在低垂着头,闻人诀更是把他发心的漩涡都看了个清楚,看周遭下属退去,白檀却还傻愣愣站着,他不得不出声提醒。

    “嗯。”松了口气,白檀抬头看周围人都走干净,眼中的神色立马活过来。

    闻人诀不再多说,带着人往就近的房子走去,推开门后,在上位坐下。

    白檀跟着进来,他先前虽在王居呆了数月,但一直没太走出过自己住的院子,现在进的这小院,他先前就一次也没来过。

    进门后先抬头观察,在上座的位置上呆了片刻,眼珠转动起来,上前的动作顿了顿。

    他是想找个位置坐,结果发现这客厅中除却上位的一张椅子,下边全是左右摆放着的侧位,很不舒服。

    皱了下眉,他没多说什么,撅着屁股去挪动下面的一张木椅子。

    闻人诀眯眼看着,人先说找自己有话说,结果进了房间后不慌不忙的观看,半天后又去挪动了凳子。

    “他到底想干嘛?”维端不满,它跟蓝岸那帮高层的想法一样,觉的闻人诀不该把时间浪费在白檀这种人身上。

    无声摇了下头,闻人诀没开口。

    因为他也在看,他也不是很能理解白檀的脑回路。

    白檀以为那椅子很轻,因为都是雕刻空的花朵,哪里知道真搬动起来这样重,他不知道除了靠背,其他地方都是实木的,而且还是异常坚硬的磐栗树所制作,哪里是他小胳膊小腿,能够轻易移动的。

    可是都拽了一半了,再放弃岂不难看。

    他死咬着牙齿,撅着个高屁股,一寸一寸的挪拖。

    闻人诀在上首坐着,一开始还颇认真的打量,后来也明白了他想干嘛,再看他动作又觉的可笑。

    他没维端那么暴躁,老神在在的翘起二郎腿,眯着眼看人艰苦挪搬。

    下边伺候的奴仆很快把茶水送过来,虽然这进小院落平常没人居住,但同样有专门安排在这边打理的人。

    送来了茶水,闻人诀就更不急了,拨弄着杯中茶梗,他虽没喝,但也兴致颇高的捧着。

    白檀不知道自己愚蠢的动作娱乐了人,在满头大汗后终于把椅子挪到闻人诀正下方,转了身子,找了个最霸气的角度,他一屁股坐到上面,目光凌然的望着闻人诀。

    闻人诀:“……”

    虽然架势摆的不错,但气场实在是不足。

    白檀可能也意识到这个问题,虽然他也想居高临下的蔑视一眼人,但马上就发现,他就算坐在了正下方,高度也比上头的闻人诀矮啊,这也就不论了,关键自己现在满脸的汗水往下流,他是擦不擦?

    等人装腔作势完,闻人诀的身子微微往前趴去,手肘撑在自己翘起的二郎腿膝盖上,下巴搁在上头,心平气和的盯着白檀,他猜想人应该准备开口了。

    白檀不负他所望,在“咳咳”咳了两声后,庄重开口:“虽然我私自离开王居是不太好,可是闻人诀,咱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你没有道理要一直关着我。”

    “哦。”闻人诀平平应了声。

    他算明白前头铺垫那么多是想说什么了。

    白檀这人倒也不算孬到家,这是准备为自己争取来了?

    有点意思,他纵容着,“你继续说。”

    “对吧,你是个讲道理的人,应该也觉的我说的有理,不说声谢谢再见就走,我很不对,但是一码归一码,你之前关了我两个多月,那样也是不对的。”白檀夸夸其谈。

    闻人诀诚恳的“嗯。”了声。

    白檀更来劲了,他理了理自己心中的想法,突然有些咄咄逼人道:“你留下我,一定有想法,你不妨说说看。”

    看人一副谈判的架势,闻人诀半点恼怒都没有,反倒因为看穿对方的强作镇定而在心中发笑。

    带着点笑意,他好脾气道:“白檀,你见到过外面的世界了,这是一个怎样的地方你应该多少了解一些,你觉的,仅仅凭借你自己的力量,你可能回到星际联盟中去吗?”

    白檀张嘴想逞强,但对着闻人诀黑沉目光,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

    收起声音中的笑意,闻人诀认真道:“先不说人类活动区外那些异形和猛兽,遇到它们,你能有什么生存资本,单说在人类聚集区遇到点危险,你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声调缓慢,闻人诀继续道:“我希望你明白,不是每次都能有这样的好运气。”

    “你想说什么?”实力代表一切,白檀气弱了些。

    闻人诀居高临下扫视着人,不再多说废话,直接道:“呆在我的身边,我答应你,在条件成熟的时候,想办法替你联系上星际联盟。”

    “你能做到吗?”白檀迟疑着,他在外边那些天不是白呆的,也打听了很多事,知道地球不仅是只能进不能出而已,这颗星球还是个完全封禁的场所,所有能够联络通讯外界的手段,全被销毁。

    表情沉静,闻人诀没回答。

    白檀在椅子上扭动着,像得了多动症一样,闻人诀看出他的不安,却未多言继续劝。

    半晌,像是终于下定决心,白檀站起来,对视着闻人诀问了句:“你为什么要帮助我,你想得到什么?”

    除了相信闻人诀,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白檀问过自己,单凭自己的力量,他能做什么?答案很可悲,因为就算成功出了十七区,外边的混乱世界,他生存不了几天。

    而且,自己的这副容貌,以前在星际中没觉的有什么,现在……却都成为了弱点。

    他没办法,只好选择相信闻人诀,可是人不能平白无故帮助自己,一定有所求啊。

    望着人黑亮双眼,闻人诀边往下走,便幽声道:“我要一道通往星际人类的门。”

    眨巴着大眼,白檀疑惑的问了句:“你的意思是到时候要跟我一起离开吗?”

    伸出一手摸上人脸,闻人诀笑笑,语重心长道:“所以你要乖乖以男随身份呆在我的身边,在这过程中,做好你的本分,不要给我招惹太多的事端,明白吗?”

    “那你也不能关着我,你要给我自由,我是人类,又不是动物!”白檀很快扔开上一句让自己似懂非懂的话,为日后争取起权利。

    闻人诀点头默许。

    白檀在得到满意的答案后,又确定了几句,终于乐颠颠的回去了。

    他知道闻人诀接下来还有事,自然不会继续呆下去。

    闻人诀双手覆在身后,注视着他离开的背影,目光逐渐冷淡,维端在心识中出声,带着点质疑,“您是不是对他太好了?”

    “茫茫宇宙中找寻到星际人类的位置,没了这把钥匙可不行。”白檀在时的温和全部消失,闻人诀嘴角上挑的角度诡异中透着森冷,黑瞳中满是毒辣,再不伪装的语气寒凉又无情,“没了从外打开的力量,套着地球的枷锁可破不了,不对他好些,难道要让他在联络星际人类时,多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他明白维端的意思,按照维端的思维,完全不用给个身份哄着人,囚禁起来就好。

    可闻人诀希望万无一失,最好能够妥善。

    “您好像很憎恶星际人类?”维端从他难得分明的情绪暴露中听出了什么。

    “谁知道呢。”没有否认,闻人诀收在背后的手垂到身旁,跨步向外走,到了门口,扭头对守着的亲卫吩咐了句,“让三十号到四十号以后负责跟随保护白檀。”

    “是。”亲卫点头行礼。

    闻人诀加快脚步往会议厅走。

    他的亲卫总共只有一百一十号,全部舍弃了姓名,以数字代称。

    个体实力的强悍,就算是区中掌权的部长们都深为忌惮。

    闻人诀的到来,只是帮着完善了宴会的一些最后定夺,对他的最终部署,还是没人知道。

    蓝岸和炎振清楚他的脾气没有多问,只尽全力办好这次的晚会,争取不出差错。

    因为长途而来,十七区为两边安排了时间休息,庆祝晚宴定在五天以后,在那天,整个王区都将陷入欢庆的海洋。

    闻人诀说了,这次得大办,而且还要办的奢侈隆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