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6.196:无形的手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往前走几步, 来到刚才那群咕咕鸟停留的地方, 弯身抓起了咕咕鸟拉下的粪便, 他两指搓了搓, 还有热度,又轻轻放置到鼻下嗅了嗅, 味道还很重。

    不自觉的习惯性眯起了眼睛,两指夹着的鸟粪被他甩下,从腰间掏出个用干葫芦做成的盛器, 打开塞子,弯下腰把里面淡黄色的液体沿着那些粪便洒了一圈。

    在抬头查探了四周后, 快速跑到一旁的低矮灌木中藏好,低伏着身子等待时机到来。他刚才倒在地上的液体是从一种小型食人花中取出的毒液,有麻醉的功效,最主要的是非常粘稠,足以让很多体积并不大的动物粘上,一时半会逃离不了。

    他吃过咕咕鸟的肉,很不错,比起大多数兽类的肉来说要鲜嫩些,依自己的隐蔽能力也不至于惊动它们, 他是故意的,倒不是不想捕捉, 而是做不到。

    咕咕鸟虽然胆小只吃些昆虫, 但它两脚落地站着比自己高出两个头, 一双腿的力道也不容小觑,足够踹断他的肋骨,闻人诀不想做这个尝试,只好故意惊走它们。

    但尾随它们而来的齿兔,他却不准备继续放过,齿兔个头不大,但足够自己饱餐两顿。齿兔的原形大概是地球古老种兔子中的一种,自从“星坠事件”后,地球很多原来的物种都消失了,而随着辐射的影响,更多留存下来的物种为了生存,都产生了变异,或者说进化。

    齿兔就是其中一种,虽然个头变大,皮毛也变的更厚实,但消化能力似乎被减弱,不能直接吞吃食物,只能吃些动物的粪便,这当中尤其喜爱吃咕咕鸟的,经常尾随咕咕鸟群行动。

    现在这些咕咕鸟的粪便都是新鲜的,闻着味道的齿兔一定会随机而动,毕竟等会大雨就下了,它们也不爱自己的皮毛被沾湿,趁着雨落前饱餐一顿很重要。

    闻人诀要做的就是静心等待,就在他的静默中,远处几个灰色的毛团已经蹦跳着过来,他不知道地球的古老种兔子蹦跳能力如何,但齿兔一下跳跃的距离足有数十米,只要没能一击得手,就会丧失机会,并且受惊的齿兔将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

    他刚才倒上的那些液体,虽能迟缓下齿兔的行动,但也仅是如此而已。

    他还必须万分小心,闻人诀透过灌木的眼睛狭长又透着捕猎者绝对的冷静,眼睁睁看着一只齿兔在他身前停留会又蹦跳开,丝毫不为所动,再等了会,有一只个头小些的齿兔蹦跳到了他身前,闻人诀右手轻轻从腰间抽出匕首,眼睛却依旧死死盯着目标,半身前扑,开始蓄力。

    那只被他盯上的齿兔相比起刚才那只和其他在这片地界找寻食物的齿兔要来的小些,齿兔虽然在专心吃东西,但脑袋上两只长耳朵还是警惕的立着,闻人诀身型微动,却是一丁点声音都没发出。

    那只齿兔刚咀嚼完一块鸟粪,后腿轻用力准备跳到旁边去,却因为脚下踩着的液体微迟缓了下,闻人诀一直锋利的目光突然紧束,如蛇瞳般,身型却比蛇还快三分,待能看清动作时,已见他一手按住齿兔的脖子,另一只手上握着的匕首早已经狠狠刺进齿兔的腹部。

    那齿兔就算吃了这一刀,依旧力道不小的蹦跳起来,闻人诀几番压制,可还是掀的他一个四脚朝天,但就算如此,他依旧死死用胳膊压制住齿兔,同时在下的手更用力往边割裂,齿兔腹部是它最脆弱的地方,随着伤口的变大,血液流的越发快。

    旁边的齿兔群早在他跳出后四散逃开,那只足要他两手抱,才能移动的齿兔在受伤后还足足挣扎了三分钟。闻人诀眼瞳冷漠,嘴唇却非常倔强的抿着,死死按住身下的食物,没有一丝犹豫。

    终于,齿兔挣扎的动静变小,他才放松了死死圈紧齿兔脖子的左手。

    他现在的身体非常虚弱,刚熬过场病痛,身体还没有缓过来,刚才有一瞬觉的自己会压制不住齿兔,而齿兔一旦脱离了自己的禁锢,它的两只长牙完全能够咬穿自己的手掌。

    果断用力拔出插在齿兔腹部的匕首,站起身来,并没有去看地上已经没有动静的猎物,闻人诀先拎起衣袍一角狠狠擦拭刚才磨蹭上地面的脸,用力之狠像是要活活从脸部剥下层皮来。

    原来刚才打斗间,头上罩着的连着衣袍的头罩早已滑落,他先狠狠擦拭干净了脸部,又蹲下身子把匕首上的血迹仔细在齿兔毛发上擦干净,万分小心重新藏好匕首,又出奇慎重的重新戴上头罩,这才一脚踩上齿兔尸体,低垂着脑袋静默了会,头罩遮掩下,没人可以看清他此刻的表情。

    这种貌似哀悼的静默只有一分钟,时间一到,他像是突然被上了发条,速度极快的重新蹲下身子,从脚底抽出块被打磨的极薄的铁片,动作熟练的给齿兔剥皮放血,只用了五分钟,原地的齿兔尸体就变成了一块整齐的皮毛和两份肉块。

    把皮毛绑缚到腰间,铁片插回鞋底,拎起那两份肉块,他转身寻了个方向快速奔跑起来,狂风已经到了,百米高的大树顶端被刮的纷纷落下树叶和一些被折断的枝干,再高处,云层中有闪电出没,还有稍显沉闷的“轰隆隆”雷声传来。

    雷电在云层中如龙般隐没出现,天际远处如被罩了黑色布袋,一路的黑暗压过来,凡被黑暗遮盖的地方泼水般的雨水已经落下。

    他在用自己所有的力气和速度奔跑,不只为这即将到来的雷雨,也因为自己才在身后宰杀分尸了一只齿兔,这片茂林极大,占了“十八区”三分之二的面积,林中更是有数不清的变异生物,血腥味会引来一些恐怖物种的聚集。

    虽然他和大部分猛兽都惧怕雷电,但林中从不缺在雷雨天出来活动的危险生物,虽然在此建立“十八区”人类聚集地已有三百余年,但到今天为止,人类所能踏足的地界也不过是聚集区周围和茂林外部一小部分区域,这茂林深处究竟还潜伏着什么危险存在,没人知道。

    闻人诀的小心没错,他才跑远,他刚才宰杀齿兔的地方就慢慢游滑来尾足有二十米长,他两个腰身那么粗的银灰色大蛇,那蛇弯曲成不可思议的s形,一半身子还在灌木中,一半身子盘曳到了那小块空地上,脑袋仰在半空,似乎嗅了嗅,突然下落搁到了一滩血迹上,大嘴无声张开,吐出两只蛇信,分朝两个方向“梭梭”发出声响。

    而后蛇头再次仰起,身子软滑一曲,已是找准了一个方向,快速向林中滑行而去。

    闻人诀虽然放干了齿兔的血,但皮毛上多少还是沾染了些,现在没有时间清理皮毛,他只愿等会雨落后,能够冲淡这股子腥味。

    但他的奔跑并不是盲目的,不过一会,他就如愿在奔跑途中见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东西,香禾樟的叶子。

    这种长条形中间有叶骨,两边条形状组织的叶子正是他现在想要的,这种叶子一片遮盖在脑袋上就能够遮挡雨水,但闻人诀此刻显然不想这么干,他动作很快的使用巧劲顺着叶子的脉络方向折下叶子,用一片包裹起肉块,再摘了一张包裹住了腰间的皮毛。

    他平常就习惯在自己的活动区域记下这种树木的位置,在林中想要生存,就最好不要带上血腥味,香禾樟的叶子能够很好的遮掩掉血腥味,并且这种叶子的味道大多数野兽都不喜欢,因为它并不如它的名字那么香,相反有些刺鼻的难闻,对于嗅觉比人类灵敏太多的野兽更是如此。

    只不过这种叶子摘下的时间一旦久了,味道就会淡去,作用也就没了,否则闻人诀倒真想摘些常备,摘到想要的,他再不用绕路,而是直奔目的地而去,虽然头顶树冠茂盛,但那样大的雨,还是能够透过树冠层彻底浇湿他,并且不知道这次的雨中是否带些不好的物质,虽说此前并未出现什么异常。

    可这个世界,本身一切都不该再用常理推测,虽然最剧烈的变动期已过,这些年地球稍微平静了些……

    但也只是稍微……

    在他有些喘气困难的时候,前方地势慢慢高起来,林木稍微稀松了些,他跑过的地方出现了数个红色泥土堆积的小山坡,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孔洞,这地方他显然非常熟悉,奔跑的速度一点不减,快速绕过那些像是人造物的红色山头,最后停留在一处崖壁缝隙处,侧着身子躲了进去。

    他现在可以好好的准备休息了。

    肯定看不见自己采摘过香禾樟的地方,有一尾长蛇尾随而来,到了那地,却似失去了方向感,无奈盘旋一圈,终究悻悻而去。

    闻人诀找的那处洞口极小,便是他这样瘦弱的身子也得侧着身子才能进,但再往里侧移了几步,这处缝隙豁然开朗,深能有五米,横向距离也足够他躺直睡觉了。

    洞中他上次留下的粉末还在,闻人诀放下身上背负的东西,几乎他前脚刚进入山壁,后脚瓢泼大雨就落了下来,他转头在那处狭窄缝口洒上粉末,这才回到放置东西的地方。

    这处地方是他无意间发现的,外头的那些红色山坡并不是自然形成也不是人为的,而是巨蚁位于地面的巢**。

    这处石山位于一大群巨蚁巢**中,本该是他避之不及的地方,却因为有那药粉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反而成了野外最安全的地方。

    那粉末是由多种植物磨合成的,对驱逐巨蚁有着非常灵验的效用,而这种个头有他脑袋大的蚁类单只并不足以对他构成危险,然而一大群巨蚁的出没,足够让再大再凶猛的野兽避让。

    没有一只凶禽,愿意自己被分尸。

    他忘了呼吸,如果不是胸腔中越来越火辣的窒息感催促他。

    慢慢的,动了动手指,眼睛缓缓睁开,瞳孔甚至还不能如常转动,在黑暗中,他又缓慢闭眼,半晌后,才再一次睁开。

    而后下垂着的脑袋动了动,姿势总算不再那么奇怪。

    识体进入神眼的过程很奇妙,就像回到了生命一开始的地方,广阔温暖,仿若整个被舒适包围,他在其中只成一缕渺小的,不是真实存在的存在。

    若不是足够坚强的意志力维持着识体的不消散,哪怕一个瞬间,不自觉的也会沉入神眼,那种感觉就像是,回到一切根本的地方,没有恐惧消亡,只是回归万物之母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