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9.199:暗潮汹涌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对于喜爱在夜晚出没的人来说,此刻才是他们一天精彩生活的开始。

    找到自己惯常蹲的地方, 席地靠墙坐着, 这处离大厅不远, 可以隐约听见闹声。

    昨晚已和乐人说过, 今晚不必再来。

    刚才有意往走廊侧边过, 贴着墙角, 看见地下室有人被带上来,双手锁在一起被前边的人拉着, 隐约听见锁链碰撞声。

    一切和预料当中的没有什么不同。

    接下来, 好戏就要上演了。

    后仰着脑袋,闻人诀一下下磕碰着墙,这是他的习惯,等待时,以此计时。

    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着,有歌女用蛊惑的声音唱着歌, 性感的舞女已在舞台中央扭起身子,忙碌的赌坊仆从穿梭在大厅中,浑浊的空气里弥漫着烟酒的味道,打扮风\\骚的女人走近那些赌桌,自动倚靠上赢的满面油光的大鱼。

    闻人诀在黑暗中半直起身子,活动了下手腕。

    赌坊大厅中有一部人被吸引了视线, 就见几个管事跟着个长相雄壮的男人走过来。

    那领头人穿着得体的黑色劲装, 手中牵着条链子, 链子被圈在一个跟在身后爬行的男人脖子上。

    地上爬行的男人身型也很高大,撑在地上的双手刀疤纵横,黑褐色的皮肤下可见血管突起跳动。低着头,头发散乱结块,爬行间晃动,遮挡住他整张脸,不少打扮华丽的女人见他爬行过来,掩着鼻子小碎步往后退。

    一股子恶臭从男人身上散出,不少赌坊的新客瞧新鲜,可大部分赌坊老客却有些见怪不怪,甚至还向身边奇怪的同伴介绍起来。

    “这是赌坊养的看门狗,隔段时间就得拉出来溜溜。”

    有人唏嘘,有人夸张的感叹,还有人目光冰冷打量后又移开,更多的人连一眼都未施舍,全身心的放在自己的赌局上。

    只有十来个散落在角落各种赌局赌盘上的大汉,目光隐晦落在被牵着爬行的男人身上。双眸渐渐赤红,却又不得不忍耐。

    牵着男人走的劲装男人迎面遇上了熟人,停下来对话,穿梭着的仆从托着酒给两人送上。

    “天元,还养着呢。”开口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挺着大肚子,眼睛困难的往下瞥,肚子太大,挡住他下看的视线,便微侧着脖子,斜起眼。

    模样虽丑陋,左右手腕上却都缠着性感美丽的女郎。

    天元嘲笑一声,举杯和男人轻碰,高脚杯却只沾了唇未喝,往后伸手,漫不经心的,把杯中酒一点点往趴在地上的男人头上倒去。

    中年男人见状,怪笑一声,待还要说什么,异变突生。

    角落里传出刺耳尖叫,接着便是“噼里啪啦”的子弹壳崩落。

    天元反应极快,一瞬就低腰避在一旁。

    可站在他对面的胖子就没那反应了,七八颗子弹一瞬扫在他身上,打的他肥肿的身子颤抖不已,直到射在身上的子弹停下,人才往后倒去,脑浆血液淌了一地。

    左右相缠着的女郎,一人跟着被打死,另外一个吓的抱头原地蹲下惨叫。

    赌坊能维持到今日,护卫们的素质肯定不差。

    虽子弹从四面八方响的激烈,但他们还是三三为队,进行包抄,更多的护卫听见动静后从楼上跑下。

    而那些疯狂的赌徒,不少人一开始竟然不躲避,只还死死盯着自己手上的牌。

    直到赌坊大门被“轰”的一声炸开,更多持着短\\枪的人冲进来,所有人才知道情况不妙。

    好运赌坊今天怕是麻烦不小。

    尖叫声更高昂了,所有客人都开始慌乱向外冲。可外间还有持着枪的攻击者在往里进,看见这群无头苍蝇般哄乱的人群也不手软,扫射的子弹一瞬就让其他还活着的人如淋血雨。

    天元翻滚到一张赌桌下面,听着外面动静,扒着桌布往外探看情况。

    在听见枪声响起时,闻人诀便站起了。

    可他没急着往大厅去,只站在黑暗中慢慢活动双腿。

    之后不过两分钟,枪声变的更发激烈,夹杂着绝望的尖叫和混乱的哭喊。

    楼上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闻人诀歪着脑袋,等那些杂乱的声音全部离去,才晃悠悠开始往外走,只是方向并不是大厅,而是楼梯。

    往日守楼梯口的人都不见了,动静这样大,赌坊所有的护卫都去往大厅了。

    听着那些尖叫和死前的呻\\吟,闻人诀一步步踏上楼梯,三楼有一个台子伸出在外,可清晰看到整个一楼大厅的情况。

    往日里,他想在楼层间自由行走可不容易,可今日走过来,很多房门都开着来不及关,探头往里看,没有人。

    许是所有人都跑楼下支援去了,顾不上别的。

    闻人诀到三楼高台的时候,有二十多号赌坊护卫正集结好往拐弯楼梯口跑,队伍中有人瞥见他,却顾不上问。

    也是,眼下一个穿着赌坊仆从衣服乱晃的大胆仆从,哪有底下越杀越猛的攻击者重要。

    他看着那些人慌里慌张的携着各式枪支跟自己迎面跑过,眯了眯眼。

    三楼高台上本摆放着几张小桌,现下有两张翻到在地,酒杯摔落成碎片,有瓜果掉落后还被人踩过,五颜六色的粘在地上。

    这处本是赌坊看场的管事们休息用的,足够的居高临下,可以清晰洞察整个大厅,却不至于跟一楼那样喧嚣。

    双手撑在栏杆上,闻人诀半个身子趴着,饶有兴致的打量起大厅。

    巨大的不可思议的吊灯被子弹扫到,砸落在大厅的赌桌上,厅门口堆叠着不少模样还往外冲的尸体,而大厅所有桌子下,角落边,全都蹲着瑟瑟发抖的客人。

    大厅正中央,一伙人借着柱子的遮挡,子弹扫射的那是你来我往。

    瞥眼细观,大厅四面,有赌坊护卫开始架设重机\\枪。

    刀戈这边的人身手都不错,虽人数少,可身手和枪法都不是盖的。

    虽然被重火力压制住,但枪无虚发,几乎一声枪响就能收割走一条人命。

    有几个人显然注意到了在角落架设重机\\枪的那些人,冒着危险冲出遮挡物,在被扫射覆盖的地面几个翻滚,间隙抬手就是一枪,打死重机\\枪后的枪\\手。

    只是这样清理的代价极大,扑出去四五个好手,能重新躲回遮掩物的就一两个。

    闻人诀移动目光,炎振呢?

    “哐啷。”一张黑色大桌忽的凌空飞起,砸向打斗中央,实木桌子被重力所伤,碎成几块,景象让场中枪声一顿。

    跟着凌空飞起的是一个男人身影,同样砸落在桌子落地的地方,摔在碎木之上,一时挣扎着却爬不起。

    场中枪声一时停歇,那男人在碎木上几次撑手想要站起却不能,这会子已让其中一边的人看清他面容。

    是天元……赌坊这边的人自然停止射击。

    后跟着扑出来的黑影带着锁链撞击声,让另外一边的枪声也跟着停下。

    闻人诀被吸引目光,侧身靠着木栏杆,一手从身旁的桌上,拿过赌坊管事们落下的烟和火,自顾自点了支烟,深深吸了口。

    这才继续往下看,很是好整以暇。

    缭绕的烟雾下,是炎振高站着的身子,他垂着结块的头发,让背着他的另一边赌坊护卫们看不清晰,只不过他没有停下来说话的意思,几步上前从地上拎起无力反抗的天元,一手抓着,另外一手狠狠一拳砸向对方面部。

    闻人诀靠在三楼,似乎都能看见男人嘴一张,吐出几颗白牙。

    天元身后的护卫们有些蠢蠢欲动,却碍着对方手中抓着天元而有些不知所措。

    炎振没被影响,一拳过后又一拳,打的是用尽全力。

    终于,赌坊那边有人按捺不住,不知从哪个角落处,有阻击手一枪射出,冲着炎振脑袋而去。

    几乎在瞬间,拎着男人的炎振就反应过来,手一抬,把人挡在身前,那颗从远处射来的子弹,就这么奇异的被挡在他身前的天元拦住。

    一切看着很不可思议,赌坊护卫那边一时更发安静,不知道一切是不是巧合。

    但到底没人敢再动,那一颗子弹被射\\进天元胸口,让男人抽了一下身子,睁开被打的乌青的眼,努力往周围看。

    炎振如扔死狗一般把人抛到一旁。

    站在大厅中央,双手用力一拉,怒吼一声:“啊!”

    就见半掌粗的手链从中间断开,这下他双手活动的更发自由。

    赌坊这边的人则全都目瞪口呆,这……还是人类的力量吗?

    那么粗的铁链啊,居然就从中间给扯断了?

    震惊停顿只是一瞬,赌坊的护卫们到底训练经历的多,看人把天元抛下,又扯断了制约自己的链子,那些架设好重机\\枪的汉子们快速瞄准,等待着一旁管事们下命令,就射出枪中子弹。

    重机\\枪不是想用就能用的,这种枪杀伤力极大,真射出去了,估计大厅中所有摆设包括墙就要废了。

    管事们都提着神呢,一边的天元心腹顾不得,一脚踹开个趴着的机枪手,自己趴下去,马上扣动了扳机。

    接着,更让所有人胆寒的事情发生了。

    几十颗子弹几乎一瞬扫向场中央的男人,可男人居然形如鬼魅般,全数避让了开去。这让那个扣动扳机的男人傻住,而后刀戈这边一个早在准备中的阻击手就把子弹送入了对方额头。

    炎振撩开自己额前头发,仰头大喝一声:“谁敢动?!”

    被他动作所震慑的管事们又一愣,一开始就在场中央的管事大部分被打死了,没被打死的现在也不敢开口,而其他后赶来的管事们,一开始还好奇这个衣着破烂形容狼狈的高大男人是谁,为什么要袭击赌坊,这下却全都明了了。

    明白过来后,不动声色齐齐瞥过一眼半死不活的天元,又打量起炎振奇怪的身手,全数默契的制止了手下人的动作,打算静观其变了。

    炎振像是早就预料到这一切,眼中隐晦的冒出恨意和嘲讽,当日自己被叛变时,身周的这些人,大部分也选择了沉默。

    明哲保身?

    呵!心中翻滚而起的恨意,让他想尽兴屠虐光场中所有站立着的人,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自己受了这么多的罪,为的就是重新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真想报复,以后有的是机会。

    微垂着脑袋想这些,他再抬头环顾四周,给观望着他的管事们一个安抚笑容。

    两大步上前,他又一手拎起已经有了些清醒的男人。

    天元被他拎离地面,死命挣扎,却不得脱。

    他一开始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藏身的桌子就被掀翻抛出,而后自己还来不及对抗,就被人砸飞了出去。

    接下去的一切就发生的太快了,自己就像个弱鸡般,毫无还手之力。

    在地上倒着的这会儿功夫,他也算看清了攻击者是谁。

    那个他最恨的男人,炎振。

    可是对方怎么会……突然强的不像人类?

    且,人又是怎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和外边的力量联络上的?

    早从□□后他就猜测过,炎振和外面那股力量的联络并不紧密,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更好的隐藏那股力量,但是同样的,坏处就是只要囚禁住炎振,那股力量没了指挥者便会全无效力。

    而反叛后的一切证明自己猜想的不错,虽然经历过几次刺杀用来警告他不要杀死炎振,但大力量的反扑却没有。

    他猜想是炎振和那股力量之间的联络人还摸不清楚状况,不敢擅动。

    只要留着炎振的命,对方就会投鼠忌器,而他则可以慢慢的折磨炎振,以后有的是机会把那股力量揪出来。

    只是还没想到揪出那股力量的妥善之策,自己居然就一败涂地了。

    睁着血红的眼睛,他瞪着拎自己的男人,满目不甘。

    “你折磨我一年多,我却能给你一个干脆。”

    炎振藐视的看着手中男人,当初自己在地下室被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时想过,他日自己若拿回权利后,要如何折磨对方。可是吞噬晶核后,他发现自己的想法变了,这样的弱者,不值得自己去动手折磨。

    刀戈警惕着快步走到炎振身后,恭敬递上□□。

    炎振一手接过,另一手扬起把人抛了出去。

    “砰!”抬手就是毫不犹豫的一枪。

    放在唇边的烟一顿,闻人诀停止了动作,漫不经心的视线跟着一紧。

    在枪声响起的瞬间,一个瘦弱身影横插\\进去,挡在了天元身前,而后子弹贯穿对方脖子,那瘦弱身子便如只蝶般,倒飞至天元身前。

    人一摔落到地,就没了声息。

    只有脖子上的血一个劲的往外涌。

    持枪的男人立马僵住了。

    撑着身子想站起的天元也止住了动作,他本想有尊严的站着迎接死亡,可是……

    挡在自己身前的又是谁呢?

    那人身上还穿着自己刻意买来羞辱他的单薄外衣,裸\\露在外的赤脚上满是血痂,摊在身旁的胳膊上皆是鞭痕。

    这样瘦弱的身子,怎么能够这么快的……

    挡在自己身前?

    死了吗?……

    脑子一瞬轰鸣不止。

    谁死了?

    谁?

    向阳其实对闻人诀之后的处置有过不解,可随着桩桩件件事情下来,对方现在在他心里威势甚高,让他轻易不敢多言。

    闻人诀没杀黑虎,他没意见。

    闻人诀事后还重用黑虎,他也没说的。

    可就算是他这种从不经营权势的人都知道,如果一开始就打定主意不杀黑虎,闻人诀就不该在那晚让黑虎为手底下所有参与反叛的人磕头。

    现在那帮人对黑虎更是忠心耿耿,只差掏心挖肺了。

    可让他不理解的事情还有很多,例如刚才的那个命令。

    两年内不许任何人接近十楼。

    这两年,闻人诀不会再跟他们有半点联系。

    他下楼时无意识看了一眼黑虎,对方跟他一样,皱着眉,在深思。

    闻人诀的意思是这两年内,王区内的任何事物都由他们二人商量着办。他要在吴豆和余刚的辅佐下尽快完善第二战队,同时十八区要开始隐晦收集晶核体,特别是散发微光的,全部统一管理起来。

    从两个战队中抽取可靠强悍的人,集中起来吞噬王区准备好的晶核体,有不愿意赌命的,则……处理掉,尽可能控制消息的走漏。

    王护卫队成员则全部参与帮助新成员的异变。

    他不解颇多,早他一步回房间的黑虎也面色凝重。

    辛头跟在一侧,房内还等了几个黑虎的心腹,这些人全都知道了晶核体的事情,颇为激动和跃跃欲试。

    掌握那种非人一般的能力,光是想想,就够激动人心。

    闻人诀没有干涉他们的意思,王区库房内也有的是未被切割的晶核体,以前这种东西顶多是价高唯美的装饰品,现如今……竟然成为了人类新力量的来源,他们这几天回去翻看那些晶核体时,没有一次不想把它吞掉。

    同样的,利弊闻人诀也都跟他们交代的很清楚。

    黑虎不怕死,在那样的力量面前,拿命去赌一把,算什么?可多年王当下来,他还是颇为谨慎。

    他觉的还是做好一定的准备,再付诸行动。

    他不知道闻人诀这两年呆在十楼准备做什么,可他明白不管怎么样,两年以后哪怕吞噬晶核的人,十只存一,也将带给十八区翻天覆地的变化。

    或许……不止是十八区。

    拥有那种力量的人类数量一旦到达了千……黑虎光是用想,就觉的可怕。

    如果把获得异变的办法牢牢抓在手心,用这个来收买人心,掌控权利,只有真正效忠的,答应效忠的才给变强的办法……他想,这会是一部分人的选择,包括他自己。

    毕竟是这样大的秘密。

    可是闻人诀没有,他大方的把消息公布出来,并且准备在一定范围内散布,黑虎苦笑着在椅子上落座,目光闪烁的看着身前心腹们,他到现在怎么可能还不明白,闻人诀的目标或者说目的,从一开始,就不仅仅局限在十八区。

    对方的野望……

    自己从坐上十八区王位后,所有的精力斗争都放在了这方天地,可对方小小年纪,初掌大权,却丝毫没有为之沉迷。

    神秘的来历,难以揣测的手段,不知终点何在的野心。

    这一切,究竟将带着十八区走往何方?

    良久的沉默后,他抬头看身周心腹,缓慢开口:“把所有可用的人召集起来,等第二战队差不多组建完毕后,进行第一批吞噬。”

    手指在椅子扶手上敲击几下,黑虎想了想,又说:“至于王给我们的那本画册,上面是一整套完整的适合异变成功的人类所学习的步伐,我跟向阳商量了下,等几批人吞噬成后,组织其中的精锐进行学习。”

    ……

    “你不怕他们再造反”空旷的房间内,一个异常苍老的声音悠悠道。

    安静半晌,那苍老声音继续:“毕竟是获得这样大的力量,很难不动小心思啊。”

    还是没有回应……

    它对话的对象,正直挺挺的在地毯上躺着,一动不动。

    维端感到无趣,嘟囔了一句:“狐步是我特意为你找出的步法书,你也真大方,说给他们就给了。”

    通过海底墓**的天眼和身边天眼的传输,扫描画出一整本书耗费了天眼不少能量,维端的本意是只让闻人诀一人学,可对方倒似毫不藏私,转身就扔给了向阳和黑虎,让他们看着给合适的人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