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2.202:百鸟朝凤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那十来人脚步一顿, 身子僵硬, 脸色惨白的扭头四看。

    原以为是牺牲了那么多兄弟跑出来的, 听这话,却不过是恶鬼们的计策, 他们犯了大错, 想着快点回到王身边保护王后撤,没成想, 把真正的恶鬼带了过来。

    黑虎看一眼周遭手下们的脸色, 明白现在说话的人大概就是罪魁祸首。

    把手中搀扶着的辛头交给身边人,当头走出去, 他仰首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是什么人?我黑虎在这里,有什么冲我来!何必鬼鬼祟祟躲着不敢见人!”

    这附近散落着两个突击队伍, 如今赶到自己身边的却只有这十来个人,不用他想,就知道其他人必是遭了不测。

    可是究竟来了多少敌人?两个突击队伍将近四百人, 大部分还都携带着枪支,虽然自己刚才散步时, 心思较为深沉的在考虑事情……

    可是没有听见密集的枪声是事实,偶尔听见零散的枪声,他也只当是队员们遇见了猛兽在驱赶罢了。

    现在看来,自己这批人居然无声无息的被大批人包围了, 并且, 来人没给太多机会让自己手下人开枪, 就把全部人扼杀掉了。

    “屁话!我刚子能不敢见人?”声音一落,人就突然出现在黑虎身前十米处。

    黑虎本能往后退了一步,这人出现的无声无息,就似看不见运动轨迹,平白出现般。

    诡异非常。

    那十来人看见余刚,脸上已经全无血色,尤其再一次看见对方古怪的速度和身法,想起了刚才如同地狱般的景象。

    毫无反抗之力,明明手中都握着枪\支和大刀,可是茂林间忽然出现的人影,就如同脚不沾地的鬼魅般,刹那间冲进人群,双手一挥,同收割麦子般肆无忌惮收割他们的性命。

    数百人啊!数百人啊!那些人颤抖着想,居然没有多少人有机会打出子弹。

    这些人,真的还是人类吗……

    余刚当上血龙帮派的管事不过是近段时间的事情,虽然和区内的头脑们有过接触,可只是些下层头目,偏生这次黑虎带出来的都是区内绝对的精英和高层,真就没人认识他。

    尤其这次出来,他们统一行装,墨绿色的连体衣服,统一配发的黑色手套,脸上也涂抹上了绿色汁液,趴在林间不动时,还真不容易被人注意到。

    而一旦他们行动,必然就是绝对的残杀。

    余刚越发觉的随着身体的进一步强化,残杀起普通人类来,简单的如同掐灭支香烟。

    这多少让他对人命的看法起了些变化。

    之前主上脱离队伍先行一步,他和向阳各自带着一批人清理这片地域上的战队成员,之前杀十五区护卫队员时,他们就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而今天清理十八区战队成员就更是毫无难度,压根就没碰上像样的抵抗。

    本来他对王多少也是有敬畏的。

    这样一想,对面站着的也不是什么身份实力高贵的上位者了,不过同刚才那些蝼蚁般,是他轻易可以抹杀掉的对象。

    所有的敬畏在实力绝对的凌驾下不见了,有的只有从骨子里透出的居高临下。

    黑虎凝目打量突然出现的敌人,面上毫无惧怕,心中却有些摸不着底,就算是同为王的其他王区的王,对他说话也不曾如此,带着蔑视,就似乎自己只是只随处可见的臭虫。

    “你!……”他还待开口说什么。

    就听林木间忽然有极小的动静发出,接着如同瞬间移动般,山石上,树枝上,灌木丛中开始蹿出人影,不过半分钟左右,他们的四周就站满了突然出现的墨绿色身影。

    这些人全数统一装扮,脸上涂抹着绿色汁液,看不清楚表情,瞳孔漠视着这处,相同的毫无感情。

    有的人下垂双手,指尖还在往下滴落鲜血。

    不会是他们自己的血,想起那些血液来自何人,黑虎恨的红了眼。

    呼吸声一瞬粗重起来。

    身型绷直,蓄势待发。

    向阳的装扮和一百多人没任何不同,从人群中站出,他头顶树枝上还落着两人,他先左右看了一圈,一时还真没注意到一动不动毫无声音隐在黑虎等人身后的闻人诀。

    但没看见闻人诀,似乎让他有些困惑。

    黑虎见他从众人中站出就知道领头的是谁了,他抬起枪口指着向阳,喝问:“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向阳对着枪口,表情未变。

    直勾勾的眼神突然让黑虎觉的有些熟悉。

    刚才那个少年,也是如此,对着枪口,但凡再胆大的人都会有细小的变化,然而,这两人如出一辙,一个是漠视,一个则依旧平静。

    他想扭头去看身后还静默站着的少年,可身前有人说话了,是刚才那个粗豪的声音,大大咧咧道:“向大哥,这王,我们是杀不杀呀?”

    这次出来围捕黑虎,这主上也没说具体的呀。

    黑虎还真没被人漠视到如此,当着他的面讨论他的生死,就似乎自己的挣扎和意见毫无作用般,再怎么冷静他也有底线,抬手移转枪口对着开口的男人就是一枪。

    他对自己的枪法有自信,那一颗子弹就是笔直冲着对方脑袋去的。

    被他开枪的男人双脚没动,而后在他震惊的视线中,微微移动了下脑袋,那颗子弹以他视力绝对反应不过来的速度擦过对方发梢,射\向身后大树。

    黑虎握着的枪口还直直对着余刚呢,人就跟身边十来人一样,僵住了。

    这怎么可能呢??

    跟武侠小说一样的场景,在他眼皮子底下活生生发生了!

    余刚没管避开子弹这种惊为天人的事情怎样刷新着黑虎的三观,他只是看着向阳,虽说这片地方的人他们清理过了,可这整块大地区就是在混战,两个区的人都打乱了跟耗子一样乱窜,不快点收拾掉的话,很可能会吸引其他人过来。

    虽然他们也不怕吸引其他人过来,但主上的风格明显不喜欢做的太过高调。

    向阳脚尖一点,人就纵跃过了十来米到黑虎身前,一手抓出,如同钢钳般锁住黑虎持枪的手,另一只手轻而易举卸掉对方紧握的枪。

    黑虎视线中是对方突然放大的脸和逼近时的迫人气场。

    直到□□被向阳随意抛向后边,黑虎身边站着的十来个残兵败将才反应过来要动,只不过他们一动脚步,向阳就把黑虎拎离了地面,力气大的不像话。

    王被擒拿不过一瞬间,他们反应不过来是一回事,可就算能及时反应,就靠他们这十来个身有伤残之人,根本没把握从身周一百来人中脱逃。

    黑虎虽然受制于人,但王的身份让他不想表现的太过软弱,“你们,是十五区的人?”

    他不知道十五区什么时候拥有了这样一批强大到不似人类的力量,他之前半点风声也没听闻。

    可是除了十五区,又有谁会在茂林中伏击他。

    “十五区?”余刚也到了向阳身侧,看黑虎虽然被拎离地面,但神情间依旧不见惧怕,努力维持着他属于王的骄傲,到底是起了丝敬意,只听他嘲道:“十五区?你说前段时间被我们杀的哭爹喊娘尿裤子的那帮人?如果你说的是他们,那我们不是。”

    场地中只有这两人靠近说话,其他绿衣人依旧静默站在原地,冷眼瞧着。

    黑虎一听这话,脑子里就嗡一声,全部明白了。

    视线绕过这二人落到其他墨绿色衣服的人身上,前段时间在林中莫名其妙死光的十五区护卫队,他和其他区的人都一致认为是遭遇了大批量的敌人,正常人都会这么想,毕竟死光的那些人本身也很强大。

    但从没人想过,其实袭击者的人数很少,少的出乎所有人预料。

    他们认为那么多的袭击人手一般势力凑不出,便从未去注意那些小帮派,可如果杀死十五区的仅仅只有百来人,那可以被列入名单的势力不要太多。

    一查那段时日出去过的帮派名单就可。

    可自己和十五区的人,从没把注意力放到过小势力小帮派头上。

    这是一个误区,但怪不了他们,因为没人能够想到,世界上居然存在如此强大的不像人类的人类,并且这样的人,还不止一个。

    “你们……想……做什么?”被拎离地面到底不好过,黑虎的声音变得有些艰难。

    出现这样一批强的脱离人类概念的人类,黑虎直觉沙南茂林注定将不再平静。

    或许……不止是沙南茂林!

    向阳视线落到手中人憋得青紫的脸上,手一扬,把人抛了出去。

    没看见主上,闻人诀从没明确说过可以杀死黑虎,他不能自作主张。

    黑虎被砸到地面,那十来人齐齐扑过去,搀扶他们的王起身。

    他们一动,身后静静站着连呼吸声都似没有的人就显了出来。

    “主上?”余刚看见对面的人,瞪大了眼睛张大嘴,有些呆傻。

    向阳也是,怔愣了会,但到底比余刚多些城府,反应过来后双膝一曲,脑袋就低了下去,恭敬道:“主上!”

    黑虎刚被人搀扶起来,就听身前深不可测的两人一个吃惊,一个恭敬万分的呼唤。

    而在声音后,又一起跪下了身子。

    还是冲着自己的方向。

    只是他再怎么自以为是,也不会认为这两人跪拜的会是自己。

    僵着身子,他侧首去看身后毫无声息的少年。

    若不是这两个人突然的动作,他差点忘了身后还站了一人。

    身前本散落站着的神秘人们忽然动起来,齐刷刷高纵起,再落地时已整整齐齐列为三排,随着前头两人的动作,一起跪了下去,声音同样恭敬万分。

    “见过会长!”

    那人跟上前,一脚踩下。

    把还剩一口气的灰狼抓起,嘶吼一声,双臂使劲,活生生撕碎。

    鲜红的兽血淋溅上身,反倒让人类的气势更盛。

    许是杀的忘神,男人忽视了从身旁扑向他大腿的另外两只灰狼。

    斜刺里插、出个人,一手按着其中一只狼头制服到地,男人伸出手臂抗下另外一只,尖利的狼牙深深刺入人类胳膊,有血从狼嘴一滴滴掉落地面。

    狼群被血鼓舞,一瞬嘶嚎不断。

    人类咬牙,反倒侧身故意摔下,庞大身子压着死死咬住自己不放的灰狼,那狼呜咽一声,再要松嘴已经晚了,男人举起手臂,半趴着身子一下下甩起砸地,似是根本不在意自己受伤的那只胳膊。

    另外一个男人把灰狼的脑袋制服到地,空出的拳头便如疯了般一下下砸上灰狼不断挣扎的身体,不过四五下,拳头就贯穿了灰狼的肚子,肠子被捣碎,合着鲜血,流了一地。

    两个人类杀的凶悍,另外一个个子小些的人类动作灵活,看头狼扭身想跑,飞扑着抓住。

    再过十分钟,这片兽和人的搏斗场再无野兽叫声,只剩下人粗重**声,二十来只灰狼无一例外倒在这里,尸体无一完好。

    三个身披碎肉和鲜血,如修罗般面目不清的男人慢慢抬起头,把目光投向大树。

    迎着他们的视线,闻人诀从四五米高的树杈上一跃而下。

    “做的不错。”虚拍了下手,一脚踹开挡路的灰狼尸体。

    “搜寻水源。”心识中给维端下了命令,闻人诀看着遍地的零碎尸体,若有所思。

    “他们改造的速度,快过我的预想。”目光投放到溪水中三个赤膊男人身上,闻人诀双手撑着石头,倒仰着和维端沟通。

    向阳他们在水中清洗身体,闻人诀则坐在溪边的大石上,目光隐晦。

    “神碑在缓慢改变人类基因,本身促成一些进化。”维端在心识中出声,“而晶核已经在他们体内成型,一切只是刚开始。”

    强悍的身体强度,灵敏的动作,惊人的力度,不可思议的伤口愈合能力。

    这一切,也只不过是刚开始?

    “主上。”精壮汉子粗粗清理了一下自己,□□着上身,手中抓着一只刚从水中捉起的鱼,靠近岸边的闻人诀。

    看闻人诀看他,他笑着提起还扑腾着想重回水里的大鱼晃了晃,“中午我们吃鱼吧?”

    那鱼并不真的软弱无力,一个扑腾间反转过身子,张开嘴就待咬上吴豆的手,嘴中布满针尖般的牙齿,真咬上再好也得被撕扯下块肉,吴豆也算眼疾手快,另一只拽着自己腰间布的手松开,卡住鱼上半身。

    这水清澈见底,扑腾的鱼是被制服了,但少了拽住布的那只手,下半身的遮挡也没了,闻人诀坐在水边的石头上居高临下,一目了然。

    吴豆显然也感觉到腰间布匹的下滑和某个部位在水流中的晃荡,一时尴尬的僵住了,不知道是该松手放鱼走,还是……

    闻人诀起身,半点表情都没有的从石头上跳下,走了。

    身后跟着上前的强壮汉子捞过水面飘荡的布块,怪笑着把它甩到吴豆身上,吴豆阴着脸一使劲,五指掐入鱼的身体,又甩手把半死的鱼扔开,重新把布片绑上腰。

    那天使阻击、枪的精壮汉子叫吴豆,跟他一起的另外一个同伴则叫余刚,这两人识时务,看闻人诀留他们一命不说还帮助他们变强,二话不说认了主。

    闻人诀有意在林中练他们几天,也是想看看初次融合晶核后人类的反应,现下他觉的,是该进入王区的时候了。

    有了两个从王区出来的人带路,一切显得容易多了。

    站在这个天然堡垒似的峡谷口前,闻人诀仰头无声注视了会旗帜。

    那是十八区的王旗。

    被挂在足有百米高的旗杆上,黄色长方形的旗帜面上画着只黑色老虎脑袋,张着血盆大口,威风凛凛。

    他见过这面旗帜,在王区巡逻队里,还有一些其他的场合,但像这样直接站在旗帜下,还是第一次。

    “主上。”吴豆靠近他,小声喊,扭头对闻人诀示意前面。

    峡谷口,也就是王区入口处的护卫队员已经有人在注意他们了,毕竟闻人诀傻站着,仰头看旗帜半天的傻样挺招人的。

    余刚把肩上背着的袋子往上颠了颠,当先往入口处走,排在他们前面的还有几辆车,都是从茂林里回来的。

    闻人诀默不作声跟在后头。

    “这不是血龙的余兄弟吗。”

    一个粗胡子大汉横□□来,挡在他们前头,眼睛在余刚身上打量,注意力却放在他们身后的向阳和闻人诀身上。

    “怎么就你俩回来了?”他问着话,点头跟吴豆示意。

    吴豆也是,嘻嘻笑着跨上前,怀里摸了半天掏出包烟,拿出支给大汉递上,顺便从鞋帮里又找出打火机给人家点上,这才无奈道:“哎,不容易啊,这次出去碰着厉害的大家伙,人都给折进去了,就我跟刚子躲过一劫,还不知道回去怎么和老大交代。”

    “弄着什么好东西了?”胡子大汉对他们死了多少人不在意,听着吴豆的话,眼睛却立马转到了余刚背上,这伙人两手空空,除了余刚背着的麻袋,真看不出有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