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204:是个好人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甚至对他都一副毫无猜疑的样子。

    正常人皆会担心的事情, 对方却似毫不在意。

    哪个得到权势的不想把王冠牢牢抓在手中, 可对方倒好……

    向阳没回八楼休息, 带着余刚和吴豆去了五楼选枪, 他爱枪,如今武器仓库摆在眼前任由他挑选,是片刻都不想耽搁,管理五楼的人见着吴豆, 赶紧开门,向阳心满意足的抱了一堆枪支出来,就又直接下到四楼去练枪。

    余刚吴豆无奈, 只得陪着。

    第二天, 黑虎召集各部门管事们在六楼会议室开会,闻人诀没下来。

    黑虎在会上宣布了几件事情。

    第一:解散原护卫队成立新的护卫队。

    第二:以后区内战队改名战部, 下设两支战队,顺便隆重介绍了下向阳。

    至于第一支战队的队长, 暂时对外公开说是原护卫队长辛头。

    而且对各方管事们都打了招呼, 他以后搬到八楼住。

    没人知道突来的变化是怎么了, 也没人知道黑虎为何突然腾出十楼搬到八楼住,管事们会后都在议论新成立的那支护卫队成员, 身手强的离奇却不明底细。

    知道事情全部的人不是没有, 只是很少, 而且一律守口如瓶。无一例外都是黑虎心腹, 全是些十八区各方面的头头脑脑。

    长年跟随的人突然不是王了, 虽然现在看来一切似乎没什么变化,可他们不认为黑虎会真就此认命,都等着黑虎反扑的那天。

    尤其大半个月过去了,那个所谓的新王还呆在十楼,都没下来过。

    当了十来年的王,黑虎在十八区扎下的根,岂是一个外来的毛头小子可以轻易撼动的。

    黑虎一开始听手下人暗示的时候,还会劝导上一句,说他们的人能大部分安然无恙从茂林撤出多靠了对方,后来不知是真起了反悔的心思还是动了别的想法,再有人说一些隐晦的反杀的话时,他开始保持沉默。

    没答应,可也没出声阻止。

    他的心腹只当他是暂时没摸透新王的底所以不敢轻举妄动,私下里却都有些蠢蠢欲动起来,当然,表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安宁。

    瞥眼看房间正中跪着一动不动的人,闻人诀缓道:“你想说什么?”

    进王居快一个月,他就没离开过十层,除了向阳很少有人上来打搅自己。

    “王对黑虎那帮人真就这样信任?”向阳的语气有些急促。

    闻人诀没回答,手中把玩着幽蓝匕首,视线落在窗外,半晌后说:“他做什么了?”

    “他虽然没做什么,但他手底下的人却在隐晦阻挠我们收人!”向阳沉声道,虽然没人明目张胆给他使绊子,但总隐隐觉的不顺利,似乎有人在暗处捣鬼,他到底是个外来人,抓不住对方小辫子,而且因为在十八区毫无根基,有时候被欺瞒的厉害,他还满心欢喜。

    “你有证据吗?”语气很是漫不经心,闻人诀身子靠向墙,身后是一扇庞大的落地窗,视野极好,能看清大半个王区。

    “王?!”向阳急了,要证据他还真拿不出,可要跟闻人诀说一切都是自己的感觉和猜测……

    主上要怎么信他说辞?

    闻人诀会不会认为自己只是在争权夺利,看不惯黑虎?

    向阳真是急的很了,都有些失了稳重,快道:“不然王把护卫队拆散下去到各个部门吧,多少也能掌握点动静。”

    在向阳看来,闻人诀刚入王居,初掌大权,本就该尽可能利用自己手底下的人,可他倒好,真不明白在想什么,放着一百多个自己人不用,整日里留在七楼。

    待话出口,垂着头半天也没等到闻人诀应答,向阳突然明白过来自己的越矩,低着头辩解不是,不说也不是,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他在原地急的都快转圈了,闻人诀才说了声:“做好你份内的事。”

    向阳垂头丧气走出闻人诀房间,门口候着余刚和吴豆,见他这副模样出来都急了,齐声问:“主上怎么说呀?”

    没看他们,向阳自顾自低头走路。

    “这?”余刚和吴豆对视一眼,更是焦急,到底发生了什么,好歹交代声啊。

    他两人追的急,没注意前头向阳的突然止步,余刚一头撞上去,捂着脑袋连连后退。

    向阳扭过身子,脸色难看的冲二人摇摇头。

    吴豆的脸色也跟着差了,想了又想,还是安慰道:“也许主上有安排。”

    向阳默不作声,按下下楼的电梯。

    黑虎拿着文件在看,桌上笔筒里插了几支新送过来的钢笔,辛头站在房间门口和一个楼里的管事在说话,“上去了?”

    “呆了多久?”

    嘀嘀咕咕说了会,扭头回身,辛头把门关上,对还低着头看文件的黑虎道:“刚才向阳去十楼了,不过没呆一会就又出来了,现下和余刚吴豆两人出门了。”

    黑虎手中笔都没停,状似没有听见。

    自顾自走回边上沙发坐下,辛头自言自语的嘀咕:“难不成告状去了?”

    黑虎还是没应声。

    辛头也习惯了,他们只要提到十楼那位的事情,王就沉默,什么意见也不发表,就好像压根没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似的。

    不过,准备都做的差不多了,王不发表意见也没关系,到时候他们只要重新把王请回王位就好。

    ……

    向阳离开了有一会,闻人诀还维持着那个姿势看窗外。

    “为何要纵容他们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搞猫腻?”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内凭空出现。

    若房内还有第二人必要受惊吓,因为房内唯一的人刚才并没张嘴。

    闻人诀对这个声音的出现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双手撑着玻璃,他垂下眼目看鱼贯停在王居楼下的车队,意味深长道:“总要让他们玩了……我才知道他们能有多大的排场。”

    ……

    十五区谈判的人来了,黑虎为此让人喊回了外出的向阳以示尊重,可惜向阳在这样的场合下完全插不上话,十五区的人也没太在意他这个十八区的新权贵。

    毕竟在外人面前,他只是黑虎的手下。

    协商过程中几次差点在会议桌上血拼,好在双方都保持了克制,黑虎心中不像上次那么气,因为人从某种层面来看的确是死在十八区手上,罪魁祸首还在十楼呆着呢。

    当然这话不可能说出来。

    送走十五区最后的人,黑虎还想着要不要上去跟“王”打个招呼,他办事用的房间门就被敲响了。

    辛头起身去开,房内还在的几个管事也跟着看向门外。

    墨绿色衣裤的男人在门口站着,看门开了径直走进来,看也不看房内坐着的其他人,对黑虎右手握拳撞胸口行礼后道:“主上请你上楼。”

    这身穿着打扮,看也知道是“王护卫队”。

    放下手中钢笔,黑虎抬起头,平静道:“我马上上去。”

    那传话的人得了他的话,也不停留,转身就走。

    黑虎表现的淡定,不代表他身边的人也能如此。

    人才刚走出房间,门就被辛头啪的从里关上了,转过身,他神色慌张道:“他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见王?”

    “是啊是啊,这么多天都没动静,突然喊王上去做什么?”

    “莫不是发现了什么要对王不利?”

    “怎么办?不然干脆现在就把人都召集起来,反正早晚要下手,咱们倒是看看他那一百来号人能耐我们何。”

    “是啊,反正准备都做的差不多了。”

    骤然响起的七嘴八舌讨论声,皆言辞凿凿,却也都难掩慌乱。

    黑虎面目阴沉坐着,手中钢笔被他生生折断,看着那些团团转着说话给自己壮胆的人,他突的起身,硬是对他们露出个笑容来,故作轻松道:“各位这是急什么?应该只是要问问十五区的事,他再怎么不管事,这也算件大事。”

    笑着说完这话,推开拦他的辛头,黑虎心中似是拿定了什么主意。

    房内的人看他出去,知道拦不住,更不知道闻人诀打的什么主意,空气一时都有些凝固了。

    十楼门口守着的两个护卫队员替黑虎推开门,他进去时,闻人诀正面对着他坐着,桌上放着杯红酒,看来喝了一半。

    旁边放着些瓜果点心,闻人诀右手捧书,正在看,听见脚步声就抬头看过去。

    黑虎迎着他的目光,停了下脚步。

    闻人诀对着他笑,和气道:“怎么?愣着做什么?”说完话顺手把书放在一旁。

    黑虎上前,在他示意下落座。

    伸手拿酒,闻人诀给他倒了杯,从桌面上推给他,含笑道:“红酒是好东西呀……”自己又举杯轻唑了口,才继续飘然道:“好喝,还不醉。”

    黑虎握着手中的高脚玻璃杯神色莫名,可迎着闻人诀的目光只好跟着喝了口,才心不在焉附和道:“是啊。”

    那边闻人诀皱起眉头,把桌上的书给他推过来,手指指着其中一处说:“就不知道我们现在喝的红酒和千年前古人喝的是不是一回事。”

    那是一本复制21世纪人类红酒品赏类的书。

    黑虎真是摸不透对面这个少年的想法,感情对方最近在房间里呆着,都在看这些书?

    环目一看,别说,房内随处可见看到一半的书被随意摊着。

    看他打量起房内的书,闻人诀摇头失笑:“你这儿的书还挺多的,我看的杂。”

    黑虎以前什么书都收藏了些,但其实自己看的很少。

    那边闻人诀重新举起酒杯,一口口慢慢喝着,突然就似不经意般问道:“十五区的事谈妥了?”

    黑虎还真差点忘了这茬,迎着闻人诀的目光,回:“是已经谈好了,具体的我刚才让人给您送了文件。”

    “哦。”闻人诀点头看门边的那打纸,“我还没来得及看。”

    “嗯。”黑虎应了声,然后就坐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闻人诀又自顾自的喝起红酒,杯中酒完了就探身拿酒瓶再倒,就似身边根本无人一样。

    黑虎看着他自得其乐,第无数次的,觉的看他不透。

    明明才刚成年,怎么行事作风就这样难以琢磨呢。

    等到喝光一整瓶红酒,闻人诀眼睑一掀,才对着他惊讶开口:“你怎么还没走?”

    黑虎木了下,感情自己这么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坐在他面前这么久,人家才发现他还没走?

    可他能说什么?

    听见这话,他只当得了退令,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时,停了脚步,他忽然鬼使神差般扭过头去看闻人诀。

    就见对方歪着脑袋托着侧脸,另外一只手正在翻书页,神情专注,压根没注意到自己的注视。

    摇头失笑,黑虎暗自嘲讽起自己的敏感……毕竟还是个孩子。

    推门离开。

    几乎他的背影刚从房内消失,闻人诀就冲着他的方向扭过了头,视线幽幽透着森冷,指尖还捏着书脚呢,可心思明显不在书上。

    “你在给他最后的机会?可是他好像没有珍惜。”

    “嗯。”散漫的应声后,先前的空旷声再起:“你刚才分明起了杀意,可你为什么没有杀他?”

    “没人用。”理所当然的三个字,被书页翻动声盖过。

    “呵!”黑虎身边有人冷哼。

    辛头看大家一眼,慢悠悠道:“就算剩下的七万人一起,难道他们还能打进王区来?他们若是安生也就罢了,若是枉动,王区外也不缺他们的埋尸地。”

    如今的十八区再不可同日而语,一千五百多号完成吞噬的人,别说是清理些普通人,就算是再和十五区干一架,他们也有充足底气。

    “就算他们打不进来,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在外自相残杀到完?”吴豆插口,摇头道:“这不是一个事情,他们既然是十八区的人,我们就不能一点不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