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9.219:药和剥夺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还站在辛头身后的十几人这时慢慢反应过来了, 全部抖索着身子, 发不出声音。

    他们本准备用炮火轰死的向阳正站在对面被隔出的小房间里, 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而本应该带队离开王区的吴豆则神色嘲讽的盯着他们瞧, 更应该在王居七楼睡着,一无所知的余刚正满眼怒火的一个个轮着瞪他们……

    至于居中坐着的, 脸上被银色面具遮盖的瘦弱身型……人的名树的影,就算没亲眼见过, 也能猜到是谁。

    谋划商量了这么久, 今晚才算最后定策,可所有的目标居然就坐在自己身后, 听着他们表演……

    还用想吗, 输得一败涂地,定是早就被人盯上了。

    辛头眸中光芒瞬间消失,跟着跪到地上去拽拉还在不停磕头的黑虎,只是男人伸手一推,他就被撇到了一旁。

    他手抖着还想去拉黑虎,就听木门被“嘭!”一声踹开,木屑溅的四处飞散。

    鱼贯而入一群持枪的黑衣男人, 进来后分散在房内角落, 枪口一致对着辛头等人。

    参与反叛的十来人中有人吓的跪地, 有人抱头蹲在一起。

    还有人睁大眼, 不可置信望着这些进来的黑衣男人, 结巴道:“不……不可……能,你们明明出城了啊!”

    向阳冷笑,走上前几步,一脚踹翻那个还在结巴的汉子,冷声嘲讽道:“你确定自己狗眼看到出城的是他们?”

    鱼目混珠,他们看着出城的那五十多个护卫队员却原来早替换成了别人。

    不过这也怪不了盯梢的人,主要他们以为向阳等人毫无防备,不可能做出什么事情,还有都知道护卫队员深不可测,怕跟的太近被发现反倒弄巧成拙。

    没成想……活生生让五十多个护卫队员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走,这段时间散在城里还不知道做了些什么。

    他们房间冲进了这么多持枪男人,虽然还没开火,依旧惊吓到了其他来这里寻欢求乐的客人,顾不上付钱,全都鸟兽状奔逃散了。

    鸯居老板抖着大肉脸,心痛的直在心里嚎叫。

    他这是得罪谁了,倒的哪辈子的血霉啊,老老实实的生意人,赚钱碍着谁了,怎么就趟进这些大人物相争的浑水里来了呀!

    没人顾的上他哭丧的脸。

    辛头心如死灰,更兼拦黑虎不住,忽从腰中拔出枪,对准闻人诀脑袋就准备扣下。

    死前若能拉对方一起下地狱,也不枉自己效忠黑虎一场。

    他快,场中有人比他还快,论枪,向阳自问没输给过谁,他的子弹先一步射出,击中辛头持枪的手。

    还没惨叫出声,辛头就被房内其他黑衣人一脚踹倒,两个男人上前压制他到地,力道大的快碾碎他骨头。

    房内再没人有反抗的心思。

    辛头脑袋都被按在地上却还在冷笑,笑一下口中便涌出口血,断断续续道:“闻人诀,制服了我们也没用,我们杀不了你也能够让你不痛快,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就算没等到我们的通知,他们依旧会照计行动,轰掉你狗屁的第二战队,杀死你王居里剩下的那些走狗!这么短的时间,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一个个找出他们,哈哈哈哈。”

    “闭嘴!老子打不烂你这张嘴!”余刚听不下去,脚尖碾压上辛头脸,踩的他嘴一张,吐出半口牙。

    口齿漏风,再无力说话。

    终于从椅子上起身,闻人诀低垂着视线,看还在磕头一点不受干扰的黑虎。

    “你喜欢磕头,是吗?”

    黑虎顿都没顿,继续一下下磕着。

    闻人诀走了两步,到他侧边,黑虎就跟着挪方向,对着他的脚尖继续磕。

    细眼眯了下,闻人诀眼尾上挑着说话很是低柔:“这样,你看看这房内有几个人,一人磕一个,我便放过他们,怎么样?”

    黑虎停下动作,抬起脑袋,额头有血顺着眼睑流下,他擦都不擦,只死死看着闻人诀眼睛,声弱道:“你说真的?”

    “当然。”闻人诀慢步走到那十来人身前,口气冷淡道:“接下来,他磕一下头,你们就自动站起身一个。”

    那十多人没应声,只用通红的眼睛看着黑虎。

    半点没犹豫,黑虎跪着在地上快行几步,对着闻人诀脚前地面,就是重重的一下。

    “砰砰砰!”一连十多声,黑虎磕的分外用力。

    被怎么虐打辛头都没哭,却在这十来声响动中流下了眼泪,混合着血液,分外狼狈。

    最后一下磕完,地上只剩下还被压制着的辛头,黑虎抬起头,目光哀求的看着闻人诀。

    闻人诀点了下头,压制着辛头的两个男人粗鲁的把人从地上拽起,只是现在要放开辛头,对方根本站不住,两人只好如拎着个垃圾一样拽着对方。

    “谢谢。”黑虎低声道,身子跪在地上晃了晃。

    发梢混合着汗水血液,黑虎模糊的视线中是闻人诀靠近过来的身影,他一直觉得对方瘦弱,可是这样跪着看对方背着灯光走过来,居然分外具有压迫力。

    像一个真正的王。

    他以前怎么就觉的对方只是有点小依仗,性格软弱呢。

    原来对方的散漫纯粹只是因为没把他们放在眼中……可惜自己明白的太晚了。

    “怎么?磕完了?”闻人诀站到他身前,语气还是那样平板,似乎一点没为他的背叛生气。

    黑虎伸手擦去眼前脏污,就见闻人诀向身旁伸手。

    向阳从怀中掏出本册子递上。

    接过册子,闻人诀看都不看,抓着封面一抖,长条纸张所叠成的名册‘哗’的一声在他面前展开,名册另一头直拖到了地上。

    闻人诀低垂着眸子看他,轻声问:“你就只救房中的这些人?名册上的这些就不管了?他们也是今晚准备为你行动的人呀。”

    黑虎震了一下,抬头追寻他眼睛。

    闻人诀眼中一片沉寂,似乎说的只是无关紧要的话,半点波澜都无。

    除了一开始看他们时,视线有些阴狠,之后就表现的异常平静。

    听见闻人诀这话,看着雪白名册上密密麻麻的人名,想到城内现在还没听到炮火声,辛头“哇!”的就又吐出口血,晕了。

    那两男人看他晕了,干脆松开手,任由人“啪”的迎面摔到地面。

    直到天色彻底大亮,折腾了一晚的房内还在传出“砰砰!”声,只不过先有人念个名字,而后才跟着有“砰!”的一声。

    多亏黑虎挺着意念没晕,闻人诀说了,只要他晕倒,剩下还没磕的人就得死,黑虎于是磕到后来神智全无,身体却还在本能的听到人名后就下磕。

    ……

    闻人诀迈出鸯居,往日里这条街道上,早该有人开始活动了,可今日却安静的异常。

    凌晨时分忽的拉来了几车战队成员,层层封锁了街口。

    看戴着银色面具的人出来,战队二队的一个小队长飞也似的跑上前,替闻人诀引路。

    再前面点的岔路口停着王区中唯一的轿车,那个小队长屁颠屁颠的替闻人诀拉开车门,很是殷勤。

    虽不知道银色面具人的身份,可是自己战队的队长向阳,亲自交代过,敢有一点伺候不到位的,立马剥掉他的皮。

    他能不小心吗?虽然完全弄不明白这条往日里的红灯街,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阿兵把面饼撕碎塞进口中咀嚼,咽下去后,才道:“能在兽群中横行无阻,一炮轰死一堆白毛狼,你说厉害不?”

    那人喝了口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抬头看了看天,脸色有些难看,“这得走多久才能出去啊,这虫叮蛇咬的,天儿还阴晴不定。”

    看摊在膝盖上的地图,阿兵摇了摇脑袋,“还有的走呢,我们这次出来万事小心,不能走靠近村庄的大道,也要避开大部分在茂林活动的人。”

    那人嘟囔:“咱挂着区王旗呢,也没人敢动咱们。”

    阿兵听到了,不置可否。

    一百多人轻简行动,抛弃了□□,只少部分人腰间别着手、枪,握着统一配备的匕首,迷彩绿的衣服让他们在林木间行动起来事半功倍,吞噬晶核后大半个月来的锻炼厮杀,已经让幸存下来的成员真正拥有了战士的强悍。

    虽然一开始还不习惯于身体明显的变异,但后来也逐渐习惯了速度的加快,视线的灵敏,力量的增强。

    不断挑战巨兽给他们增加了无形的气场。

    没有什么是他们战胜不了的,这是吞噬晶核后,逐渐成长起来的自信和自傲。

    闻人诀早他们一步到达猎物身周,向阳领着大部队在后,慢慢包抄过来,而余刚则追随在闻人诀身侧。

    天蓝色旗帜上有雪白翅膀左右伸展,翅膀中央画着交叉的刀枪,闻人诀视线询问。

    余刚低声道:“是十五区的王旗。”

    维端判断的没错,确实是外区的人马。

    “我见过他们的打扮,应该是十五区王的护卫队。”全身深蓝的衣服,唯有胸口处印有双雪白翅膀,余刚映象深刻。

    三百来号人正在这处林木间休整,对即将到来的围杀毫无防备。

    闻人诀和余刚掩在树后,视线不约而同落在他们看守的箱子上。

    余刚知道了这批人是谁,猜想着箱子里的物品便目露贪婪。

    而闻人诀一早便知里面是何物,只现在知道了这批人的身份,瞳孔里又微起波澜。

    三百多人在休整,二十来号人散在周围戒备,血龙公会的一百多人就如鬼魅般逼近。

    枪声的响起只是一瞬。

    阿兵变了脸色,视线远处是哨兵的倒下,敌人已经近到身前,他们居然才发现。

    他只做了一个手势,侧身坐着休息的,还在吃东西喝水的人立马原地趴下寻找遮蔽物,同时架起机关、枪开始扫射。

    他身后一人招手,四五十号人立马脱离出来,向着来袭之人逼近。

    向阳带着的一百多号人只在一接头率先用了枪支,现在距离拉近,全都扔了枪,弯腰潜行。

    在茂林中遇敌,谁会把枪扔了呢?闪身避在车后的阿兵脸色凝重,身为护卫队长,他身经百战,一路靠着真本事爬上去,还从没经历过这样的打法。

    而且只需片刻,他就明白了对方的用意。

    来袭之人速度奇快,人数也不少,全部低腰直接冲向他们所在,机关、枪和□□能阻止掉的居然只有区区数人。

    阿兵探出半个身子,持枪瞄准,一颗颗子弹精准射中冲过来的敌人。

    一连几枪放倒数人后,他的脸色真正难看起来,来袭之人不仅速度奇快,反应也很好,本来双方相遇时就只有短短千米距离,现下不过片刻,彼此之间就只剩下数十米距离。

    而自己这边当头和他们相遇的人,还来不及扔下手中的枪,对方便如在收割稻谷般,轻而易举的一刀刀带走了自己队员的生命。

    阿兵这边也有人很快的反应过来,扔下枪支,赤手空拳迎上去。

    然后,阿兵更为绝望的发现,自己手下这些区内绝对的顶尖好手,跟来袭者只对过几招,无一例外的被踹飞或被利落的扭断了脖子。

    直到彼此已经全面对碰上,阿兵才站起身吼:“都扔了枪,掏刀!”

    两边人□□杂,这时候的枪还不如烧火棍好使。

    他的命令一下,有人从鞋中抽出匕首,也有人从身侧提过大刀。

    一切的搏杀,恢复成了人类最初的赤手空拳。

    然后,真正的差距被明显突出,三百来号深蓝衣服的人群中混入了绿色迷彩的来袭者,看似被包围,然而交手不过五分钟,深蓝却逐渐被绿色吞没。

    阿兵与人交手后,再无力去指挥和顾及身周人,以前让他自傲的身手,现在却显得很是吃力。

    他迎上的并不是什么领头人物,这人穿着打扮和其他袭击者一样,但只对砸了一拳,对方的力道便让他心生警惕。

    他从小学习搏斗厮杀,很少真正遇上敌手,可现在跟他对打的这个人,身体绝对是少见的强悍。

    不过……还差点火候,从对方脖子里拔出匕首,血液喷溅上脸颊,他随意一擦,还来不及扫眼看四周,迎面就又有风声袭来,有明亮匕首直接冲着他的眼睛刺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