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0.240:虚与委蛇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飞龙冒着火焰的双眼死死瞪着闻人诀,像是不能明白, 一直懦弱不知反抗的贱种怎么忽然变了一个人。

    被忤逆和同伴的惨死让他起了杀心, 看闻人诀努力撑着胳膊想爬起,又再次摔趴下, 他终于迈动步子走了过去。

    闻人诀努力几次也未能爬起, 胸腔里火辣辣的疼痛,嘴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他眼前有些模糊, 但飞龙高大的身型靠近自己还是能够感知的。

    虽然明白局势不利于自己,很少起波动的情绪却还是觉的欢愉, 他对自己的情绪感到奇怪, 视线中飞龙已经朝他蹲下来。

    理智的来,闻人诀觉的自己应该先离开村落,待他日,获得力量再回来报复会更明智, 可……与其他现在的作为是报复, 不如更适合称之为:清算。

    他就算要离开村落也得走的干净, 从一开始准备自己一个人对抗这几个人,他就没有必胜的把握, 可他还是选择这样做。

    若是选择先避开锋芒离开这里待日后再,不是不行, 可只怕这种下意识的躲避就会成为自己日后的魔障, 让他一次次从刀锋处寻找理由躲避。

    要走, 就要干干净净的走,哪怕葬送在这里,他也不会选择在起点处,就为自己埋下心灵的夹缝。

    飞龙伸出手去狠狠拽起地上人的头发,往上发狠拎起,只见偏长的碎发下是暗沉的双眼,虽然被从额角流下的血液阻碍,但手上被拎的人仍然努力瞪大眼睛。

    他的力道不,几下打击足以让瘦弱的人半死不活,手中抓着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让他不爽的是闻人诀居然还上挑着唇角。

    不爽之中夹杂着的一丝心悸,让他出手再不收敛,狠狠一拳击向对方腹部,闻人诀被打的闷哼一声,飞龙眼中毒辣肆意蔓延,恶毒道:“贱种,叫一个?”

    完不待闻人诀有反应,速度极快的又一拳打向闻人诀胸部,这下闻人诀终于忍耐不住,张嘴便是一口鲜血喷出。

    飞龙甩手扔下闻人诀,潜意识的不愿意再去看对方双眸,站直身子,脚底狠狠碾压上闻人诀的脸。

    文星脑袋左右转了转,茶褐色的眼眸灵活的四周打量,一会垂下眼睑似乎想了什么,而后从腰中抽出把匕首,垫着脚步上前到了飞龙身侧,状似不经意的递出匕首。

    康时也不管自己脖子上喷涌出的血液,一手捂着伤口,从地上爬着到了昏迷的弟弟身旁,死命拖着兄弟躲到一侧,愣是不敢再去围观接下来所要发生的。

    向阳靠近了飞龙几步,依旧保持着沉默。

    他不用去看飞龙的眼睛,只从对方接过文星递出的匕首并且狠狠握住来看,就知道飞龙一定是起了杀意。

    闻人诀虽然不久前救过他和妹妹,可现在的形式根本容不得自己插手,他现在所能做的报答便是束手一旁,不去参与,冷眼旁观。

    人,都是现实的。

    地上的闻人诀发出颇重的呼吸声,嘴角的血沫一直在往外冒,几次晃着脑袋试图看清四周。

    飞龙接过匕首后便蹲下身子,毫不犹豫的把匕首压上闻人诀脖子,一点点加大力道,看锋利的匕首一点点割开对方的皮肤,心中暴虐总算得到舒缓。

    眼下他有了心思,便一边慢慢加大手中力道,一边盯着闻人诀的脸,咬在一起的牙齿慢慢分开,狠辣道:“你,我要是割开你的喉管,那血会不会,滋啦一下的喷出来?”

    闻人诀透过沾血的额前发看着飞龙狰狞的脸,眸中没有害怕之类的情绪,只有稍微的一丝丝不甘,他居然轻声笑了一下,脖子上的伤口让他的发笑变的有些奇怪,如痛苦□□。

    在喘息片刻后,闻人诀又慢慢吐出两个字:“废物。”

    飞龙本胜券在握的笑容一瞬裂开,他放开了压着闻人诀脖子的匕首,站直身子,修长双腿使出全力,像踢垃圾一样,把脚下有点瘦弱的身子再一次踢飞了出去。

    他自己则还站在原地,看着落地后,还滚了几下的闻人诀阴森道:“我改变主意了,就这么让你死了,太便宜你了。”

    着他才慢慢踱步过去,仿佛从牙缝中挤出的声音异常扭曲,“我要一根根……一根根…先切下你的手指,然后再一片片刮下你的肉,最后……割掉你的舌头,挖掉你的眼睛!”

    “我要看看,你是不是还能再,出废物两个字。”

    他一字字吐着残虐的话,脚下步子一点没停的靠近早已无力反抗的人,向阳看地上趴伏的闻人诀一眼,又看一眼脸庞扭曲的飞龙,终究默默侧过脑袋,不再打量。

    在这当口,却听得文星一声尖叫,处在变音期的声音尖利异常,“飞龙!快让开!”

    这一声尖叫,让始终低着脑袋躲在一旁的康时抬起了头,连刚刚才转过脑袋去的向阳也跟着看过去。

    飞龙喜欢文星,对文星也颇为信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听见叫声的一瞬间,还是本能的趴下身子滚到一旁。

    他才趴下便觉的有飓风刮过衣服,眼侧有巨大黑影一闪而过。

    还没等他爬起身子,抬起的脑袋便见着一个黑色身影冲而起。

    “是大鸟!”躲在一旁的康时叫出声。

    向阳跟着眯眼看清,是一只双翅展开足有十米的黑色巨鸟,从他们站立的林间飞起,红色利爪上还抓着一人,下勾如镰刀的嘴似乎还闪着光芒,锐利的双眼在飞起后还意犹未尽的,再盯了一眼地上站立的几人。

    他一瞬绷紧肌肉,握着刀子,全神戒备。

    文星很是机灵,在提醒飞龙的同时就扭身跑到了一棵大树后,反应过来的飞龙也几下滚进灌木丛,向阳握紧手中刀,死死戒备着,并且一步步后退靠向树木,康时死命拽着弟弟也往树后躲。

    黑色巨鹰在空中盘旋一圈,最后发出一声高昂的“啾!”后,终于飞向远方。

    飞龙没顾得上被灌木刮破的衣服和刺入肉中的树刺,先狠狠喘上一口,刚才真是千钧一发,好在自己动作灵敏,加上巨鹰得手了别的目标。

    向阳见危机解除,默默扭头看闻人诀趴伏的地方,原地只剩下了一滩血迹,刚才黑色巨鹰脚上抓着的人便是闻人诀。

    要不是得手了猎物,怕这怪鸟也不会善罢甘休。

    也不知道自己这群人是什么时候被盯上的,虽然靠近聚集村的地方大型猛兽经过清理,但还是阻碍不了这些飞在空中的捕猎者。

    眼下这个地方血腥味浓厚,会引来什么别的危险生物可是一点保障都没有,最聪明的做法是立马离开这里,想着他看向脸色铁青,刚从灌木中爬出来的飞龙。

    元扑过去,托起那人身子,放在自己膝盖上,触手摸到的是不断涌出的血,那样温热。

    “啊!!!”

    有凄厉的哀鸣响起,一声间停,一声又起。

    像是要喊破了嗓子方可罢休。

    声音是如此绝望,如此的凄哀,甚至让人有些不忍。

    炎振手中枪支掉落在地,他就如同个树桩般立在原地,再没了别的动作。

    刀戈就站在他身后,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终于,嘶哑的惨嚎停下,抱着夕阳的男人把人心慎重的放平在原地,再没看场中任何一人,半站起身子,直接一头撞在了破碎的桌子尖角上,跌落在地后亦没了声息。

    元一死,场中所有还观望的管事全部无声跪下,等着他们命令的护卫们也跟着放下了手中枪支。

    刀戈站在炎振身后,看男人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直愣愣的盯着地上的尸体,他后退了一步,给身后的手下们打招呼。

    那些人上前,把护卫们赶到一处,收拢起枪支,搜身,而后又引导着今晚在场的还没离开的客人们,暂去楼上休息和等待赔偿协商。

    “啊!我和你拼了!”本稍微安静下来的大厅,又突兀响起道尖利声音,有人挥舞着大刀冲还傻站着的炎振扑去,嘴中哭喊着要报仇。

    刀戈就怕炎振出意外,一直站在他身旁,看扑上来的这人没拿枪,且身型瘦弱的根本不够看,一脚轻松把人踹飞出几米,跟上前,垂下手,枪口对准那人额头,就待扣下扳机。

    “慢!”

    一个低沉的声音及时出现,莫名携带着股压力和不可违抗。

    刀戈停了手,抬头警惕的往上看。

    赌坊二楼并无可以接触到一楼大厅的出口或者窗户,所有房间进出口都开在另外一面,为了给来赌坊的人足够的隐秘感。

    只有三楼,往外伸出个平台。

    赌坊的布置刀戈清楚不过,因为今晚要偷袭,便又在心中想了几次,也担心过赌坊的人会在三楼外探的平台上,架设重机\\枪用来扫射,不过这个想法后来又被他自己排除。

    因为平台面积太,就算架设机\\枪,也不足全面压制住整个大厅火力。

    而且,他们真如此做了,自己这边也可从两侧绕到楼上,对方照样是瓮中之鳖。

    就是因为清楚赌坊建筑布置,所以在听到声音的那一瞬间,他就抬头,目光直接落到了三楼外探出的平台上。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