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局中之局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这就是胡乱吞噬“神眼”的代价吗?

    闻人诀剧痛中还在思索这个问题, 并想像自己死后的惨状。

    如果能昏过去就好了。

    这样清晰的在剧痛中迎接死亡, 太过残忍。

    脑中纷繁想着种种, 闻人诀的思维逐渐变模糊,所以说,他这一生犯了什么错, 要受到这样的折磨。

    所以说,自己究竟多么不该存活于世,才怎样挣扎都不得好死。

    他很努力想活, 虽然不知活着的真正意义, 但就是那样卑微的想要继续呼吸, 可这个世界的残酷却从来不肯给他半点喘息时间。

    如果能昏过去……就好了。

    再一次产生这个想法,闻人诀觉的思维似乎真的更散漫迷糊了些, 就连疼痛, 貌似也减轻了几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先前听到过的苍老声音,再一次凭空在他脑中响起。

    “醒过来, 选定者, 你无法放弃!你若放弃,一切都将万劫不复。”

    是先前发出“选定者解除封印”的那个声音。

    闻人诀迷糊中口齿不清的发问:“维端?”

    苍老的声音似乎叹息了一声, 用带着些怜悯的口气道:“不,我并不是维端, 虽然我运用维端的一部分思维而存在和思考, 但我是前置程序, 一段被隐藏在维端中的后置触发。”

    “什么意思?”虽然疼的撕心裂肺,但闻人诀不愿自己死的不明不白。

    “前置程序有权更改最高权限。”

    闻人诀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再发出声音,脑中问出这四个字,本以为可能得不到回答,可那个苍老的声音一点间隙都没有的在他脑中再一次响起,“我是隐藏在维端中的一段先决程序,连维端都不知道我的存在,要触发我,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破坏九域之碑前的封印。”

    他刚才伸手触碎的那层透明物体,就是封印吧。

    闻人诀不知道最后剩下的这些神裔在玩什么花招,但显然,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聪明的通过对话,把思绪从疼痛中短暂抽离,闻人诀尽量不去注意那种足以毁灭灵魂的剧痛,他不知道自己的双瞳正逐渐涣散,已然是人死前的征兆,更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因为剧痛在地上扭曲成麻花的姿态。

    他正在自己的脑中,通过‘识’和某个未知程序沟通。

    看闻人诀的意识恢复稳定,虽微弱但持续不灭,那个苍老的声音似乎放松了一些,道:“维端和你说了很多,但现在,我想要进行补充。”

    闻人诀努力凝聚自己的意识,不可能拒绝也不会去拒绝那个声音。

    苍老的声音继续道:“维端先前和你说的一切都没有错,但这当中,它隐瞒了一些事情。因为它会在替你改造身体的时候,寄宿入你的身体,从而和你的识共同运用你周身的能量,不要怀疑这一切,天眼就可以和寄宿者的‘识’进行抗衡,维端是我们神裔一族用最大的智慧和代价创造出来的产物,它的能力,超过你的想象。”

    “我们族在最后时刻,带着仅存的力量和族人来到这深海之下,为的只是一个他日再复苏的可能,虽然我们都不会再存在,可是,只要有新的智慧体使用我们的文字,我们的语言,我们的战斗方式,遵从我们的信仰,就算他们的**卑微,也算是我神裔的另一种繁衍。”

    “原谅我们的自私吧……选定者。”

    “我们背负着族群的所有不甘,只要有让晶核文明再现的可能,我们就绝不容许任何意外,维端在寄宿入体后,会逐渐缓慢消磨融合掉选定者原有的‘识’,创造维端时所用的那个神裔的‘识’就很强大。”

    “我们虽然藐视其他智慧体却从不会小瞧他们,我们相信,能被天眼选中的继承者,一定也具有非常顽强的意念,维端只有让他真正放弃‘识’的排斥,才能进行完全的融合。两个‘识’体的融合,这违反了神的法则,然而我们的族群都已消亡,便是违背了神的旨意,又能如何?”

    倒是光棍的想法,闻人诀弓起的双手双脚在地上摊平,瞳孔中的光芒已经微弱到几近消失。

    可他的‘识’显然真的非常顽强,因为他现在还能有非常分明的思绪。

    苍老声音继续道来:“两个‘识’融合后,被维端带入的程序会跟着植入,别问我们为何这样做,因为我们从来不会去信任另外一个智慧体,只有程序的制约,才能够让我们真正放心。被选中的继承者受程序约束和强制,必须去重现晶核文明,必须去做我们想要做到的一切,这才是真正合格的继承者,一个足够听话的傀儡。”

    虽然已经无法在**上做出表情,但闻人诀的‘识’却在无声冷笑。

    从一开始,自己也未曾信任过墓穴中的任何一切。

    他的防备从踏入墓穴开始到了现在。

    越了解,越防备。

    一个自傲至此的种族,一个残杀到亡的文明,凭什么相信他们会把善意留给下一个同属地球的文明?

    虽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可自己已经到了墓穴,无处可逃,能如何?

    他只能尽量表现的人畜无害,尽可能多的去了解一些事情,在他看来,唯一能够制约这个墓穴,克制晶核文明的存在,只有同样在这墓穴中的“九域之碑”和神眼。

    所以,他会不顾一切的去接近神眼和石碑,虽然不知道会得到怎样的后果。

    而现在,自己痛不欲生,可他不曾有过后悔,真如这声音所说,如果自己接受了改造,就算拥有了庞大的能量,又如何?和维端中的‘识’融合后的那个闻人诀,还是自己吗?

    仅仅因为天眼侵入自己的‘识’就够让自己不悦了,更别提这个声音所说的这些。

    似是察觉到闻人诀‘识’的强烈波动,那声音变得有些急促:“选定者,坚持住,你不能放弃!”

    闻人诀无法回应,就算被对话分离一些思绪,但那种来自**的剧烈疼痛似乎跟着蔓延到了灵魂上。

    现在,只要能让自己停止一秒钟的疼痛,他都会喜极而泣。

    可那只能是妄想。

    苍老声音怕闻人诀的‘识’消散,快速继续下面的话。

    “没错,这一切是我们的想法,可我们中在最后,还是出现了意见不同者。”

    闻人诀想,这个种族真有趣,消亡前的最后,还要分裂出不同的群体。

    “我们中的一部分神裔认为,虽然要复苏晶核文明,但我们既然已经消亡,就该让一切重新更迭,而不该执着于某一点执念,因为就算我们设置了最完美的程序去执行,但我们毕竟无法亲眼看到数亿年,数十亿年后的未来,为什么不让一个真正完美的智慧体,继承者,去自主做他想要做的一切,我们已经厮杀太久,绝望太久,为什么还要把这种干涉,牵扯到永恒的未来。”

    “我们分裂的太久,哪怕是最后……可我们已经没了力气和时间去争论,所以最后,我们彼此进行了妥协,在维端中加入我这个绝对的先决程序。”

    “我们妥协的结果是,如果这个选定者不是特别出色,那么一切就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来,他获得力量同时遵守我们的一切游戏规则,由维端逐渐腐蚀控制他,从而复制出新的晶核文明。”

    “可要是这个继承者出乎意料的出色,且不被力量冲昏头脑,目的明确,那么他应该可以从维端的话中寻出端倪,就算是出自本身的多疑,他也应该会提出要看看九域之碑和神眼,所以以此为判断,后置程序的触发条件便安排在九域之碑前。”

    “当然,这当中还有一个原因,经过我们对九域之碑的研究,发现当神碑合而为一后凭空出现的“神眼”具有毁灭一切的庞大能量,这样的能量不可能被任何神裔或智慧体所吸收掌控。”

    “九碑合,神现!……得到“神眼”即可为神就是一个最真实的谎言,因为这句话的前提是,你首先得拥有胜过神的能力,才可依靠吞噬“神眼”成为神。没有强过神的能力你就无法吞噬“神眼”,而吞噬不了“神眼”,你也无法成神。”

    “这很矛盾,但矛盾的不止如此。”

    “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神眼的能量暂时被封印或者说下降,从而让它可以被神裔一族所掌握?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最后发现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当九块石碑再一次分离时,神眼的力量会瞬间被瓦解,那是唯一可以掌握“神眼”的时刻。”

    “可矛盾的事情便是,九块石碑一旦分离,神眼也将跟着消散。”

    “和刚才一样,这是一个最无法破解的矛盾,就像是神开的恶意玩笑,他把成神的真正可能就摆在你触手可得之地,让你们为之疯狂,毁灭。然而就算有侥幸者获得了“果实”,他也只能选择干看着,百抓挠心却依旧不得不放弃。”

    “神裔怎么会让如此嘲讽我们的事情,在我们消亡后依然存在?最终,我们想出了办法,那便是封印九域之碑!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残存的神裔为此付出了无数的生命和代价,可我们还是做到了。封印会随着时间的消磨而减弱,最终,当九域之碑想要再一次分裂时,那股力量足可摧毁已经摇摇欲坠的封印。”

    “是的,我们推测出了,九域之碑无法永远弥合,不知道在多久为周期的轮回后,它注定会再次分散。”

    “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尽量用封印拖延那个时间,并且,在它试图冲破封印时,给它造成短暂的迟缓,只要有那一瞬间的迟缓,只要有智慧体抓住那一瞬间的机会掌握得到神眼,我们便赢了。”

    “选定者,既然你已触发我这个先决程序,并且让我感应到能量的动荡而链接上维端的数据库,从而和你对话,那就代表你一定是得到了神眼,恭喜你!”

    “九域之碑分裂时的能量异常庞大,不是任何一个智慧体可以单抗的,可封印的最后力量会在那个时候保护你。”程序的声音不急不缓。

    闻人诀想到神碑分裂时刺目光芒所带来的不适,随后又消失,想必正是封印最后的保护。

    虽在经历此生从未经历过的疼痛,但他总算是明白了缘由。

    自己居然在融合神眼。

    成神?

    荒唐!

    他跟维端的通话依靠“心识”,彼此间不需要通过有形有相的语言、文字、图像、而是直接透过“心识”来感觉到彼此的意思,这种能力,常常不限于时间、空间的条件,即使相隔重洋。

    闻人诀对此有过好奇,维端回复的也尽量明了,是维端入导了他的身周光,也就是身周磁场能量,每个人身周的能量中都带有自身的‘识’,便通过此链接。

    闻人诀觉的自己大致了解了那么半点皮毛意思,但这个不值得深究,他是个实际的人。眼下他跟维端对话,若有外人在场,看着便像是他一个人的自言自语。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