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伏击地点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飞龙现在哪里顾得上安慰他, 死死捏着手中的刀,等待着给扑上来的虫子致命一击。

    这种古怪的虫子吃起人来,特别恶心。

    一旦被它们缠上身体无论如何都甩脱不了, 刚才他跟着大人帮另外一个被扑倒的人去除身上的虫子,可是无论砍了虫子多少刀, 眼见着虫子都死了,却还不肯松口。

    那人被吸食血液到最后成人干,一直都没有失去意识,活生生感受疼痛到死, 看的人头皮发麻。

    康时见身周大人逐渐减少,可密密麻麻的虫子还在从远处爬来,心中已然不抱什么期望了, 只是想起还等着他回去的弟弟,不得不再次鼓起勇气来。

    他走到一直跟着大人拼杀的向阳身边。

    看向阳死命控制住一只虫子, 他也拿出随身的大刀, 使出浑身力气, 狠狠刺入虫子身体, 看虫子触角还在舞动,几次想从向阳手中挣脱, 他发麻的心突然一凉, 大叫着如同癫狂般再次拔出刀又插入, 直到虫子死的不能再死, 他还在啊啊叫着不断砍着虫尸。

    “好了!”向阳抹去脸上沾染的虫子血液, 挥手拦了一下他,康时才如梦初醒般怔怔停下动作。

    就这一个愣神间,身周另外一个人身上已经爬上了三只虫子,不堪其痛倒下,向阳刚想伸手拉一把,蜂拥而至的虫子一下就淹没了那个人的身体。

    他们这群人付出了数条生命,也不过是后退了十来步。

    “向阳,咱们还……逃得出去吗?”康时忍不住发出哭泣声,颤抖着身子,眼神麻木的落在虫堆里。

    向阳皱着眉头没说话。

    那边,飞龙被文星缠的烦了,大吼一声“松开”,又把文星死死拽住他衣摆的手拉下,把对方推回人群中央,他自己往前几步,一脚把只虫子踹飞,而后又用手中的刀,刺死另外一只。

    飞龙眼神凶狠,可微微颤动的嘴角还是能看出他内心的紧张。

    他的父亲让他跟着村里的捕猎队出来历练个几年,好名正言顺的继承村长的位置。

    前段时间被小贱种暗算,后来回到村子,父亲亲自带着一大群人出来,就又发现了已经被闻人诀杀害的村里失踪的其他大人。

    虽听说闻人诀被怪鸟抓走,必死无疑,可父亲依然关了他好一段时间,最近才放他自由行动,眼下更是第一次跟着出村学习猎食,没成想就遇上了这种危机。

    父亲已经如愿娶了向月,足足大了对方30岁,新婚当晚他住在隔壁的房子依旧听了一夜的哭叫,可不管如何,也算是如花美眷在怀了,不然儿子这第一次的出村历练,该由他亲自带队才是。

    可能也就不会出事了。

    这么想着,前方这次带队的郑叔已经大喊一声:“快跑!”

    中年男人知道逃生无望,指挥着队伍里的年轻人跑,他自己反倒带着剩下的几个中年男人冲上前去,妄图给身后逃跑的人拖延些时间。

    可这一切不过是枉然。

    人类虽然一直在减少,可远处靠近湖泊的丛林中正密密麻麻的不断爬来龙虱,看样子,这次是捅了龙虱窝了。

    闻人诀已经离的这群人非常近了,村里的人却没一个注意到他的,都在拼命,反倒有几只龙虱察觉到这个人类的靠近,停下来,又试探着爬向闻人诀。

    他说刚才在山峰上看到湖面流动的黑带是什么呢,原来是从湖底爬出来的龙虱群,而且顺着来路看,应该还在源源不断的往这边汇聚。

    靠着几个大人的拼命,飞龙带着文星几个人开始玩命跑,但这种拖延不过一瞬,因为稀稀落落的,从林中四面八方又一次汇聚起虫群。

    文星最后的勇气终于耗光,再没跑的力气,一屁股坐到地上,嘶心裂肺的嚎哭起来,无论飞龙怎么拉拽也不肯起来。

    向阳拉着康时靠近飞龙,这次出来历练的十多个年轻人,只剩下他们四个,而带队的大人,也只剩下三个,正面如死灰的站在他们身前。

    康时软了软身子,差点跟文星一样坐到地上去,但他又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了,只是扔下了手中的刀,再无反抗的心思。

    向阳皱眉,悄无声息的把右手别到腰上,脸色亦是前所未有的难看,所有人都不知道他还有枪,可有枪又有什么用?他总共才几颗子弹?在这种虫堆里怕还没有刀好用。

    视线微微下垂,落到手中的刀上,与其被这不知名的虫子活活吸血而死,倒不如自己给自己一刀,落得个痛快。

    面对死亡的逼近,剩下的人失望的失望,胆怯的胆怯,向阳反倒起了死意,妹妹已经被逼迫嫁人了,如今他的牵挂倒……少了很多。

    “什么人?!”身前三个男人中有人嘶吼出声。

    在这千钧一发之刻,声音尖利扭曲。

    这一声大吼打断了向阳的思绪,也让地上痴傻着的文星和站在他身旁的飞龙跟着一起诧异投注目光。

    就见围绕着他们的密密麻麻的虫群远处,慢慢清理开一条通向他们的道路,凡是挡在这之间的虫子瞬间化成水,而后被地面吸收。

    其他虫子见着这般景象,竟也开始慢慢后退,如同迎接虫王的降临般,神奇的开出了一条通道。

    天眼隐身悬在他头顶,一路来,他身周的虫子都被天眼融化成了水,慢慢走着,其他虫群居然也开始趋利避害般的躲闪他了。

    早在靠近这处地方时,闻人诀就发现了这些都是熟人,尤其是被围在中央保护的那几个。

    否则,他应该没这么好的兴致,在这浪费时间。

    飞龙觉的眼下的一切都诡异非常,这么可怕的虫群居然避开了,虽然依旧围着没退,却没了任何动作。

    若不是一路来,挡在路中央的虫子都被融化杀死,他差点以为现在走过来的这个人类,就是这些虫子的幕后掌控者。

    可人类为何能做到这样?

    向阳也在默默打量这个人类,他的出现让蠢蠢欲动的虫群停下了动作,也没见对方有任何举动,但凡是敢靠近对方的虫子,全无一例外的被融化成了水。

    最终,这个闲庭信步般散漫的人类,一步步踱到了他们身前。

    三个早就看呆的中年男人中,终于有一个清醒过来,小心翼翼的看一眼身周虫群,而后才走前几步,有些迟疑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你问过了。”闻人诀笑了一声,语气倒很是和缓。

    他重新迈开脚步,就往对方身后去,那男人本能伸手想拦,可手还没能伸到闻人诀身前,就被整齐切断,掉落在地。

    男人先是愣了一愣,而后才被剧痛刺激,惨叫一声,抱着断臂滚倒在地。

    伤口看着像是被从上而下切断的,可眼前哪里有伤人的利器?

    而且这个神秘人根本就没动手,剩下的两个中年男人皆胆寒不已,默默退开了身子。

    断臂滚倒在地的男人惨嚎着滚离了几步,边上本就蠢蠢欲动的虫子像是被他的血液刺激,再一次不管不顾的涌上前来。

    断臂男人很快被黑色虫堆淹没,前边的两个中年男人退回了飞龙他们身边。

    闻人诀向着他们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无意外的有动作的虫子依旧化为水,这让飞龙他们暂时安全。

    向阳总觉的“神秘人”的那一句话,声音很是耳熟,像是某个被他深刻于心的声音,但对方刚才的说话声不大,他不敢确认。

    再说,怎么可能呢?

    他再一次仔细打量起神秘人的穿着,明显不同于聚集地人的服饰装扮,黑色的衣袍看着低调,但边角银色的纹章透着神秘和华贵。

    简单的穿着,身上似乎没有携带任何物品,只有腰间被挂在银链子上的匕首。

    怎么都不可能是那个人才对。

    他皱眉,深深迟疑。

    来人不知是敌是友,而且刚才被切掉手臂的陈叔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方下的手,飞龙到底鼓起胆子,迎上前去。

    “你好,我们是附近聚集村落的村民,误惹了这不知名的厉害虫子……”飞龙迟疑着,但还是说道:“多亏被您所救,您如果不嫌弃,可以和我们回村落,我们整个村子都会感激您,报答您。”

    他还是第一次对一个人这样恭敬,实在是这个人出现的太过诡异了,让他不得不如此。

    听了他万分谦卑的话,那个人也没什么表示,双臂倒是从胸前移开,轻轻垂在身侧,仰了仰头,似乎准备开口。

    飞龙万分郑重的准备侧耳倾听。

    黑衣戴着古怪面具的人却忽然抬起脚,以离奇快的速度和力道把飞龙壮硕的身子活生生踹飞了出去,飞龙身后紧紧跟着的文星还没反应过来,两秒后,失声尖叫。

    闻人诀露在面具外的眉毛轻蹙起,脚步向前,漫不经心般挥手。

    “啪!”

    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打断那刺耳的尖叫。

    文星身型本就瘦小,闻人诀这下出手更没有顾忌力道,一耳光下去,尖叫消停了,瘦弱身子也往旁侧着摔倒。

    把飞龙踹飞,紧接着甩给文星一巴掌,一切的发生不过瞬间,等所有的人反应过来,就见来人已经收手,正施施然的按压着自己手指。

    “别!继承者,别动那个念头,你不该把那个念头想像成命令,这很危险!”之前在自己耳中神圣无比的维端现在显得异常慌乱,哪还有半分神秘气息,倒是恼羞成怒的万分分明。

    闻人诀双手抱胸,轻“啧”一声,神色中透出三分不耐,语气阴冷玩味起来:“继承者?”

    听出他话中的不悦,维端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有些迟疑的叫了声:“主人?”

    声音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但想起对话的人或者说物体就在自己身上,这感觉还是有些奇怪,闻人诀从脖子上拎起坠子,细长眼中看不太出情绪,只淡淡道:“先决程序告诉我你依靠程序和识存在,我可在识中抹杀你,想必那话的意思和我刚才让你认主一样,只要我意念分明的要毁灭你,你就会被摧毁,是吗?”

    维端简直要发狂,如果它有身体的话,它现在应该呈现无比扭曲的表情,刚成为主人就问这么不和谐的问题,真的可以???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