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温柔胁迫
    占赫有些呆滞的侧头去看耳旁插入木头的匕首, 那股子冷冽摩擦过脸颊的触感还在, 伸手摸了把自己的脸, 确认没有血迹后,他才缓慢移动脑袋,把视线落到身前站着的人身上。

    “闻......闻......人诀?”讶异的口吻带着结巴,短短一个人名说出口的过程中他就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两次,“你怎么会在这里?”

    闻人诀踏步进来, 门外廊上的护卫及时替他把门掩上。

    潘之矣对他的到来并不奇怪, 低着头, 单膝下跪,恭敬道:“王。”

    视线落到潘之矣头顶两秒钟, 闻人诀的目光就又放回占赫身上,漫不经心道:“起。”

    潘之矣起身, 神色如常的走到一旁,双手垂着,等候命令。

    一步步靠近, 对大桌后张口结舌的占赫挑了下嘴角, 闻人诀歪头看向房中挂着的十三区地图,随口道:“十三区的地盘虽然不大, 但位置居中,人口的数量是最多的?”

    占赫完全瘫倒在椅子上,红通着眼睛, 神情有些迷茫。

    “是, 从人口分布密度来说, 可若说人口总数,十三区和十区应该相当。”潘之矣毫无感情的眸子睨视向占赫,男人从刚才的惊恐迷茫中回过神,正青白着脸色,颤颤巍巍的侧头去看插进耳旁的匕首。

    “把人口往内迁,是可行的?”半垂着视线,闻人诀盯着地毯上的花色看,说话着的间隙还伸手打了个哈欠,这几天来骑着飞鸵鸟在外折腾,他有些没休息好。

    “当然可行,十七区、十八区和十五区中只有十七区的人口较多,其他两个王区地虽广,但人口分布不多。”一板一眼的回答着问题,明明十三区中的王还端坐着,他们讨论的却很理所当然。

    占赫再愚蠢,这种时候看到闻人诀,且看潘之矣的作态,都知道事情不好了。

    肯定有什么在他掌控之外发生了。

    可是闻人诀突然出现的震撼,和那急速射向他脑袋的匕首,让他到现在都没站起来的力气。

    他有些胆寒。

    “你们!......”积蓄多时的怒火,终于支撑着他撑起上半身,对房间内的二人吆喝。

    闻人诀就像才注意到房中还有这么个人似的,回身,一步步向着大桌走去。

    占赫的质问因为他的突然动作而停顿。

    微笑打量着占赫僵住的模样,闻人诀一手摸向黑色大石桌面,从笔筒中抽出根钢笔,另一只插在裤袋中的手拿出,拔掉钢笔帽,身子前倾着,在完全傻住的占赫脸上,轻轻画了两笔。

    “没睡好吗?”轻柔语调伴着笔尖温柔的划动,占赫像是被定身般,完全没了别的动作。

    腰压在桌沿上,闻人诀的半个身子前倾向对方,他这样突然又莫名的举动,让混沌中的占赫有些不知所措。

    占赫嗅到闻人诀身上带着雨水的味道,甚至近距离下,他能格外缓慢的察觉到钢笔尖在自己脸上游走的煎熬。

    闻人诀没写别的,右手也没太用力,把玩似的在人右边脸颊上,端端正正写了个“占”字。

    潘之矣双手垂着,面无表情看着这一切,等闻人诀随手抛掉钢笔,他才走上前,观赏性的把目光停留在占赫脸上,没去看人那双惊恐的眼睛,只仔细打量着钢笔写成的占字,遗憾道:“真可惜,占家经营十三区数百年,毁在了这么个叛逆的孩子手上。”

    占赫二十出头,怎么也不该被称为孩子。

    可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反驳,因为闻人诀的呼吸就喷洒在他额上,明明气息温和,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占赫还是害怕的想要颤抖。

    身前这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给他的感觉,和以前见到的,完全不同了。

    拔出插进椅背的匕首,闻人诀干脆半侧着,右半边身子坐上桌子,左手肆意搭在晃荡的膝盖上,右手拿着匕首,轻轻敲了下占赫的脑袋。

    “你们!潘之矣,你背叛了我?”因为不敢和闻人诀对视,占赫便把所有的怒火发到了潘之矣身上,死死瞪着人,喘着粗气。

    “是啊。”

    云淡风轻的,潘之矣点了下头。

    面对人的坦然,占赫一时失了言语,半晌后,抬眼看闻人诀,问了句傻透顶的话。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不是盟友吗?”

    闻人诀没说话,甚至没低头看他,哈欠连天的,擦着自己眼角泛出的泪水。

    潘之矣也没再发出声音,房中一时诡异的,安静下来。

    还放在底下的左手死死捏紧,占赫左右看看二人,深呼吸着,待指甲掐进自己掌心,疼痛刺激的他瞬间站起,闪电般挪过桌上电话,飞快拨打号码。

    匕首已经被收回腰间,闻人诀慢半拍的侧头看人动作,右手还撑在桌面上,半歪身子,丝毫阻止的动作都没有,慢悠悠的问了句:“打给谁?”

    占赫哪里顾得上回答,听着话筒中传来的“嘟嘟”声,脸上冷汗越来越多,滴落到他护着电话的手臂上。

    他这般激烈的动作,就坐在他身边的闻人诀没有反应也就算了,就连站在大桌前的潘之矣,表现的都很冷淡。

    嘟嘟声此时如同催命般,每响起一声,占赫仿若就能听到自己胸腔中心脏跳动出更大的声音遮盖。

    抖着手指,顾不上擦满脸的汗,占赫马上拨打了另外一个电话。

    同时眼角注意着,怕闻人诀或者潘之矣上前抢夺电话。

    不出所料的,话筒中再次传来“嘟嘟”声,和之前一样,半天过去,都没有被人接起。

    用手背随意擦了下眼睛,占赫低头拨打出第三个电话。

    这么会儿的功夫,闻人诀左腿已经架上右腿,从怀中掏出烟点上,深吸一口后,缓慢吐出,看着烟雾叹息道:“他们今天恐怕都到不了自己的岗位了。”

    不死心般,虽然意识到了什么,但占赫还是固执的一个个往自己心腹家中和办公室打电话。

    无一例外,话筒中传来的全部都是无人接听的“嘟嘟”声。

    就这么折腾了三分钟,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打完最后一个电话,话筒从占赫手中滑落,摔到桌面上。

    摇晃着,他重新摔进椅子。

    双目失焦,万念俱灰,双唇蠕动,不知道在叨咕什么。

    垂下视线看了人一眼,闻人诀伸手把话筒搁回电话。

    扔掉烟屁股,重新拿出根烟点燃,也不吸,就夹在指尖看烟雾缭绕。

    “叮铃铃”

    大概有五分钟,如死般寂静的房内突然响起清脆铃声。

    形如槁木的占赫双眼突然亮起,近乎拼命的伸手去抓桌上电话,可惜比他更快一步的是闻人诀,左手夹着烟,右手从桌上捞过电话放到大腿上,看占赫癫狂发疯,张着嘴还要扑上前来抢,干脆按下键,放了扩音。

    “王。”话筒对面,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男性声音。

    这声音很陌生,占赫僵着身子,却还不肯重新坐下,如同溺水将亡的人般,用偏执祈求的目光,死死盯着电话。

    看人不再激动要抢夺,闻人诀把电话放回桌面。

    弹了下烟灰,同时“嗯”了声。

    黑虎沉稳的声音继续传出,“启禀我主,十八区三个战部皆以到达十三王城外,现第二第三战部被阻于北宁和柯城。”

    潘之矣给的那份名单只是在王城中的人。

    周边城镇中,他能替换的也都替换了,可还有一波人,是占赫手下,又或者立场较为中正,这些人面对占佩兵马或许不抵抗,可看到外区兵马,还是会阻拦。

    显然让十八区三个战部倾巢而出是闻人诀早前就下达的命令,在占赫房间接到黑虎的电话,并听到禀告,他连眉梢都未扬动。

    舒眉展眼,回头对占赫温和道:“给你在北宁和柯城的下属打电话,让他们放行兵马,同时来王城一趟。”

    “你做......啊!”怒骂被惨叫终止。

    闻人诀脸上的温和依旧,瞳孔却森寒无比,长臂伸展,五指抓过人后颈砸到桌面,右手点燃着的烟头直接按进人手背。

    脸被朝下按在桌面,占赫惨叫着挣扎,烟头嵌进肉中很深才熄灭,脑袋被用力掼到桌面时,口鼻中有血液涌出,浑浑噩噩中,他听到闻人诀那阴冷的声音。

    “我不愿动手,可是你要听话。”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