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冥冥之中
    “吼!”

    响亮的虎啸震动山林。

    茂草丛生的空地上, 突然有穿着浅黄色衣服的男人滚过, 他动作灵敏,滚动间一手上抬,外表虽然狼狈,但眼眸中冒着精光,连连向前开枪。

    男人身前不远处站着只吊睛白额大虎,这虎浑身长着红黑斑纹,四肢粗壮, 爪尖刺出趾外,尾巴粗长,如同钢鞭般微曲摇摆,微微前伏的身子正处于攻击前的准备姿态,力量虽大, 仍旧跳跃着躲避子弹。

    打完手、枪中的子弹,黄衣男人“哇哇”怪叫着扔掉, 从地上鲤鱼打滚般一跃而起,跟大虎擦身而过, 险之又险的躲过那只足有他脸盘大小的爪子。

    头也不回的继续跟大虎纠缠, 搏斗间隙, 尖利着嗓子大喊出声:“我说你们这帮混蛋, 要看到什么时候?”

    此处林木不密,就是杂草灌木长的多。

    散乱的几个小山和石块, 本还有几只变异兔在这里活动, 因为大虎和男人的到来, 这方地界上的野兽,早就逃散离开。

    这一声尖利的大喊,看着实在有些怪异。

    除了红着眼睛,彻底被激发出兽性的大虎和气喘吁吁威猛不已的男人,这里,似乎,并没有其他人类。

    可是黄衣男人不知发了什么疯,在被老虎一尾巴抽飞后,纵跳上一旁的大树,撕扯掉破碎的衣服裸、露出肌肉扎实的胸膛,气急败坏的连声臭骂,“你们要是再看下去,小心我一根老虎毛都不留给你们,混蛋玩意,老子可是上了你们的当了。”

    细看之下,那大虎身上多多少少居然有十来处伤口,有的像是枪伤,还有的,明显是被匕首割划出的新鲜刀口。

    若是静卧着不动还好,可大虎如今正疯狂的,扑抓上树根,摆明的要不死不休。

    不久前造成的那些伤口,这时候都开始往外渗血。

    “哈哈哈哈,强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的还上树了?成猴精了?”有嘲笑声凭白响起在空地上。

    黄衣男人气力有些不接,看大虎跟着自己上树,脸色都变了,没办法下地,便只好顺着树干越爬越高。

    “强子之前出门的时候怎么说的?”明明空无一人,可又继续冒出了道声音。

    比起之前的,现在这道声音响亮不少,话音中带着些无奈。

    “强子说了,变异虎王算什么呀,还不是他一个小手指头就能捏死的!”回答的,是跟之前出声的两人完全不同的声音。

    “好了,让他下来!”

    紧跟着,一个低沉的暗哑声音,在黄衣男人恼羞成怒前响起。

    “是。”先前出声的三人齐声应答。

    追着黄衣男人攀爬到树上的大虎,正眼巴巴瞅着马上就要被它咬到的男人右腿,虎头甩动着,“吼!”的又是一声嚎叫。

    这是报复前的宣泄,透着它不能被侵犯的王者威严。

    可惜的是,它没能继续往上爬,明明跟它缠斗了大半个小时就要脱力的男人停下了手脚,再也无力动弹,张开血盆大口,它的后肢正要发力,身子却突然凌空飞起。

    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裹挟着,向下拉去。

    刚还空无一人的草地上,不知何时站立了四个男人,三个在前,一个最高大的站立在后,仰头看着树干。

    同样穿着浅黄色衣服,下巴细长的男人胳膊举起,跟抓握着什么般,突然侧身,双手朝地面摔去。

    那停顿在空中的老虎,如同被人提绳掌控般,顺着尖下巴男人甩手的方向,被砸落到地。

    此处没有泥土,否则那种力道定要沙尘飞扬,高壮如牛的大虎被摔飞出去,第一反应就是起身,可前肢站立起来后,它的后半身晃了晃,大概是脑袋撞了地,让它内里受创,无力的,又一次摔趴下去。

    舌头从口中滑出,呼呼喘着带有腥味的臭气。

    双手抓握树干,先前跟老虎搏斗的年轻男人垂头看着这一幕,见大虎被一下制服,另一个手握大刀的男人走了过去,快准狠的把长刀刺入虎头,虽然变异虎王很厉害,可是这样致命的伤害,让它的生命快速流失。

    抽搐着身体,没一会就断了气。

    “你们这帮家伙!出手的太晚了!”翻着白眼怒骂,年轻男人碎碎咧咧的,到底放下心来。

    绷紧的心弦松了,双手抓握的力气也没了,要知道以他的身体素质,能够强撑到现在,已经是一种突破。

    毕竟是变异虎王,跟其他的变异兽不同,这凶残程度,绝对是屈指可数的。

    刚才情况紧急,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短短的一分多钟时间,他就窜上了二十多米高。

    这下仰天摔倒,若真结实砸到地面,不死也得瘫上几年。

    可从他嘴角泄露的笑意来看,他好像并不担心这个问题。

    “郝强,你也有点志气,自己爬下来好吗?”虽然不屑,可长下巴的男人看他摔下来,有一瞬,眸中闪过担忧。

    也不见人动,只微抬起双手,紧盯着坠落中的年轻男人,不过半秒,马上就要摔落到地的男人就悬空在了离地面三米高处,随着长下巴男人缓慢移动的手,被轻轻放置到草地上。

    “哎,太没出息了。”虽还在抱怨,长下巴男人却第一时间走上前,察看人情况。

    “我们会不会拔苗助长了?”另一个声音稍柔的男人侧过头,看大虎身边面无表情动作麻利挥刀分“尸”的长臂男人。

    这几人穿着一样的浅黄色紧身布衣,脚踩着灰色布鞋,除却一人腰上挂有匕首外,另外几人看着都很轻便。

    中规中矩的把老虎一点点碎开,每一块肉都仔细分放,长臂男人冷道:“不刺激他,他恐怕永远也提纯不出异能吧。”

    “也是,郝强虽然嘴上要强,可心中慵懒。”

    一人手脚麻利的干活,一人晕着,还有一人正托着晕倒的那个喂药。

    声音偏柔的男人左右瞧瞧,刚准备踏步到另一个沉默不语的男人身旁,不远处半人高的灌木丛中突然传出“窸窸窣窣”的动静。

    双脚并拢站立,身姿挺拔的男人手指微动,还算俊朗的面庞上,一双明澈星眸,微微转动。

    “咳!咳咳咳!”一声咳出,可胸膛里的压迫感半点没轻,古知秋脑袋晕眩,眼前闪过黑色斑点,晃了晃脑袋,他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努力的,想要抬起头。

    路上几次遇险,保护着他的人越来越少,虽也想了不少应对办法,可是,他低估了自己体内晶核的蛊惑之力。

    到最后......能量溢散的那晚,就连一直以来跟随自己,肯为他去死的身边人,都无法控制的,想要对他下手。

    身体上的伤害不重,可是对心灵的摧残,足够让古知秋一次次回想起池边的痛苦记忆。

    自己的无力挣扎,那双眼睛中慢慢消退的所有理智和感情,到最后,死死盯着他的,只剩下兽性。

    曾经是,那么的肝胆相照啊。

    到现在,一次次面对身边人的愧疚痛苦神情和清醒过后的,无力道歉。

    “少爷,对不起,我......差点对您做出了......”

    所有人的痛苦都是真实的,可正因为如此,才让人,如此的痛恨。

    古知秋有想过死,似乎这是唯一能让他解脱的方式。

    可是真的遣散开身边所有人,站在这纵横连绵的山林中,面对那些异形和猛兽,他还是,不甘心。

    从小家族教育给他的,便是绝不轻易放弃。

    没道理,依靠着自己,活不下来,没道理,拿自己体内的能量一点办法都没有。

    “王。”先前的漫不经心忽然不见,对于这个突然闯出,明显受了重伤的男人,蒋雄怀有本能的戒备,目光轻飘飘的扫过四周,待确定没有其他人潜伏后,凑身到仲勐身侧,疑声道:“此处是山林中心,附近并没有聚集村落,这人的来历......”

    仲勐低着头,面前的男人正艰难的,几次三番想要抬起头。

    破烂的衣服湿湿嗒嗒,大腿根部有明显的抓咬伤口,修长手指抓进草屑中,从喉咙底,正发出细微的,带血般的吱呜声。

    躲避开不知名的异形后,古知秋强撑多日的虚弱身体终于倒下,他虽在十区操劳多年,但到底出身富贵,就算对自己要求严格,可从小的生活无忧,让他在野外,并没有太多的生存常识。

    虽实力还在,但辨别草药,如何找吃的,这些能力他还不如外边聚集村落的一个普通居民。

    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他甚至能感觉出自己腐烂的伤口中,那些蠕动着的虫子,它们在蚕食自己,若再得不到救治,他将死在一个无人知道的角落。

    不甘心。

    在山洞里趴了一整天,凭借着仅存的清醒和意志力,运气般,他看到了人!

    在这个山林的中心,绝无人会来的地方,他真的看到了人类。

    惊喜让他的脚步奇迹般飞快,可慌张,让他滚下了山坡。

    好不容易,爬到人身边......

    可是却没了张口的力气。

    “救......”好不容易说清晰的一个字,微弱到他自己都听不到。

    古知秋固执的向前伸出手,没有力气抬头,他看不到身前人的具体神情。

    这个世道如何,古知秋知道,是否有人愿意在这种地方对一个半死不活的人伸出援手?

    “呼呼......”全身忽冷忽热,鼻子早已经呼吸不畅,嘴巴开合着,古知秋的脑袋,渐渐停止活动。

    仲勐蹙起眉头,一旁解刨大虎的男人这时候也走上前,甩干净刀上的血,刚准备开口说什么,仲勐已经蹲下身去。

    一手伸出,握住了古知秋血泥混杂,脏污又冰凉的手。

    “坚持住。”

    低沉声中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意味。

    仲勐一点也没嫌弃的,双手托着,把人从地上抱起。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