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复兴百城
    “那么复兴呢?”红雨出声, “没道理复兴实力最强, 却排不上号吧?”

    “这就涉及到复兴的构成了。”书易不慌不忙, “大家都知道, 复兴被称之为联盟而非王域, 就是因为他们的管理和统治方式是最为民主和公平的。”

    “民主?”蓝岸轻笑, 一脸的不屑。

    “当然, 是在等同的对比下, 所有的民主和公平都是相对的。”对这点,书易并不抱有什么天真的幻想,“复兴联盟最早的主体是第一、第二和第三王区,在发展中,慢慢的以他们为中心,人类繁衍聚拢而来,建立起了无数强大的城市, 最终形成了互相扶持的团体, 慢慢的, 有人提出用一个共同的声音联络对外, 所有互通的城市皆可加入, 这就是联盟体的由来。”

    “联盟体的城市,日常管理都会交由议会选出来的总务率领各个部门进行, 而他们的议会,则由每个城市中举荐出来的一位代表出席。”大致讲说了两句, 书易停下来等大家反应。

    蓝岸似乎有一些了解, 这时候却选择闭口不言。

    而初次听说复兴联盟管理方式的众人, 面上表情都有一些奇怪。

    “那么每个城市中的代表又要如何选呢?”红雨问了个实际问题,“既然城市中的管理交由议会选出来的总务,由他成立各个部门,那么分散到下面的城市后,这个代表,以谁为准?”

    “难道要所有的居民,一人一票投选出来?”向阳很是意外。

    “那倒不至于,看贡献度,每个城市中都存在商人,要跨城做生意又或者经营店铺的话,都得去城中商会注册,每个城市的商会都会投票选出会长,没有意外的话,会长就会是这个城市在议会中的代表。”

    “贡献度又怎么说?”炎振发问。

    “总务率领下的各个部门都需要钱币,包括每个城市的安全防卫,街道等公共设施的运行。所以每年末,他们都会计算出,来年需要的开销数额,并按照城市大小不同分配到具体金额,这笔钱会由城中的商会来凑,而商会的会长则必须要承担其中的大头。”放慢了语调,书易每说一句就停下来一会,留出时间让大家思考。

    “倒是很公平嘛,有舍有得。”这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管理方式,倒也新鲜,向阳听的很用心,“他们的总务要如何更换?”

    “每五年选一次,大多没有过失就会连任,真要出了大差错,议会中有三分之一的代表共同发起倡议,便可要求举行大会,共同投票决定是否任免。”

    “也就是说,他们城中的防卫力量是共同运行的?”向阳挑眉,沉声:“这样的军队,真的能够抵挡统一的外敌么?”

    “商会的人大多养有私兵,不方便违反议会规定的,也会暗下里交由黑帮处理。”平静与向阳对视,书易郑重道:“复兴联盟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你动一城,相当于敌对百城,这股力量之大,绝对不是任何王域可以正面抗衡的。”

    向阳止声了。

    蓝岸却咕哝了句,“还不是商人的天下。”

    书易不语,换了个王域介绍,“关于圣鼎,他们的成立虽然不久,但力量的扩张非常快速,最为值得称道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经历过几场战争。”

    “大多是民心所向,原十二区和十四区的王残暴昏庸,对区域居民剥削非常严重,圣鼎的到来,甚至被夹道欢迎,他们的王不喜战争,能够谈判融合的,一般不会选择炮火,成立短短时日,有才之士皆投奔到王权下。”面容虽平淡,可说到圣鼎,书易目光中还是难掩一丝复杂。

    “他们的王权非常集中,成立王域后更是打散了原有的王区,分划为不同的区域,统一由王城中的商部、财部、刑部等等部门进行管理,而他们的军队则分为战团,负责守卫不同区域,一定时间后,会进行轮换。”说到这,书易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上座表情淡漠的闻人诀。

    这样的管理架构,才是真正把王权抓到手中。

    不管哪块区域,都不可能出现军阀或者诸侯。

    权利被分开为不同的职能,地方管理(城市)和军团分离,任何部门都不能单独存在。

    所有权利,都被辖制在王一个人的手中。

    闻人诀的神情看不出变化,可其他人的表情多少有些变动。

    身为掌权一方的部长,他们心中通透不过,如今主上的管理方式是存在很大隐患的。

    倒不是说他们想要背叛或者造反,而是这样的运行方式,本身就给了他们这个可能。

    如今的部长们,又有谁能被辖制呢?

    正确健康的权利,应该是受到监督和制约的。

    可是如今,蓝岸等人手中军队在手,城市财政管理一把抓,说句难听的,哪一个若是不想听从王的命令,除了战争,还能有什么解决办法?

    说复兴联盟的管理松散,他们却更像是临时的同盟。

    唯一的联系点,只有主上。

    也不是说已有了异心,任谁都不喜欢自己受到辖制,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手上权利大惯了,万一成立王域后被收权,他们心中也难过。

    可知道正确的道路,明白真正长久的王权应该如何运行,他们又不免觉的自己的想法太过自私,这么左右一琢磨,心态复杂,多少表露了些到脸上。

    书易有意停止说话,而房内的众人各怀心思,一时安静下来。

    “说说寒鸦不渡。”闻人诀始终淡漠,让人猜不出心思。

    书易收回目光,凝望向他,终究还是轻叹口气,“寒鸦不渡与其说他们是王域,不如说他们是个组织。”

    “这个王域的名字听闻的太多了,可是谈起真正的了解,在座的各位恐怕知道的都很少吧?”没有多卖关子,要说寒鸦不渡跟他们的恩怨不少,早前暗杀闻人诀的那帮人,十有八、九就是他们派出的。

    “比起复兴的联盟结构跟圣鼎的王权高度集中,寒鸦不渡可以称之为另一个异类,他们称霸王区后并不参与管理,只扶植个新王作为代言人,每年从当地抽取高额钱币,他们从不干涉管理,王者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只有一点,不允许他们拥有军队。”

    “寒鸦不渡大体分为两个部分,一部为寒鸦,下辖多个军团,驻扎在各地,另一部是不渡,拥有无数杀手和情报探子。”

    “前段时间发生的件大事,从中也可看出他们的态度。”书易说着投注目光到潘之矣身上。

    关于了解寒鸦不渡,是他们二人共同进行的。

    潘之矣默契接过话头,“我们找了不少从西大陆过来的人问询,前半年,在寒鸦不渡的地盘中,有位王者残暴无比,征取过高税负,乱杀无辜导致暴动,有人在混乱中杀了他,却没有得到寒鸦不渡的任何惩罚,只因为在杀人后,那人主动去寒鸦不渡的总部得到了认可。”

    “不难看出,下边的王者是仁还是戾,寒鸦不渡并不关心,区域中的居民生活如何,他们也不太关注,在西大陆,所有人都知道寒鸦不渡高人一等,所有人都梦想着加入他们,成为高一等的人上人,而那些王者,只要每年能够上缴他们要求的物资和钱财,就被允许存在,至于能否坐稳位置,他们不太关心,有想要加入的新游戏者,只要遵从他们的规矩,就被允许取代。”

    潘之矣的语速比书易快一些,说完之后环视一圈,轻轻咳了两声,又继续道:“寒鸦不渡是高于王权的存在,他们和王区之间存在距离,他们手下的不渡组织,密密麻麻遍布整个西大陆,有任何想要反抗,敢于反抗的人都会死于暗杀或者军队屠戮,他们每年会派出队伍,去各个王区中寻找召集那些想要加入寒鸦不渡的高等人才。”

    “也就是说,寒鸦不渡并不代表底下王区,他们只是凌驾于西大陆的剥削者,他们高于王权,冷睨世间普通人,管你们生杀战乱,只要限定在一定的规模,遵从他们定下的游戏规则,就能被他们容忍。”

    “真是高高在上啊......”情绪莫名的,蓝岸发出感慨。

    这就好像说,你们都是游戏者,而我高人一等不参与游戏却掌控全盘,我只要求你们上交钱财,你们要怎么玩,那是你们底下人的事。

    “先生,你们之前说有问鼎天下之力的只有我们三方,那么,我们又要如何做?”说了这么多,详细的介绍了如今天下的局势和各方势力,为的就是要谈谈己方下步要怎么做。

    黑虎沉声发问,潘之矣对人笑了笑,把话语权重新交回书易。

    书易也没客气,低头整理了下思路,抬头后语气坚定,“对我们三方来说,如今最关键的都不是互相,而是复兴联盟,大家都知道,如今人类汇聚最多的地方,文明复苏最多的地方,就在复兴,想要真正主宰这颗星球,就必须要掌控住复兴百城。”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