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神秘龙属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那是他狭路相逢“击败”过的不明科技产物, 如今正散发出夺目蓝光恢复成眼珠形状。

    “眼珠”脱离闻人诀,在紫色海水中漂浮,然后如同闻人诀曾经看到过的那般, 再一次慢慢掀起眼睑,血红色的瞳孔锁定了不远处静静浮着的庞大生物。

    水波样的蓝色光圈在海水中慢慢扩大,逼近庞大生物。随着蓝色光圈越来越大, 周围的紫色海水突然如煮开般跟着沸腾起来。

    庞大生物似乎受到惊吓, 以比来时还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

    自我终端中闪过一行行未知文字, 最终定格在了其中一行上。

    悬浮着的红色眼珠似乎在使用最后一点能量,重新缓慢靠近闻人诀上方,突然,像是能量耗尽般掉落在闻人诀胸膛上,而除去眼珠的影响, 本悬浮的闻人诀身体再次往海底沉去。

    眼珠子静静落在闻人诀胸膛处, 紫色海水中有肉眼不可见的星星点点正在慢慢被它吸入,它的自我终端中再次闪出一行文字。

    在这行文字定格后的瞬间,深海之下有光束突然射出,罩向海水中的眼珠, 而后连同闻人诀在内都被一个透明的光环所包裹, 被极快的拽向光束射出的地方。

    这束光芒运动的速度极快, 以人类的眼睛来看,根本无法看清被它所拉动的闻人诀的身型。

    包裹着闻人诀的光环似乎为他阻隔了一切快速运动下的伤害,很快那束光芒便到达了目的地。

    深海之下的泥土。

    那束光芒就从海底射出,眼见着光芒拉着闻人诀到达海底,那处地面突然开始震动,四周翻滚起泥土和海沙,有躲藏在海沙下的生物快速逃离。

    可惜闻人诀昏迷,无法看见这震撼的场面。

    海底的地面在震动过后,突然从中裂开一道深深的缝隙,如地震后的伤口,慢慢的,那道裂隙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眼见着海底的地面向左右分裂开来。

    海水一瞬向着缝隙涌入,而后又缓缓倒退出来,深海的重压下,缝隙处的海水居然慢慢清空,像是有看不见的屏障在缝隙处撑起。

    光芒的速度减慢,却依旧拉着闻人诀往下沉去,最终落入缝隙中。

    上方的缝隙在闻人诀落入后,又开始慢慢合拢,最终重新变成平整的地面,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震荡的沙土海水也在一会后沉淀,重新恢复了平静。

    而那束光芒还拉着闻人诀往更深的地底去,仿若要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

    闻人诀边往下坠,上边裂开的缝隙边合拢,光圈外可见荧蓝光点闪烁,稍稍照亮了这方本该漆黑的空间。

    光圈速度极快,到最后落地时,动作却又变的非常缓慢,它轻轻在一块青石上消失,却把内里带着的闻人诀放到了石块上。

    没人可以想到,万丈海水下的地底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青色石块看着像个高台,离地面足有四五米高。

    闻人诀惨白着脸,紧紧闭眼,毫无醒来的迹象。

    青色石块上方似乎亮着什么照明的物件,但照亮的面积也仅仅限于石台处,其他地方依旧静静蛰伏在黑暗中。

    闻人诀突然动了动身子,看着像是要醒来,这种本能的抽搐持续了一会,可除了从嘴角处渗出一些新鲜的血液外,再无动静。

    漆黑的暗处似乎隐藏着什么魔物,正静静打量着这个海底世界的入侵者。

    掉落在闻人诀胸口处的圆眼珠也一动不动的趴着,就在这时,黑暗中隐约由远而近的亮起光点,慢慢的这些光点离的近了,才让人看出竟然是一条条游曳在空气中的光鱼。

    这些光鱼五颜六色,游曳到青色石台上方转起了圈,而后慢慢的一条条靠近闻人诀,最后让人极度诧异的事情发生了,这些光鱼居然相接着一条条撞入闻人诀身体消失不见。

    当最后一条光鱼也消失后,闻人诀身上的伤口已然全部消失,脸色甚至恢复了红润。

    再过片刻,躺着一动不动的人,慢慢掀起了眼睑。

    闻人诀没想过自己还能再次醒来,他以为自己的结局有两个,一个是葬身巨物肚子中,另一个是被淹死,最后腐烂在海底。

    可自己就是慢慢清醒了神智,而且睁开眼睛后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和不适,这让他很是诧异。

    闻人诀动作轻微的扭转脑袋打量身上伤口,果然,伤口都愈合了。默默盯着头顶的亮光看了片刻,他最终还是抬起手轻摸上自己的脸,依旧的坑坑洼洼,让他觉的自己没有在做梦。

    还是说,死后的世界本该如此呢?

    既然都死了,那也没什么可怕的。

    觉的体内的力量积蓄足够,闻人诀突然从青石上一跃而起,站直身子,四周观看起来。

    几乎在他有动作的同一瞬间,“嘭嘭嘭!”的声音跟着响起,石台四周不断燃起火把,闻人诀再细看,蓝色的火焰照明下,四周变的明亮。

    这些火把依次照向远处,好似沿途亮起的路灯,为他指明了一个方向。

    闻人诀慢走几步到了石台边沿,四五米的高度,不是不能往下跳,只要注意保护头部,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想清楚后,他准备一跃而下,然而他才刚有动作,远处似乎有专门的眼睛在注视着这一切般,石台下方逐渐出现了透明的台阶。

    那是一块块悬空的石块,逐渐步到地面。

    闻人诀终于觉的有些微奇怪了。

    或许天性使然,他没有任何的惧怕,只是莫名笑了笑,而后一点犹豫都没有的踩上透明台阶。

    前脚离开,后脚的台阶就会跟着消散在空气中,闻人诀静默着突然在一块台阶上停留,他倒是想看看,这些台阶是不是有固定的时间消散。然而没有,他停留了多久,脚下的台阶就保留了多久。

    这更让他生起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难道,人死后,都要来这么一遭?

    一跃而起后掉落在地的“眼珠”在青石上慢慢掀起眼睑,而后比人类眼珠子大上许多的眼球凌空飞起来,跟上了闻人诀。

    闻人诀盯着身侧眼珠看了会,那眼珠没有任何攻击的迹象,甚至先他一步飞在前方,但也不会离他太远。

    闻人诀挑眉,觉的事情也许,没那么简单了。

    他做了一个有些愚蠢的动作,狠狠掐了自己一把,随之而来的疼痛让他松开了自己的手,有痛觉?没死?

    那么这些诡异的景象是?

    蓝色火把尽头,出现了一段狭窄的羊肠小道,火把到那里便消失了,闻人诀在小道口停住脚步,打量这突然出现在山壁中间,似乎被凿空出来的路,如果自己昏迷前的记忆没错,他应该不是到了什么山林,而应该在海底?

    海底出现的这些东西,还能称之为正常吗?

    他又扭身默默看了眼身后,燃起的蓝色火把从远处逐渐熄灭到他身后,似乎在掐断他的退路。

    早已经飞跃到前头的红色眼珠也跟着转动瞳孔,没有转换方向,便360度的盯住了闻人诀。

    “呵!”

    把破烂的衣服整了整,闻人诀一点迟疑也没有的踏入小道,衣服还破烂着,可身上伤口却全部消失了,连胸口处的撕裂疼痛也没有了。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但从自己还不饿来看,也许时间并不长?

    地球人类现在没有这么强大的治愈能力,便是“星坠事件”前的人类都没有。

    所以,自己应该是遇到什么绝对不在正常范围内的东西了。

    除了没有更好的选项外,本能驱使着闻人诀继续向前。

    在走过羊肠小道后,突然出现了一道几乎垂直的石梯。

    刚才小道中他便是摸黑走过来的,现在看着近乎垂直的石梯,闻人诀倒是有些犹疑了,一步踏空,或许就是不能接受的结局。

    似乎是看出他的迟疑,飞在前面的眼珠居然如手电筒般亮了起来,而且还体贴的降低了高度,尽责的为闻人诀照亮石梯。

    这样一副欢迎的姿态,闻人诀只想到一个可能,自己之前遇到的怪异眼珠,就是这奇异地方的来物。

    那么,自己又是多么因缘巧合的被怪鸟带到了眼珠的老巢?

    石梯一直往下,似乎要带着闻人诀到地心去,按理说深入到这么深的地方,人一定会难受,可闻人诀摸摸胸口,却没有一点压抑的感觉。

    他走走停停,眼珠便也跟着他的节奏,像一个尽职的管家,引导他继续前行。

    直到一脚踏上地面,四周忽然天光大亮,如同地底突然出现了太阳,闻人诀眼睛一瞬被光亮照的漆黑,闭上眼睛,待再睁开看清面前场景时,饶是想清了很多事情,做了很多心理准备的闻人诀,也大张着嘴,呆若木鸡。

    他迟迟不再有动作,如被敲击过脑袋,整个人都懵了。

    这是要……弑神了?

    好不容易战争数十万年,毁灭一大半人口得来的神,他们决定毁灭?

    闻人诀想要为这群光幕中的智者们鼓掌,这份为族群而付出的果敢,不是谁都能够拥有的。

    那需要极大的勇气,和牺牲。

    由于大气中神裔一族赖以生存的能量正慢慢消失,神裔一族的强者中并不缺少那种想要真正成神,而后拯救世界的人。

    这些人和神裔中的智者们开始了暗下的较量。

    在那过程中,智者们试了无数办法,却依旧拿神眼无可奈何。

    数次破坏行动中,神裔们发现神眼无法为任何外在物质所破坏。

    宇宙间存在各种物质,他们互不相同,然而神眼却不为所有物质法则所干涉,它可以和整个宇宙自然合谐存在,融合为一,没有任何分别。

    智者们在长久的研究后,巧合发明出了一种特殊的,名为xf的物质,这种物质可以扭曲一部分的时空,从而把神眼送往宇宙反面。

    然而这个计划最终被神裔中的强者们发现了,已经为成神而癫狂的他们在计划的最后时刻破坏了行动,他们试图把xf物质送离地球。可在这个过程中,意外发生了。

    一部分xf物质确实被送离了地球在宇宙中飘荡,但还有一部分xf物质,却在地球上蔓延开来。

    就像是末日的宣告,一切荒谬又无声。

    这种xf物质所到之处,所有的亚人和神裔都离奇消失了。

    如荒诞梦境,xf物质所到之处,所有高识生命体转瞬消失,没有人知道这些凭空消失的人和生物究竟是被分离在扭曲的时空中死亡,还是真的被送往了所谓存在的世界反面。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