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头顶白毛
    他们之前启动令牌时, 也曾见到过这样的银光出现,而现在, 龙令牌依旧悬浮于空中,却突然闪现出银光, 是否意味着, 被启动了?

    可是......

    七人左右转动脑袋,确定房内除了他们再无他人。

    电话另一头的鼠属也不可能隔着遥远的距离来启动龙令牌吧?

    注意到主上神情冷淡,像是一点也不意外。

    “王,这......龙牌是否被启动了?”炎振吞咽了口唾沫, 双目还紧紧盯着令牌不放。

    闻人诀不冷不热的点头“嗯”了声。

    “那就是说, 龙属在我们房里?”红雨将屁股后的椅子挪走,后退了数步,打量起整间屋子。

    又打了个哈欠, 闻人诀漫不经心,“嗯。”

    黑虎表情严肃, 扭头看向闻人诀, 小心道:“王, 可否让我们见一见他?”

    闻人诀轻笑, 盯着神经紧张的众人意味深长道:“我希望,你们永远都不要见到他。”

    “这是为何?”蓝岸不解。

    “记住了, 龙属从不现于人前,他的出现只有一个目的和结果。”话语停顿, 摆动着脑袋, 闻人诀放松起自己的筋骨。

    炎振脾气急躁, 追问了句:“什么目的?”

    “回收你们手中的令牌。”口气悠长,可他目中的暗光让一众心腹全都心中发凉。

    只有炎振锲而不舍的又追问句,“回收令牌?”

    “我之前说过,令牌被你们启动后就无法再被他人使用,但只要你们死去,识体消散,令牌就可重新恢复无主状态。”语气温和,说话的同时,闻人诀身子向后倒去,脖子三百六十度的活动了圈。

    炎振瞬间想明白,冷汗密密麻麻渗出额头。

    再看那龙令牌,只觉是索命之物。

    回收令牌的意思已不用再多解释,回收自然是要再用,而再用,就只能是他们死去。

    龙属的存在......就是为了杀死他们。

    “王,回收令牌以什么为标准?”其他人或心中胆寒,可只有书易脸上一点异样都没有,庄重神情,很是认真的盯着闻人诀。

    “没有标准。”只瞥了他一眼,闻人诀目光就落到桌两旁站着的心腹们身上,“龙独立于王域外,无权干涉任何有关王域的管理,他也许永远不会出现,也可能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在你们所有人眼前,他会判断你是否还配继续拥有令牌,如果答案是否定,那么他就会亲手拿回令牌。”

    这不等同于是深埋在十二眷属中的一颗炸、弹吗?

    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成为目标,谁也不知道,哪里存在着这样一双眼睛判断着自己的所作所为。

    想想就觉的睡不踏实。

    “若他仅凭借着个人喜恶来决定我们的生死,我们可能反抗?”王域之中总不能存在着凌驾于所有规则之上的人吧?

    这样的话,对他们而言,公平又何在呢?

    黑虎别的问题或许会沉默,但这种时候,他不可能不出声。

    伸出一根手指当着所有人的面晃了晃,闻人诀语调低沉,“这是我要你们记住的另一点,龙属和你们不同,他只有一个人,他回收令牌针对的只是你们个人而非眷部,但,你们可以反抗,甚至可以发动眷部的力量反抗。”

    “这......”潘之矣开口想说什么。

    闻人诀没给他机会,微笑着补充下半句,“如果你们抵抗的了。”

    “杀死他也可以吗?”蓝岸一点也不畏惧,盯着闻人诀眼睛重声。

    闻人诀点头,很是平静,“自然,可你要记得我之前说过的,他的出现永远只有一个目的和结果。”

    最后的“结果”二字悠长,并带有三分玩味。

    “您的意思是他一旦判定我们不配继续拥有令牌,我们就一定没有能力反抗吗?”蓝岸咄咄逼人。

    闻人诀却一点恼怒之意都没有,颇为纵容的点了点头。

    卷弄起脸颊旁的头发,蓝岸微微低头不说话,可从他侧脸的阴沉就能够看出他此刻心情之恶劣。

    他身旁的潘之矣盯着龙牌看了许久,突然出声:“王,如果我们不能见他,那能不能请他和我们打个招呼?”

    中指点着桌面,闻人诀盯向潘之矣,缓慢勾唇。

    虽然看着特别敬畏的在请示,但闻人诀还是瞬间猜透了他的心思。

    潘之矣这人,城府极深,这么一会的功夫就已经在猜疑这个所谓的龙属其实是不存在的,是自己有意要在他们心中埋下这个始终让他们警醒的幽魂。

    “维端。”心识中轻唤了声,他对属下的这点小心思很容忍。

    发动晶核能量启动令牌的维端调整了下声音,会议室中,凭空响起个苍老声音,用不屑一顾的语调,缓缓吐出三个字,“别死哟!”

    这算什么打招呼?

    听见这么三个字,一屋子的眷属面色都不好了,可见空中停留的龙令牌瞬间消失,再大的火,他们也默默憋了回去。

    十二眷属的设立,还有他们之间权利的划分,是闻人诀早就想好的,包括给维端一个眷属的位置,还是最特别的龙。

    既是考虑到投票的因素,也是因为维端说过,有机会的话它想拥有人类的**看看。

    给了属下们最大的权利,看似毫无制约,但必要的监督,(鼠属)和绝对隐蔽的镇压恐惧(龙属)就非常有必要了。

    每个人在膨胀的权利下都该有份制约,而在大权在握生杀予夺后更要明白,随时有人可以将这一切拿回去。

    闻人诀想要的是散养的野兽,而非中央控制的蚁穴。

    圣鼎的王权高度集中是很好,从上到下如同一个人,对底下的约束制约井井有条,可也意味着,所有的一切都要他们的王全部掌控在手,不说心累人操劳,单说这样的模式下,迟早会消耗光部下的锐气。

    对闻人诀来说,首先他自己不愿意是一回事,自身不允许,又是另一个考虑条件。

    他体内有神眼,这就代表着意外性,和之前一样,他随时可能失踪消失。建立王域,是为了更好完成自己追求的,而非把自己制约在一个空间和环境下。

    看似不受控制的下属,不也意味着凶猛性?大区独立,最后的强弱看各人,底下的眷属们都是在为了自己干活,能不卖命?

    所有的一切都在自身,不挖空了心思壮大并始终保持凶残如何行呢?

    只要他还活着,再凶猛的野兽也得趴着,如若他有一天不在了,涅生的存亡?

    他在意吗?

    真松开了锁链,这帮猛兽是伤人还是自相残杀,都是很有趣的事啊。

    “大区的划设,我还需要和两位先生商量商量,你们如果有想法,可以与两位先生说,至于其他的回去写报告,没问题便散了吧!”

    七位眷属彼此看看,最终蓝岸第一个拨弄着头发出了门。

    等房内只剩下了书易和潘之矣,闻人诀伸手搁上了话筒。

    “两位先生回去先商讨一下看法,八大区的划设尽量要做到公平,何人归划哪个大区,你们也得给我个大致意见,如果想法不同也没关系,一人写份报告吧,王域成立前这事情就得落实下去。”

    “王,时间太过仓促了。”书易皱眉,八大区的划设很重要,在王的决定不能更改的前提下,这个划分得考虑到日后八大区间的互相制衡,可是离王域成立的日子没有几天了啊。

    “我知道,是个头疼的事情,所以才要交给你们二人一同去办。”单手支撑着下颚,房内人已经走光,闻人诀没必要再顾忌形容仪态,虽然他一开始就不太在意,眯着眼睛,他话音慵懒,“我昨晚没太睡好,没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王?!”书易咋舌,不可置信。

    刚不还说要留下来和二人商量的吗?怎么话没开头人就要溜。

    “白檀昨晚不太老实,你们能体谅的吧?”是很不老实啊,不知道从哪里搞来只白色毛团巴掌大小的异形,因为自己说过绝对不允许带他自己以外的活口进房间,人便把那异形藏在了胸口,半夜睡着了,异形飞上空,闻人诀刚睁眼,那停留在两人头顶的异形就是一把如雨而下的尿液。

    可想而知闻人诀当时的脸色和心情了。

    沉着脸,一个字没说,撕碎被套连毛团带白檀一起绑着就挂上了床杆,结果人一夜嘴巴就没停过。

    以前也看不出人有这样大的气性,不过看白檀跟蛤、蟆一样在自己头顶活动四肢,鼓涨的脸,瞪大的黑黢眼睛,吱吱哇哇的,挺有趣。

    “王!”书易怒气横生,这种话题也看看场合好吗?现在是说正事,而且……他在谷中别的都学了,唯独对这种事情还很青涩啊。

    自己的主上,实在看不出会是个喜欢别人的人,可刚那句话说的是如此坦诚又带有笑意,让他瞬间就在自己心中脑补了不下两万个字。

    “啊,白檀挺好玩的。”说明似的,已经走至门口,闻人诀还背朝后挥了挥手,又补充上一句。

    书易:“……”

    “可不好玩吗,可您干嘛罚他一整天都把异形顶头上?”维端昨晚跟着看了一夜的戏,那异形没什么杀伤力,且智商还很低。

    跟书易认为的“玩”不一样,它确定自己的主人真的是在很认真的“玩”白檀。

    打着哈欠,闻人诀有些期待似的步伐加快,拐弯院落中,头顶白毛的白檀正在踹树根。

    闻人诀听到一些碎语,双手抱上胸,他慢慢走至人背后。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