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录取通知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几天下来,如果说向阳一开始还有心想问去哪, 现在也猜出来了, 安安心心如个影子般,似从村落离开后, 他就丢了魂,浑浑噩噩,不知未来。

    闻人诀对他的耐心很有限, 从海底出来后,寻找猎物是天眼的事, 现在多带个人, 这任务就落到了向阳身上。

    一开始对方总是带着伤回来,尤其是子弹用完之后,除了采摘些多肉蔬菜, 最多掏个鸟蛋,或者抓几只大肉虫。

    闻人诀就这么苦着自己的嘴, 也没让天眼去猎食。

    直到两天前, 向阳外出找食物, 却遇到了猛兽。

    闻人诀赶过去,一脚把人从兽口踹走, 又单打独斗,仅凭借一把匕首, 放倒了那只造型如狮子的兽类, 这一幕似乎震撼到了向阳, 神情终于恢复些许,而后的几天,闻人诀配合着他,进行了几次捕猎,每次的目标都选定那些凶悍的猛兽。

    向阳貌似终于恢复过来。

    维端通过天眼打量着走在前面,身型比闻人诀强壮许多的男人,几天来第一次开口,“主人,您为何不让他试着融合海蓝晶体?”

    海蓝晶体是维端对一开始想让闻人诀融合的那块晶体的称呼,闻人诀从海底出来时,把它带在身上。

    表情没有丝毫变化,闻人诀心中平起不悦。

    维端看他没回答,立马噤声,再不敢多嘴。

    十八区茂林奇异的地形地貌,变幻莫测的气象,让在里面赶路的人叫苦不迭,好在闻人诀和向阳都对此习以为常。

    把头顶遮雨的树叶扔掉,他们几天走来,倒也路过了一些聚集村,但都没有靠近,不曾想今天倒在这荒芜人迹之地听到了人声。

    “咱们这次出来是不是走的远了些?”

    是一个粗哑的大汉声,伴随着零零散散的脚步声。

    刚听到动静,闻人诀就闪身躲避到了树后,他抬眼去看向阳,发现对方也已经匍匐在地。

    视线中,远处出现身影。

    是两个互相背靠背谨慎挪动的人,他们手上似乎握着长棒型的武器,脑袋左右移动,戒备着丛林里可能的一切危险。

    两人身后是零落散着的七八个壮汉,穿着黄色布衣,额头绑着皮圈匝住脑袋上的头发。

    黑沉的眼扫过他们的脚,闻人诀发现他们都穿着一致的长脚皮靴,这种鞋子最适合在林中行走,可以避免很多来自路面虫子的伤害。

    甚至小型蛇类都无法咬破这种鞋子。

    刚才对话的正是七八个壮汉中的两个,走在打头两个人身后的这几个人看着散漫,实则维持着半圆队形,口中闲聊着,脚下步伐却又稳又慢。

    “都怪之前那个异形,看着就有好货,老方都打中它三枪了,咱还死了几个兄弟,不能放过啊。”队伍稍靠后的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先吐了唾沫,又伸手在脸上摸了把,开口对着前面的人说。

    “也是,真不拿下,我们也不好回去交差,不过那晶块好看是好看,个头可不大。”另一个大汉接口说道:“今晚咱们还是回不去,我记得再前边,好像有个村子,老子今晚可不想再宿在外头!”

    “在这林子里睡一夜总得折进几个人,我们进这血龙帮好处没占着,干的尽是玩命的活计!”这几个大汉的讨论闲聊,似乎根本影响不到前边探路的两个人,那两个人看着身型没这几个大汉雄壮,却都非常精干。

    闻人诀看对方已经快摸到自己身边,歪头琢磨了片刻。

    “嘎吱”有木轮压过干枯树枝,声音紧随在几个人身后。

    稳住自己想冲出去的身子,闻人诀视线放到远处,七八个壮汉身后十多步远的地方,还有两个壮汉套着木环死命往前拽着一辆平板木车,那木车上装满了箱子,上边还挂了一些麻布袋子,车子后面的横把手上,还有两个男人正低头使劲往前推。

    “老邓头,说话可要注意,小心落到冯管家婆的耳朵里,有你好受!”那拉车的男人很是吃力,龇牙咧嘴的非还凑上一句。

    “呸!”先前说话的男人转身朝后空吐了一口唾沫,才又大笑起来:“那老喜欢往女人腿底下告密舔的玩意早他妈死猫兽嘴里了,冯婆子上哪里知道去?”

    心照不宣,队伍中响起三三两两的嘲弄声。

    箱子里装的是什么,闻人诀看不见,想来是他们这行人出来的收获。

    “箱内是各种晶核体。”维端开口,它说过天眼有内视死物的功能。

    眼中露出诧异,但只一瞬,闻人诀抬头对前面不远处,一直注视着他的向阳点了点头。

    向阳高大的身子一瞬站起,让前头探路的两个男人立马改变站姿,一起把手中的黑色长棍对准向阳,齐声喝到:“什么人?”

    看清他们手中的物件,向阳僵住了,“对不起,我,我以为是野兽才躲起来的!”

    两人不吃这套,其中一个原地戒备,另外一个又上前一步,手中枪口几乎抵到向阳胸口,“老子问你是什么人?”

    面对这种□□,向阳半点反抗都不敢有,他虽没碰过这种枪,但也了解过,一筛子子弹足够把他扫成刺猬。

    闻人诀看向阳僵住没了动作,而远处本还闲聊的七八个壮汉都逼上前来,左左右右的检查起这片区域。

    “咳咳……咳咳咳。”他咳了几声,慢慢从地上爬起。

    才发现近处还有一个人,七八个人中又有两个脱离队伍,不声不响逼近他。

    手中拿着的武器赫然是一把黑色的□□。

    闻人诀原地站起后,大喘好几口气,才掩着脸,怯生生的站到了向阳身边,颤声道:“哥哥……怎……怎么了?”他问着话,小心的看了一眼身前这些人,和对着自己的数十只枪口。

    向阳听见身边人叫自己哥哥,不为所察的僵了肩膀,他没能回话,只是看着闻人诀不知何时收起的银色面具,脸上不知哪里来的布片正缠的严实。

    “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精准擦过闻人诀脸颊,打到他身后的树干上。

    伴随着闻人诀刺耳的一声尖叫,他瘦弱的身子似乎抖的更厉害了。

    一只手无力的拽拉住向阳的衣角。

    如果说一开始相遇,这群人对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充满戒备,现在看闻人诀如此模样,倒也稍微放心了一点。

    但多年在外行走,警惕不可能全放下,谁知道是不是演出来的,那个先前打出子弹的男人三步走上前,□□口直接压上向阳额头,发狠道:“没听见老子们问你话吗?”

    周边几个刚才散出去打探的人回来,冲这个人摇头,在看见向阳的一瞬间,他们这支队伍迅速做出反应,有三个人往周围散去,察看四周是否还有潜伏的敌人。

    没有找到潜伏的人。

    这两个人还真是单独出来的?

    领头的男人又放心了一些,但到底没有把抵上向阳额头的枪收回。

    向阳看闻人诀低着头貌似很害怕的样子,嘴一张准备开口,却觉衣角被轻轻拉拽了下,就见闻人诀黑发下的脸庞慢慢抬起,如受惊小鹿般轻轻开了口:“我……我和哥哥,是茂林里的村落的。”

    他一说三停,似乎真的害怕到了极点,“你……你别伤害我哥哥!”说到这句话时,又似乎是鼓起了勇气。

    继续道:“我们村子被野兽袭击了,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死了,大人们让我和哥哥去十八王城,找口饭吃。”

    在这个世界,散落在外的村子遭遇不测整村失联,并不少见。

    这也是这群人从小练好身手,哪怕在血龙帮受尽奴役也不肯走的原因,只有加入王城的帮派,才能拥有在王城长久居住的权利,比起散落在外的村落,王城主区的安全性高出不是一点半点。

    领头人终于把枪口从向阳额头撤去,虽还保持着小心,但到底不带敌意了,看这两个人,一个瘦弱,一个木愣,身上也没带热武器,确实没有威胁。

    他后退了几步,挥挥手,身后的人纷纷把枪口放下。

    领头人先后扫量过闻人诀和向阳,嘴一翘,鄙夷的话语就出来了,“就凭你们也想在王城混饭吃?”

    坠在队伍后头的拉车人,刚才就把车环放下了,现下看危险解除,一屁股坐到木板车上,准备看戏。

    领头人拍拍自己胸口挂满的子弹,粗声大笑道:“去卖屁股吗?”

    向阳一瞬青了脸。

    闻人诀的脸遮在黑布后看不分明。

    他以为自己刚才看见的是装饰品,却原来都是成串的子弹。

    像是没听出对方话中的鄙夷,等身前人群的“嘿嘿嘿”笑声稍停,闻人诀慢慢问了句:“大人们是从王城过来的吗?”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