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太扎眼了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被忤逆和同伴的惨死让他起了杀心, 看闻人诀努力撑着胳膊想爬起, 又再次摔趴下, 他终于迈动步子走了过去。

    闻人诀努力几次也未能爬起,胸腔里火辣辣的疼痛, 嘴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他眼前有些模糊,但飞龙高大的身型靠近自己还是能够感知的。

    虽然明白局势不利于自己, 很少起波动的情绪却还是觉的欢愉, 他对自己的情绪感到奇怪,视线中飞龙已经朝他蹲下来。

    理智的来说, 闻人诀觉的自己应该先离开村落, 待他日, 获得力量再回来报复会更明智, 可……与其说他现在的作为是报复,不如更适合称之为:清算。

    他就算要离开村落也得走的干净, 从一开始准备自己一个人对抗这几个人, 他就没有必胜的把握,可他还是选择这样做。

    若是选择先避开锋芒离开这里待日后再说,不是不行, 可只怕这种下意识的躲避就会成为自己日后的魔障,让他一次次从刀锋处寻找理由躲避。

    要走, 就要干干净净的走, 哪怕葬送在这里, 他也不会选择在起点处,就为自己埋下心灵的夹缝。

    飞龙伸出手去狠狠拽起地上人的头发,往上发狠拎起,只见偏长的碎发下是暗沉的双眼,虽然被从额角流下的血液阻碍,但手上被拎的人仍然努力瞪大眼睛。

    他的力道不小,几下打击足以让瘦弱的人半死不活,手中抓着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让他不爽的是闻人诀居然还上挑着唇角。

    不爽之中夹杂着的一丝心悸,让他出手再不收敛,狠狠一拳击向对方腹部,闻人诀被打的闷哼一声,飞龙眼中毒辣肆意蔓延,恶毒道:“小贱种,叫一个?”

    说完不待闻人诀有反应,速度极快的又一拳打向闻人诀胸部,这下闻人诀终于忍耐不住,张嘴便是一口鲜血喷出。

    飞龙甩手扔下闻人诀,潜意识的不愿意再去看对方双眸,站直身子,脚底狠狠碾压上闻人诀的脸。

    文星小脑袋左右转了转,茶褐色的眼眸灵活的四周打量,一会垂下眼睑似乎想了什么,而后从腰中抽出把匕首,垫着脚步上前到了飞龙身侧,状似不经意的递出匕首。

    康时也不管自己脖子上喷涌出的血液,一手捂着伤口,从地上爬着到了昏迷的弟弟身旁,死命拖着兄弟躲到一侧,愣是不敢再去围观接下来所要发生的。

    向阳靠近了飞龙几步,依旧保持着沉默。

    他不用去看飞龙的眼睛,只从对方接过文星递出的匕首并且狠狠握住来看,就知道飞龙一定是起了杀意。

    闻人诀虽然不久前救过他和妹妹,可现在的形式根本容不得自己插手,他现在所能做的报答便是束手一旁,不去参与,冷眼旁观。

    人,都是现实的。

    地上的闻人诀发出颇重的呼吸声,嘴角的血沫一直在往外冒,几次晃着脑袋试图看清四周。

    飞龙接过匕首后便蹲下身子,毫不犹豫的把匕首压上闻人诀脖子,一点点加大力道,看锋利的匕首一点点割开对方的皮肤,心中暴虐总算得到舒缓。

    眼下他有了心思,便一边慢慢加大手中力道,一边盯着闻人诀的脸,咬在一起的牙齿慢慢分开,狠辣道:“你说,我要是割开你的喉管,那血会不会,滋啦一下的喷出来?”

    闻人诀透过沾血的额前发看着飞龙狰狞的脸,眸中没有害怕之类的情绪,只有稍微的一丝丝不甘,他居然轻声笑了一下,脖子上的伤口让他的发笑变的有些奇怪,如痛苦□□。

    在喘息片刻后,闻人诀又慢慢吐出两个字:“废物。”

    飞龙本胜券在握的笑容一瞬裂开,他放开了压着闻人诀脖子的匕首,站直身子,修长双腿使出全力,像踢垃圾一样,把脚下有点瘦弱的身子再一次踢飞了出去。

    他自己则还站在原地,看着落地后,还滚了几下的闻人诀阴森道:“我改变主意了,就这么让你死了,太便宜你了。”

    说着他才慢慢踱步过去,仿佛从牙缝中挤出的声音异常扭曲,“我要一根根……一根根…先切下你的手指,然后再一片片刮下你的肉,最后……割掉你的舌头,挖掉你的眼睛!”

    “我要看看,你是不是还能再,说出废物两个字。”

    他一字字吐着残虐的话,脚下步子一点没停的靠近早已无力反抗的人,向阳看地上趴伏的闻人诀一眼,又看一眼脸庞扭曲的飞龙,终究默默侧过脑袋,不再打量。

    在这当口,却听得文星一声尖叫,处在变音期的声音尖利异常,“飞龙!快让开!”

    这一声尖叫,让始终低着脑袋躲在一旁的康时抬起了头,连刚刚才转过脑袋去的向阳也跟着看过去。

    飞龙喜欢文星,对文星也颇为信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听见叫声的一瞬间,还是本能的趴下身子滚到一旁。

    他才趴下便觉的有飓风刮过衣服,眼侧有巨大黑影一闪而过。

    还没等他爬起身子,抬起的脑袋便见着一个黑色身影冲天而起。

    “是大鸟!”躲在一旁的康时叫出声。

    向阳跟着眯眼看清,是一只双翅展开足有十米的黑色巨鸟,从他们站立的林间飞起,红色利爪上还抓着一人,下勾如镰刀的嘴似乎还闪着光芒,锐利的双眼在飞起后还意犹未尽的,再盯了一眼地上站立的几人。

    他一瞬绷紧肌肉,握着刀子,全神戒备。

    文星很是机灵,在提醒飞龙的同时就扭身跑到了一棵大树后,反应过来的飞龙也几下滚进灌木丛,向阳握紧手中刀,死死戒备着,并且一步步后退靠向树木,康时死命拽着弟弟也往树后躲。

    黑色巨鹰在空中盘旋一圈,最后发出一声高昂的“啾!”后,终于飞向远方。

    飞龙没顾得上被灌木刮破的衣服和刺入肉中的树刺,先狠狠喘上一口,刚才真是千钧一发,好在自己动作灵敏,加上巨鹰得手了别的目标。

    向阳见危机解除,默默扭头看闻人诀趴伏的地方,原地只剩下了一滩血迹,刚才黑色巨鹰脚上抓着的人便是闻人诀。

    要不是得手了猎物,怕这怪鸟也不会善罢甘休。

    也不知道自己这群人是什么时候被盯上的,虽然靠近聚集村的地方大型猛兽经过清理,但还是阻碍不了这些飞在空中的捕猎者。

    眼下这个地方血腥味浓厚,会引来什么别的危险生物可是一点保障都没有,最聪明的做法是立马离开这里,想着他看向脸色铁青,刚从灌木中爬出来的飞龙。

    闻人诀故意蹲着吃馒头,把脖子上的项链小心拉出来,维端还在上头挂着,若不是如此,怕他会以为这半年来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场梦。

    自己没到过海底墓穴,更没有成为十八区的王,一切只是昏迷时所做的一场美梦。

    他还是任人宰割的垃圾,只不过这梦,太过真实。

    透明晶块中的银色液体不再流动,连清晰度都黯淡很多,看着就像块随处可见的塑料,握着脖子上的维端,质感不再冰冷,和一些树胶或者塑料一样,怕也是因为如此,刚才那帮人在他昏迷时,才没有从他脖子上夺去。

    可闻人诀自己明白,这绝对不是块树胶或者塑料,这是维端。

    “那小子穿着不差啊,怎么还流浪在外。”

    “大概是哪位大人玩腻了,毁了容扔出来……”

    远处人堆中似有人把话题扯到了自己身上,有人□□着猜测。

    闻人诀置之不理,低着脑袋往口中塞馒头,懦懦不敢发言。

    他仔细回想这一切发生前的事情,“维端进行保护性自我封存,天眼待命。”陷入混沌前,最后听到的这句话,他现在反复回忆揣测。

    难道说,是第二次融合神眼后的副作用?

    维端在自己昏迷前也说,神眼在排斥它的能量,那么,会不会是神眼给维端造成了威胁或者伤害,造成维端被迫保护性封印,而天眼待命那句话……

    应该是指天眼终止了所有活动。

    假设这一切成立并且真实,把最后一口馒头吃进嘴里,又一次捏紧双手,那自己现在的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闻人诀不想试着逃跑,在跟了这群人一下午后,路上这帮人遇到了几个村落出来打猎的人,二话没有,一枪一个杀掉了。

    他现在毫无力量,回到了融合神眼之前,一点也不想去尝试子弹的味道和挑战子弹的速度。

    只能说,在副作用消失之前,他必须要小心再小心。

    那些人在原地挖坑,更不可能放过他这个劳力,扔给他把铁锹,准备就地掩埋这些尸体。

    闻人诀挖的时候分外留意着他们的对话。

    “小心着点,十八区战队最近巡逻的紧,可别被发现了。”

    “这两年,十八区战队明显不好惹啊,擅入茂林的外区队伍遇见他们可没有能全数回去的,咱们点可千万别太背。”

    “要说十八区也是,这两年把沙南茂林看成什么金疙瘩一样,穷山恶水之地,除了该死的异形和猛兽,什么都没有。”

    闻人诀力气小,和另外一个人抬尸体时被那个人狠瞪了好几眼,他识离开“死去”的两年,身体完全停止了发育,还保持着两年前和神眼融合前的模样,连头发都半点没长。

    虽说现在已该算作十七岁,但准确的来说,他还只有十五岁,他的时间被静止了两年,一切的力量又回到了奇遇之前,能拖动这具一米八的成人尸体移动就已经很是拼命了。

    可是没人会听他解释。

    他也不会开口,很久没受到的拳脚攻击这两天让他充分回想起以前受折磨的日子。

    跟着这群人不过三四天,他浑身就多了不少伤口。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