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亲卫到来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昨晚已和乐人说过, 今晚不必再来。

    刚才有意往走廊侧边过, 贴着墙角, 看见地下室有人被带上来,双手锁在一起被前边的人拉着,隐约听见锁链碰撞声。

    一切和预料当中的没有什么不同。

    接下来, 好戏就要上演了。

    后仰着脑袋,闻人诀一下下磕碰着墙,这是他的习惯,等待时,以此计时。

    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着,有歌女用蛊惑的声音唱着歌, 性感的舞女已在舞台中央扭起身子,忙碌的赌坊仆从穿梭在大厅中, 浑浊的空气里弥漫着烟酒的味道,打扮风\\骚的女人走近那些赌桌, 自动倚靠上赢的满面油光的大鱼。

    闻人诀在黑暗中半直起身子, 活动了下手腕。

    赌坊大厅中有一部人被吸引了视线,就见几个管事跟着个长相雄壮的男人走过来。

    那领头人穿着得体的黑色劲装, 手中牵着条链子, 链子被圈在一个跟在身后爬行的男人脖子上。

    地上爬行的男人身型也很高大,撑在地上的双手刀疤纵横, 黑褐色的皮肤下可见血管突起跳动。低着头, 头发散乱结块, 爬行间晃动,遮挡住他整张脸,不少打扮华丽的女人见他爬行过来,掩着鼻子小碎步往后退。

    一股子恶臭从男人身上散出,不少赌坊的新客瞧新鲜,可大部分赌坊老客却有些见怪不怪,甚至还向身边奇怪的同伴介绍起来。

    “这是赌坊养的看门狗,隔段时间就得拉出来溜溜。”

    有人唏嘘,有人夸张的感叹,还有人目光冰冷打量后又移开,更多的人连一眼都未施舍,全身心的放在自己的赌局上。

    只有十来个散落在角落各种赌局赌盘上的大汉,目光隐晦落在被牵着爬行的男人身上。双眸渐渐赤红,却又不得不忍耐。

    牵着男人走的劲装男人迎面遇上了熟人,停下来对话,穿梭着的仆从托着酒给两人送上。

    “天元,还养着呢。”开口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挺着大肚子,眼睛困难的往下瞥,肚子太大,挡住他下看的视线,便微侧着脖子,斜起眼。

    模样虽丑陋,左右手腕上却都缠着性感美丽的女郎。

    天元嘲笑一声,举杯和男人轻碰,高脚杯却只沾了唇未喝,往后伸手,漫不经心的,把杯中酒一点点往趴在地上的男人头上倒去。

    中年男人见状,怪笑一声,待还要说什么,异变突生。

    角落里传出刺耳尖叫,接着便是“噼里啪啦”的子弹壳崩落。

    天元反应极快,一瞬就低腰避在一旁。

    可站在他对面的胖子就没那反应了,七八颗子弹一瞬扫在他身上,打的他肥肿的身子颤抖不已,直到射在身上的子弹停下,人才往后倒去,脑浆血液淌了一地。

    左右相缠着的女郎,一人跟着被打死,另外一个吓的抱头原地蹲下惨叫。

    赌坊能维持到今日,护卫们的素质肯定不差。

    虽子弹从四面八方响的激烈,但他们还是三三为队,进行包抄,更多的护卫听见动静后从楼上跑下。

    而那些疯狂的赌徒,不少人一开始竟然不躲避,只还死死盯着自己手上的牌。

    直到赌坊大门被“轰”的一声炸开,更多持着短\\枪的人冲进来,所有人才知道情况不妙。

    好运赌坊今天怕是麻烦不小。

    尖叫声更高昂了,所有客人都开始慌乱向外冲。可外间还有持着枪的攻击者在往里进,看见这群无头苍蝇般哄乱的人群也不手软,扫射的子弹一瞬就让其他还活着的人如淋血雨。

    天元翻滚到一张赌桌下面,听着外面动静,扒着桌布往外探看情况。

    在听见枪声响起时,闻人诀便站起了。

    可他没急着往大厅去,只站在黑暗中慢慢活动双腿。

    之后不过两分钟,枪声变的更发激烈,夹杂着绝望的尖叫和混乱的哭喊。

    楼上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闻人诀歪着脑袋,等那些杂乱的声音全部离去,才晃悠悠开始往外走,只是方向并不是大厅,而是楼梯。

    往日守楼梯口的人都不见了,动静这样大,赌坊所有的护卫都去往大厅了。

    听着那些尖叫和死前的呻\\吟,闻人诀一步步踏上楼梯,三楼有一个台子伸出在外,可清晰看到整个一楼大厅的情况。

    往日里,他想在楼层间自由行走可不容易,可今日走过来,很多房门都开着来不及关,探头往里看,没有人。

    许是所有人都跑楼下支援去了,顾不上别的。

    闻人诀到三楼高台的时候,有二十多号赌坊护卫正集结好往拐弯楼梯口跑,队伍中有人瞥见他,却顾不上问。

    也是,眼下一个穿着赌坊仆从衣服乱晃的大胆仆从,哪有底下越杀越猛的攻击者重要。

    他看着那些人慌里慌张的携着各式枪支跟自己迎面跑过,眯了眯眼。

    三楼高台上本摆放着几张小桌,现下有两张翻到在地,酒杯摔落成碎片,有瓜果掉落后还被人踩过,五颜六色的粘在地上。

    这处本是赌坊看场的管事们休息用的,足够的居高临下,可以清晰洞察整个大厅,却不至于跟一楼那样喧嚣。

    双手撑在栏杆上,闻人诀半个身子趴着,饶有兴致的打量起大厅。

    巨大的不可思议的吊灯被子弹扫到,砸落在大厅的赌桌上,厅门口堆叠着不少模样还往外冲的尸体,而大厅所有桌子下,角落边,全都蹲着瑟瑟发抖的客人。

    大厅正中央,一伙人借着柱子的遮挡,子弹扫射的那是你来我往。

    瞥眼细观,大厅四面,有赌坊护卫开始架设重机\\枪。

    刀戈这边的人身手都不错,虽人数少,可身手和枪法都不是盖的。

    虽然被重火力压制住,但枪无虚发,几乎一声枪响就能收割走一条人命。

    有几个人显然注意到了在角落架设重机\\枪的那些人,冒着危险冲出遮挡物,在被扫射覆盖的地面几个翻滚,间隙抬手就是一枪,打死重机\\枪后的枪\\手。

    只是这样清理的代价极大,扑出去四五个好手,能重新躲回遮掩物的就一两个。

    闻人诀移动目光,炎振呢?

    “哐啷。”一张黑色大桌忽的凌空飞起,砸向打斗中央,实木桌子被重力所伤,碎成几块,景象让场中枪声一顿。

    跟着凌空飞起的是一个男人身影,同样砸落在桌子落地的地方,摔在碎木之上,一时挣扎着却爬不起。

    场中枪声一时停歇,那男人在碎木上几次撑手想要站起却不能,这会子已让其中一边的人看清他面容。

    是天元……赌坊这边的人自然停止射击。

    后跟着扑出来的黑影带着锁链撞击声,让另外一边的枪声也跟着停下。

    闻人诀被吸引目光,侧身靠着木栏杆,一手从身旁的桌上,拿过赌坊管事们落下的烟和火,自顾自点了支烟,深深吸了口。

    这才继续往下看,很是好整以暇。

    缭绕的烟雾下,是炎振高站着的身子,他垂着结块的头发,让背着他的另一边赌坊护卫们看不清晰,只不过他没有停下来说话的意思,几步上前从地上拎起无力反抗的天元,一手抓着,另外一手狠狠一拳砸向对方面部。

    闻人诀靠在三楼,似乎都能看见男人嘴一张,吐出几颗白牙。

    天元身后的护卫们有些蠢蠢欲动,却碍着对方手中抓着天元而有些不知所措。

    炎振没被影响,一拳过后又一拳,打的是用尽全力。

    终于,赌坊那边有人按捺不住,不知从哪个角落处,有阻击手一枪射出,冲着炎振脑袋而去。

    几乎在瞬间,拎着男人的炎振就反应过来,手一抬,把人挡在身前,那颗从远处射来的子弹,就这么奇异的被挡在他身前的天元拦住。

    一切看着很不可思议,赌坊护卫那边一时更发安静,不知道一切是不是巧合。

    但到底没人敢再动,那一颗子弹被射\\进天元胸口,让男人抽了一下身子,睁开被打的乌青的眼,努力往周围看。

    炎振如扔死狗一般把人抛到一旁。

    站在大厅中央,双手用力一拉,怒吼一声:“啊!”

    就见半掌粗的手链从中间断开,这下他双手活动的更发自由。

    赌坊这边的人则全都目瞪口呆,这……还是人类的力量吗?

    那么粗的铁链啊,居然就从中间给扯断了?

    震惊停顿只是一瞬,赌坊的护卫们到底训练经历的多,看人把天元抛下,又扯断了制约自己的链子,那些架设好重机\\枪的汉子们快速瞄准,等待着一旁管事们下命令,就射出枪中子弹。

    重机\\枪不是想用就能用的,这种枪杀伤力极大,真射出去了,估计大厅中所有摆设包括墙就要废了。

    管事们都提着神呢,一边的天元心腹顾不得,一脚踹开个趴着的机枪手,自己趴下去,马上扣动了扳机。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