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利用价值
    没日没夜骑着飞鸵鸟, 轮换汽车飞艇等多种交通工具, 这才能在几天时间内赶到复兴城。

    对于维端之前说的动用王域力量闻人诀倒是没考虑过,但是早前他也琢磨过让亲卫先赶到自己身边,在复兴学院中见到过太多的天才, 而管理帮派的这段时间里, 他也接触了相当多的异变者, 这些人中有许多, 强的完全超乎他当初的设想。

    比起危险时依靠维端和天眼,他更倾向于自己的亲卫, 一来不会太引人注意,二来, 神眼能量最近并不稳定,闻人诀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将再次陷入沉睡,到时候,维端等同于不存在。

    而且依靠展翅帮目前的这批人, 他想要达成自己的目标, 统一西区的帮派, 那是不可能的。

    安排人下去休息,闻人诀第二天起来给亲卫重新划分了队伍,安排下不同任务,将总攻定在一个礼拜后。

    这之前,他找时间回了趟学校。

    无故旷课多日, 自然接受了批评, 好在脑子比一般人灵活, 几个讲师考验他的问题都被他快速解决,因为这样,承受的怒火少了点,但还是受到了严重的警告。

    被几个男人轮流训斥,闻人诀倒是一点不耐烦都没有,等出了讲师的房子,他才蹙眉开始考虑要在学校里找点关系。

    他是想要体验学生的生活,也是真心想来学点东西,但非要他做到跟普通学生一样每天准点上课,那不现实。

    首先帮派上的管理就离不开他,展翅帮的根基不稳,就是看下面的几个场子还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意外。

    闻人诀无法保证自己的时间规律。

    本打算趁这个机会去见见白檀,毕竟前段时间人刚闹了脾气,说自己把他丢在学校不管。

    今天下午体内神眼能量安静下来,闻人诀心情还不错,顺道找过去,才发现白檀这两天也很疯,经常不在寝室,问了他认识的同学,说白檀最近刚交了个朋友,天天都结伴出去疯。

    “您不管管他吗?”看主人听了回答,转身下楼,神情平静,维端不满道:“您不怕他在外面瞎胡闹?他那人,对男男之防一点概念都没有。”

    闻人诀没说话,靠在无人的楼梯角落,安安静静抽完一整支烟。

    白檀身边跟了两个亲卫,能出什么事情?

    大概是自己对白檀太过特殊和包容,维端这个神裔的指引者,很是恐惧自己会被一个人影响情绪。

    事实是,它想的太多。

    没有见到白檀,闻人诀也不久留,亲卫们都来了展翅帮,他正好奇他们的实力变化。

    上完后两节课,没理犹犹豫豫想上前跟他搭话的毛华等人,闻人诀出了校门,坐上展翅帮派来接他的车子,速度回了总部。

    亲卫们大多被指派出去完成任务,留下来的也在指导展翅帮的帮众训练,闻人诀默默在一旁围观了会,等到他们的项目告一段落,出声喊了几个人跟他去了旁边的小房间。

    “跟我试试,不用留手。”在给出一句果决的命令后,他首先冲上前去。

    维端保持安静,专注看着他们的打斗。

    直到十五分钟后,三个跟闻人诀交过手的亲卫退到一旁,还在正中的闻人诀眯了下眼睛,额头脸颊都有汗水流下,他随意擦了把,直起身后“哈哈”大笑两声。

    挥手让亲卫们下去,房门在他面前合上。

    维端直等到他气息正常,才在空气中出声:“他们三个人联手,没有外力的情况下,可以轻松斩杀您。”

    “嗯。”

    “人类的进化太快了,这帮人又得天独厚,总算没有辜负您的培养。”

    “嗯。”

    “主人,您会不安吗?”

    闻人诀挑了下唇角,走到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拿过桌面上的水,一口气喝了个干净,闭上眼睛调整自己的气息,半晌后,方才轻轻道:“我成立王域是为了什么?”

    “什么?”维端没有听懂。

    “光有实力没有势力,只能成为他人手中的工具或走狗。”

    维端:“嗯,我想起了斗兽场中的那些人。”

    闻人诀拨弄了下额头滑落下的碎发,“从知道神眼属性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以后的日子里,我只会遇到越来越多比我强大的人,可又怎样呢?那些人,终将为我所用。”

    “是。”维端察觉到自己刚才的失言,真诚进行了道歉,“抱歉主人。”

    ......

    亲卫的临时教导虽然慌张,但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在攻打利刃帮的时候,这种实力上的突飞猛进体现的特别明显。

    秦汉是怎么也想不到,一向不被他看在眼里的展翅帮一夕之间怎么多出了这么多的高手,个顶个的深不可测,没等他琢磨出来,对方几个堂主还一反常态的改变了用计规律,逼的他阵脚大乱。

    沈波的话当真作数,两个帮派互相攻击,虽然都在夜里,但也伤及了一些无辜的居民,可管辖范围内的治安所愣是没有出动。

    沈家作壁上观,本以为纠缠还要点时日,毕竟两个帮派实力相当,哪里知道,夺场子的“游戏”才刚开始三天,秦汉等一众利刃帮的高层就被展翅帮的堂主们五花大绑的押送到了沈家。

    同时还带来了展翅帮那个毛头帮主的话。

    “伤害贵公子的人,我已尽数绑缚而来,其他有牵连的人,也已全都消失在人世。”

    沈波冷眼打量着前来传话的男人,他居高临下,可下方站着的男人却无丝毫畏惧,若不是面无表情,他差点以为见到了那天的青年。

    那个展翅帮的新帮主眸中就是这样,毫无波动,只不过不同的是,那个叫闻人的青年,嘴角偶尔会挂有温柔笑意。

    不似面前这人,冷的像具散发寒气的尸体。

    “怎么?他是不敢来吗?”沈波早从一开始答应协商给展翅帮时间时就做了考虑,现在看到对方三天内摆平拿下利刃帮,他心中的那个想法就更为坚定了。

    “我主在善后,并非不愿意来见您。”亲卫在涅生时冷漠惯了,因为独属于王一个人管辖,平常就连眷属们见到他都要客气的点头,就算不跟王域里的人打交道,但进进出出的总会看到。

    涅生里哪一个进出王居的人,身份和地位不比上边站着的这个男人高?

    就凭这么个货色,居然也配跟王站着说话。

    闻人诀的亲卫们,因为身份和实力远超一般人,平常还真就谁都看不进眼睛,说句难听的,那就是谁都懒得搭理,可到了这里,因为主上的计划和想法,他们不得不低声下气对着一个家族的族长这样说话,真是憋气。

    “我主说明天就来拜访您,如果您愿意见他。”

    闻人诀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他是留给沈波一个缓冲的时间。

    对方答应给自己时间,肯定不是出自于怜悯,因为沈南星虽是沈波的儿子,但平日里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在家族中的地位并不高,沈波考虑他的事情,第一要想的一定是涉及到的家族相关利益。

    闻人诀相信,对方愿意给机会,自然是因为自己这帮人还值得被利用。

    存在一定的价值。

    “只有存在价值,才值得被人善待和原谅。”

    意味深长的跟维端说了这话,他出门去见了沈波,中年男人语气深沉的说这件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念在他们也是被人算计,而且拼尽了全帮之力追杀利刃帮,沈南星的事情算是跟他们揭过,但是他们也要拿出点表示。

    “没想到沈波肯这么轻易的松口也就算了,他居然还将名下二十多家酒店也交给我们看场子。”维端看主人没有闭眼,膝盖上翻着书册在看,很是惊讶的在心识中搭话。

    它想了一路都没能理解的事情,自然要开口问问主人。“虽然说看场子的费用给的很低,但我们也是能赚的吧,且这么多场子给我们,我们就能扩张很多人手,对帮派的名气提升也很关键。”

    “你以为,他真的贪图那点便宜收取的看场费?”闻人诀虽然在看书,但一心两用对他来说并不困难,“明着说要我们给点表示,便宜抽取他沈家的看场费用,可实际上来说,占了便宜的还是我们。”

    “对啊对啊,我也感觉奇怪不安。”维端也是想到这点,才琢磨了一路,它相信,只要沈波对外说想让人帮忙看场子,就算抽成再低,都会有帮派说愿意。

    又何必把这样的好事交给他们?沈南星的死跟他们的关系虽然不大,但可以说是因他们而起,不毁灭展翅帮也就算了,居然还这般对待。

    只要能成功进驻那些知名酒店,那帮派的名气就打出去了啊。

    “沈南星一事伤心是其次,沈波一定是注意到了,他沈家在黑路上一点触手都没有,这不是好事,明着责罚暗着给好处,他这是想收我们为己用。”闻人诀漠然。

    “为什么是我们?”

    “大型帮派已经不是他沈家能够轻易吃下的,小帮派扶起又太费劲,一个新崛起,实力远比展现出来要强大的帮派,又曾被他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并扶持过的帮派,不是最好的对象吗。”

    “帮派也好,私人也罢,依靠一个人强大起来,内心又怀着感恩,未来自然慢慢的,无法再摆脱对方。”合上膝盖上的书,闻人诀推开车门,总部门口,有面色焦急的安顺正在踱步等待。

    解开身上外套,闻人诀随手扔给一旁等候的人,安顺小步跟上来,凑近道:“帮主,十九区的牙子他们已经到了。”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