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朱家朱阁
    赵泽强手中的照片不是别的, 正是他小儿子在一个房间里坐着,开开心心的玩玩具。

    看着像是对被绑架这件事情,一无所知。

    本焦躁愤怒的心在看到这几张照片后慢慢冷静下来, 继而对方又提出了一整箱等级统一,浓度纯粹的晶核。

    “你这是什么意思?”急于见到自己的儿子,他懒得再拐弯抹角。

    “我知道赵哥你门路颇广,但一直苦于没有合适的晶核来源,我嘛, 你看到了,因为在复兴学院读书,买下火蝶能够方便一些, 虽然那是一只会下蛋的母鸡,但我要是能出更高的价格呢?”在沙发上半靠, 闻人诀侧脸对着人, 手指点了下装晶核的箱子, “除却保证让您满意的收购价格外, 我还可以给您提供一条稳定的高等级晶核来源。”

    “你?”赵泽强怀疑,只不过他的目光很难从那箱晶核上移走。

    如今的地球,除却私自出去狩猎的,很少有稳定的晶核来源被掌握在私人手中, 而且看这一箱子晶核也知道这个展翅帮的帮主没有在说谎, 他确实能够保证手中晶核的质量。

    闻人诀礼貌的颔首。

    赵泽强思考了会, 慎重的问, “你的路子在哪里?”

    闻人诀懂他意思, 笑笑直接道:“涅生。”

    “涅生?你居然在那个王域里有路子?”

    “其实可以和那边接洽并弄到晶核的人就在您眼前,”闻人诀伸手指了下老鼠,“他跟涅生王域中的一个高层有关系,每个月都可固定从那私下流出一批货。”

    “不会被发现?”赵泽强心动了,他半坐起,看老鼠的目光狂热起来。

    如果不会被发现,那就真是天大的好事,不说自己手底下,单说现在城中对晶核的需求,他就可以大赚一笔。

    况且,这条路不是一次的,按照身前的青年所说,日后应该可以长期合作。

    “这是要命的事情,要是不安全我怎么会做呢?”老鼠严肃道:“你放心,我的路子绝对牢靠。”

    “冒昧问一句......”赵泽强眼珠子转动,“你们的路子该不会是涅生中的哪位眷属吧?”

    毕竟长期私自流出晶核,当中还存在这么多的光核,没有眷属的参与说不过去啊。

    老鼠顿了顿,有些啼笑皆非,可不就是么,不只是眷属在参与,连涅生的王都在跟你说话。

    当然,这种话他不可能说出口,微笑着摆出神秘姿态,他摇头不语。

    闻人诀看出人已经在动摇,最后加了把火,“这一箱子晶核就算是买火蝶的预定金,代表我的诚意,之后的价格,我们好商量。”

    手握着儿子照片,赵泽强安静了五分钟,而后抬头再无犹豫。

    接下来的谈判过程较为干脆,主要是闻人诀摆出了非买不可的姿态,对价格方面也很豪爽,而赵泽强考虑到要依靠他们攀上那条私运晶核的线,还有儿子在对方掌控中,表现的也很理智。

    半个小时后,赵泽强满意的提着一箱子晶核走了,门在他离开后被关上,闻人诀脸上的温和瞬间改换成冰冷。

    老鼠没去送人,他在赵泽强走后站起身,靠近到闻人诀身边,“主上,依您看,他会不会事后反悔又或者算计我们,这个人太过阴险。”

    “不会,真若如此,算他命短。”

    ......

    因为买通了几个讲师,多次旷课的事情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揭过去了。

    白檀不知道交了什么朋友,彻底玩疯了,好几次闻人诀去学院都没能看见他。

    倒是跟着他的亲卫隔个几天会汇报一次消息,对此闻人诀没太上心。

    复兴学院有个新成立的习俗,每到开学以后,会由学院的武讲师们带领高等级异能学生出去荒野狩猎异形,而后将此行最凶猛的异形带回来给低年级的学生们围观。

    因为这个盛事,闻人诀起了个大早到学院,白檀昨晚上就电话联系了他,只是到学校门口没有见到人,闻人诀带着一个贴身的亲卫直接去了关押异形的地方。

    异形是两天前带回来的,这几天一直在观察,确认限制了一些它的能力后,今天才算正式开放观看。

    想要赶新鲜的不只是闻人诀,整个复兴学院的学生都轰动了,起了个大早就等着,广场之上搭了个木台子,里里外外都站满了人。

    闻人诀到的不早不晚,却已经无法挤进去,要强硬当然可以,但他自己在涅生时,什么异形没见过?

    是有新鲜感,但也不至于非得近距离看到才行。

    蹙眉站了会,有些意兴阑珊的,他打算走人。

    可隔着一定的距离,他隐隐听到了有人在呼喊他。

    “闻人!闻人!!”

    声音越来越响亮。

    最靠近木台子的地方其实摆放有凳子,只不过并不是来的早的人就有资格坐的,只要是人类社会,不管在哪里都存在一定的潜规则。

    白檀跟着朱阁早早坐在了前排,木台子上的异形被关在笼子里,上面罩着的黑布还未被掀开。

    跟兴奋着要看异形的朱阁不同,白檀有些心不在焉,闻人诀又好长一段时间不见了,昨晚联系过,确认人今天要过来看异形,可随着人越来越多,白檀有些担心闻人诀看不到。

    一直梗着脖子等着寻找,到最后干脆踩上了凳子,好不容易,恰巧让他发现了准备离开的闻人诀。

    白檀喊的大声,挥舞着的手又激烈,闻人诀一下受到了无数人目光打量,看白檀雀跃模样,这时候走受到的议论肯定更多,没办法,闻人诀扭头对身后亲卫打了声招呼,他自己则分开人群,朝着白檀走去。

    “闻人,你来啦!”白檀确实挺开心的,因为又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了,为了表示自己的雀跃,他半扑到了闻人诀怀中。

    围绕着木台,三张长条凳子摆放在一块,跟白檀坐在一起的还有几个人,居中的是位肥胖青年,这时候正抬眼打量他们,目光越来越古怪。

    “白檀呀,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人?”和肥胖身型不同的是嗓音,超乎预料的好听低沉。

    “啊!是。”闻人诀虽然微微用力将他推出,但白檀早已经习惯了闻人诀对自己这点小小的嫌弃,更不要脸的往人胸口埋了点。

    混熟悉之后,白檀发现自己有一个小怪癖,闻人诀越是对他表现出嫌弃,他便越愿意跟人近距离接触乃至亲昵。

    为什么呢?

    他问过自己......

    大概是人嫌弃之后无奈的蹙眉模样,实在是太逗了,闻人诀这人哪里会有吃瘪模样,这种时候,大概是唯一的例外。

    闻人诀想不明白,白檀在跟他相识日久后,为何行为动作越发亲昵,虽说他将人定位成枕边人,但白檀这缺心眼的样子不像是明白的。

    真要说起来,他跟白檀的怪癖倒有一个小小的共同点。

    那就是他虽然嫌弃白檀,但也没想过换了算了。

    拉过闻人诀手腕,白檀将人拽到朱阁面前,昂起头,“这就是闻人。”

    语气带着不自觉的炫耀,朱阁嘴角笑容更怪异了点,但他没有指出白檀现在傲娇的得意,只对着闻人诀幽深黑瞳,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坐吧。”他伸手示意。

    闻人诀也不推辞,木台子上已经有讲师走上去,黑幕马上就要掀开了,要是他们还站着,后面的人肯定要有意见。

    朱阁带着白檀还有另外三人,彼此之间很是熟识,坐下来后话题就没停过。

    闻人诀从他们话中大致能判断出点什么,再想起跟着白檀的亲卫所说,也能明白为何他们能够在这里占到座位。

    这个肥胖的青年名为朱阁,并不是什么普通人,朱家在这复兴主城算是赫赫有名。

    白檀跟人的相识过程他没有多问,前段时间忙于帮内事务,不过现在的发展都交给了老鼠等人,他倒有时间,把目光重新放回来了。

    有了火蝶,也就有了渠道接近这帮大家族子弟,闻人诀没有时间来一点点经营。

    最快的在这所庞大的城市中拥有权势,是他目前唯一的打算。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