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暗下博弈
    “难道会是神碑?”维端激动,急促道:“主人, 我们必须从中插手, 不管这石碑到了圣鼎或是寒鸦哪一家手上都是不行的。”

    闻人诀“嗯”了声, 却是没有维端想象中的兴奋,低下脑袋, 他单手支撑着下巴, 目光飘散。

    维端不安, 试探般叫了声:“主人?”

    闻人诀忽的抬头看老宋皮,出声肯定,“你的消息很有价值。”

    “那?”老宋皮高兴的双唇颤抖,一个劲的吞咽自己的唾沫。

    闻人诀温和,“我会放了你的儿子。”

    起身离开沙发, 没去看老宋皮欢呼举起的双手, 闻人诀到书桌前伸手提起桌面上的电话,脸上没什么表情,另一手按了几个键,电话另一头很快被人接起,闻人诀嗓音冷淡,“地下室里的女人, 撬开嘴了吗?”

    “哦?”夹杂稍许意外, 闻人诀眼角流露出的目光很是渗人,可跟他身上散发出的阴冷之意不同, 在说下一句话时, 他的嘴角轻轻上勾, 一副半笑不笑的模样,“我这里有个消息,你拿去套话看看......”

    握着话筒侧过身,背靠上桌沿,闻人诀目光投注到流了一脑门冷汗和血水的老宋皮身上,语调悠长,“你问她,之前可是为了石碑碎片而来,”不知道电话对端的人说了什么,闻人诀低笑了声,不时应上一声“嗯”,最后挂电话前又吩咐道,“得到任何确切消息都要马上来报我。”

    “闻,闻帮主?”老宋皮撑着双臂起身,脚步跌撞的追上前,眼巴巴瞅着闻人诀,有些犹豫道:“那个......这个消息既然有价值,我把它说出来帮主一定不会放过我,这复兴城我肯定呆不下去了。”

    “嗯?”闻人诀挑眉,看人扭捏样子,神情和缓了些,“有什么尽管对我说就是了。”

    看他神态变化,讲话语气也较为平和,再没有之前冰冷万分的杀神模样,老宋皮心中起了别的心思,虽然说,他说出这个消息是为了救自己的儿子,但现在......看这展翅帮帮主的样子,自己知道的这个秘密一定很值钱。

    不管怎样,他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云海帮事后肯定不会放过他,而若离开了复兴城,他带着儿子又要以什么谋生?

    不如趁这个机会......要上一笔钱。

    “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可怜可怜我们父子,给我们一笔钱,我保证,一定马上离开复兴城,并且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见过您。”

    闻人诀“哦。”了声,似明白过来,单臂撑着身后桌子,神情看不出不悦,中指一下下点着红色桌面,等到老宋皮心中起了寒意,方才微笑着出声:“我会信守自己的承诺,送你儿子离开复兴城,并且给他一笔足够安身立命的钱财。”

    “谢谢,谢谢闻帮主,您真是我的贵人,感激您......”老宋皮又一次跪下,脑袋磕在闻人诀脚尖前,谄媚道:“我以后一定让儿子前来报答您,他很有天份,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我......”

    他继续絮絮叨叨,言语因为激动而混乱,老宋皮没想到因为一个消息,自己不但能够摆脱欠款救了儿子,还能因此捞一笔钱财远走高飞,这简直是天上掉下的馅饼,为此他很感激身前的年轻帮主,满嘴说着感恩报答的话。

    闻人诀脸上笑意持续,撑着桌沿的手拿下,微微抖动,袖口有枪支滑落,被他握在手中,缓慢将手抬起,他右手握着的黑色小巧□□,隔空对准了身前两步处,还在不断磕头的男人。

    一屋子的人都注意到了这一幕,除了白檀,其他人不是面露笑容,就是不屑的发出哼声。

    白檀不知道闻人诀跟人莫名其妙的谈了些什么,但看地上男人的模样,很激动,很感恩,甚至还在不断的对闻人诀磕头。

    可是闻人诀......

    “但是啊......”闻人诀拉长音调,声音虽不高,却让老宋皮马上停止了絮叨,“我没说过你能活,对吧?”

    “什么?您是......”老宋皮面露不解。

    “砰!”

    子弹射出,近距离下鲜血迸溅,染红了持枪人衣摆,将手中握着的枪支扔到桌面,闻人诀“啧”了声,厌恶的擦去手指上不小心沾染到的血液。

    房中人对这一幕习以为常,安顺自然的招手吩咐护卫过来将人尸体拖出去,只有白檀,身子虽然没动,可脸庞瞬间就白了。

    明明得知了神碑可能的下落,但主人的情绪却不高,甚至还有些暴躁。

    为什么?

    维端沉默片刻,还是忍不住出声:“主人,您下一步准备如何做?”

    主人融合神眼的过程本是个漫长的煎熬,但是,这成神的路上不是没有捷径,只要九碑重新合一,那么主人就能够少去千次相融时的痛苦,让自己直接到达另一个层面。

    “假设那块石碑是神碑碎片,那么就说明了一点,圣鼎和寒鸦已经知道了神碑的存在,又或者,知道它的价值,所以才会私下争夺。”

    闻人诀确实在不悦,在恼怒,甚至感到厌弃烦闷。

    但这些情绪并不是因为他被圣鼎和寒鸦先发制人,也不是因为老宋皮,而是因为......这让他恶心的“命运感”。

    多少年前,因为这块石头,这颗星球上的种族厮杀争夺到灭亡,多少年后,自己重新打开封锁的链条,结果......毫无牵扯的新种族,慢慢的,还是被引导上了先前的轨道。

    如今的地球,新起的权贵,又一次要为这块神碑而动。

    虽说战争总因为各种条件促成才会发生,但这隐隐笼罩在所有人头顶的“魔咒”,真的没有种族可以逃脱吗?

    他步步算计到今天,难道是为了成全一个宿命轮回说?

    闻人诀心中阴沉,可不妨碍他心识中继续对维端分析,“圣鼎和寒鸦在争夺神碑碎片,我可自动理解为他们双方手中或许已经拥有了其他的碎片。”

    “您这么猜测没有错,”维端也在思考,“寒鸦如果得到的真是亚人的传承,那么他们会知道神碑的秘密就不奇怪,可是对于神眼,他们知道的一定不多,就算在我们那个时代,亚人也是没有资格知道过多成神的隐秘的。”

    九块神碑一直被保管在拥有不同信仰的神裔族群中,亚人就算同属一个世界,也无法窥探太多。

    “至于圣鼎,他们到底知道了多少,我们就不好擅自猜测了。”

    “可是我们当务之急是要趁着这个阴差阳错的机会,先夺下这块神碑。”维端给出建议,若是它能够在闻人诀面前拥有一定的决定权,这时候必然会强势下命令,可惜它不能。

    闻人诀想的比它复杂。

    瞥过地上血迹,闻人诀抬目一一扫过房中众人,老宋皮已经被拖出去了,杀这个男人,当然不是因为他心情不好。

    “刚才......”没理会白檀的表情,闻人诀目光深沉,踏步过地上鲜血,靠近安顺等人,“有人提到了那个变形的女人?”

    “帮......帮主,我......”

    之前出声提醒大家的堂主“咚”的一声跪下了,虽然不知道错在哪里,但看帮主现在森冷的目光,男人明白自己一定说错了话。

    闻人诀瞥过下跪的男人,继续往前走,“那女人真正的背景身份,只有死去的鹰眼知道,可是今晚你们也听到了,老宋皮提起了那两伙人中的其中一伙人也具备变形的能力,那么,我们不妨猜测,平羽跟他们有关系,我知道你们中不缺聪明人......”

    “鹰眼死掉的当晚,那场打斗,我喊出过寒鸦不渡四个字,你们也都看清了女人身上的刺青,怀有猜测的,应该不只是一两个人吧。”

    闻人诀语调幽幽,“我无意隐瞒大家,我的猜测和你们中大部分人相同,那两伙人中,有一伙应该就是寒鸦不渡,不管你们心中在今晚之前各自打着什么小算盘,但今晚之后,你们要是想活命,就得封严了自己那张嘴,老实听话。”

    闻人诀停下来,细长双眸一点感情都没有的落在安顺等人头顶,“寒鸦不渡对待忤逆过他们的人是何手段你们心中清楚,我们没有人可以逃离干系,包括你们的亲人,接下来要怎么做,我希望你们心中有数。”

    “日后定遵帮主令!”

    安顺等人,包括房内站着的护卫,全数跪了下去,大声保证。

    都不是蠢笨之人,为了保命怎么做才最妥当,已经不需要闻人诀继续威胁。

    别管之前是谁出手伤害的平羽,这笔账一定会被记在整个帮派头上,若平羽真是寒鸦不渡的人,那就代表这个风波,远远没有结束。

    虽然心中惶恐,但走到今天这步,他们无疑被绑死在了闻人诀身边。

    再有异心,若秘密泄露,就会一起送葬,到时候不只是他们,以寒鸦不渡过往的手段和作风,他们的亲人,就算跟他们有过关系的朋友,怕都不得好死。

    白檀凝望着闻人诀,默默后退。

    垂于身侧的双手无声捏紧又松开,瞳孔之中浮上恐惧,但随着房内众人的山呼,慢慢替换为不在乎。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