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表里不一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愣是不敢再看一眼被踢到一旁的闻人诀。

    飞龙冒着火焰的双眼死死瞪着闻人诀, 像是不能明白, 一直懦弱不知反抗的贱种怎么忽然变了一个人。

    被忤逆和同伴的惨死让他起了杀心, 看闻人诀努力撑着胳膊想爬起,又再次摔趴下, 他终于迈动步子走了过去。

    闻人诀努力几次也未能爬起, 胸腔里火辣辣的疼痛, 嘴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他眼前有些模糊,但飞龙高大的身型靠近自己还是能够感知的。

    虽然明白局势不利于自己, 很少起波动的情绪却还是觉的欢愉,他对自己的情绪感到奇怪, 视线中飞龙已经朝他蹲下来。

    理智的来说,闻人诀觉的自己应该先离开村落, 待他日, 获得力量再回来报复会更明智,可……与其说他现在的作为是报复,不如更适合称之为:清算。

    他就算要离开村落也得走的干净,从一开始准备自己一个人对抗这几个人, 他就没有必胜的把握,可他还是选择这样做。

    若是选择先避开锋芒离开这里待日后再说, 不是不行, 可只怕这种下意识的躲避就会成为自己日后的魔障, 让他一次次从刀锋处寻找理由躲避。

    要走, 就要干干净净的走,哪怕葬送在这里,他也不会选择在起点处,就为自己埋下心灵的夹缝。

    飞龙伸出手去狠狠拽起地上人的头发,往上发狠拎起,只见偏长的碎发下是暗沉的双眼,虽然被从额角流下的血液阻碍,但手上被拎的人仍然努力瞪大眼睛。

    他的力道不小,几下打击足以让瘦弱的人半死不活,手中抓着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让他不爽的是闻人诀居然还上挑着唇角。

    不爽之中夹杂着的一丝心悸,让他出手再不收敛,狠狠一拳击向对方腹部,闻人诀被打的闷哼一声,飞龙眼中毒辣肆意蔓延,恶毒道:“小贱种,叫一个?”

    说完不待闻人诀有反应,速度极快的又一拳打向闻人诀胸部,这下闻人诀终于忍耐不住,张嘴便是一口鲜血喷出。

    飞龙甩手扔下闻人诀,潜意识的不愿意再去看对方双眸,站直身子,脚底狠狠碾压上闻人诀的脸。

    文星小脑袋左右转了转,茶褐色的眼眸灵活的四周打量,一会垂下眼睑似乎想了什么,而后从腰中抽出把匕首,垫着脚步上前到了飞龙身侧,状似不经意的递出匕首。

    康时也不管自己脖子上喷涌出的血液,一手捂着伤口,从地上爬着到了昏迷的弟弟身旁,死命拖着兄弟躲到一侧,愣是不敢再去围观接下来所要发生的。

    向阳靠近了飞龙几步,依旧保持着沉默。

    他不用去看飞龙的眼睛,只从对方接过文星递出的匕首并且狠狠握住来看,就知道飞龙一定是起了杀意。

    闻人诀虽然不久前救过他和妹妹,可现在的形式根本容不得自己插手,他现在所能做的报答便是束手一旁,不去参与,冷眼旁观。

    人,都是现实的。

    地上的闻人诀发出颇重的呼吸声,嘴角的血沫一直在往外冒,几次晃着脑袋试图看清四周。

    飞龙接过匕首后便蹲下身子,毫不犹豫的把匕首压上闻人诀脖子,一点点加大力道,看锋利的匕首一点点割开对方的皮肤,心中暴虐总算得到舒缓。

    眼下他有了心思,便一边慢慢加大手中力道,一边盯着闻人诀的脸,咬在一起的牙齿慢慢分开,狠辣道:“你说,我要是割开你的喉管,那血会不会,滋啦一下的喷出来?”

    闻人诀透过沾血的额前发看着飞龙狰狞的脸,眸中没有害怕之类的情绪,只有稍微的一丝丝不甘,他居然轻声笑了一下,脖子上的伤口让他的发笑变的有些奇怪,如痛苦□□。

    在喘息片刻后,闻人诀又慢慢吐出两个字:“废物。”

    飞龙本胜券在握的笑容一瞬裂开,他放开了压着闻人诀脖子的匕首,站直身子,修长双腿使出全力,像踢垃圾一样,把脚下有点瘦弱的身子再一次踢飞了出去。

    他自己则还站在原地,看着落地后,还滚了几下的闻人诀阴森道:“我改变主意了,就这么让你死了,太便宜你了。”

    说着他才慢慢踱步过去,仿佛从牙缝中挤出的声音异常扭曲,“我要一根根……一根根…先切下你的手指,然后再一片片刮下你的肉,最后……割掉你的舌头,挖掉你的眼睛!”

    “我要看看,你是不是还能再,说出废物两个字。”

    他一字字吐着残虐的话,脚下步子一点没停的靠近早已无力反抗的人,向阳看地上趴伏的闻人诀一眼,又看一眼脸庞扭曲的飞龙,终究默默侧过脑袋,不再打量。

    在这当口,却听得文星一声尖叫,处在变音期的声音尖利异常,“飞龙!快让开!”

    这一声尖叫,让始终低着脑袋躲在一旁的康时抬起了头,连刚刚才转过脑袋去的向阳也跟着看过去。

    飞龙喜欢文星,对文星也颇为信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听见叫声的一瞬间,还是本能的趴下身子滚到一旁。

    他才趴下便觉的有飓风刮过衣服,眼侧有巨大黑影一闪而过。

    还没等他爬起身子,抬起的脑袋便见着一个黑色身影冲天而起。

    “是大鸟!”躲在一旁的康时叫出声。

    向阳跟着眯眼看清,是一只双翅展开足有十米的黑色巨鸟,从他们站立的林间飞起,红色利爪上还抓着一人,下勾如镰刀的嘴似乎还闪着光芒,锐利的双眼在飞起后还意犹未尽的,再盯了一眼地上站立的几人。

    他一瞬绷紧肌肉,握着刀子,全神戒备。

    文星很是机灵,在提醒飞龙的同时就扭身跑到了一棵大树后,反应过来的飞龙也几下滚进灌木丛,向阳握紧手中刀,死死戒备着,并且一步步后退靠向树木,康时死命拽着弟弟也往树后躲。

    黑色巨鹰在空中盘旋一圈,最后发出一声高昂的“啾!”后,终于飞向远方。

    飞龙没顾得上被灌木刮破的衣服和刺入肉中的树刺,先狠狠喘上一口,刚才真是千钧一发,好在自己动作灵敏,加上巨鹰得手了别的目标。

    向阳见危机解除,默默扭头看闻人诀趴伏的地方,原地只剩下了一滩血迹,刚才黑色巨鹰脚上抓着的人便是闻人诀。

    要不是得手了猎物,怕这怪鸟也不会善罢甘休。

    也不知道自己这群人是什么时候被盯上的,虽然靠近聚集村的地方大型猛兽经过清理,但还是阻碍不了这些飞在空中的捕猎者。

    眼下这个地方血腥味浓厚,会引来什么别的危险生物可是一点保障都没有,最聪明的做法是立马离开这里,想着他看向脸色铁青,刚从灌木中爬出来的飞龙。

    那三个人脸色难看的推车跟在后头,半分跑的心思都没有。

    向阳现今只觉庆幸,被闻人诀放出火圈后不是没想过跑,但一是忌惮闻人诀下杀手,二是觉的跟在强者身边,总比自己一个人出去流浪好,尤其是在村子里的人死光后。

    闻人诀找了一处山石环绕的空地,就停下不走了,今天一番苦战,消耗了自己全部的体力。

    而且自己也需要进行反思,融合神眼后身体的改变带给自己太大的自信,让他有些小看了同类,若今天没有维端,他就会死在这些热武器手上。

    靠向其中一块山石,看了一眼天色,闻人诀歪头对那个精壮男人开口,“准备食物!”

    那男人身型没有其他人高大,一双眼睛却仿若冒着精光,看闻人诀对他说完这话后就悠然闭眼,他滴溜着眼珠子看向自己的两个同伴,接着又看向向阳。

    快跑过去,先嘿嘿笑了声,才对向阳道:“兄弟,你让我这两个哥们跟我一起吧,我们得收拾些柴火。”他说着,又讨好的往向阳手臂上指了指,搓着手道:“我们啊,再顺便给你找点草药,你要再不挖出子弹,这手臂可就废了!”

    向阳看向自己的伤口,听男人的话,先看了一眼闻人诀,见对方毫无反应,双臂抱胸似乎已经入睡。

    他沉凝了一下,才说:“让他一个人去,留一个人下来。”

    精壮男人看向阳指了其中一人,脸上笑容再大三分,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见向阳拉下脸色,冷哼一声。

    他忽的住了嘴,又嘿嘿笑了声,才对那个男人点了点头,两个人端着枪,从木板车上抽了刀,往山石外去了。

    向阳指挥着剩下的那个人,“你把锅盆先收拾了。”

    那人听见命令,二话没有,跑到木板车旁动起来。

    闻人诀靠着山石,似乎无知无觉,眼皮都没掀一下。

    心识中却下了命令,“跟上去!”

    天眼无声无息跟上离开的两人。

    等剩下的那人拿出锅碗,挖好坑洞,刚才离开的两人也回来了,拖着猎物背着柴火,看闻人诀还是先前离开时的模样,他们也没敢上前打扰。

    点起火,先烧了一锅水,那精壮男人似乎对处理枪伤很是熟练,拿着把烫过的匕首,让向阳咬住根木棒,直接动了手。

    活生生挖出子弹如何不痛?

    闻人诀对耳边的惨叫恍若未闻,心识中和维端对话,“没想跑?”

    “怎么没想。”维端说,又道:“他们边捕猎,边念叨着要跑,不过最后怕的厉害,还是回来了。”

    火堆旁,精壮男人已经替向阳处理好了伤口,正在绑扎。

    剩下的两个男人开始烧烤食物。

    闻人诀背后始终舞动着的触手消失,黑影也消散在地面,停止和维端对话,他倒真起了睡意。

    向阳对用布绑扎着,处理过的伤口感到不便,旁边用“秋丽”煮成的菜汤已经滚沸,可另一边的闻人诀依旧没有动静,他想了想,还是让边上的人盛了碗,单手端着,迟疑着靠近。

    故意加重脚步声,果然在他靠近到对方身前时,闻人诀睁开了眼。

    向阳单手端着碗,往前探出。

    闻人诀没反应。

    他只好再上前几步,把碗递到了闻人诀手中。

    闻人诀接过,也不说话,一口口慢慢喝起来。

    向阳回身,坐回火堆旁。

    精壮男人察言观色,狗腿的递上已经烤熟的肉块。

    喝光碗中的菜汤,闻人诀端着碗,走过去。

    那三个男人一见他靠近,立马站起身子,双手老实垂在身侧,恨不得把脑袋低进裤裆。

    向阳表现的没那么夸张,只是侧身让出火堆旁的一个位置,待闻人诀坐下后,又递给他香禾樟包好的肉块。

    闻人诀接过,慢条斯理的一条条撕下,塞进嘴里,嚼动。

    等吃的差不多了,才说了句,“坐啊。”

    那三个男人这才敢坐下,又看一眼他的脸色,而后才伸手拿食物。

    天色已经暗沉,四个人围坐在一起,一时没人开口。

    闻人诀吃完了,双手在香禾樟叶子上慢慢擦净,状似闲聊般的开了口:“你们收集这些晶核,要做什么?”

    精壮汉子看他开口,虽没有再反应过激的站起身,到底立马停止了进食,恭恭敬敬道:“最近几年,权贵们喜爱用这各种颜色的晶核做饰品,往往颜色靓丽的晶核都能卖出高价钱。”

    “暴殄天物!”闻人诀还没开口呢,心识中维端就先激动了。

    被切割过的晶核将一文不值。

    “可先前不是有人说,这些异种体内的晶块都是辐射造成的瘤块吗?过多接触并不好。”向阳吃着手中肉块,找空插了句话。

    闻人诀垂着脑袋,先前的疑惑总算解开,他说呢,距离自己放开封印,九域之碑分裂不过数月,怎么就有人发现了晶核的秘密。

    “谁会在意呢?就算不接触晶核,咱们又能活几年?”旁边一个汉子插话,看闻人诀低着脑袋没反应,胆子倒是大了一些,又说:“趁着能活的这几年,该漂亮的漂亮,该享受的享受,才是正理儿。”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