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是他相好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可闻人诀自己明白, 这绝对不是块树胶或者塑料, 这是维端。

    “那小子穿着不差啊, 怎么还流浪在外。”

    “大概是哪位大人玩腻了, 毁了容扔出来……”

    远处人堆中似有人把话题扯到了自己身上,有人淫笑着猜测。

    闻人诀置之不理,低着脑袋往口中塞馒头, 懦懦不敢发言。

    他仔细回想这一切发生前的事情,“维端进行保护性自我封存,天眼待命。”陷入混沌前, 最后听到的这句话, 他现在反复回忆揣测。

    难道说, 是第二次融合神眼后的副作用?

    维端在自己昏迷前也说, 神眼在排斥它的能量,那么,会不会是神眼给维端造成了威胁或者伤害, 造成维端被迫保护性封印,而天眼待命那句话……

    应该是指天眼终止了所有活动。

    假设这一切成立并且真实,把最后一口馒头吃进嘴里, 又一次捏紧双手, 那自己现在的情况, 又是怎么回事?

    闻人诀不想试着逃跑, 在跟了这群人一下午后, 路上这帮人遇到了几个村落出来打猎的人, 二话没有,一枪一个杀掉了。

    他现在毫无力量,回到了融合神眼之前,一点也不想去尝试子弹的味道和挑战子弹的速度。

    只能说,在副作用消失之前,他必须要小心再小心。

    那些人在原地挖坑,更不可能放过他这个劳力,扔给他把铁锹,准备就地掩埋这些尸体。

    闻人诀挖的时候分外留意着他们的对话。

    “小心着点,十八区战队最近巡逻的紧,可别被发现了。”

    “这两年,十八区战队明显不好惹啊,擅入茂林的外区队伍遇见他们可没有能全数回去的,咱们点可千万别太背。”

    “要说十八区也是,这两年把沙南茂林看成什么金疙瘩一样,穷山恶水之地,除了该死的异形和猛兽,什么都没有。”

    闻人诀力气小,和另外一个人抬尸体时被那个人狠瞪了好几眼,他识离开“死去”的两年,身体完全停止了发育,还保持着两年前和神眼融合前的模样,连头发都半点没长。

    虽说现在已该算作十七岁,但准确的来说,他还只有十五岁,他的时间被静止了两年,一切的力量又回到了奇遇之前,能拖动这具一米八的成人尸体移动就已经很是拼命了。

    可是没人会听他解释。

    他也不会开口,很久没受到的拳脚攻击这两天让他充分回想起以前受折磨的日子。

    跟着这群人不过三四天,他浑身就多了不少伤口。

    从十八区中穿出来的质地颇好的t恤和裤子早就破烂成条,挂在肮脏躯体上,落魄万分。

    加上他那张脸,平常几乎没人想要靠近他。

    闻人诀没事绝不说话,怕引起那帮人的注意从而引来更多的折磨,在快出茂林之时,这帮人还打劫了一个小村落,在杀光大人带走全部的孩子后,这些人大大咧咧的离开了沙南茂林。

    十多天下来,他有意无意的探究,总算弄明白了这群人押运的到底是什么。

    冒着巨大风险从沙南茂林边上穿过,押运在板车上的赫然是一袋袋白盐。

    地球上交通落后,从有盐的王区往外运盐是个危险活,人类离不开盐,自然作为一种生活必须品,其中就少不了庞大的利润。

    有利润的吸引就有厮杀,所以各个王区都会统一管控食盐。

    而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规渠道在运送,从前几天的对话,闻人诀可判断这帮人不是十八区的。

    而若是其他王区官方在押送盐,怕不会是这样小的规模,且要往十八区茂林经过,怎么也会和十八区打声招呼,送上该有的过路费,也不会一路小心翼翼躲着不被十八区发现,更不会在押送过程中,还在沙南茂林中打劫。

    这帮人杀光成人,留着幼儿和少年等着贩卖,应该也是怕消息走漏,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想明白这一切,闻人诀在力量恢复前就更是小心,这些都是亡命之徒,一不小心死在这样的人手中,会成为天大的笑话。

    他这几天每天都在尝试着呼唤维端,然而胸口挂着的“吊坠”毫无反应,而天眼也未曾出现,包括他消失的那些力量。

    第二次融合神眼分明是成功的,他也感受过增强的力量,那么眼下这种情况,能否理解成,成功后短暂的后遗症呢?

    一安静下来闻人诀就开始沉思这些问题,耳边那些被劫掠来的孩子哭的他心烦。

    直到出了茂林,在平原上走了两天,远处地平线上开来了几辆大卡车,车队到了这行人身前停下,闻人诀身后有人上前和开车来此迎接的人打招呼,而后闻人诀这帮人和那群来迎接的人开始一袋袋从木板车上往大卡车上搬盐。

    闻人诀身上衣服早就破烂,抗盐带来的咸湿汗液渗入肩膀上的伤口,疼的他眼睛通红。

    手上动作却半点不敢慢。

    边上游走的几个人手上颠着皮鞭,谁稍慢了点动作,便会毫不留情的劈头盖脸甩下,闻人诀身后个和他般大的孩子被抽的原地打滚,大哭不止。

    然而这里没有人会同情他,这些亡命之徒以此为乐,笑的放肆!

    在搬完盐后,他们这些人被统一赶上辆车,车门关上前闻人诀隐约听见声,十七区。

    颠簸的大卡车兜里,闻人诀开始思考逃跑的可能性,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他从未和十七区打过交道,唯一听说的一次,还是截杀的那批十五区的人,那些人原本是从十五区赶往十七区买坦克的。

    除此之外,他对十七区一无所知。

    车子逐渐平稳,车兜里坐着的那些孩子哭的累了,开始抽咽着安静下来,闻人诀判断他们从野外到了城内,因为现在一路开去,能听到车外的人声喧哗,且车子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开的很是平稳。

    车子开进城后,中途应该是停了一下,而后再次开动,十多分钟后,车子停稳,车后兜的门被打开,几个男人探脑进来,喊他们下去。

    车兜内的孩子们被吓的不轻,哪里敢动?那几人中有一人唾骂了声后跳上车来,一脚一个把人踢赶下去。

    闻人诀等在一个少年身后,自动跟着跳下车。

    眼角余光打量着车辆所在的空旷院子,和不远处高达四五层的房子。

    下车的这些孩子被等在一旁的其他人点着带走了,闻人诀微抬了脑袋,打量起四周。

    最早拿水浇他的男人带着个中年男人过来,推搡了他一把,嘿嘿笑道:“人是丑了点,恶心了点,吓人了点,但我保证,绝对没病!”

    跟他过来的那个中年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闻人诀,视线犹如在打量一只牲口,“马子,你要赚外快我知道,我信你人品,若人真几天就病死了,你也跑不了。”

    马子长着张尖长脸,听见男人这话也不急,笑着说:“哪能呢,哪能呢,你别看他瘦弱,能干着呢!”

    “好在我也不需要他见人!”那中年男人说着,走上前几步,抬手速度极快的掐住闻人诀下巴往上抬。

    黑瞳中幽光一闪而没,闻人诀装作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中年男人掐着他下巴左右晃了晃,“啧啧……”两声,厌恶道:“换头猪吧,这算是我给你的面子。”

    那被叫马子的男人“啊!”了声,也跟着用厌恶的目光打量闻人诀,半天只好道:“好吧好吧!我可不想砸自己手里,杀了还得费劲埋!”

    身旁的人陆续散开,中年男人把闻人诀推到一边,从怀中拿出本子,写了些什么,又撕下纸张递给马子。

    马子点头哈腰笑,接过那纸。

    闻人诀低着脑袋,状似在害怕,微阖的眼瞳中阴沉却越积越浓。

    自己还真值钱,换了头猪?

    不是场合不对,他倒有些想笑。

    当头一个男人明显是领队,吃吃喝喝状似轻松,在酒宴气氛最为热闹的时候,状似无心般问道:“这吃饱喝足后,虎王是否准备交出罪人了?”

    黑虎夹菜的手就是一顿,慢吞吞抬起头来,面无表情道:“什么罪人?怎么我听不太懂啊。”

    黑虎信仰老虎,当上十八区的王后也养了几只,用作区代表的王旗上更画上了只黑色,张着血盆大口的黑虎头,外人因着他对虎的痴爱,大多称呼他为虎王。

    他自己呢,也喜欢这个称呼。

    那个开口说话的就是十五区的战队队长之一,这次过来的最高话语者。

    他们这一对话,底下还喧嚣热闹,但上头的这一桌,二十来号人不约而同的放下了筷子。

    场面一时有些紧张和安静。

    底下六七十桌人看着热闹非常,其实也注意着上面老大们这桌,看吃着吃着上头的人都停了手,全都神情紧张的坐直身子,好似马上要一触即发似的。

    那人并不惧怕黑虎的面无表情,只继续盯着黑虎的眼睛问道:“我以为虎王请我们吃这饭,就是谢罪呢?”

    “放屁!谁给你的狗胆!”当先发飙的不是黑虎,是坐在长形桌子下方的一位青年,他是黑虎战队的分队队长,见着来客这样侮辱自己的王,愤怒不已,喝骂道:“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对我们王说话?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让你吃自己的丧饭!”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