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合约成立
    乘坐舱里的哭声一阵阵传出, 学会成员中有不少呆呆站着, 眼睛逐渐泛红。

    每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下, 都不可避免的开始回忆一些过往,那些说不准再也见不到的人,这时候想起来,难免悲伤。

    “飞艇还能飞多久?”

    从地上拉着小个子青年站起,闻人诀把人安置到操作台前的椅子上。

    “燃料还有一些, 大概还能再飞上一个多小时。”

    “没有其他办法调转飞艇方向吗?”

    “没有, ”小个子青年伸手捂脸,泪水从指缝中流出,“对不起, 我不知道, 没有。”

    闻人诀直起身子看操作台, 上面几个键位被子弹扫过,不少弹壳还卡在里面。

    “朱阁,让人找找飞艇中有没有带什么求生设备。”

    “是。”

    虽说朱阁才是学会的会长,但在日常相处中,听从闻人诀的指令已成习惯。

    眼下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 更没人会去计较所谓的身份。

    “发出信号看看,试试能否和地面上的人建立联系。”伸手拍了下小个子青年, 闻人诀很是平和的给出指令。

    青年满脸泪水, 但依旧开始操作, “城镇上空或者离的不远是可以的, 但我们现在到了海面上, 肯定......”

    就算肯定联系不上,总得试试不是吗。

    死马当活马医,不然还能如何呢?在漫长的一个多小时里,他们要坐以待毙的等待死亡的降临吗?

    能够做点什么,总比什么都不做来的强。

    朱阁带着学会中的人在飞艇中找了两圈,最终只找到几个救生包,里面除了一些药瓶和吃的,连个救生圈都没有。

    降落伞倒是有十几顶,可是茫茫海面上空,跳下去还不一样是寻死?

    “联系不上。”尝试过后,小个子青年低声喃喃,僵硬在位置上一动不动。

    将所有物资全部收集到一块的朱阁等人走回来,相对望,互相无言。

    闻人诀坐在操作室最中央的椅子上,将□□抛给了门口站着的吴明哲,“明哲,带几个人到乘坐舱中注意他们的动向。”

    人在彻底绝望,即将迎接死亡的时候,会做出什么事情无人可以预知。

    闻人诀担心在飞艇坠毁前,发生别的混乱。

    他想保住这帮学会中的人,对他而言,在复兴城这么些日子,积累下来的人脉大多在这艘飞艇中,就算他自己能够平安回去,到时候怕也不能再用之前的身份,否则如何对朱家等大家族解释,一船出去的,为何只有他活了下来?

    这次的麻烦,他完全没有想过......

    不过这也正常,他毕竟不是万能的神。

    只不过,借着安静下来的这段时间,他盯着倒在地上的几具尸体陷入思考。

    这些袭击者一开始就炸毁了方向盘,且还是在飞艇直直飞入海中后,这是否意味着,这帮人一开始就不准备活。

    这种寻死的做法,倒是让他想起了不久前才发生的刺杀。

    荒原之上的那次,那些云海帮的余孽,当时各大家族和他联手,将云海帮相关联的人彻底抹杀后,他就将这事情扔到了一边。

    可是现在想起来,云海帮的余孽想杀他很正常,可至于一早就服下□□吗?

    他们既然来杀他,肯定就不怕死,那又有何必要事先服毒?

    闻人诀之前以为他们这是不成功便成仁,可现在细细想来,这帮人貌似在掩护什么人,在担心行动万一失败,将幕后人给暴露出来。

    这个问题一考虑进去,闻人诀对云海帮的余孽为何有能量在那个时候行动都产生了怀疑。

    他心中的想法也在心识中分享给维端,维端沉默了会后,突然出声道:“难道是幕后有什么人在计划吗?”

    “不排除这个可能,这伙人很有可能和今天的事情有关系。”

    维端:“可也不排除这帮人是冲着朱阁等人来的啊。”

    “你觉的可能性大吗?”闻人诀口气玩味。

    “好吧,确实不太可能。”

    若真是冲着朱阁等人来的,那没必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毕竟这一艘飞艇上坐着的人不少,且全是复兴学院的学生,而朱阁等人还没有掌握任何家族权势,仅仅是“小辈”之间的斗争不至于搞的这么大,而若是冲着他们背后的家族来的,那也不会找朱阁等人。

    这一艘飞艇出事,那震动的绝对是整个联盟体。

    “这些动手的人,对这次行动很了解。”五艘飞艇本是一起行动的,可在上方城后,线路会分开一段时间,直到各自沿着海岸参观后绕回城镇集合,这帮人就是找准了这个时机。

    维端继续道:“难道是寒鸦不渡吗?”

    “是他们,飞艇刚才就炸了。”虽然一开始那帮袭击者就准备要炸掉飞艇,但是行动失败了,可若换做寒鸦不渡,以他们的手段,想不到失败的可能。

    “那还能是谁呢?您的身份又没有暴露。”维端百思不得其解。

    闻人诀沉吟着,“以我现在的这个身份所得罪的人......”

    很多,大多都是城内帮派。

    可是,闻人诀脑中忽然跳出一行人。

    “金家。”他启唇,嗓音阴冷。

    刚到复兴城时,因为辱骂他们“乡巴佬”而起纠纷,最终被他命亲卫下手阴掉的那个小子,听说是东区一个大家族子弟。

    现在看来,没准是找上门来了。

    既然如此丧心病狂的,拉着这么多人给他陪葬。

    “你说什么?”白檀好似听到了什么,往前走一步。

    闻人诀摇头失笑,对这次的意外表露出点“惊喜”。

    他一向计算严密,不曾想,没有栽在圣鼎和寒鸦手中,反倒被这么个不起眼的家族给暗算了。

    甚至为此可能损失他这段日子来,好不容易在复兴城中积累下的“资本”。

    “你笑什么?”白檀真是抓狂,眼见着飞艇继续往大海尽头飞,闻人诀不声不响的居然还能笑出来。

    “不是不怕吗?”抬手摸白檀眼睫,闻人诀欣赏他脸上压抑不住的惊慌,“你现在的样子很好看。”

    “你会保护我吗?”白檀凝望着闻人诀眼睛,脑袋埋到他胸口,“我不想死。”

    “嗯?”

    操作室内的其他人全部席地坐下,唯有白檀站在闻人诀身前,鸵鸟似的将头拱进对方怀中,埋着不肯出来。

    “你会不会扔下我不管?”感受到闻人诀胸腔因为发声而震动,白檀磨蹭了下两下,低哑道:“我想回家见奶奶,我还不想死。”

    温柔的一下下抚摸着人发心,闻人诀沉默着没有说话。

    白檀将头埋在他怀中,上半身仅仅贴着他身子,似要从他身上摄取温度,双手更是死死抱紧,“你别不管我,我答应你,我答应做你的恋人。”

    “这算什么?”闻人诀冷淡道:“被逼无奈吗?”

    “不是,你让我有安全感......”白檀这个时候根本顾及不上所谓的面子,如溺水之人抓到求生木板,怎么也不肯放手。

    “认爹?”闻人诀又问了句。

    白檀双手瞬间僵硬。

    心识中的维端再也忍不住,爆发出响亮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闻人诀阴柔“嗯?”了声。

    这一声即对白檀,也对维端。

    伴随戛然而止的夸张笑声,白檀仰起脸,神情委屈。

    “对不起,我还不懂喜欢是什么,不过我不喜欢你跟别人太亲近,这算吗?”

    闻人诀没说话。

    白檀继续闷声道:“你对米苏的特殊,我看着特别难过,一半是担心你不再第一保护我,另一半,我说不出来。”

    抓着闻人诀胸口的衣服,白檀继续道:“跟你在一起真的特别有安全感,我能很好的睡觉,不用害怕坏人,更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对我而言遇到你,是我这次不幸中,最大的幸运。”

    “我不懂怎么做别人的恋人,但是我可以学,我是认真的。”

    任由人乱七八糟说了一堆,闻人诀脸上神色始终没有变化。

    他静静看着怀中人,足有五分钟,“白檀啊,”垂下头,嘴唇贴上人额头,闻人诀轻轻叹息:“我曾说过,在你答应前,主动权在你。”

    白檀眨动眼睫。

    闻人诀继续道:“但在你答应之后,很多事情就由不得你了。”

    “什么?”

    “说不,说结束,所有的这一切,你都没有资格。”闻人诀幽声道:“你想清楚了?”

    “嗯。”

    “就算未来你发现,这是你这辈子做过的最糟糕决定,你也无法反悔。”

    不管白檀眼下是不是权宜之计,闻人诀在乎的只有他此时的回答。

    “我给你身为妻子应该拥有的所有权利,而你只需要做到一点......”

    因为他的一句“妻子”称呼,白檀不自觉红了脸颊。

    “保证你的干净,你的心和你的身体。”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