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我们不饿
    “怎样?”白檀举起勺子敲了敲碗沿,嚣张道:“我问你,怎......么......样?”

    连续上翻的白眼配合他不屑的语调,“你还能站起来打我么?”

    闻人诀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突然伸出手去。

    只见前一秒还昂着脑袋得意洋洋的人瞬间往后坐倒,一手拿着碗,另一手握着勺子挡在身前,“你想干嘛?”

    觉的好笑,闻人诀上挑眼尾问了句:“不是不怕了么?”

    “那也没规定我不能躲吧?”

    习惯作祟,明明知道闻人诀现在根本伤害不了自己,白檀在看到他伸出手的瞬间还是紧张,这样丢份的事情发生在他嚣张嘚瑟的时候,真是......尴尬。

    “我不怕你,但也没规定我不能躲吧?”

    闻人诀凝视着他的表情变化,另一只手落到地面下撑,身子借着那股力道往前,一把抓住了白檀手腕往回扯。

    白檀猝不及防,本能就要反抗,头顶低沉声音马上喝止他的动作。

    “别动。”

    闻人诀捏着人手腕却没用力气,半垂着脑袋看人手背上的红泡。

    “怎么弄的?”

    白檀早在他问话的时候就停下了所有动作,跟着投注目光到自己手背上,故作轻松道:“什么虫子咬的吧......”

    闻人诀不语。

    白檀娇生惯养,全身上下没有任何疤痕,那双手更为白嫩漂亮,闻人诀记得他弹奏钢琴时的样子,飞舞如蝶的纤长手指,不过短短时日就被烫出了这么多的疤痕和水泡。

    仔细看人打扮,衣服破破烂烂,露出的肩膀还被包扎着。

    又哪里还有昔日的光鲜亮丽。

    白檀因为他长久的注视而羞涩难堪,稍稍往后抽了下手,发现闻人诀依旧紧紧握着。

    “你在星际时,做过饭吗?”

    “怎么可能嘛......”回答后才觉出闻人诀的深层意思,白檀不再掩饰,动了动手指道:“没什么关系,就是搅拌的时候没小心,而且一开始我居然直接用手去拿铁罐子,笨死了。”

    “这也算多掌握一项技能吧,以后回星际露出一手,一定吓他们一跳。”

    “那什么......”发觉闻人诀气场低落,白檀抿了下唇,开朗道:“虽然有点疼,但好的挺快的。”

    “你不用担心......”

    “闻人诀?”看人依旧握着自己手,白檀不好意思,喊了声后强势抽回来。

    闻人诀依旧垂着头,白檀伸手在他眼下晃了晃,有些担心的再叫了声:“闻人诀?”

    “嗯。”闻人诀应了声,翻身躺下。

    白檀看他没事又继续睡觉,起身去收拾房间里的杂物。

    ......

    这一觉就直接睡到了后半夜,闻人诀醒来后闻到房间里有食物的香气,迷糊着眼睛看了圈,发现身周一个人都没有。

    他并没有因此惊慌,微抬起头,仔细听起动静。

    离着一定距离,几个人的争吵逐渐激烈。

    嗓音慢慢的开始不受控制。

    “什么叫他是病号可以减少食物?”

    “开什么玩笑,就是因为他生病,所以我们的吃的都得先供着他来,别再让我听到这些影响团结的屁话。”

    是朱阁......黑暗中闻人诀微微眯眼。

    这个压低的狂躁怒吼声,应该是朱阁发出的。

    紧接着跟上的是吴明哲。

    “没有食物我们可以想办法,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你们跟着干嘛来?干脆跟那帮孙子一起走好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只是后面的话突然轻了,闻人诀的五感现在近乎无用,朦胧混沌的脑子更分析不出后半句话是什么。

    但从这仅有的几句对话来判断,还是因为食物,或者说是他。

    厂房的打斗后,一半人为了自己的安全,也为了不受他拖累而离开,而这剩下的十多人都是学会中的精英成员。

    成立学会以来,闻人诀带领甚至救助过他们数次,因此他们愿意暂时背上这个包袱,但随着被人从原有的街道赶出来,流落到这条陌生街道上,食物的短缺加之未卜的前途......

    人的承受总有一个极限。

    有的人将这怪罪到里头躺着的他身上。

    “要不是他突然病倒,我们说不准早就到了里面的街道,找到回家的办法,何苦死在这里?”

    “现在也不是说抛下他或者不给他食物,只是从他的份额中扣下一半,他跟我们不一样啊,我们每天都要出去战斗寻找食物,他只是躺着,总比我们消化的慢吧。”

    闻人诀有意听,那些对话便一句句钻进耳朵。

    大概以为他的沉睡会和以往一样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清醒,所以就连白檀说话都没有顾忌音量。

    “你们太可笑了,没有闻人就能到里面的街道吗?”

    “你们要是真这么强大,怎么会被人从厂房赶出来?”

    冷哼声后是白檀刻意拖长的嘲讽,“我们连二十二区稍微中心一些的街道都没去成就被人杀出来了,去里面的街道找联系外界的办法,请问是谁给的你勇气?”

    “白檀,你别说的这么事不关己,我们被赶出来,你也是我们,真要说起来,闻人只是因为生病而没有办法出力,你呢?”

    “你一个没有异能靠着我们庇佑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

    “够了!”

    眼看难听的话还要从自己人嘴里出来,朱阁一脚跺到地面,他们所在的位置晃了晃,地砖裂开。

    那几人瞬间停了话头。

    白檀也不甘心的撇开脑袋。

    朱阁冷眼打量所有人,坚定道:“我朱阁没有抛弃自己兄弟的习惯,就算没有吃的,就算是饿死,我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话都说到这里了,我干脆把这个问题说清楚,闻人救过我们数次,你们不否认吧?”

    “忘恩负义先不提,他是我们的副会长,是我们的同伴哥们,他现在生病,别说从他头上克扣吃的,我还有意将剩下的所有食物都留给他。”

    “就算真跟我们下午碰到的人说的一样,接下来的七八天都不会再有垃圾球扔下来,我们或许能够扛得住,但闻人不行。”

    “我就最后说一句,愿意跟我一条道走到黑大家一块死的留下来,不愿意的,想自己出去找找生机的,我也不强求你留下,有一句话我现在要放下!”

    “只要还有我一口气在,我看谁敢动他?!”

    “还有我!”白檀倒是不客气,马上跟上一句。

    柳清河温润声音跟着响起,“把我接下来的食物给闻人,我没有意见。”

    “我也是。”

    “嗯,听会长的。”

    “当然。”

    一连几句铿锵回答,闻人诀仰头看着黑幕中的房顶,慢慢闭上眼。

    第二天下午他醒来果真又少了两个人,他没有开口问,其他人也没有开口说。

    那之后的两天,朱阁等人白天照常出去,但晚上回来聚在一起后,话少到可怜。

    闻人诀刚经历过一次爆发,这几天体力慢慢恢复一些,不需要白檀搀扶也能自己起来走两步。

    朱阁等人坐在火堆旁取暖喝热水,他靠近过去,盯着众人一个个打量,“你们怎么不做吃的?”

    “吃过了。”回答的是柳清河,他捧着手中烧开的水一小口一小口抿,“我们在外面吃的,你活动两步赶紧休息吧。”

    “是吗。”闻人诀不置可否,拍打了下自己的衣袖,盘腿跟他们坐在一起。

    白檀从角落抱着煮好的吃食过来,递给闻人诀后还贴心问了句,“要我喂吗?”

    闻人诀摇头,有意放缓手上动作,一勺勺慢慢将食物吞下。

    火堆旁坐着的九人面色古怪,朱阁侧过头去吞咽口水,柳清河水喝的更猛了,江伟大吸了下鼻子,站起身道:“我出去巡逻。”

    留下韩曙盯着闻人诀手中的碗看了半天,待闻人诀抬头又马上挪开自己视线。

    冯轲吐出口长气,拍了拍自己额头。

    闻人诀不动声色将众人反应全都看在眼中。

    白檀刚才搅拌食物的时候偷舔了好几次勺子,可现在看上去却很淡定。

    这种感觉......很稀奇。

    手中破碗留有余温,闻人诀歪起脑袋,贴上脸颊。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