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是她的错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自己流了很多血, 这虫子可以循着血味找上他们,他和妹妹再快也跑不过它, 不把它杀了, 他们根本就无处可逃,想到此,他眼中再一次现出坚定,无论如何,他不能这般轻易放弃。

    就算是这般卑微的活着,他也想……活下去!

    没等虫子再一次攻击, 他突然加速冲着虫子跑去, 到了虫子身前不远处,又把手中长刀狠狠扔出刺向变异虫,长刀锋利,半截随着他的力道刺入虫身,变异虫疼的嘶声叫, 但无法摆脱身上长刀, 他借着机会,纵跳上变异虫后背, 死死拽住了挥动的触角。

    这一手, 倒让默默观战的闻人诀挑眉,生死关头拼一把不算什么, 但又有几人可以这般果断扔掉保命的长刀, 孤注一掷呢。

    溺水的人就算抓着稻草也会不放, 明知无用。

    闻人诀对他起了些兴趣。

    向阳爬上怪诞虫身子后便一手拽着虫子触角,一手握成拳头狠命往身下砸。

    眼看着就要被甩下,闻人诀终于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打它头上的黑点。”

    这声吆喝足够传到搏斗的人耳中。

    向阳身子就是一僵,本能抬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还没看清树叶间的人影,便因为这一时的精神恍惚而被虫子甩下,眼看变异虫抬起脑袋咬下来,他只滚离了三步就半直起身子,伸出双手。

    “嘭!嘭!嘭!”

    三声枪响,变异虫突然扭曲着趴到地,嘶叫不止。

    闻人诀在树枝上微歪了脑袋,黑色的瞳孔转向被人握在手中的枪,他没想到……向阳会有枪!

    白色的虫体上有黑色的血液流下,只是三声枪响,持枪的人便准确的瞄准了变异虫脑袋上拳头般大小的黑点。

    闻人诀虽是对向阳起了点兴趣,但也仅此而已,他不认为向阳能够在没刀的情况下杀死怪诞虫,就算现在知道了它的弱点。

    可他实在没料到,向阳会有枪。

    他之所以在最后关头说出怪诞虫的弱点,也不过是觉的向阳这人有些意思,所以他说了,但对方会不会赢,能不能活,却不是他关心的,随心而已,可没想到,对方真能凭借这个,扭转局势。

    “什么人?出来!”怪诞虫还没死,在原地爬动,似乎是想离开,但向阳已经站起了身子,向月也早冲上前去托扶起自家哥哥。

    闻人诀在树枝间动了动,果断的一跃而下,在到地面之前,以肩膀卸去力道翻滚一下就利落的站起了身。

    向阳举着枪,对准他的方向。

    由不得他不警惕,这里是十八区的茂林,危机四伏,这块地域除了自己聚集地的人便没有人烟,这个出声提醒的人又好似鬼鬼祟祟的早就藏在此,由不得向阳不猜测对方怀有什么目的。

    看出他的警惕,黑巾下的闻人诀挑起了唇角。

    “怎么?对待救命恩人便是举枪相迎?”

    向阳皱眉,觉的对方这一身黑的打扮很是相熟……

    闻人诀状似漫不经心的往前走了两步,他就携着妹妹默默后退了两步。

    终于,闻人诀右手轻抖,刀片滑落手心,他突的弯下身子,一刀狠狠刺入脚下还在挣扎的怪诞虫的身体。

    在他突然有动作的那一刻,向阳就紧张的卡住了扳机,只待扣下。

    他早已经是强弩之末,如果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不怀好意,他拿什么保护妹妹?和自己?

    尤其这个出现的人身型虽瘦弱,可刚才漫步过来的时候,居然带给了他压迫感。

    就好像逼近自己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收在刀鞘中的锋利血刃,随时能够喋血。

    没曾想,对方会突然攻击只剩半口气的变异虫。

    把刀插入怪诞虫身上最后一个黑点,然后又拔出,溅出一些黑色液体,怪诞虫终于彻底不动了,像是没看见死死对准自己的枪口,把刀片在怪诞虫身上仔细擦干净,闻人诀才慢悠悠道:“杀之不尽,等它报复?”

    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但他刚才凌厉又颇带狠辣意味的出手并没能使向阳放松警惕,反而忌惮更深。

    大半个月没开口说话,加上可能到了变音期,沙哑的声音居然没能让向阳判断出他。

    向月好奇的要命,半个身子躲在哥哥身后,但依旧探着小脑袋,大眼睛眨啊眨的打量着来人。

    “你?”到底还是觉的熟悉,向阳慢慢放下枪,带着一份迟疑开了口。

    闻人诀默不作声一圈圈从头上解下缠绕的头巾,向月大胆的又探出了些身子。

    向阳看着对面的少年,终于慢慢皱起了眉。

    “啊!”又是一声尖叫,只是不再惊慌,而是带着诧异和轻微的恐惧。

    在头巾完全解下的那一刻,一直睁着大眼睛的向月就叫出了声,不是她胆子小,而是实在……太恶心了。

    一半是刀疤纵横拥有五颜六色伤口的脸,另外一半则坑坑洼洼还有小肉瘤突出。

    便是癞蛤蟆也生不这样丑,有些厌恶的扭回头,向月终于老老实实的躲回了哥哥身后,彻底断了刚才的好奇心和轻微的一丝好感。

    没介意向月的表现,闻人诀依旧面无表情,看着皱起眉毛的向阳。

    “真的是你?”向阳眉目蹙的更紧。

    早知道闻人诀不简单,毕竟没有哪个同龄人可以和他这般在外单独讨活。

    只是没想到……对方现在的气场和在聚集地中明显的天壤之别。

    “这是什么?”先放下其他想法,向阳扭头用下巴指指怪诞虫。

    “怪诞虫。”语气平淡。

    “那你让我打的黑点是?”向阳握紧枪,看了眼还在往外流黑色液体的黑点,刚才三枪击中后,这看似顽强的虫子居然就倒地不起了。

    “心脏。”还是那个平板的语气,但向阳并未介意。

    “四个心脏?”有些诧异。

    闻人诀把双手抱到了胸前,道:“有什么问题?”

    向阳皱起的双眉终于微微舒展,眼睛也从怪诞虫身上离开,看向了他,“这一次,所有人都说你已经腐烂在外。”

    闻人诀没说话。

    向阳把枪小心收起,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似乎是想道谢,但又有些迟疑的闭上了。

    闻人诀没在意,只是颇有深意道:“你枪法不错。”

    在怪诞虫活动的情况下,虽然是近距离,但毕竟生死一线间,还能三枪皆中,不像是第一次使用枪械的人,可整个聚集地只有十来把枪,显然不可能让他带出来一把,那么这把又是哪里来的呢。

    “我父亲留给我的枪,练过几次,运气好。”虽然闻人诀只说了几个字,但向阳明白他真正想问什么。

    好在闻人诀完全没有追根究底的意思,听了这话也只点了点头。

    向阳只好再一次开口:“你准备回聚集地?”

    “当然。”闻人诀看了一眼聚集地的方向,又扭回脑袋。

    运气好?这种话谁能信?但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似乎对闻人诀帮了自己有些感激,向阳对他的态度温和了起来,“我这里有些食物,你要么?”说罢拽拽身后的妹妹。

    向月身上背着包,里面应该有些吃的。

    闻人诀摇头,拒绝了好意。

    茂林虽然危险,但同样不少机遇,这片地域又是自己所熟悉的,在这里,他再怎么也不至于饿死。

    在飞龙一群欺压他的人里,向阳大多数时候沉默,不阻止不参与,这是一种明哲保身的做法,而闻人诀刚才会临时插一把手,也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兴起,从来没期待会有什么报答。

    他要真想救人,早就喊出那句话或者干脆冲出去了。

    视线落在显得有些不耐的向月身上,闻人诀又慢慢的把黑巾一圈圈缠绕回脑袋,微底了头,掩饰目中光芒,“为什么没去村中划出的地找食?”

    向阳僵了身子,没回答。

    闻人诀好整以暇,声音却听不出来,漠然道:“因为飞龙他爸看上了向月?”

    只是没有结果。

    有人急匆匆敲开他的门,吴豆在外露出有些紧张的表情,慌道:“主上,十五区来人了!”

    就说十五区的王,挤出自己的部分家当,好不容易和十七区的家族谈妥买两辆坦克,他是见识过那铁盒子的威力的,让他垂涎三尺,虽然价钱贵的离谱,不过他是打算买回来就让手下的人拆一辆研究研究,看能不能折腾出自己的坦克,还有一辆,他打算开出去好好过把瘾。

    哪里知道人左等不回,右等不回,打电话到十七区相询,却说人从没来过。

    他第一反应就是不信,接着就是愤怒。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