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独自离开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辛头看大家一眼,慢悠悠道:“就算剩下的七万人一起,难道他们还能打进王区来?他们若是安生也就罢了, 若是枉动, 王区外也不缺他们的埋尸地。”

    如今的十八区再不可同日而语, 一千五百多号完成吞噬的人,别说是清理些普通人,就算是再和十五区干一架, 他们也有充足底气。

    “就算他们打不进来, 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在外自相残杀到完?”吴豆插口,摇头道:“这不是一个事情, 他们既然是十八区的人,我们就不能一点不管。”

    他出去的这些时日, 亲眼见着其他王区的模样, 知道十八区这点底牌, 其实不够看。

    在绝对实力的压迫前, 人数往往也很重要, 况且吞噬晶核的成功率太低了。

    想着, 他问向阳:“向队长,新一批晶核运回来了吗?”

    大雪阻隔了他回来的日程,怕也阻隔了最后一批晶核的运送。

    “已在路上了,第二战队的人也已经去接了, 这是今年最后一批抵达的晶核。”他说着看黑虎, “你那边吞噬的人选都定了吧?也不知道这次, 能成功几个。”

    往往组织起三四百号人吞噬晶核,到最后存活下来的不过五十来人。

    其实比起两年多前,十八区现在的战队成员少了很多。

    在大部分人眼中,那些消失的都死的不明不白,王区战队成员的招收不得不说也是个问题。

    “这也是我们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王区外的人残杀到尽的原因。”吴豆想着,叹息了一声。

    他心疼那些付出很大代价才收集起的晶核体被白白浪费,也心疼那些吞噬失败枉死的精英大汉。

    十八区的底子比起其他王区,本来就弱。

    这几年虽然是黑虎和向阳共事,但其实大部分主意还是黑虎在下,眼下看向阳沉着脸但没有话说,黑虎低头思考了很久。

    总结性的说出会议最后的决定,“随着箴碑出现的越来越多,现在好似还没有人发现其中的秘密,但这不过是表面,我们不能推测出是否有人已经明白过来,尤其是那些排名在前的王区,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们从茂林中往王区运送晶核也很不便利……”

    停顿了一下,看向阳没有插口,他继续道:“与其如此,顾不得吸引人视线了,我们从王区周边往茂林中央修建三条大路,成星盘状延伸出去,由王区统一沿着这三条路给这些村落划定居住地和地盘,王区战队则负责定点沿着大路清理和保护大路周边村落,各村主事人不变,但每个村落必须按时给王区上交物品做为供奉,如有不从的村落便驱逐出区。”

    他说完,周边的人都在安静思考。

    向阳也是,沉思片刻,面色好看了些许,可能是觉的这样处置很不错,插口补充道:“每个村落由王区划定的地盘,不得擅自更改和引发战争,村落可到王区购买武器进行平常的自卫。半个月后,战队进行再一批人选的吞噬和融合。”

    沿着修建的大路居住,王区战队便可以很快捷的进行管理和清理大路周边的生活区域,同样的,这也方便了战队运送物资和晶核。

    以前是放任不管,只为了王区能获得其他村落的交易物资才偶尔派出战队清理一些危险生物,但如今局势变化大,更为统一的管理起区内人,也是一种趋势。

    两位主事人补充完毕,其他人跟着点头赞同。

    这样安排,哪怕是居住在大路最尽头茂林最里端的村落,也不会很危险,因为一旦有状况发生,沿着大路,战队成员可以很快到达,且村落之间的来往也会更加便利和频繁,不至于整个村子被端掉,都要过个把月才发现。

    虽然这个行动会很引人注目,但黑虎的判断他们都很认同,那就是晶核体的秘密,怕是瞒不了多久了。

    与其战战兢兢地等待害怕,还不如做好万全的准备。

    况且十八区足够独立于世,真正有大风浪起,等蔓延到他们这里,也需要时间。

    比起黑虎,向阳和闻人诀的关系在所有人看来,紧密很多,散会之前,迎着所有人颇具深意的目光,向阳不得不给出交代,“把箴碑的事情写成报告,我找人放上十楼。”

    众人一致点头,这会开到这里才算完毕。

    两年多来,十楼从未有人进入。

    被安排进入十楼的护卫队员虽表面平静,但不可见的脸部肌肉颤抖足见他内心的紧张,瞪着眼睛,从电梯出来后,脚步飞快的走往王所居住的大房间。

    弯腰恭敬的把手中纸张放在门口,转身便快步往电梯走,就似身后有恐怖的怪物般,两脚迈的都快见着晃影了,如果可以,他想一点脚尖就纵跃离开,可那太不敬了。

    十楼整体安静的过分,就似里面没有活物。

    那护卫队员不敢扭头打量,生怕见着什么鬼物,从电梯走向门口放下报告的这一小段路,已经让他本就惨白的脸色更为雪白。

    下楼的电梯门几乎刚合上,本被放置在地的纸张,突然悬空飞了起来,若刚才那个护卫队员还在,怕是真要吓哭出声。

    悄无声息的,被合拢两年多从未打开的房门无声无息开开条缝,而那几张无故飞起的报告,从门缝中飘进,而后那扇大门再一次没有声息的被合上。

    漆黑的房内,纸张悬空着移动,而后停在正中央就未再动。

    若有人可在黑暗中视物,便可见纸张悬空的下方,地毯上一个人类的身影躺着,一动不动。

    若有人可以看透一切光线的伪装,那么还可见纸张上方,血红色的瞳孔静静悬着,而那几张纸就似被那瞳孔凌空抓着。

    “该醒了啊……”声音幽幽在黑暗中响起。

    两年多未曾有人敢上十楼,维端刚才通过天眼探知到有人进入,还以为是十八区出了什么大变故,但进入的人只有一个,且放下几张纸就走了,它实在好奇的厉害,便让天眼把纸带了进来。

    虽然不敢探知闻人诀体内神眼的能量,但从心识中感应到闻人诀越来越强大的识来看,对方应该已经从神眼中剥离出来了。

    可人怎么还不醒来呢。

    维端这样想着,便不自觉的在空气中发出声音,几乎在它话语刚落地的一秒钟后,闻人诀的胸口就发出了“嘭嘭嘭”的心脏跳动声。

    体温,呼吸,也开始逐渐出现。

    维端欣喜若狂,可它还来不及在心识中和闻人诀说话,地上躺着一动不动两年半,如同死尸的人忽然直起了身子。

    地上突然坐起的身子,止住了维端的开口。

    上半身直挺挺坐起后,闻人诀就垂下脑袋,没有了别的动作。

    维端不明情况,一时也不敢出声打扰。

    “天眼扫描到人类兵器,枪。”有一会没开口的维端突然在闻人诀心识中出声,后又询问般补加上一句:“是否抹杀持有者?”

    隐身中的天眼在向阳头顶一闪而没,闻人诀跟着把视线投向了对方,仅仅一眼,就又撇开了视线,重新看向地上爬起的飞龙,刚才的那一脚,力道是他控制过的。

    向阳僵住了身子,他才刚把枪抽出来,那个神秘人就突然扭头瞥了他一眼,虽然仅仅是不经意般的一眼,也让他一时不敢再有别的动作。

    分明是藏在身后的动作,对方怎么就像是多了双眼睛,看见了一般?

    是错觉吗?

    额前有冷汗落下。

    他总觉的不是,那一眼虽然很是漫不经心,但又似乎透着警告。

    向阳死死盯着来人的面具,僵立了许久,还是把枪塞回了腰间。

    闻人诀仅仅看向阳一眼就把注意力转了回来,他相信向阳是个聪明人,没给维端肯定的指令,但也没否定维端的请求,也就是说,向阳接下来若还有异动,天眼就会在第一时间抹杀他。

    飞龙从地上爬起,顺了好几口气,又走了回来,脸色铁青着伸手指向闻人诀。

    “鬼鬼祟祟,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呐……”闻人诀现在心情很好,他摊平双手,满眼笑意:“我给你们个恩赐吧。”

    无视对面人紧张不安的神情,闻人诀似毫不戒备他们般转过身去,背朝着他们慢悠悠道:“看来,你们是逃不开这些虫子了,这样……在死之前,我给你们时间,让你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放屁!你凭什么断定我们的生死?”站在闻人诀身后一点距离的一个中年大汉终于按捺不住,看对方背朝着自己,挥刀朝闻人诀头顶砍去。

    脑后是利器带来的风声,闻人诀动作轻盈的侧身,长腿抬起,精准的一脚踢落对方手中的刀,那人手中刀被踹掉,却没捡起的想法,只另外一只完好的手抱着拿刀的手,面目扭曲的蹲下身子,死死咬住牙不发出叫声。

    从扭曲的手掌来看,闻人诀那一脚,应该已经稳准狠的踹断了他的骨头。

    “还算硬气。”状似赞赏般说了四个字,摇摇脑袋,闻人诀穿过这几个人,到了他们身边的一棵大树下,抱起双臂,斜靠上树。

    靠上树根后,闻人诀就闭上了眼睛,似已在假寐。

    剩下的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没了动作。

    闻人诀维持动作,也没睁眼,只淡淡问了一句:“怎么?这时间你们不要?”

    没等几人开口,刚才抱手蹲在地上的汉子突然叫出声来,就见从双脚开始,对方身体上居然开始焚烧起蓝色火焰,那火焰焚烧的缓慢且微弱,却是在一点点、一点点的烧灼掉他身上的血肉。

    饶是大汉硬气,也痛的嚎叫,这叫声太惨,让围绕在身周等待的虫群都不明所以般的后退。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