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也不正常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之前一百多号人余刚派出去了一半去捕杀天眼搜寻到的那只异形,剩下还有五十号人留在这, 眼下看着好戏上场,都不自觉围拢过来。

    闻人诀没阻拦,老神在在的托着下巴看场中央的两个男人。

    余刚有些摩拳擦掌,这几天里他也看到了男人突飞的实力变化,很是手痒。

    不过主上没说什么,他哪敢自作主张。

    眼下看两个男人面对面站着,搏斗一触即发, 他紧张的合拢双手, 靠到闻人诀身边。

    没有请啊, 承让, 这些虚来的客套,两个人围着对方警惕的走上几步,向阳率先出手, 扑过去。

    若这处的打斗让没有吞噬晶核的人类来看, 是快的不可思议的。

    可对场中围观这场战斗的人来说,一切正是精彩万分。

    一招一式,一闪一避, 让他们差点大声叫出好来。

    阿兵闪身避开向阳的一腿,身后被误击到的大石轰然碎裂,他目光闪烁, 突然弯腰冲向对方另一侧。

    向阳作势防备, 又见对方临到身前却转换了招式, 愣了一愣,就被横向击打过来的手臂飞扫到身后。

    被击打出去在空中稳住身型,向阳隐隐觉的胸口阵痛,可没给他缓过来的机会,阿兵的拳头已到身前,他只能同样挥出拳头去抵挡。

    硬碰硬的双拳对击,阿兵一步未退,向阳却连连退出几步,才又一脚止住身子站稳。

    闻人诀称呼会发光的高浓度晶体为光核,他看似漫不经心,双眼却紧盯场内二人动作,心识中淡道:“看来光核也并不比普通晶核强出多少。”他说这话自然是指向阳吞噬的那颗绿色发光晶核,而阿兵吞噬的不过是普通核体。

    “不。”维端更正他的看法,“如果吞噬光核的是阿兵,他只会更强。”

    目光落在阿兵双手上,闻人诀若有所思道:“是吗。”

    场中突变!

    已经处于下风的向阳几个闪避就打算退出战圈,他虽吞噬晶核的时日远远长过阿兵,却明显不是对方对手,虽然很不甘心,但继续打下去也不会有好结果,当机立断的打算结束比斗。

    胜券在握的阿兵眸色诡异一闪,不知想到什么,却是快速逼上前去,大拳轰向向阳脑袋,却是打算直接下杀手。

    向阳已经闪身准备退出,不想阿兵居然不肯罢休直接攻击自己毙命处,完全没想到对方敢这么做,向阳毫无防备的双眼中尽是骇然。

    “住手!”同时反应过来的余刚只来得及大吼出声。

    他怎么敢???

    向阳的脑子在短时间的惊诧过后只盘旋这个念头,眼见着拳头近在眼前,他突然想起闻人诀对阿兵的看重。

    若不是想收服对方,闻人诀不至于如此和颜悦色的对他,倘若阿兵杀死自己,对已经失去一个得力助手的闻人诀来说,惩罚阿兵已没有什么意义,反而宽容赦免对方,感动阿兵并将他收归己用,才是比较理智的做法。

    生死一线间他嘲笑自己居然能想的这么透。

    只是,好不甘心啊!

    恨意还来不及生起,脖颈处传来力道,他被人拽向后方,如同挥洒垃圾般抛了出去。

    摔倒在地的他快速撑起身子看向场中,就见一切仿若被冻结般,扔他出去的是如闪电般插、入二人之间的闻人诀,而阿兵轰出的拳头已经触碰到闻人诀额前碎发,只未再能前进毫米,对方伸直手,僵硬了身子动也不动。

    难道是看清换人了,所以收手?

    不可能!哪怕阿兵反应再快,也不可能止的住自己的动作。

    人的识体在刻意下会进入几种不同的状态,不同于平时的清醒和晚上的睡眠,有别于死亡跟休克,一种深度沉定识的无识状态,是人最能和身周能量沟通甚至吸纳宇宙万般能量的状态。

    闻人诀让他们吞噬晶核时,通过那种剧痛和濒临休克死亡,去感应一闪而过的这种识体状态,从而吞噬晶核,这是一种很危险的做法,很多人无法感应出自己识体那一瞬间的不同,浪费沉定进去的短暂机会,晶核在体内爆发,从而死去。

    有的人感应出来,沉定进去,却无法扛住剧痛下的识体消散,从而失败死去。

    不过大多感应过一次识体这种状态的人,都会比较容易再次进入。

    比如闻人诀,他的悟性和高识足以让他在瞬间进入这种识体状态,快速沟通自己身周能量……神眼逸散在他身体磁场能量之中,震住了近距离在他身前爆发的晶核体能量。

    明明已经闭上眼睛,他却仿若看见身前下方有一团火红的光体在闪。

    就是阿兵体内的晶核罢……睁开眼睛。

    看阿兵动作如同被定住,他往前迈了一步,睁开眼后反倒看不见那团火光了,看来刚才是自己的识在“看”晶核,而不是肉眼。

    神眼的震慑只有片刻,看阿兵眨动双眼,努力想动,闻人诀伸出手去,按上对方额头。

    再一次闭上眼睛,他“看见”红色火光在跳跃。

    指挥着身体周边的光芒汇入那团红光,而后引导向上,透过和他手相连接的额头,重新凝聚在自己手心。

    融入身周光时感应到了抗拒,但只一瞬,他就加强了意念,那小小的抗拒瞬间消失,几乎在抗拒消失的同时,阿兵瞪圆的双目忽的灰白,光芒从他瞳孔中消失。

    闻人诀收回贴住对方额头的手掌。

    男人直挺的身躯就像被推倒的大树,轰然往后砸下。

    睁开双眼,摊开手掌,掌心中有红色的液体轻微晃动,闻人诀静静看了会,背着身后的人群,微侧了手掌,红色液体从掌心流出,全数落入泥土,转瞬消失。

    “刚才感应到的抗拒,是他的识?”轻动嘴角,问。

    “是。”维端也很震惊,它想不到闻人诀第一次根据猜测剥夺能量体会如此轻而易举,就是它没有**,否则现在的样子也会和身周围观的那些人一样,震惊到死的愚蠢表情。

    “这么简单就可扑灭识体么。”闻人诀问,转过身子去看还在地上的向阳。

    对方瞪大眼睛张大嘴痴傻的样子很是难看,他皱眉又侧了个身。

    维端心中暗骂,口上却老实的不行,“不镇压住晶核的能量,是无法抹杀掉其中存在的识体的,您刚才携着神眼之威,先是镇压住了他体内的核体,而后您的高识才轻易碾压了过去。”

    “神眼现在与我融合的并不密切,刚才的镇压持续的也不久,若没能在他被镇压时抹杀掉他的识体,我会如何?”闻人诀问,没理周身现在才稀稀落落反应过来的手下们。

    他们集体面露不解,都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怎么不过一瞬间,会长只是靠近对方,那个强悍的男人就不动了?而且也没见会长怎么他啊,只是手掌轻微贴上对方额头,怎么那人就倒地死了呢?

    没有人敢发问,更没人发出声音,看会长低垂着脑袋不知在沉思什么,所有人都僵立原地,不敢动弹。

    维端不得不再一次震惊于闻人诀的敏锐。

    这样的主子绝对不好糊弄。

    它给出建议:“不建议您去剥夺识体高于您或者和您相同的人,甚至比您低一些的人类都不建议,若未能在晶核被神眼之威震慑的时间内剥夺能量,对方识体携带着核体的反扑会给您造成极大的损害。”

    也就是说,在深度融合神眼前,他面临的制约不是一点多。

    “主上。”向阳脸色极度难看的走到他跟前。

    闻人诀抬首看他,男人眼中很是复杂,含杂了太多情绪。

    欲言又止。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还很弱,还不足以膨胀。”闻人诀嘴唇动动,给了向阳这样一句话,转身离去。

    虚虚握拢手掌,手心中液体晃动的感觉还在,刚才没人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但想起维端说的剥夺和赐予,他微挑了下嘴角。

    “赐予?……有机会得试试啊。”自言自语着,他走向停在一旁的货车。

    向阳“死前”能够想到的,维端也能,所以它问:“我以为你不会救他,而会选择阿兵,那个男人强的多了。”

    “他也是这样想的。”闻人诀面无表情冷道。

    “啊?”维端不解。

    “他不可能为我所用。”闻人诀说着,把手插入裤兜,继续道:“但他认为我想收服他,所以他以为杀死向阳我不会追究,向阳在他眼中是威胁,除掉向阳后跟在我身边,日后再除掉我的把握就大多了。”

    维端觉的自己思维这么单纯一定是当时融入程序时,被剥离的那些感情所造成的。

    嗯,是的,一定是的!

    不然它不可能觉的自己很天真的。

    它努力的安慰起自己。

    那边闻人诀已经跳进车里,席地坐下,仔细体会起刚才剥夺的感觉来。

    虽然很不想打断他,但维端心中在痒痒,虽然它不具备真正的心脏,但程序一直跳也很累,所以它壮起胆子问:“倘若对方是真心想要跟随你,但为了自己日后的地位而要除掉向阳呢?你会如何抉择?”

    “我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闻人诀回的缓慢又意味深长,一语双关。

    暗示意味颇浓,维端立马闭嘴。

    在程序中默念了三次。

    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闻人诀有意动了动身子。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