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雪上加霜
    这时候管你是谁, 哪有空来搭理你?更别说是照顾。

    可看人斜倚在角落,一脸的笑容,架势就是不准备离开。

    真够厚脸皮的!房中众人同时冒出这个想法。

    他们就不相信人没听懂冯先生那句话的意思。

    可看自家王还昏迷着,且刚听蒋雄大概说了两句, 明白今晚他们能够回来,还是依仗人家的帮助......

    如此, 赶客的话真不好再出口。

    这种时候多耽搁一分钟, 王的危险就越大。

    不如干脆无视算了。

    推了推眼镜, 青衣男人很快做了决断,他没再搭理闻人诀,扭头对一旁站着的长发女子道:“暖阳, 先看看王。”

    长发女子同样被闻人诀的身份震惊到,但冯舟的那声喝令,让所有人都回过神来,那当中自然包括她。

    小心翼翼看了眼角落里的男人,暖阳很快提起精神, 走向大床中央的仲勐。

    衣服已被护卫脱去, 伤口也大致清理过。

    那不断渗出的血多少止住一些。

    双膝跪到床上,长发女子俯下头。

    一朵粉色光芒组成的花朵, 很快在仲勐伤口上绽放。

    “治愈光能。”黑虎跟在闻人诀身边,看自家主人双手抱胸后靠着墙壁, 他干脆垂下双手站的笔直。

    “比起米苏的可强大多了。”维端同时在心识中感叹。

    那光形状的花才在仲勐伤口上绽放, 之前一直没能停下的血马上就止住了, 且看那伤口, 还在快速愈合。

    不过,麻烦的本就不是外在的伤,而是体内混乱的能量,还有已经深入的毒素。

    目前为止,地球上被发现的治愈光能大多表现不同,这个叫暖阳的女子所施展出来的能力,看着非常“漂亮”。

    粉色花朵绽放又枯萎,随着她双手的合拢,又一朵小一些的花朵绽放开来。

    维端包括黑虎的注意力都被女子吸引,闻人诀的目光却只在人身上停留片刻,马上就转移到那个站在仲勐身旁,身着青衣的男子身上。

    看的出来,这群人中以他为首。

    回忆看过的那些关于圣鼎王域的资料,闻人诀一手抬起摸上自己下巴。

    会是谁呢?

    关于圣鼎中的高层,其他人的描述多些,个别还有照片,但对方的“军师”人物,王域中的那些先生却被保护的严密。

    别说照片,就连外表描述都只有短短几笔。

    无外乎气质儒雅,晶核能量不强这些话。

    讨伐十三区的过程中,闻人诀前所未有的认识到这些谋略之人的重要性。

    要不是潘之矣有自己的打算,并不完全忠诚于占佩,那次能否顺利的拿下十区跟十三区都是未知数。

    女子施展过治愈,昏迷的仲勐很快清醒过来。

    青衣男子上前,扶着他从床上坐起,又贴心的在他身后放了个枕头。

    仲勐甩了甩头,朦胧的视线清晰一些。

    他的第一句话便是道歉,“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语气还很微弱,配合他脸上的苦笑,让本来想发火的冯舟说不出话。

    房中众人全数跪下,一同唤了声,“王。”

    闻人诀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只是因为仲勐醒来,一屋子的人居然都哭了。

    一个个的努力不发出声音,但憋红的脸还有无声掉落的泪水,让他非常错愕。

    黑虎凝视着靠在床头的男人,目光多少变化一些。

    这是一个,跟自家主上完全不同的王者。

    房间众人一下跪,还站着的闻人诀跟黑虎就非常显眼了。

    仲勐注意到他们,却不意外,扬声道:“今晚麻烦你们了。”

    黑虎弯了弯腰表示尊敬。

    闻人诀目光从他身上转到地上跪着的人身上,迟缓了下,又回到仲勐脸上,“你的伤......”

    他言而未尽,然而仲勐已然明白他的意思,点头道:“确实没有好。”

    “王?!”看人清醒,冯舟以为已经没问题了,包括姜承明等人听到这话都惊得顾不上礼仪,直直从地上站起。

    “没事。”仲勐先安抚他们,扭头在房内寻找。

    他的视线很快落到一旁矮桌上放着的短刀上,“拿过来。”

    虽然疑惑,但暖阳很听话,上前捧着刀过来,递上的同时方才问了句,“您要做什么?”

    仲勐不说话,低着头按了按腰间已经愈合的那块肉。

    在众人困惑之时,抬手刺进!

    血又一次涌出来,刚愈合的伤口被仲勐握着刀柄转圈,拉开更大的口子。

    鲜血喷涌而出,很快就染红了他身下的毯子。

    “王?”冯舟虽然吃惊,但并没有阻拦,他挥手让房内人退去大半,仅仅留下几个部长级别的高层守在边上。

    仲勐对自己下手一点也不心软,看他转动刀柄,闻人诀盯着他的伤口不放。

    切割开的那块肉边上,其他肌肉分明已经硬化。

    且看仲勐能够这么快醒来,沉吟着,闻人诀突然弯起唇。

    仲勐的异能是坚硬,这点已被很多人证实算不上什么秘密。

    他力大无穷,能够改变大部分坚硬物质的形态,在黑刺扎进身体的那刻,他来不及硬化全身,却完全硬化了那个部位。

    所以,杀手想要再深的将黑刺送进他的身体却遇到阻碍,所以......

    “壁虎断尾......”长发女子一开始不忍看,但随着仲勐将那块肉完全挖下来,她很快想明白其中原委,对其他人解释道:“我知道了!您将毒素都控制在了那块肉上。”

    治疗之时,她也感应到仲勐体内的毒素,却无法想办法马上解决,原想着先愈合伤口清除一部分,以后再慢慢处理的。

    “歪打正着,”维端语气似叹息,“毒素和混乱的能量都被控制在那块废肉上了,看来,他也不是蠢到完全没有防备。”

    活生生挖下一块肉可不是好玩的,就算是仲勐,这时候也疼的浑身冒汗。

    发黑的肉块被扔到一旁的盆里,长发女子很快又凝聚出朵花,这一次,伤口愈合的更快了。

    仲勐脸色惨白,但气息逐渐平稳。

    闻人诀眯着眼睛,这时候已觉的无趣,下巴动了动准备迈腿走人。

    门外却传来了呼喊杂乱声。

    很快就有护卫推门进来,急急禀告道:“有涅生王域的人来寻他们的王。”

    从角落走出,闻人诀微微蹙眉。

    他想不到有什么大事,居然让自己的人不顾规矩找到这边来。

    青衣男子转动目光看了闻人诀一眼,很快便出声:“让他进来。”

    门外,一个包裹严实戴着面具的男人匆匆跑进,找到闻人诀后下跪,头也不抬道:“王,大消息。”

    什么大消息要跑到这里来说?黑虎皱着眉头,本想呵斥,但看人打扮穿着分明是鼠属的人,鼠属的人现在跑过来找闻人诀,想必老鼠是知情并允许的。

    “什么事?”黑虎能想到这层,闻人诀只能比他更快。

    所以他现在好奇起这个所谓的大消息。

    “王!不好了,中云城陷落了!”

    “圣鼎王域的中云城已落到寒鸦之手。”

    跟地上鼠属成员同时开口的还有突然从门外扑摔进来的圣鼎探子。

    一前一后相差两秒钟,话音先后落地,房内顿时安静。

    虽然言语不完全相同,但传递的讯息却是一样的。

    圣鼎进门的探子愣了愣,茫然看向另一边跪着的男人。

    鼠属的人却不怎么意外,身子跪的端正。

    闻人诀听到消息第一个反应便是抬眼看床上坐着的仲勐。

    这情形......多少有些尴尬了。

    “王?”冯舟转身坐到床沿,从一旁僵硬的人手中接过汤药递过去。

    仲勐“嗯”了声,仰头大口喝下。

    冯舟面色不变,甚至都没有去看房中还站着的涅生之王跟他的探子,盯着地上的情报人员,他语调平稳,“整座城市都已经被对方控制了?”

    “是。”

    “他们有多少人?”

    “进城大约五万。”

    “五万?!”郝强忍不住惊呼。

    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冯舟神情依旧,只嗓音稍稍沉了些,“五万人马不可能无声无息绕过赋春镇,梅纵呢?”

    探子不安,但还是将接收到的消息据实禀告,“已......叛变。”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