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 命运发落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侧身躲到两棵大树后,子弹随着他的身影移动, 扫射的头顶枝叶不断掉落。

    领头人被他肘击在脖颈处, 到现在还未能爬起。

    闻人诀靠在树后, 先伸手抹去脸上血迹,而后开始平复呼吸,安静等待。

    片刻后,子弹密集声稍弱,他突然窜出,如一道鬼影, 双手往后伸直,上半身完全向前探出,低腰成九十度, 闪身到了一个趴在地上射击的大汉身边,那大汉没想到他的速度如此之快, 来得及起身,就被他路过时一脚用力踩碎脖颈。

    手一抄, 从地上捞起□□,闻人诀双手端起, 对准身前草丛,学他们的样子, 扣动开关, 子弹嗖的成串扫出, 他赶忙双手移动, 让子弹成片扫射起来。

    可惜,没什么准头。

    分明知道敌人在哪里,枪口对准却还是无法击中。

    “啧。”倒也没扔下枪,闻人诀脚尖一点,人就凭空跃出几米,在被子弹激起的沙土中几个起落,人就到了向阳躲藏的山石边,抛出手中□□,躲藏中的男人本能接过。

    闻人诀没想再躲起来,眼也不看他,脚步在原地左左右右踩踏,如跳鬼舞,姿态轻松的躲闪子弹,口中问道:“会用吗?”

    显然那些人也看出闻人诀的诡异之处,正常人类哪能在如此枪林弹雨中来去自由,还能击杀敌人?他们放弃了用机关、枪成片扫射浪费子弹的行为,改用□□,精确瞄准,枪枪毙命。

    接过枪,向阳忍住伤口的剧痛,双手端起,做了一个瞄准射击的姿势,试着扣动扳机,“砰砰砰!”随着他的动作,一串子弹射出,枪的后坐力撞回他胸口,痛的他倒吸好几口凉气,伤口的血渗出的更多了。

    “没用过!”他回答身边如鬼魅般的男人,又突的转身把枪口伸出山石架起,扭曲着脸,再一次扣动了扳机,道:“但可以一试。”

    闻人诀侧身躲过一颗冲着自己胸口来的子弹,听向阳扫射出去的草丛中响起惨叫。

    他挑眉,脚步一顿,身型再一次冲出。

    大概真的是有天份这种东西,让他不得不服气。

    再一次响起的机关枪成线扫射在他身前的泥地上,阻碍了他前进的步伐。

    闻人诀皱眉,虽然自己的视力听力体力嗅觉都有了进化,但面对绝对的阻力,他还是感觉到了无力。

    身后跟着响起枪声,挡在他身前的子弹立马消失。

    一个纵跳,闻人诀的人瞬间拔高,再落地时,在地上滚了一圈,匕首已从另外一个男人脖颈上刺入,拔出,鲜血“滋滋”的向外喷涌,他单手握着的匕首上却没有沾染一丝血迹。

    一脚踹开尸体,闻人诀又一脚踢在身旁一棵并不粗壮的大树上,从离地四五米高的枝桠上摔下个人,那人正摔的七晕八素,还来不及清晰视线,闻人诀就下蹲身子,匕首准确扎入对方心脏。

    身后协助他的枪声转换了方向,闻人诀扭头看一眼,就见向阳居然端着枪冲了出来,学着那些人的样子趴伏在地,子弹扫出后不意外的再一次响起惨叫。

    闻人诀跳到木板车上,一脚踹下个箱子,里面满载的晶核体散落一地,他拎起两个推车的男人“啪!”一声,让他们面对面相撞,两个男人一个嘴一张吐出几颗牙,另外一个口鼻流血,直接晕了。

    扔下手中提的两人,闻人诀脚步加快,伸手捞过另外一个往前逃跑的大汉,匕首颇为温柔的刺入对方心口,在怀中感受了一会对方的抽搐,他才松开手,那大汉摔落在地后,抽搐几下,没了动静。

    闻人诀按压了下手腕,慢悠悠的转过身子。

    枪声终于停歇,向阳扔掉手中枪械,他的子弹刚才就用完了,第一次使用□□,居然还干掉了几个人。

    闻人诀踏步悠闲走回来,若不是身上沾染的血迹,实在看不出他的表情是刚刚杀了人的样子。

    向阳也从地上起身,那个领头人正在爬动,显然他绝对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闻人诀还没想好怎么处理对方,向阳就捡起了地上其他人的手、枪,默不作声弯腰,把枪、抵到了领头人额头上。

    停住步伐,闻人诀站在原地,看着向阳,微微挑眉。

    向阳脸色雪白,大概是血流的多了,他把枪、口抵在那人额头后,迎着对方恐惧的目光,开口说了一句话:“我很讨厌卖屁股这种说法。”话刚落,一声枪响,地上的人没了动静。

    亲手近距离杀死一个人,向阳的脸色似乎更白了一些,他抬头看闻人诀正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手中枪、支也没丢,只是微低了头,道:“对不起,我自做主张了。”

    闻人诀耸肩,状似并不在意,视线微微侧移,落到了地上散落的各种晶核体上,目露沉思。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突凸出现。

    闻人诀想回头,可来不及,子弹已经射击过来了。

    比他反应快多的是他双脚所立之处突然出现的圆形黑圈,幽深不见底,犹如踩在黑洞之上,洞里一条接近透明但泛着微蓝光点的光形触手伸出,挡在子弹的必经之路上。

    强势的子弹遇到这触手便犹如碰上了钢铁铸的墙,掉落在地,几乎在枪声响起的几秒后,闻人诀身边也跟着响起枪‘声,向阳拿着手、枪冲着刚才枪声响起的方向还击。

    只可惜那个扫射之人,似乎距离很远,远在手、枪的射程之外。

    突然出现的奇异景象让那个人再没反抗下去的勇气,收起枪,跳下藏身的树,就想跑。

    在空中挥舞的光型触手忽的拉长射出,再收回来时,触手上缠绕着个精壮男人。

    就是先前探路的二人之一。

    光触手抛下那男人后,就又缩回了闻人诀身后,舞动着犹如一条漂亮的尾巴。

    向阳瞳孔中的惊异和忌惮无法遮掩,他看着那条触手,又看向触手伸出的黑洞。

    闻人诀双脚踩在那黑洞上方,就似悬浮在地狱之中。

    “不是人!不是人!你不是人!!”地上精壮的男人双臂撑地,连连后退,边退边看闻人诀身后舞动的光触手。

    闻人诀视线落在地上,是一只造型和其他枪支都不同的武器。

    “是狙‘击枪,可以远距离精准射杀目标。”向阳在一旁解说,尽量去忽视那分明不是人类造物的触手。

    闻人诀没说话,视线又默默转移到了那个男人身上。

    男人后退的身子僵住,不敢再动,犹被恶鬼锁身。

    向阳多心的补充了一句,“我对各种枪‘支比较感兴趣,了解过。”

    闻人诀没开口是因为他正在心识中和维端说话,“天眼扫描到这个人了?为什么没反应?”

    维端很是无辜,“你先前命令天眼不得攻击,如有危险自然是我的防护程序启动。”

    天眼到底是个程序体,就算有一些智能,也无法独立思考。

    和维端不同,维端是通过判断,在不违背主人命令的前提下,保护主人,它觉的就算天眼不动,主人有自己的守护程序在,也不会出事,所以在有危险潜伏的情况下,它并没有去强制更改闻人诀给天眼的第一命令。

    闻人诀算是接受了这种说法,耳边听的向阳多心的那一句解释,也没给回应。

    “带上这些核晶,和我们走!”

    一句话落,他当先离开。

    现下皮卡在黄泥地上开着,他站着抓住车兜上的杆子,半曲着身子,迎着风,眯眼看前方。

    司机开到他说的地方便稳当停下,闻人诀跳下车,把钱递给对方,那人就又开着动静颇大的皮卡往城区方向回去。

    双手插在新买的裤子兜里,一手轻点耳垂,银色面具重覆盖上他的脸。

    这地方当晚只是随口一说,他也没来过,现在举目环顾,发现周围一点遮掩物都没有,除了前边几公里外的一个小土坡,脚下踩得地面全是黄泥,树木稀疏的可怜。

    与十八区茂林的繁盛完全不同。

    炎振还没来,不过他也不急,耐心等便是了。

    闻人诀很惬意,哪怕独自一人站在空旷的黄泥地上,周围无可倚靠之物,他依旧微歪斜着,闭眼,呼吸平缓安稳,似对周遭的一切都不在意。

    这样等了不知多久,远处传来轻微的汽车轰鸣声,微掀眼睑,远处视线中出现几辆黑色轿车的影子,边上还跟着十数辆单人摩托。

    重新合眼,先前站立的姿势一动未动。

    直到那声音离他越来越近,最终在他身前十来米处停下。

    炎振这几天一直在思考,也把自己变强的经过和原因告知了刀戈等心腹手下,彼此一商量,说什么的都有。

    有说闻人诀毫无根基,不如趁机拿下,拿捏在手中,有什么好处还怕自己等人得不到?

    也有人说,这样大的事情,他们一个城中小势力哪里能够独吞,不如把事情告知给王区,换取以后的荣华富贵和庇佑。

    也有说,闻人诀来历身世神秘,不如先静观其变的。

    炎振其实在经历一次背叛后,对身边所有人的信任都下降许多,那些心腹的话,他虽然也认真听了,可脑子里却还是转着自己的想法。

    终于,经过三个整天的思考后,他决定,来这里。

    因为对方带给他的气势和那种处变不惊、异常淡薄的气质,让他相信,把赌注放在对方身上,自己不会输。

    就像在地下室时,自己也曾在对方身上下过赌。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