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那些过往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悦耳的声音又引得一帮人开始围观这处。

    闻人诀被人放开,跌落到地, 耳中轰鸣了一阵, 才有足够的清明抬头跟着去看声音发出的方向。

    大厅正中央有仿白玉造成的台阶, 通往二楼。

    好运赌坊大厅左右都有电梯通往上层,但中央“白玉”造起的台阶,还是让很多人想跃跃一试。可很明显,不够身份的人绝对踩踏不上去, 在双脚碰到阶梯前,便会被左右守着的赌坊护卫拖下去。

    白玉阶梯通往二楼的专用电梯,是只有赌坊贵宾卡的人才可使用。

    好运赌坊的贵宾卡少的可怜, 但凡有卡的人, 都是十七区绝对的真正权贵。

    悦耳声音的主人是位褐发少年,踏着白色石梯缓缓而下,神色很是平常,可在他人眼中却如帝王君临一般。

    包括刚才还耀武扬威的陈龙, 等看清石梯上下来的人后, 立马隐入围观人群, 就似自己只是个旁观者。

    闻人诀无力也无意抬手拂去眼前沾着血液的头发, 只是透过隐约的视线去打量那个踏着缓慢步伐,穿着白色修身风衣的少年从高阶处慢慢走下, 而后如同神使般靠近他。

    管事早用眼神示意周遭护卫, 他们快速清理了这处的杂乱, 让那少年可以毫无障碍的靠近这边。

    闻人诀视线逐渐变得清晰, 感觉到周遭随着少年的靠近而渐渐安静下来,只有大厅远处还不断传来其他赌徒的呼喝声。

    可自己身周是真正的安静下来了。

    视线中逐渐清晰的是一张白暂的姣好面容,柳眉下藏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嫣红的嘴唇,除了现在微微皱起的眉头让人觉的有些可惜,脸庞的耳朵耳轮分明,配合着细嫩的皮肤,五官如同精雕出来的小巧艺术品。

    漂亮的男孩子闻人诀见多了,但漂亮的这样恬静清澈,他却是第一次见到。

    这和少年的身世一定脱离不了关系,这种不沾世俗的干净……瞳孔微移,闻人诀看向少年身后跟随的仆从,膀大腰圆,胸口肌肉结实的仿佛要爆开衣服扣子,裤腿中分明携带着冲锋\\枪,遮掩的很不走心。

    “这儿怎么了?”双脚踩着白色皮靴,少年踏在地上的血污中,莫名让人觉的被玷污。

    可惜他自己没有这种想法,眨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对眼下的一切感到好奇。

    管事机灵的很,看少年神色平静,大眼中却带着些不忍,立马见机道:“是我们手下人做错了事情,我们正在惩罚他,不过已经结束了,我们这就让人带他下去。”

    云暮早在楼梯上就看见了。

    今天是同学邀请自己来这儿玩,说是为对方庆生,否则他也不会踏足这里,跟家里的大人说过,哥哥安排了人跟着,没让他们这群小的在大厅玩,怕太杂乱伤着他们,给安排了楼上的房间。

    不过云暮很不喜欢这种环境,忍了又忍,还是和同学们说先走一步。

    虽然大家有些不开心,不过他留到了现在,怎么也不该再说自己不合群了。

    只是没想到才下楼来,就见着这一幕。

    他常听身边人说起这个世界的残酷,但亲眼所见的太少,其实在楼梯上看见这一幕时,他也愣住了,从那个酒瓶在少年头上碎裂后。

    他在愣神,身边跟着的人自然不会有反应,于是云暮便眼睁睁看着那个少年被打的半死不活,对方身型虽高,但看着很是瘦弱,长发遮挡住眉眼。

    云暮看见他抽动的手脚,觉的他一定是在拼死挣扎。

    该有多绝望啊……

    他想了想自己若出声阻止,会不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造成回家被大人训斥,不过等他愣神过来才发现,那个被毒打的少年居然从始至终都没发出惨叫。

    多可怜呐,都被吓的开不了口。而且,看着和自己一般大。

    出门前,爷爷说让陈姨给自己炖了最爱吃的丸子,这样想着他就更是不忍了,虽然家里的哥哥们都不爱他多管闲事。眨着漆黑的大眼睛,他看大刀被高高举起,想象着那种疼痛,终于还是喊出了口:“住手!”

    是啊,住手,怎么可以这样生生切下人的手臂,他可是连摔个跟斗都会哭上一整天的,这样被砍掉手臂,该多疼啊。

    迎着那群人的目光,他走了下去,直到走近那块地方,闻着难闻的味道,他有些不开心了。

    不过,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他把目光投放到那个少年身上。

    身上套着的灰色马甲早就破烂,里面的布衣也脏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一直低垂着的脑袋现在正努力抬起看向自己。

    云暮不自觉的露出个笑容,对视上地上人的目光。

    然而,他漆黑的大眼一瞬怔住,口中不自觉的发出一声短促的“啊!”后又生生止住,双脚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看他如此反应,身后立着的护卫马上上前,若不是闻人诀坐在地上一点动作都没有,恐怕会被一枪爆头。

    云暮看自家护卫上前,才意识到不妥,怕吓到地上本就够惨的少年,他拽住其中一个护卫的袖子。

    那护卫感觉到身后微弱力道,转身看自家小少爷,见对方神色有些慌乱,跟了这个孩子几年,他怎么会不明白对方的想法,止住几个同伴的动作,又重新退回他身后。

    云暮见护着自己的人退回来,才又重新上前。

    他在心里做足了准备,才在直视上地上人脸庞时没有退缩。

    本以为会对上一双害怕胆怯或者感激的眼睛,然而没有,出现在他视线中的双眼,瞳孔灰白,眸色迟滞。

    他又一次愣神,好在这次不太久,想了一会要说什么,最后还是问了个傻问题:“你多大了?”

    闻人诀不动声色低下头,他不想再惊吓到面前的人。

    对方刚才视线触及自己脸后,惶然后退的动作他没太在意,调整好自己的声音,低低道:“十五。”

    “啊!”云暮又叹了声,好似不那么害怕了,再靠近地上人几步,道:“你和我一样大呀。”

    同样的年龄却完全不一样的命运,这样的话几乎同时在周遭围观的人心中响起,不过说出这话的人分明不晓得其中之晦暗。

    云暮很开心的翘着嘴角,看地上垂着脑袋的人,不知道在傻乐什么。

    闻人诀没有再开口,云暮似乎反应过来什么,被他所救之人还坐在血污中,他张了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护卫却走上前来,在他耳边轻喊了声:“小少爷。”

    云暮知道该回去了,走前看向那个从刚才开始就保持安静的管事,脆声道:“今天是我第一次来你们赌坊玩,你们就给我看这样的场面?”说着不等管事接话,直接打断继续道:“你治好他,不许罚他,不然我回去就告诉爷爷,我今天很不开心。”

    有些任性的话,却瞬间让管事额上冷汗落下,一叠声的答应。

    让人搀扶起闻人诀送到后面救治。

    见着这样的场面,一开始的始作俑者,陈龙赶紧往后闪,一个字都没敢有。

    云暮觉的自己做了好事,救了人,于是本不太愉悦的心情都跟着好了三分,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

    他走后,身后议论声立马嗡嗡嗡的响起,有不知情的外区人在询问他的身份。

    人群中有人用尖利的声音夸张卖弄道:“这你都不认识?云家小少爷,云家第五子,云暮呀。”

    光照充足,茂林间温和湿润,只有些阴晴不定,一旦林木上空飘来乌云,雨就一定会接踵而至,好在这样的时雨总不长,可在林中活动身上便少有干爽,湿漉漉的恼人。

    闻人诀用塑料布缠绕好上半身,下半身为了活动方便置之不理,现在正使劲的架着两支胳膊往棵大树后退。

    这颗树木庞大遮天,根部却像左右分开站立的人腿,两根之间有个间隙处可暂时存放东西。

    一路拖着“物体”走来费了他不少的劲,那被他拖着的物体下蔓延着血迹,貌似人类双腿的部分被什么东西整齐割断,闻人诀把人拖进间隙中,直起身擦了擦汗,地上的“尸体”动了动,有轻微的人声“咿呀”发出。

    停下擦汗的手,闻人诀默默低下头,和地上惊恐的双目对视,那是一双成人的眼睛,现在正布满惊恐,面部表情不知是否因为疼痛而扭曲着。

    闻人诀下蹲身子,细长的眼紧紧盯视着地上的男人,处在变音期的声音莫名有些黯哑:“曾叔叔,您醒了?”

    语气平淡透着温和。

    地上的男人张开嘴,“呜呜”出声,有泪水滑落脸庞,模样很是可怜,似乎在祈求着什么。

    闻人诀视线在他脸上打转,轻轻蹙起眉头,男人发不出声音,一张口嘴角就有血液涌出,这让他很是为难,他看出男人应该是想说什么,可他又没有读心术。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