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看我一眼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前几年还好推脱, 随着妹妹越来越出挑, 飞龙的父亲是越来越变本加厉。

    有的集体物资被克扣, 这便算了,想着闻人诀都能一人出去讨活路,自己为什么不行?而且仗着有枪做依靠,可没有在林中活动的经验,一时便走的远了些,差点没了命。

    想到这些,向阳脸色出奇的差,这样摆明被人说出来,虽然对方没用嘲弄的口气,可他的怒火还是无法克制的喷发。

    “住嘴!”他怒吼着跨前一步,举起了拳头。

    对面的人慢慢抬头, 像是没注意到身前人的震怒,缓缓掀起眼睑, 就那么盯视着他,眼瞳黑的几乎看不见眼仁。

    向阳饶是震怒之下还是一僵,明明闻人诀什么动作都没,他还是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向阳没了动作,僵立着。

    闻人诀却依旧静静的盯看了他一会。

    一声不吭的扭身就走。

    看闻人诀转身,向阳捏紧在胸前的手才慢慢放松, 而后垂到身侧, 想了又想, 他看着前面的人影,还是开了口:“你如果还想见安老,就赶快回去吧。”

    闻人诀没回头,背朝着他往前继续走,只暗哑的声音传来,“什么意思?”

    “我一大早出来的,那个时候他就不行了,你知道村里不会让垃圾人死在屋中,他已经被抬去后山下的小、穴了。”

    突的捏紧手,闻人诀指尖掐的发白,没再回话,冲着聚集地的方向奔跑。

    虽然知道安老时日无多,但总以为还能再陪伴自己几日,没曾想,告别来的如此之快。

    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恐惧和寂寥,从此以后,是不是只有自己了?

    虽然安老不是自己的家人,对自己也算不上亲热,但以前总想着,还有个归处,还能有个疗伤地,自己找到吃的也知道要留一份。

    人,总要有些寄托才能活的落脚。

    难得的有些慌乱,闻人诀怕自己,连最后的告别都会失去。

    老者,是否还能撑到他回去?

    跑到聚集地附近的时候,闻人诀被突然伸展出来的活络藤绊了个踉跄,进了聚集地后虽然跑的如道闪影,一路上还是听到了不少人的惊呼,消失一个月,所有人都诧异于他还能回来。

    他避过那些想要询问他的人,一心往聚集村后面的山脚下冲。

    什么小‘穴……其实只是村庄后面两座土山之间的山坳。

    食用完的野兽尸骸,快死的人类,往那一扔,自生自灭,任其腐烂。

    小小一处山坳,遍地白骨,有一种紫色的花骨朵却在累累白骨间开的艳丽,闻人诀踢走一块半腐烂的肉块,望目在这中间寻找着。

    不远处,两具马上腐烂光的人骨之间,闻人诀看到块灰色的衣袍动了动,然后一声低微的咳嗽传入耳中。

    一瞬感觉心脏如被捏紧,闻人诀看清安老面朝着另外一座土山,已经不能动弹,摊开的右手就那么搭在还剩骨缝处有肉没腐烂完的人骨上。

    对方并没有察觉到自己来了。

    闻人诀停住脚步,就那么站在原地,静静的看了一会。

    他想让自己记住这个场景,如此无力的景象和内心深处激烈翻涌的情感。

    “安老,我回来了。”终于,他还是走上前。

    “呃……”趴着的衣袍突然颤动,但人的声音已经很难发出。

    闻人诀蹲下身子,把老者从地上扶起,让他仰面朝天,躺在自己的膝上。

    衣袍掉落,老者的面目显露出来,枯黄的脸上是被摩擦弄出的血痕,他浑浊无神的目落在闻人诀脸上,嘴唇动了动。

    还是没能发出声音。

    闻人诀从腰中的包里拿出瓶药水,灌入老者青紫的唇,药水外流,安老似乎连吞咽的力气都没有。

    闻人诀想放弃,安老昏暗的眼中突然滚落泪水。

    顿了顿,闻人诀还是伸出手,卡住安老下颚,强行把药水灌了进去。

    这药水还是安老配置的,说是重伤之时喝下,怎么也能还你几口气。

    闻人诀没喝过,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滑动了下喉结,片刻之后,老人眼中似乎重新浮现出点光亮,“你……回来了……”

    声音依旧只在喉咙间,闻人诀不得不低头到老者唇边,耳朵贴上。

    “嗯。”低声回应一个字。

    “小……小子……你怎么…不哭啊……”

    依旧维持那个动作,闻人诀眼神茫然着落到远处,没有焦点,道:“我早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呵……”不知道是不是回光返照,安老似乎又有了气力,他慢慢伸出腐烂的手按向闻人诀肩膀,嘶声道:“我恨……”

    有血水混着脓液沾染上闻人诀衣服,但他没在意,就像他没有在意老者现在身上腐烂的气息。

    “都……说人死前可以放下所有怨恨,可我还是不能……越是痛苦,我越是不能放下,闻小子……我来自‘河外星系’的主星——六仪星。曾经是斯德尔凡家族下医药公司研究室的一员,是一位受到所有人尊敬的主研,直到……我,我送达前线的药物出了差错,引发病变,可……可那是被人动了手脚的母体药液!它不是我的研究成果……咳…不是……”

    “他们……他们……审判我,说我被vanish族人收买,说我害死了好多人类。”

    老者在痉挛,闻人诀冷静的按下对方颤抖的手,道:“所以你被流放到这。”

    这是安老不曾说过的过往。

    老人在哭,哭声哽咽,却没有眼泪,他根本就哭不出泪水来了。

    “我不想让自己忘记……我……究竟来自哪里。”

    闻人诀低头,视线看向安老的耳朵,有一只耳朵已经不见了,血液似流干,伤口就那么脓烂着,整齐的像是刀口。

    暗沉目光,放低了声音:“我会为你报仇。”

    语气果决,似乎结果不容置疑。

    安老的瞳孔努力凝聚,想最后看看这个孩子,但涣散的光亮还是逐渐在眼中消失,他似乎想摇头,头微微侧了侧,却只留下一句轻微的呢喃:“这个……肮脏的世界,能焚毁…就好了。”

    闻人诀没动,保持着那个姿势,像是没在意怀中老人渐渐冰冷僵硬的躯体,他只是无声抬起了头,看向蓝天。

    是个好天气,盛夏季节,碧空如洗,苍穹无垠,在蓝天白云下,远处连绵起伏的树木顶端的枝叶上跳跃着日的光点。

    地球生存环境恶劣,但生态环境却出奇的好。

    把怀中老者慢慢放下,滑落的衣袍让他得以看清老者脓乱的身子。

    垃圾人就是这样,死前就开始腐烂,受尽折磨而亡,安老虽然一直以药物压制自身的腐烂,看着也比其他垃圾人好些,但濒死时,以前被压抑的死相全部一下涌出,似乎在嘲笑这个人类的挣扎。

    终于……了无牵挂。

    看了看四周,闻人诀琢磨着是不是寻个地把安老埋了,毕竟人类讲究入土为安,但看见周围散乱的被刨动过的土,这地方夜间经常有野兽寻死尸吃,埋在这也无济于事。

    站起身子,闻人诀垂头看了老者几分钟,终于还是迈动步子走了,感情翻涌也只是那一瞬间,一切都成定局,再多的情绪,没有意义。

    一路避开人,他回到属于自己的房子,说是房子,其实也不过是捡来的塑料皮勉强搭建的小棚子,遮雨都很勉强,有个大风,他或许就能跟棚子一起被刮走,但里面放的一些“破烂”他还是需要带走的。

    是的,带走。

    安老死后,他想不到继续在这拖延下去的理由。

    “房”里的东西不多,就是一些安老给的瓶瓶罐罐,把这些东西用布缠绕起来绑缚到背上,闻人诀弯身钻出去,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林木间。

    “怎么办?”文星死死拽住身前飞龙的衣摆,哭的是稀里哗啦,想来自己也是太倒霉了,前段时间被闻人诀个小贱种算计的差点没了命,好不容易抚平自己受伤的心灵,跟着村里的大人们出来学着捕猎,又遇上了这种事情。

    康适上次被蛇咬救治的晚,无奈之下被砍掉了一条腿,在村子里半死不活的躺着,他们几个成年的就被带出来历练,哪里知道,追只受伤的猎物居然还能误闯这种可怕虫子的产卵地。

    一路逃到这里,身周保护他们的大人已经一个个倒下,眼见着是要自己上去搏命了,文星狠毒的性子瞬间软成一滩,本能往最护着他的飞龙身后躲。

    飞龙现在哪里顾得上安慰他,死死捏着手中的刀,等待着给扑上来的虫子致命一击。

    这种古怪的虫子吃起人来,特别恶心。

    一旦被它们缠上身体无论如何都甩脱不了,刚才他跟着大人帮另外一个被扑倒的人去除身上的虫子,可是无论砍了虫子多少刀,眼见着虫子都死了,却还不肯松口。

    那人被吸食血液到最后成人干,一直都没有失去意识,活生生感受疼痛到死,看的人头皮发麻。

    康时见身周大人逐渐减少,可密密麻麻的虫子还在从远处爬来,心中已然不抱什么期望了,只是想起还等着他回去的弟弟,不得不再次鼓起勇气来。

    他走到一直跟着大人拼杀的向阳身边。

    看向阳死命控制住一只虫子,他也拿出随身的大刀,使出浑身力气,狠狠刺入虫子身体,看虫子触角还在舞动,几次想从向阳手中挣脱,他发麻的心突然一凉,大叫着如同癫狂般再次拔出刀又插入,直到虫子死的不能再死,他还在啊啊叫着不断砍着虫尸。

    “好了!”向阳抹去脸上沾染的虫子血液,挥手拦了一下他,康时才如梦初醒般怔怔停下动作。

    就这一个愣神间,身周另外一个人身上已经爬上了三只虫子,不堪其痛倒下,向阳刚想伸手拉一把,蜂拥而至的虫子一下就淹没了那个人的身体。

    他们这群人付出了数条生命,也不过是后退了十来步。

    “向阳,咱们还……逃得出去吗?”康时忍不住发出哭泣声,颤抖着身子,眼神麻木的落在虫堆里。

    向阳皱着眉头没说话。

    那边,飞龙被文星缠的烦了,大吼一声“松开”,又把文星死死拽住他衣摆的手拉下,把对方推回人群中央,他自己往前几步,一脚把只虫子踹飞,而后又用手中的刀,刺死另外一只。

    飞龙眼神凶狠,可微微颤动的嘴角还是能看出他内心的紧张。

    他的父亲让他跟着村里的捕猎队出来历练个几年,好名正言顺的继承村长的位置。

    前段时间被小贱种暗算,后来回到村子,父亲亲自带着一大群人出来,就又发现了已经被闻人诀杀害的村里失踪的其他大人。

    虽听说闻人诀被怪鸟抓走,必死无疑,可父亲依然关了他好一段时间,最近才放他自由行动,眼下更是第一次跟着出村学习猎食,没成想就遇上了这种危机。

    父亲已经如愿娶了向月,足足大了对方30岁,新婚当晚他住在隔壁的房子依旧听了一夜的哭叫,可不管如何,也算是如花美眷在怀了,不然儿子这第一次的出村历练,该由他亲自带队才是。

    可能也就不会出事了。

    这么想着,前方这次带队的郑叔已经大喊一声:“快跑!”最高赦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