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6.436:七色寒鸦
    若您真心喜爱这本书, 请一定要支持正版。若真爱别扼杀。谢谢。  向阳伸手接,待看清手心的东西,身子一僵, 神色有些惊慌。

    闻人诀已快走出内堂, 可声音还是清晰的传达到每一个人耳边,“今日起, 他代我行会长之职。”

    走出屋子, 眼睛有一瞬的不适, 相比日光灯的亮度,太阳的光芒显然更为耀目, 门外候了一堆人,那些人看见他当头走出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敢相拦, 他便寻了左边的那栋楼走,找个空房间睡觉。

    “才到手的权利, 您怎么就给了别人?”维端的声音很不解,可用词客气,想必是好奇的很了,按捺不住才发声。

    “你们要的,是掌控整个地球人类”闻人诀说,伸手推开扇门, 走进去关上, “而不是这血龙公会吧。”

    “这?”维端觉得他说的十分没道理, 可自己偏偏又反驳不出道理,只好再一次闭嘴。

    闻人诀睡得熟了,吞噬神眼的缘故,他现在很容易犯困,待一觉醒来,脑袋还有些晕眩,他起身后好好站了会,才推门出去。

    向阳守在门口,手上拿着本册子。

    见他出来,问了声:“吃的都备好了,给端上来吗?”

    闻人诀点头,睡前便觉得有些饿了。

    他选的是二楼的房间,现在站在走廊上,清晰的看清公会中央的院子,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这里却还井井有条,很多人穿梭忙碌,似乎并不介意换了主。

    向阳冲着楼下点了头,一个等在下面的人应声跑开,去传吃的。

    他摊开手上的册子开口:“让吴豆和几位管事帮忙统计出来的,血龙公会总共有五百三十一位会员,除去一些老弱病残和女人,还有四百五十号可以外出战斗的男人。”

    “哦。”闻人诀趴上廊杆,双手叠着看楼下。

    楼道口有人匆匆端着盘子跑上来,在向阳点头后,把那些吃的放进闻人诀刚睡觉的房间。

    等那几个人退开,向阳突然下跪。

    闻人诀背朝着他却似乎看见了他的动作,淡淡道:“这是做什么?”

    向阳咬牙,抬头看闻人诀背朝着自己没反应,语声也很是平静无法揣测出情绪。

    把额头压向地面,册子放在身旁,向阳恭敬道:“请您收回刚才的命令,您才是我们真正的会长,我……怎么可能代行呢。”

    说完这话,他又从怀中拿出那枚戒指,双手奉上。

    闻人诀转身,双手胳膊往后撑着走廊栏杆,面无表情的看着向阳头顶,沉默片刻,道:“向阳,我给你什么,你便接着什么,不要来质疑我的决定,更不要妄图试探我。因为……”擦身向阳走入房间,“会死的,明白吗?”最后六字语句柔和。

    向阳身子一顿,再不出声。

    有吴豆和余刚扶持,向阳代行着会长的职责,倒也没出错。

    闻人诀让他们找了些书来看,他想尽可能多的去了解所在的世界,在封闭的村子长大,哪怕有安老,他也欠缺很多必要的东西。

    十八区中有学校,他后来听其他管事介绍时知晓,只有贵族子女可入学,每年还得缴纳大量钱币。

    他倒也想进去听听,可显然,血龙公会会长这个位置,还不够格。

    向阳让人重新布置了他的房间,一切简单但大气舒适,闻人诀窝在里面几天,今天见着空气舒爽,总算扔下手中的书,准备出门走走。

    他这边下楼,路过的公会成员都静默弯腰行礼,看来向阳教的很好,他们都明白自己真正的主子是谁。

    闻人诀没太在意这些细节,只是还没出院门,向阳就追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当日存活的管事,问:“您准备出去?要我跟着吗?”

    他一个偏僻村落走出来的人,如今也成了小小的“权贵”了,这几日不是不忐忑,总觉得一切来的太过容易,看着库房里那些枪支弹药和钱币,内心也不是不颤抖的。

    虽然几日命令下来也有些习惯,但到底缺乏一丝底气,看闻人诀出去,总想跟上,似乎会安心一点。

    对于到手的权势,他还没有吴豆余刚两人适应的快。

    闻人诀抬眼看他,没什么表情,脸上戴着他们找来的棉麻编织的半边面具,遮住刀疤纵横的半张脸,露出来的半张脸坑洼不平,但到底还能入得人眼。

    银色面具太过吸引人视线,反倒戴这种编织面具的人不少,不算特别,方便出行,他开口拒绝了提议,“不用。”

    向阳几月跟他下来也算有些经验,只好应是。

    离开血龙公会的地盘,闻人诀在十八区内随意走动,地面铺垫着大块条石,平整干净,两侧房屋排列虽散乱却不混乱,环区而绕的大山峰上层层上盖的房屋犹如巨型鸟巢。

    得天独到的地理环境造就王区绝对的易守难攻。

    十八区能在沙南茂林中存在数百年,除了区内野外生存经验丰富的人们,还有这王区防卫强悍的缘故。

    闻人诀自小跟着村子里的大人们喊自己生活的茂林为十八区茂林,但看了书才明白,十八区虽然处在茂林中,可这茂林也是有自己名字的,沙南茂林,看地理志上所谈,在茂林南边,有一块横亘数百公里的沙漠。

    迎面走过几个衣着华贵的人,闻人诀侧身避开一旁。

    维端有些碎念:“我给你准备的衣服不好吗?为什么穿他们的。”

    闻人诀懒得理它。

    黑色t恤外套着白色外套,下半身的牛仔裤配着白色布鞋,这身打扮让他年轻了很多,就算稍长的头发遮住眉梢,半脸面具遮住半张面庞,但多少有了少年的朝气,不再死气沉沉。

    他微低着头走路,少有人能够注意到他,就算不小心对视上人,那人也顶多皱眉面露不悦,很少有人会叫出声来。

    在茂林中讨生活,受伤太常见了,被毁容的也不少。

    没了两边脸上决然不同的丑给人一眼造成的冲击,闻人诀现在就算被人看到脸,也很少受到直接的攻击了,大多数人只是避开他。

    他双手插兜,慢慢走着,偶尔还进店看看。

    贩卖晶核打造成饰品的店也有几家,他每次进去维端总在心识中哇哇叫,其中也有会散发出微弱光芒的晶核,可都被做成饰品,能量早被破坏了。

    受不了心识中维端的聒噪,闻人诀后来只寻了一些贩卖稀奇物件或者高科技的店铺看。

    一些纸张洁白的簿子,做工巧妙的打火机,手电筒,甚至还有电话。

    没了在无线中通讯的能力,十八区中只有几部电话,跨越重重困难,拉线过来,在王居和贵族们的家中。

    需要支付的费用太过昂贵,没有必要,很少有人用它。

    听身旁人说,更高等级的生活区中,甚至还有电视。

    那天他在城门口见过的机器,也算是绝对的高科技,记录着每一个王区人的信息,随时可查,比起他村落里手工写的村簿,高大不少。

    闻人诀走了半天,准备回去,刚到大道上,就被过往人群推搡到一边。

    耳旁只听得,“是王,王要出城了,快跪下。”的声音,轰隆隆的机械音就过来了,十来辆摩托车整齐行过,带起的尾气让他皱眉。

    摩托车后边跟着一辆皮卡,车斗里放着张椅子,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坐着,身旁站着七八个上半身肌肉扎实的汉子。

    “王么。”看道路两旁的人一路跪过来,闻人诀还想再仔细打量那个男人,身后就有人一把拽过他,虽然力道不足以让他蹲下,可他还是顺从的一膝半曲的低下身子,拉他那人低着声音骂他:“找死呢?傻站着干嘛。”

    双手摊在地面,闻人诀没理会那人,眼前的皮卡车快速通过,皮卡后还跟着另外两辆运兵车,从飘飞的黄色布帘来看,里面坐满了人。

    “是战队哎。”“这是要出城狩猎大家伙吗?”“王都亲自出城了呀。”身侧碎语不断,闻人诀半歪着脑袋听。

    汽车行进速度很快,在他们通过后,路上的人慢慢站起,彼此散去。

    闻人诀受了几个白眼,自顾自的往公会走。

    那就是王……

    他想着,眼神渐渐变得古怪起来。

    等到回了公会,他找来个管事,问了问十八区王的事情。

    听到的版本跟想的没差多少,出自区内贵族家庭,从小体力强悍,能够以一挑十,行事稳重,深得大家信赖。

    枪支弹药无一不通,是公公正正厮杀上王位的。

    当这十八区的王,也有近十年了。

    (本章完)x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